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姜维平文集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观察一个人不要只看他公开讲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什么,把他的言论和行动对照一下,仔细而冷静地想一想,就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如果是对普通老百姓,看错了也关系不大;但如果是对官员,则事关大局,不能不多加小心,不论是专制制度,还是民主制度,都是如此,因此,对政治舞台上善于表演的官员,更应当保持警惕,才能不至于上当受骗。持有这样一种通俗易懂的观点,目击薄熙来,我们会得出什么结论呢?我不想讲什么大道理,只想让事实站出来说话。
   
   早在去年全国人大开会之时,中新社驻北京记者在3月6日,就发布这样一条消息:其称,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6日再次受到媒体关注,100多家中外媒体云集北京人民大会堂重庆厅,从“唱红打黑”到“重庆模式”,甚至儿子的终身大事,记者们把问题接二连三地抛向薄熙来。在复述了一通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之后,记者写道,对于媒体接连问及的“唱红打黑”,薄熙来表示,自己的工作、自己该做的事情,要坚定不移地做下去,“唱红打黑”要有条不紊地进行下去,不在乎别人说三道四。重庆在“唱红打黑”之后,弘扬了正气,打击了邪气。
   
   毫无疑问,他所说这种“说三道四”的人,我是其中的一个,真的薄熙来不在乎吗?我希望他及其领导下的政府官员真的这么宽宏大量,但事实并非如此,2009年2月4日,我背井离乡以来,不仅在香港出版了《薄熙来传》,而且,撰写了大量的揭批薄熙来贪腐枉法罪行的文章,以致被一些人称为“批薄专业户”,这使薄熙来及其手下的人,十分恐惧,他们通过各种关系,软硬兼施地对我上下其手,先是委托过去我在加拿大认识的老朋友,找我多次谈话,一方面给我介绍工作,另一方面设下圈套,企图让我卷入“唐玮臻案”,但被我识破,然后,又通过大连某友人与我联系,以做生意,办书店,开公司,予以投资为名对我百般拉拢,诱惑,被我婉言谢绝。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且恼羞成怒,图谋不轨,他们又派出多人以粉丝,女读者,作家等名义,拟约我到素不相识的人家做客,被我识破;有一些身份不明的人,还主动提出要和我交朋友,陪同我一起去某校学习英语,朝夕相处,同舟共济,在一起办公司,搞网站,办刊物,等等,也被我一一婉拒,最后,实在没办法,索性直接找到某友与我谈判,声称不惜血本,拿钱摆平,也被我婉拒。这一连串的行动,有充足的证据留下,它有力地说明了薄熙来很在乎,他没这个雅量,真怕我“说三道四”,上述表白,正如2002年初在北京人代会上,他信誓旦旦地说,他不认识我一样,当众撒谎,自打耳光。
   
   最近,薄熙来为了回击我在海外对他的批评,搞了一系列大动作,12月26日,中国新闻社对他的报道标题是:《薄熙来谈民主法治与文化建设称民主是一种力量》,文章说,在市委三届十次全委会闭幕会上,市委书记薄熙来就民主与法治做了讲话。他说,贯彻落实“15条”,既要发扬民主,也要加强法治。任何一个地方都要有规则,干部群众要懂法守法,社会才有秩序,发展才能科学。各级领导干部都要认真规范自己的行为。领导干部的能力,一方面表现在思路开阔,思维系统,肯干实干;另一方面,则是懂法守法,并善于引导周围的干部遵纪守法。我们的民主法治,是为最大多数人的利益服务,追求广大人民群众渴盼的公平正义。薄熙来说,加强民主法制建设,根本目的就是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
   
   咋一听,薄熙来讲得多么好啊,但他照着法律法规做了吗?我如果列举重庆打黑过程中出现的枉法追诉和刑讯逼供问题,有人会说,那不是你亲眼看见的,没有权威性,那么,我现在向读者披露一件薄熙来及其盘踞在大连的死党,公然执法犯法,破坏《经济合同法》的事实,白纸黑字,历历在目,看看这些人再怎样狡辩!
   
   2009年初,我出国前曾将我的房子出租给了一个商人,以前我从来不认识他,是为了生意才通过物业人员介绍相识的,他没问我做什么工作,对我的背景一无所知,只按辈份称我是“姜叔”,由于我们签订了合同,他非常守信,多年来合作得很好,但去年发生了变故,他忽然没有履行合同,拖欠了十天的房租,我电话追问,知道了原因,把我惊呆了!这位年轻的商人说,他只知道赚钱,从不过问“政治“,但“政治”来找他了,有一天,他父亲把他叫回家,非常惊恐地说,家了来了几个公安人员,态度很严肃,你犯法了吗?好像天塌下来了!他说,面对这些便衣警察时,他心惊肉跳,不知道如何是好。
   
   原来,大连国保以前负责监控我的一些人,找他了解情况,怀疑我们的关系,他如实陈述了相识经过,并一再声明与我只是租赁关系,没有任何其它往来,虚惊一场过后,国保给他下达了命令:以后给姜维平房租,要经过他们同意,而且每半年一次,并留下电话,让我主动与他们联系,我听了非常生气,但我是一个很重旧情和宽容的人,凭心而论,2006年至2009年,他们在奉命软禁我时,对我比较客气,而且,帮助我办理了出国护照,特别是有一位领导和我的老朋友过从甚密,我想,这个陈年旧案是安全局办的,与他们无关,我应当区别对待,现在,他们这样做,一定有难言之隐,所以,就主动电话和这位老相识通了电话,很快房租问题解决了,渐渐地我与房客也和好如初。
   
