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目录
   
    
   
   译者说明 作者小传

   1942年5月 1942年6月
   1942年7月 1942年8月
   1942年9—10月 1942年11月
   1942年12月 1943年1月
   1943年2月 1943年3月—4月
   1943年5月—6月 1943年7月
   1943年8月—9月 1943年10月
   1943年11月 1943年12月
   1944年1月—2月 1944年3月—4月
   1944年5月—6月 1944年7月—8月
   1944年9月 1944年10月—11月
   1944年12月 1945年1月
   1945年2月 1945年3月
   1945年4月 1945年5月
   1945年6月—7月 1945年8月—9月
   
   译者说明
   
    
   
   《延安日记》原名《弗拉基米洛夫日记》,作者彼得·弗拉基米洛夫,苏联人,1942年5月至1945年11月以共产国际驻延安联络员兼塔斯社记者身份在延安工作。
   
   作者以日记形式,根据他的观点,记述了我解放区的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等各方面的问题。全书以抗日战争时期我党同联共(布)的关系为背景,记述了我党的整风运动和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对我党同当时驻延安的美国军事观察组的接触以及我党和国民党的关系等问题也均有评述。
   
   作者的立场是大国沙文主义的,他攻击毛泽东思想,否定我党领导抗日战争的历史作用,攻击延安整风运动,为王明机会主义路线辩护,对我党在抗日时期的对苏政策以及我党同美国军事观察组的关系也进行了攻击和歪曲。
   
   苏联领导集团出于反华需要,将日记原稿加以“编纂”和“删节”之后,于1973年以《中国特区:1942–1945》的书名公开出版。这个译本根据1975年美国纽约德布尔戴公司出版的英译本《弗拉基米洛夫日记》译出,编排按英译本原书格式。作者在人名、地名、年代、部队番号和一些史实方面有错误之处,均按原文照译。译者酌加说明之处,均标明为“译注”。
   
   作者小传
   
   (原书所附)
   
    
   
   彼得·巴菲诺维奇·弗拉基米洛夫生于1905年,最早曾在沃龙涅什农具厂当装配学徒工,后来在齐霍列茨克火车头修理厂当装配工,1927年加入联共(布),1931年应征入伍,复员后进入莫斯科纳列曼诺夫东方研究院学习,毕业成绩优异。
   
   1938年5月至1940年中,彼·巴·弗拉基米洛夫是塔斯社驻华记者,1941年4月至8月再度被塔斯社派往中国。
   
   1942年5月他被派往延安特区,任共产国际驻中共区的联络员兼塔斯社随军记者。到1945年11月为止他一直在延安。
   
   1946年他在苏联外交部任职。1948年至1951年任苏联驻上海总领事。1952年被任命为苏联驻缅甸大使。
   
   1958年9月10日因病在莫斯科去世。
   
   弗拉基米洛夫在日记中既记录了他个人的观感,也摘记了正式通讯的材料。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受到特区惩治机构头子康生的严密监视,而笔记和日记是便于保存翻译材料、共产国际执委会文件、文章、报告与来往电文等材料的惟一安全的地方。
   
   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记是由弗拉索夫作了删节后出版的。
   
   照片大部为弗拉基米洛夫本人所摄。①
   
    
   
   ——————————————————-
   
   ①照片本书未采用——译者。
   
   1942年5月
   
    
   
   1942年5月10日
   
   我们到了兰州,这是我们乘苏联TB-3飞机从阿拉木图起飞后在中国机场停留的第四个晚上。我们在伊宁过了一夜,以后两夜是在乌鲁木齐和哈密过的。目的地是延安。我将代表共产国际并作为塔斯社的随军记者在延安工作。从1941年7月以来我就是个军人。
   
    
   
   1942年5月11日
   
   飞机由于负载过重,在哈密起飞时很费劲,后面扬起了厚厚一层尘土。
   
   起先我们周围是一片澄澈的蓝天,后来飞进了浓厚的雾层。往后,飞机飞了出来,在晴空按航道飞行。可是半小时后,飞进了一大片云层!飞机尽可能爬升,但无法钻出云层进入晴空。再降低一些高度试了试,还是没用。我们偶尔也飞过小块晴空,得以瞥见山峰、深谷和悬崖峭壁。有时,飞机贴近山岭飞——只隔了50到100米的距离!
   
   机长嘟囔说:“今年到这时候了,怎么还有雾?这气候真怪!”半小时后,他使飞机来了个180度的转弯,但还是在盲目飞行。每隔两三分钟机长就说:“驾驶员,注意方向!”
   
   我们终于摆脱了困境。
   
   幸亏机长和驾驶员都是有经验的,要不我就不可能坐在这里写日记了。
   
   我为玛丽亚安排好,让她到了阿拉木图(玛丽亚是彼得·弗拉基米洛夫的妻子——编者)。1941年7月以后我一直没见过她。我们在阿拉木图机场见了面,又分了手。她现在想必已经回到列宁斯克一库兹涅茨基,回到我们儿子身边了吧!
   
