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姜维平文集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打开重庆媒体的网站看看,薄熙来治下什么都是第一,《重庆日报》报道说:“不得不说,这一年,中国经济大舞台上,重庆格外耀眼:2011年,地区生产总值接近万亿大关,增长16.7%;经济增速中国第一;工业增加值、实际利用外资总额、进出口总额、航空口岸货运量、市场主体数量等五大经济指标均位居全国第一”,连它生产的校车安全性也是全国第一,等等,给我的错觉是毛泽东死而复生,好像1958年的“大跃进”又回来了!
   但是,近日《华龙网》的一则消息使读者的头脑清醒了许多,记者廖雪梅披露,来自重庆市财政局的快报宣称,2011年,全市地方财政收入超过2900亿元,地方财政支出超过3900亿元,收支增幅双双超过40%。这是怎么回事呢?是不是也就是说,重庆地方财政赤字1000亿!试问,一个自吹自擂,什么都是“第一”的城市,也包括财政“赤字”全国第一?!
   
   记者转述地方官的话说,分析地方财政收入超过2900亿元的原因,市财政局有关人士认为,收入的高增长主要得益于全市宏观经济的拉动。2011年,在经济转型升级、内陆开放深化进程中,两江新区建设提速、扩城战略提升土地价值、笔电新兴产业效益显现,全市经济增长速度加快,发展动力增强,综合效益更好,有力支撑了全市财政收入持续高位增长。
   


   这就是说,在“薄泽东”的英明领导下,重庆进入了新一轮的大跃进,与1958年不同的是,过去是“大炼钢铁”,“赶英超美”,不断放“卫星”;现在是包装“忽悠”,卖地减税,吸引外商,廉价提供劳动力;过去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现在是,官有多能“骗”,数有多能“编”,反正统计局也姓“薄”,叫你吹啥就是啥!只要局长不想当文强,薄要什么数字,重庆就有什么“第一”!
   
   不过,牛皮再吹,谎言再美,总有鼓破的时候,对于财政“赤字”的解释,廖雪梅的文章说,支出方面,全市财政支出按照民生导向的要求,紧紧围绕内陆开放平台打造、“五个重庆”建设、“民生十条”、“共富十二条”等决策部署,统筹兼顾,重点保障。去年全年一般预算75%用于了区县和基层,55%用于了民生,让老百姓更多地享受社会经济发展成果。
   
   我想,这是不是说,虽然,重庆有1000亿的财政赤字,但别怪它,是因为薄熙来高瞻远瞩,爱民如子,比其它封疆大吏更重视“民生十条”,“共富十二条”,“五个重庆”建设,等等,那么,请问,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特点和广告词,比如,汪洋有“幸福广东”,他可以说,我把财政掏空了,别怨我,因为我比你薄熙来更重视“人民幸福”。总之,每个地区领导人,把地方财政的钱花超了,都可以这样找借口,那么,如何公平地衡量和考核官员呢?再说,除了“五个重庆”是早就搞的,另两项的“十条”和“十二条”是今年后半年才出台的,时间有点对不上啊!
   
   假如不搞230万场的“唱红”;不印7000万套的《读点经典》;不发一亿条的红色短信;不支出7000万请客送礼,招待海内外媒体人士;不花1200万买李岚清的字画;不枉法追诉,打黑“黑打”,使重庆民企损失1000亿;不花270亿,搞50万只摄像头;不多次扩招警察,高薪搞什么女警花;不买装甲车;不搞国宾护卫队;不给海外媒体数千万的广告费;不种上亿元价值的银杏树,等等,那么,重庆财政能赤字1000亿?
   
   重庆媒体报道说,在全市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市国税、市地税部门2011年强化征管,优化服务,税收收入实现平稳较快增长。去年,全市国税总收入完成725亿元,比上年增长19%,增收116亿元;全市地方税收累计入库819.76亿元,同比增长46.73%。
   
   这就是说,重庆打黑抢夺的民企蛋糕总数1000亿,比国税要多,比地税也要多,仅次于二者之和,难怪流亡海外的李俊说,薄熙来认为靠税收太慢了,包装“黑社会”抢钱最快,只要他一声令下,王立军给民企老板戴个“黑帽子”,我们过去几十年积累的财富就进了政府的腰包,重庆就能实现经济快速增长。因此,我认为,只要官员“心黑手辣脸皮厚,就能钱财抢个够”!
   
