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时评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1943年10月
   
    
   
   1943年10月3日

   
   任何权力斗争都反映了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规律。毛泽东和他的亲密同僚抓权,这客观上是有利于中国小资产阶级和民族主义分子的。小资产阶级倾向因特殊的历史条件不同而有不同的思想表现,但是,小生产者所有制哲学的支持者拿这种哲学来反对无产阶级的革命思想,往往不自觉地暴露出这种哲学的反动本质。
   
   我感到满意。有我们在这儿,就能使中共国际主义派的领袖王明免遭谋害。
   
   显然,我们对延安事务的了解也防止了其他中国同志被害,并在某种程度上约束了恐怖措施。
   
   我相信,在揭露国民党和日本“特务”的运动之后,接着就要把所有“教条主义者”,特别是所谓莫斯科派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从肉体上加以消灭。
   
   有人在夜里把我们电台的天线破坏了。里马尔去修理的时候,多尔马托夫不得不使用备用电台。
   
    
   
   1943年10月7日
   
   杨松临死之前讲到康生对他的仇恨。
   
   10月5日,《解放日报》发表了毛泽东的关于国民党在重庆的动向一文。
   
   中共中央主席断言说,除了八路军和新四军之外谁都不打日本,还说特区的领导是帮助重庆抗战,而不是破坏重庆抗战。
   
   毛泽东援引了蒋介石最近在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全会上的声明:“……应宣明中央对于共产党并无其他任何要求,只望其放弃武装割据……之行为……”
   
   毛泽东带着几分挑拨的口气写道:“……本来,国民党人的主意是叫苏联独立去拼希特勒,并挑起日寇去攻苏联,把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拼死或拼垮……”
   
   真是天晓得!这不就是毛泽东这些年来的对苏政策吗?蒋介石和毛泽东不都是希望苏日开战吗?
   
    
   
   1943年10月10日
   
   枣园是毛泽东居住的地方。在延安,谁也不知道那儿是什么样的。中共中央主席的住处是在山坡上,离果园只有几步路——这是一个可靠的防空洞,有许多秘密地道通向附近一些荒凉的山沟。
   
   离小小的延河不远,在土墙后面桃林的绿荫深处,在持枪卫兵的保卫下,毛主席消度着他的悠闲时光。
   
   即使是他的最亲密的同僚要去枣园,也不能想去就去。人们只是应招而去。未经毛主席许可谁都不得去打扰他。
   
   刘少奇执行着毛泽东的命令,还加上他自己的干劲,在杨家岭称王称霸。他现在不再是新四军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政委了,而是党内掌握大权的第二号人物了!
   
   莫斯科几乎天天礼炮隆隆!红军正在解放一座又一座的城市。
   
   虽然关东军还部署在我国边境附近,但是苏联在远东所受的战争威胁消失了。
   
   可是,日本摆开的这种阵势牵制了苏联多少个师的兵力啊!这种阵势为德国人达到他们的军事目的帮了多大的忙啊!好几十个满员的苏联正规师不能开赴前线,为此又付出了多少生命的代价啊!
   
    
   
   1943年10月19日
   
   有一种思想——可能是离经叛道的思想——缠住了我:我看不出毛泽东和他的支持者与国民党领导人有多少差别。
   
   我从日本电台听到下列有关蒋介石的话:“……他固执,无情,野心勃勃,结了四次婚……”这不也就是毛泽东的特点吗?!甚至在私生活方面都巧合。
   
   两个民族主义者,虽然从不同立场出发行事,但都为权欲迷住了心窍。
   
   可是,如果说,一个是在重庆公开这样干,但至少他还在抗拒外国侵略,而另一个却忘记了自己国家的荣誉和苦难,欺骗了党,毁了受到爱戴的党的领导人。
   
   看着同志们整装待发,我心里很难过。我想家,想俄国,对延安的残酷现实厌倦透了。
   
   虽然没有人把“百团大战”的失败归咎于彭德怀,但确有这类风言风语。这就使毛泽东有了根据,认为军事领导人,包括朱德在内,都是无能的。他也就能坚决收缩八路军的作战活动了。他是这里至高无上的军事权威。在中共军队历次主要战役的指挥中,毛泽东也是参与其事的,但是没人敢说。“百团大战”的失败使指挥官甚至更加听命于毛了。
   