   没想到尼古拉牺牲了(彼得·弗拉基米洛夫的朋友——编者)。确实没想到!这消息对我犹如晴天霹雳。只有一点是可以安慰的,那就是他死得很快:尼古拉的装甲车被炮弹击中着了火,可他还在向敌人射击,一个气浪把他甩到公路上,德国人当场把他击毙了。
   
   现在,所有这些就像其他许多事情一样都已成过去,但这个过去是多么悲惨和痛苦哇!它不会消失,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
   
   ——————————
   
   飞行进入第二个小时。能见度很低,我们尽可能以最慢的速度飞行。
   
   炸弹架上堆满了货物,客舱里也乱七八糟地塞满了箱子、盒子和汽油桶。箱子和盒子里装的是给中国人在延安的医院运去的医疗用品、电台零件和一架新发电机。延安的电台设备陈旧不堪,随时都可能失灵,汽油是供电台的汽油机用的,它每年耗油两桶!按这样的消耗量,我们供应的汽油足以维持好几年。
   
   不知什么时候另有飞机来,要是日本进攻苏联,我们就会被封锁在陕西的丛山之中了。
   
   我说的“我们”是指奥尔洛夫、里马尔和我们在延安的朋友。
   
   安德烈·雅科夫列维奇·奥尔洛夫被派到延安的医院去做外科医生。他身材瘦小。去延安前他在基洛夫军医学院任教。我们还不太熟。
   
   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里马尔是无线电报务员,我们管他叫科利亚,他是去协助我们在延安工作的报务员多尔马托夫的。
   
   我们都穿了皮大衣还冻得牙齿直打战。我们从机窗口往外看,暗地担心有可能碰上日本战斗机——我们毕竟是完全处于它们的活动范围之内。这架几经修理的TB-3飞机远非强大的新式日本战斗机的对手。机枪手不时警惕地看看SHKAS(一种在机上用的1.62毫米口径机枪)。其实,万一日本人袭击,我们是毫无防御的,很容易被击落。我们不是在飞行,而是在偷偷潜入延安,飞机简直都要贴近地面了。
   
   下面,山连着山,到处都是山。
   
   黎明时候,天空蔚蓝而明朗。
   
   我心中在反复考虑着同朱德、康生和彭德怀的会见。
   
   驾驶员在忙着看地图。
   
   ——————————
   
   这是在我们到达延安的当天晚上写下的记录。
   
   TB-3飞机在两面都是山坡的山沟里降落,多尔马托夫、阿列耶夫和几位中国同志在那里迎接我们。
   
   毛泽东握着我的手说:“我很高兴来迎接亲爱的苏联朋友。”他问我身体怎么样,并向我的同事和全体机组人员打招呼,然后他说:“我很快就能会见你,也许明天。”他态度自然,慢慢地发问,笑时面带倦容,留神听我们每个人说话。他穿着棉布上衣,棉布裤子,同所有其他中国同志穿的服装一样,还穿着一双粗布鞋。
   
   我以前到兰州和西安时认识了几位中国同志,他们大都是经历了严酷的内战考验的老一辈党员,几乎都在战争中负过伤,并有亲人牺牲了。
   
   康生拥抱我,还吻了我,其他的人在一旁看着。这种举动并不使我感到高兴,因为我在兰州时见到他对苏联人十分无礼。我们的青年在中国上空作战,遭受了重大牺牲——当然,日本损失的人员和飞机为我们的两倍乃至三倍,哪里出现苏联战斗机,日本轰炸机就无法命中目标。可是在地面上,康生的特务却暗中监视着每一个苏联公民。我不可能消除对此人的印象:他装得像个要人,实际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敌人。康生虽说很谨慎,但他做的比他嘴上说的更能说明问题。我相信,中国同志早晚会看透他。
   
   康生的吻是犹大的吻,但我是客人,不能露出我的感情来。毛泽东点燃了一支烟,同机组人员交谈,而康生则嘴上露出一丝冷笑,拉长了声调在我耳边说:“我们是真正的兄弟。”
   
   毛泽东说了声再见就向他的汽车走去,后面跟着手持毛瑟枪的年轻警卫。司机开动车子,车子一溜烟走了。那是辆英国或美国造的老式救护车。警卫员们的宽大背影挡住了我们的视线,毛就看不见了。
   
   我被介绍给塔斯社小组。鲍里斯·华西里耶维奇·阿列耶夫是正式译员。列昂尼德·华西里耶维奇·多尔马托夫(也叫李文)是报务员,他也穿了同样的一身衣服和一双粗布鞋。欢迎者中间少了伊戈尔·华西里耶维奇·尤任,他在电台值班。
   
   天气晴朗,阳光灿烂,TB-3在卸货后立即飞离延安。
   
   我现在跟多尔马托夫一道坐在一间装设电台的房间里,在记下这一切。多尔马托夫在向莫斯科发报报告我们的顺利到达。汽油机在外面突突作响。里马尔在端详那套无线电设备。尤任和奥尔洛夫在隔壁房间里安排餐桌。屋内点着蜡烛,气氛显得很舒适。
   
   除了奥尔洛夫要搬到医院附近的地方去住以外,我们全都将在这个小屋里住下来。多尔马托夫对我说,医院就设在山腰上的几个窑洞里。
   
   每个人都很兴奋:我们是因为到了延安,尤任、多尔马托夫和阿列耶夫则是由于听到了苏联最近的消息,收到了亲友的来信。
   
   这几位老资格的延安人对世界局势的了解要比我们多得多,多尔马托夫搞的电台实际上昼夜都能收听到新闻。
   
    
   
   1942年5月12日
   
   1927年开始建立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专政。可是农民在乡村继续暴动,中国共产党利用农民运动开始建立根据地。
   
   毛泽东领导了一支后来扎根于井冈山的武装力量。不久,朱德跟他会合了。这支联合的队伍叫红军第五军团,由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政委。1929年1月五军团打下瑞金城,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在江西省建立。
   
   在内战过程中红军损失惨重,其兵力由三十万锐减至二万五千人。现在,把分割成几部份的红军都团结起来,并选择一个更合适的地方做中央根据地,成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1935年底,几支分散的红军队伍经过长征在中国西北地区会合,把以前由张学良将军和当地军阀的军队占据的地方变成了解放区,并以延安作为行政中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