   不久前,那位老相识的部下给我发邮件,问我两个问题,第一,我什么时间回去,第二,加拿大为什么退出“京都协议书”?我没有答复他,原因非常简单:我十岁时就经历了文革,过早地体会了帮派政党,街头运动的千姿百态,坦率地说,不论共产党,国民党,还是民主党,只要是拉帮结伙的,我都敬而远之,我不想加入任何党派,我只想代表个人,履行中国《宪法》给予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我没有别的特长,就想以写作为生,虽是清苦,却也自得其乐!我不想给加拿大的某个政党做事,更不想给共产党做事,给我钱也不做!而且,基于中国尚未走出冬天的现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国,更没听说什么《京都协议书》,所以,我不便回答,故没有理他。
   
   不料,这可能激怒了大连公安或安全局的人,他们竟然假冒我的房客,在昨天给我发了携带病毒的邮件,他们不知道我已身经百战,早在前年,我就收到了大量的假邮件,和带病毒的邮件,曾因经验不足,损失了几台电脑,花了不少钱,甚至去年还有重庆的特务,以文强朋友的名义,给我发来了《文强狱中家书》,并有一个儿童打电话告知我文档秘码,企图引我上当,其过程与情节都足够写一部中篇小说,但我都置之不理,我深知这是一个想分散我的精力和注意力的阴谋,不上当就是了。因此,如今,在这个邮件打开前,我于1月1日打电话给我的房客查证,没想到,他又十份惊叹,说,姜叔啊,我根本没给你发电邮,我什么事也没有啊!。。。。。。难怪,我昨日的覆信被系统退回了!
   
   这件事说明了几个问题,第一,薄熙来为了十八大上位,操控大连的专政工具,不惜践踏《经济合同法》,干扰和破坏公民的正常生活,原本,人民警察是帮助和制约公民遵纪守法的,如今却带头破坏,甚至恐吓和威胁我的房客,让他以拖延履行合同的方式,向我施压,逼我闭嘴,这正好说明薄熙来黔驴技穷,危在旦夕!试问,我写的文章和我以前的私有财产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批评性报道没有触犯国家宪法,何罪之有呢?你们有何理由指挥和操控我的房客呢?是谁给了你们这样的权力?
   
   第二,他们公然明目张胆地绑架了我和房客的邮箱,既可以房客的名义给我写信,又可以以hotmail的名义退信,这究竟说明了什么?这叫“民主和法治”吗?这是重庆三届十中全委会讨论的光辉成果吗?他们还公然把我和房客以前的私人信件全部展示出来,以增加病毒的可信性,这是一种多么无耻,弱智,野蛮而荒唐的举动啊!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能相信?
   
   第三,薄熙来很重视我的“说三道四”,也根本不讲法治,否则,何必盯住我的电脑呢?我是一介书生,无职无权,也无大钱,但我有记性和使命感,紧迫感,我深知,既使敌人不杀我,已年过半百,来日不多了,必得自强不息,做点事情。我很在乎监狱的黑暗,所以,轻易不会回去,除非习近平不忘他父亲的遭遇,不忘《刘志丹》的故事,不再搞文字狱;我不会停止批薄,因为我只了解他,“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写他就足够反思体制弊端了!我也不在意那点房产,房租,我死了,那是砖头瓦块,你们有胆就抢去吧!我也不会轻易打开“附件”,确需打开一定核实;我也会把重要稿件存在一个从不上网的电脑里,还会分装几个U盘备份,而且,《狱中回忆录》已经印刷了,当年整我的薄熙来及其死党,等着继续出丑丢人吧。。。。。。。
   
   不过,我也要向大连的国保,国安讲明:如果再干扰我的房客,破坏我们的租赁关系,我将前往中国驻地领事馆和联合国举牌抗议!既然薄熙来等人给我耍流氓,我也不给国家留面子!这些为薄熙来卖命的不惜践踏《经济合同法》的警察,必将闯下大祸,如果习近平想在今年访美时碰到举牌子抗议的老姜,你们就一意孤行吧,我看谁的损失大!
   
   另据重庆媒体报道,在三届十中全会上,薄熙来一口气讲了十几条,“第十五条“就是专门讲法治的,他煞有介事地说,我们要深化普法示范工程,增强干部群众的民主法治观念。各级领导干部要自觉学法、带头守法,新提任领导干部要参加法治理论知识考试。将法治教育列入各级党校、行政学院(校)必修课程。坚持各级领导班子成员和公务员学法制度。全市村(居)“两委”班子成员全部接受法治轮训。加强企事业单位管理人员法治培训。大中小学生每月要上法治教育课。实施“六五”普法,实现普法宣传教育在社会各领域、各行业全覆盖。强化全社会诚信守法意识。丰富民主法治宣传载体,开设专题网站,设立“法治宣传周”。以“唱读讲传”等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广泛宣传与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法律法规,在全社会形成学法尊法守法用法的氛围。
   
   请看薄熙来多么能言善辩啊!可是,在本文的附件里,我如实地一字未改地发表了上述邮件,只要读者耐心阅读它,就像吃了一个苍蝇,会发现一个铁的事实:薄熙来大讲法治之时,正是他及其死党把法律踩在脚下之际,如同律师朱明国揭露樊奇航冤案,惊心动魄;如同李庄被龚钢模出卖,司法蒙羞;如同本份的民企老板李俊逃出国门,舆论哗然;如同黎强由维权领袖变成“黑老大“,薄熙来既使换上了赵本山的小马甲,人们也足可预知,他十八大上位得逞,中国将进入了无法无天,倒退动荡的年代!
   
   2012年元旦于多伦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