    
   
   1943年10月24日
   
   一架TB-3飞机一溜烟似的在空中消失了。现在只剩下我、奥尔洛夫和里马尔三个人了。
   
   明天我要搬到枣园附近的房子里去,跟窑洞生活告别了。
   
   我最担心的是我的身体不知能坚持多久。我得对这里的许多事情寻根究底,因为一些十分重大的事件正在这小小的延安发生。尽管有种种困难,我不停地给自己打气:“要坚持,坚持,再坚持!”
   
    
   
   1943年10月28日
   
   我读了一批信。玛丽亚和孩子们都很好。
   
   在库尔斯克附近的战斗中,德米特利〔玛丽亚·丹尼洛夫娜·弗拉基米洛娃的兄弟〕牺牲了,二十岁的护土娜佳〔彼得·弗拉基米洛夫的侄女〕在一辆救护车里和伤员一起被德国飞机扫射死了。
   
   玛丽亚的三个兄弟已经牺牲了两个。
   
   延安的形势令人沮丧。最近的事态发展使人们不敢与朋友往来,避免在公事以外进行接触,彼此之间互不信任。人们露出紧张和恐惧的神情。
   
   人们都无意维护真理和保护被诬陷的同志,也无意听取对这个或那个问题的解释。人人为保命而斗争。不用说,好多坏蛋倒玩弄“忠于毛”的一套而爬上去了。作这类事情,专业知识、贡献和经验都不必有——重要的是表明自己对毛泽东忠心耿耿,对此大肆叫嚷,同时诽谤自己的同志。
   
   党的原则为个人钻营、毫不掩饰的献媚和自我贬损所取代。自我贬损正在成为延安一般生活的特点。人们似乎发了疯,他们不惜任何代价争取生存,抱住职业,尽可能向上爬。什么荣誉、尊严和同志友爱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人们不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是引用毛主席的讲话和文章。这一切都发出反苏、不信任我们党和不信任苏联政府政策的气息。
   
   在这种情况下,王明不可能指望得到谅解,甚至不可能指望按照公认的党的准则对他进行客观的批评。他处境非常困难。疾病和卑鄙的影射攻击把他的身体和精神都搞垮了。
   
   王明被指控为犯有十恶不赦的罪行。据说,他跟人民的敌人、汉奸以及蒋介石有来往。他妄图把投降主义路线强加给党(就是坚持共产国际的路线),从而“暴露”了自己的面目。他“迷恋机会主义”(也是他支持共产国际路线和主张同联共(布)友好)。
   
   康生干得最起劲。所有的会议、集会和其他事情可以说都是由他的人来组织的,使国际主义者和“教条主义者”丢脸的恶言秽语都是从他的办公室放出来的。他使整风高速进行。
   
   刘少奇是整风的理论家,康生是整风的实际组织者,而中共中央主席则是整个运动的教父。
   
   康生对王明特别冷酷无情。除了其他原因之外,他个人对王明抱有强烈的恶感。他死抓住他的政敌不放(过去在莫斯科,康对王明在若干问题上对他态度不诚恳怀恨在心)。我跟他谈话时提到王明,刑官的脸色就变了,显露出敌意来。不断激怒康生的是他不能干脆杀掉王明,是他对王明的政治斗争进行得不顺当,因为王明在党内有身居高位的支持者,而且直到最近他还代表了一个强有力的国际无产阶级组织的路线。康生以公开蔑视的态度来谈王明。
   