   但重庆媒体不认账,它说,市国税局有关人士介绍,上述成绩,受益于全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去年全市汽车摩托车、烟草、电力、商业、房地产、金融、电子设备等13个重点行业税收收入,占全市国税收入比重超过70%。其中,商业税收收入规模最大。去年,全年商业税收完成130亿元,同比增长20%,增收22亿元。此外,汽车摩托车行业税收完成100亿元,烟草行业税收完成66亿元,金融和电子设备税收分别完成35亿元。
   
   要我看,薄熙来引进的惠普等海外招商项目,现在还看不到明显的经济效益,重庆地方经济的发展,主要是以行政命令的手段,和枉法追诉,破坏法制的办法,以“打黑”的名义,搞了一次“文革式”的抢夺民企,国营托管,化“私”为“公”,明“公”实“私”的运动。
   
   它的运行方式是:先抹黑民企法人,再渲染黑社会的规模和作用,密谋和策划了“爱丁堡命案”和“3,19枪击案”,逼迫中央表态支持,靠阴谋和谎言,拦腰砍断民企发展的正常路径,直奔黎强,彭治民,李俊等人的“大蛋糕”,借助于煽动起来的仇富情绪,第一步把民企搞臭,搞垮,托管;第二步把民企变成国企;第三步,把薄熙来的死党安排在国企的领导岗位上,而所有的国企,由国资委管理,干部由组织部任命,部长是薄的爱将,这样一来,所有的国企也就姓薄了。
   
   所以,李岚青的画展上,国资委主任大出风头。再比如,黎强刚顶撞了薄熙来没几天,就变成“黑老大”,原先的出租汽车公司变成国营的了。试想,553个黑社会组织,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亿万富豪或千万富豪,它们留下的企业,有几个没托管的?有几个不改姓“薄”的?它们加起来的财富既是天文数字,也是一笔糊涂账,但不论怎样,自然而然地,重庆国企的效益和税收就增加了!
   
   写到这里,笔者想起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朱熔基抓国企改革扭亏为盈,一度给大连施压,听说领导来检查,地方官着急,大连一些常年不断亏损的国企咋办?薄熙来笑了说,这太好办了!他下令大连显像管厂,大连酒厂等几家企业一合并,啥也没干,就扭亏为盈了,他强行把效益好的和差的拉在一起,管你什么民企的,国企的,都听我的,知情者斥之为“拉郎配”!薄熙来说,哪个厂长不服,就派人查账抓腐败,哪个厂长,经理不吃喝玩乐找小姐,吓得一个个溜溜的,所以,朱熔基很满意,大连国企没有亏损的。。。。。。
   
   至于争第一,更是薄熙来的本性,90年代中期,薄熙来当市长,于学祥当书记,卞国胜是人大主任,按中共官场规矩,书记一把手,主任二把手,他是三把手,公安局长王永奎分配车号,于的坐驾是辽B0001,卞是2,薄是3,辽宁省每个城市都是这样的,谁也不计较,薄熙来却火了,不仅暴跳如雷,而且下令政府官员不顺号,另起炉灶,市政府领导的小车一律改号:辽B0051,即是“我第一”,于是李永金52,刘长德53,等等。
   
   温故知今,在我看来,薄熙来2007年12月被下派重庆后的焦虑烦燥的心情,一如当年,他不服胡温的第一,第二,也不认同“习李配”储存的权威,但又不敢公开地挑战体制,就很不理性地“唱红打黑”搞政绩,收买媒体吹牛皮,“唱红”是说,他根红苗正,应当是党的老大;“打黑”是抢钱买官争第一,争得脸红脖子粗,打得冤声载道;这边,媒体把好话说尽,那边,警察把坏事做绝;看守所爆棚,监狱挤满,农家乐成了刑讯“基地”,李庄在国内告状,李俊在海外喊冤;文强橫着死,成了“火箭”;乌小青竖着死,成了吊鬼,朱明勇大隐隐于庙,方迪小隐隐于“屎”。。。。。。总之,薄熙来为了争第一,鼓起腮帮子使劲吹,终于把牛皮吹破了!难怪《华龙网》的快讯《新华网》不转?
   
   是啊,谁能选一个财政赤字1000亿的地方官进十八大常委?薄熙来,把吹破的牛皮捡起来吧!
   
   2012年1月5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2012年1月5日首发』
   
   
   附告:历时6年,8易其稿的长篇记实文学《姜维平狱中回忆录》『中文版』,即将在中共十八大前夕,由加拿大格兰德出版社于2012年初推出,英文版将在2013年面世,其将首次刊出姜维平狱中照片,诗歌,判决书以及摘引《狱中日记》文字,生动地展示了薄熙来以言治罪,枉法追诉一条龙的全过程,真实地描写了数以百计的各种人物,和催人泪下的悲欢离合的故事,用铁的事实揭穿了太子党薄熙来的真面目,成为洞悉中共官场黑暗,司法腐败和监狱现代奴隶制的一个窗口,其书尚未上市,已经被读者抢先预订一千本,现在继续征订,敬请关注。[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购书账号如下:
   
   户名:Customer name:Weiping Jiang
   
   地址:Address:18 Pemberton Ave Suite 707 North York ON Canada M2M 4K9
   
   Banking information
   
   Branch # 19702
   
   Account # 6422723
   
   Bank # 004
   
   Bank name: TD Canada Trust
   
   Address:5650 Yonge ST North York ON CAN M2M 4G3
   
   Phone:416-250-5855
   
   Swift code :TDOMCATTTOR ( Canadian Funds )
   
   Please note there is a minimum 10$ service charge applicable upon receipt of wired funds
   
   
(2012/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