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记得去年二月份的时候,网络上出现了大批号召国内民众参与“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帖子。几乎同时这些消息都出口转内销了,国内微博也出现大量同样的信息。伴随着这些信息的传播,也同时出现了大批我认为是五毛恐吓国民的帖子。内容大概都是以共产党必然使用枪炮,甚至坦克进行恐吓,并且都提到了二十二年前的六四民主运动。五毛们不再矢口否认六四屠杀,反而刻意渲染六四的邓矮子使用坦克屠城,目的很浅显,无非是试图以恐怖阻止国民参与。
   
   效果如何?效果是不错的。至少我按照帖子上的时间、地点参与了六次,写了五篇文章,到最后连一个同道都没有联系到。也许他们被吓到不敢去了,也许他们去了也不敢有所举动,也许街上的大量警力遏阻了他们,到底是没见到参与者。于是这个问题开始困扰我:假如大家都敢来,都来了,我们又一次举起六四大旗,继续六四未完的民主大业,中共会再一次屠城吗?我们是否会再一次面临警棍、催泪弹,甚至枪炮、坦克?我们是否会再一次在天安门前看到一堆堆被中共坦克碾出来的人肉酱?
   
   我的答案是:会或不会,都将伴随着中共的灭亡。这是我上一篇文章《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的片段,我想重温一次:


   
   首先我们来看看假如中共开枪杀人可能引起的后果:首先美、欧、日等民主国家第一时间宣布谴责中共政权,表示谴责的国家甚至有可能是全世界绝大部分国家,因为”亚非拉兄弟国家“几乎已经全部易帜了。然后所有的民主国家都会对中国实行贸易禁运,出口没了,进口也没了。经济倒退二十年,数亿国民同时下岗。接着美国宣布冻结中国两万亿美国国债,冻结所有中国在美资产,家底也没了。瑞士银行在全世界民主国家的压力下被迫宣布冻结所有中国官员在瑞士秘密账户,然后揭露中共中央官员在瑞士所有秘密账户的具体信息,秘密存款没了,民心也彻底没了。还有,西方主流民主国家揭露一切中共官员在各国的亲属、小三的具体信息和收支状况,国人将被气得发狂。
   
   数亿国民一夜之间全部失去生计,会怎么样?会一起涌上街头示威游行,要求中共下台取得国际社会的谅解。警察倒戈、武警倒戈、军队倒戈、公务员倒戈、中下层官员倒戈、高级官员倒戈。中南海焉能安坐?胡锦涛焉能安坐?中国早已不是二十年前的中国了,全球化浪潮将中国与全世界连接起来了。中国乱了,西方国家固然损失重大却不致命,但西方国家手上拥有的政治、经济牌却足以让中共倒台,毫无疑问!西方国家可以不必费一兵一卒就将中共拿下。你觉得胡锦涛这枪敢开吗?坦克敢开到乌坎吗?今时今日,即便起邓屠夫于地下,这枪开得起来吗?这坦克开得起来吗?二十年前中国拥有完整的相对封闭的国内经济体系,西方封锁了几十年不能让中共倒台,但是今天不同了,失去了与西方的经济联系中共就彻底完蛋了。
   
   今天我希望进一步分析一下,为什么二十二年前邓屠夫悍然屠杀国民,引发全世界的制裁后,其政权能够安然度过,还能重拾经济的高速发展,从而使中共政权又苟延了二十多年。为什么呢?并不是邓屠夫的高明,是时势所然。中共自建政以来,一直受到所有西方国家的经济封锁和毛的自我封锁,于是中国建立了一整套内向的国民经济,一套能够自我循环的经济体系。虽然是一套非常落后愚蠢的体系,但他成功地让中共政权度过了三十年,虽然国民惨死六千万,但那主要是毛魔的疯狂使然。
   
   这套经济体系最基础的部分,是使用户籍政策,是将农民绑架在了土地上。你是农业户口,就不能在城市找到“正式”的工作,不能享受城市户口的一切福利。这样即便农民饿死也只能饿死在农村,并且被中共的组织割裂成无数的小块,不能互相影响。这是中共能够饿死几千万农民而城市人居然不知道的主要原因,中国是一个被割裂的二元社会。这样就“解决”了六亿农民的问题,有饭就吃饭没饭就饿死,但即使你饿死了也不能影响中共政权的稳定。这是他们随意欺压农民六十年的最主要原因,惨无人道、卑劣无耻却有效。城市内则全部都是国营企业或者集体企业,饿死人的事件很少,大众长期处于半饥饿状态,却饿不死人,所以也能够长期保持伪政权的稳定。
   
   尽管这一套经济体系到了七十年代末已经是强弩之末,导致邓屠夫不得不进行经济体制改革,但他也只是修修补补,引入竞争引入技术引入管理方式,但体系大致上还是完整的。到了一九八九年的时候,体系仍然还在,经济主要还是内向的、完整的,所以邓屠夫根本不需要害怕西方使用经济手段封锁、制裁。西方国家也明白当时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封锁只会让邓屠夫重新回来毛魔的旧路,而不能有效伤害中共的政权稳定。一个如同今日朝鲜那样的世界第三大国家,人口最多的国家,肯定是不符合西方的经济、政治利益的,于是西方都陆续放弃了对中共的封锁制裁。这是邓屠夫能够安然度过六四危机,重拾经济高速发展,并苟延二十多年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他的高明,他只是看清楚了而已。
   
   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邓屠夫所倡导的改革本身就必然要打破这一经济体系,因为这个经济体系效率低、消耗大,根本早就难以为继。二十二年以后,这个体系几乎已经从根本上被破坏了。首先农民已经有相当部分甚至大部分离开了土地,进城打工了。甚至土地本身就可以自由流转了,大量的土地变成了烂尾的开发区、商业区、工业区,他们想回也回不去了。一旦经济硬着陆,大量企业倒闭,农民的温饱马上就成了问题,谁能解决数亿进城农民的温饱问题?假如胡温政府乃至将来的习李政府胆敢屠杀国民,西方国家必然经济制裁中共,胡温拿什么解决首当其冲的数亿农民生存问题?
   