   反对共产国际的运动是以开除王明出党为前提的。听康生的口气,我感到王明有被开除的危险,而且实际上这是毛的一伙人策划的。
   
   王明处于绝境。他难以相信,由于他忠于共产国际及其所制定的政策,由于同这个国际无产阶级组织的杰出的工作人员接触,政治生命就要被毁掉。他确信共产国际的政治方针是十分正确的。他认为,抗日统一战线是打垮军国主义的日本、解放祖国和加强中国共产党的捷径。
   
   不能见到王明了,刑官采取一切警戒措施把他隔离起来。我设法得到毛泽东的准许让奥尔洛夫去探望王明。对康生派去的医生的工作情况加以监督是绝对必要的,因为康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奥尔洛夫去的时候,王明跟他的妻子在一起。他一看到安德烈·雅科夫列维奇不禁潸然泪下。
   
   王明的体重大大减轻了,他很衰弱,还不能走动。安德烈·雅科夫列维奇给他查病时,王明要求他发一份电报给季米特洛夫同志。安德烈·雅科夫列维奇说,他把满足这个要求看成是他的义务。王明口述了电稿,奥尔洛夫答应立即通过我们的电台把电报发出。王明叫他不要把发电报的事告诉任何人,因为他这样做是不会受到宽恕的。
   
   王明看来精神沮丧,疲惫不堪。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问题不在于他有病,而在于他处境特别困难。王明的朋友抛弃了他,谁也不去看他。总之,他是完全孤立了。更有甚者,他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他的妻子不敢告诉他反共产国际的运动(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反王明的运动)的真正规模。他不知道他即将被开除出党,不知道党的工作人员都厌恶他,不知道其他许多事情。过去跟他一起工作过的人,一些确信共产国际的政治指导正确的人,都声明与他脱离关系。他不知道他的追随者中绝大部分人抛弃了他,甚至站出来反对他,给他加上一些新的罪名(为了讨得中共中央主席的欢心),在党的面前贬损他。
   
   康生越干越起劲。眼下他在组织人折磨王明的妻子。
   
   康生的打算简单说就是,如果不能毒死王明,也要把他迫害致死。王明没有一天不受到“关注”。
   
   我立刻把王明的电报发出。王明要求前共产国际的领导人告诉中共领导,说他是遵循共产国际的路线的,是遵照其决议去做的,这是他的任务和职责。他坚持认为,毛的新路线违背了反法西斯斗争的利益,因而实质上是一条分裂的路线。
   
   1937年12月会议的决议和六中全会的部分决议已被看成是机会主义的了。这对中共的国际主义派又是一个打击。有迹象表明,曾经趁彭德怀和周恩来不在延安的时候对舆论施加过压力……他们两人是参加了那次全会的。既然全会的思想被歪曲了,那么趁他们不在的时候来诋毁他们的名誉是最容易不过的了。
   
   中共的全部历史,甚至是最近的历史,正在仓促地加以修订。
   
   1943年11月
   
    
   
   1943年11月1日
   
   八路军的参谋长叶剑英和朱德一样,由于是王明集团的成员,实质上被免职了。目前,他的工作是处理有关日本军队和国民党军队的情报。他是一位能干的外交家,他们经常派他同国民党的代表会谈。他是朱德的密友,痛恨康生。
   
   叶剑英和朱德都住在王家坪。
   
   刘伯承是129步兵师师长,高个子,大脑袋,体格壮实。他对部下不摆架子。多次受过重伤,精通军事科学。他一直在敌后活动,是同彭德怀一起来到延安的。他和叶剑英都因属于王明集团而在等着受处分。
   
   晋察冀武装部队司令员聂荣臻从战地司令部来到了这里。他被指控为王明的支持者,犯有“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错误。
   
   红军取得的胜利越大,中共领导人就越是热情地表现得对苏联友好。我每天都受到人们的祝贺,而这些人昨天对我们的不幸还在冷嘲热讽。连康生也不叫人监视我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