   况且这数亿农民不是五十年代那些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农民,他们大部分都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懂得读报纸、看电视、使用电脑甚至会上网的人,绝对不会傻到全家饿死在集体粮仓门口都不敢抢粮愚民!他们会造反的,乌坎村就是一个例子。从这次乌坎事件来看,他们的表现甚至比工人、学生更好。有组织、有意识、有谋略,他们懂得将国外记者偷接入村,他们懂得利用网络得到支持响应,这哪里是五十年代被随意蒙蔽、愚弄的农民。更为可怕的是,他们并不是实在没饭吃猜揭竿而起的饥民,他们曾经是潮汕有名的富裕村庄。他们的抗争只是看到了不公平,预见到未来的饥饿,在层次上高了无数倍。一旦经济大滑坡,谁去面对这些觉醒了的农民?别忘了,百万军队、千万警力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他们的亲人,一旦开始屠杀,经济大滑坡,谁能保证专政机器的忠诚?我们讲的是几亿农民,不是广场上的几千个学生!
   
   千里焦土可枕而待之!不需要带路党,不需要美军、联合国军入侵,中国人就把这个政权解决了。按照网络上的笑言,美军只要在中国空投几十万挺M16,根本就不需要国外军队介入就解决问题了。再加上网络传说,美军的B2隐形轰炸机曾经多次飞越中国领空,中共军队对此毫无办法。雷达上只能看到豌豆大的亮点,连地对空导弹都无法准确发射。所以笑话归笑话,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行性的。中国的军事力量跟美、欧相比至少落后三十年,对抗是没有好处的。
   
   据我的观察,中国实行开放政策、加入世贸、参与世界经济大循环,在造就三十年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也造成了相当一部分的主权让渡。尤其是经济主权,中国经济已经与世界经济基本融合,一个国家一个政权根本就无法独立生存。中国经济的控制权已经有相当部分不再操于己手,美欧不但有获得了相当程度的操纵中国经济的能力,通过联动效应,他们也同时拥有了控制中国政治局势乃至中共执政地位的能力。很简单的一个贸易禁运,足以短期内摧毁中国经济,数亿人口的失业就足以影响中国政局,严重时甚至可以导致中共政权的灭亡。别看中共动辄言语强硬,实际上不过是属鸭子的,肉烂嘴不烂而已。心里明白得很,欧美实际上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彻底摧毁中国经济,乃至中共的执政地位。
   
   说到这里,我们就可以明白为什么美国只要声色俱厉地呵斥几声,中共就立即奉上几百亿美元去购买美国的国债了。欧洲要求中国购买欧洲债券的时候,中共也不敢高声说个“不”字。虽然最后好像还是没同意买,背后有什么政治经济交易我们可以推测得到,不知道中共又出卖了什么国家利益了!中国拥有数额巨大的海外资产,中国高管拥有无数海外秘密账户,中共中央的无数亲人都在外国,你怎么敢与全世界为敌?欧、美完全具备基本摧毁中国经济的能力,只不过代价太大,杀敌一万,自损八千,而且欧美也无法解决十四亿饥民问题,所以他们并不愿意使用过于强硬的手段解决中共。
   
   中国经济发展的两大支柱,一是出口,一是政府投资。一旦发生大事变,出口是完全不用想了,完全垮塌的。政府投资呢?中共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可以印钞票吧?别做美梦了,经济大崩塌必然引发通货膨胀,当一斤猪肉卖到十万块甚至一百万块的时候,你印钞票有用吗?当年国民党不就是重伤于此从而导致彻底失败的吗?倒回几十年前,中国还有很多亚非拉的小兄弟可以互相调剂一下,拉个伴什么的。现在放眼世界,独裁国家还有几个?几乎连个朋友都没有。
   
   那么为什么不敢开枪、不敢屠杀也可能灭亡呢?这就更简单了,你不屠杀国人就不需要害怕政权了。中共这些年欠了国民多少血债?有多少人对中共恨之入骨?整个中国十几亿人还有几个拥护中共执政的?中共除了手上的枪以外还有什么可以震慑国人的手段?一旦国人都明白中共拿枪的手已经被铐死了,会有十亿八亿人涌上街头,到时候中共除了妥协、还国人以言论自由、开放党禁报禁还能做什么呢?一旦政治体制改革开始,就不可能停止,中共总有一天会被选下台的。假如主动开展政治体制改革,这一天也许反而可以延长一些。
   
   所以,我的结论是:一旦全中国都沸腾起来的时候,无论中共是开枪还是不开枪,后果都逃不过灭亡二字。政治体制改革、政权政党转型是中共的唯一出路,否则中共必亡。区别只是在拉上整个中国垫背,还是不拉而已。
(2012/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