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姜维平文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姜维平
   虽然,重庆媒体肉麻地吹捧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编造虚假的领先数字,欺骗老百姓,但华龙网有关地方财政亏空1000亿的消息,还是泄露了秘密,震惊了世人,重庆政府已成了“冰岛”的破产政府,所不同的是,它国是经济危机造成的,薄熙来是为了谋取上位“唱红”挥霍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说他花了2700亿,这是凭空捏造的吗?尽管,他没有细化公开这笔惊人的开销,但我还是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和有关报道,进行了科学的测算和评估。
   据新华网2011年6月30日报道,重庆搞了一场红歌会,地点是在重庆市奥体中心,报道称,演员共多达40000多人。我把此次红歌会的费用测算如下: 第一: A,演员工资、误工补贴费、医疗补助费、化妆费200元/天,共计5天(4天排练,一天奥体大合唱),小计:4000万元人民币。B,交通费40000人,所需公交车每辆车可坐40人,则共需1000辆车,公交车每天(租金、油气费、各项费税、驾驶员工资等)500元,6月29日公交车需要花费50万元(交通费只算大合唱一天,排练交通费不计) ,小计50万元人民币。C,食宿费(只算两天。包含涪陵、万州、黔江、城口等外地演员),平均每人100元,则共需要400万元,小计400万元人民币。40000多演员在唱红歌中花费为4450万元。
   看,这是一笔多么触目惊心的数字啊!还有呢!第二, 据重庆华龙网报道,有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港台地区90支合唱队8000人参加,再细算一下,A,8000人工资、误工费、补助费300元/天,共计5天(4天排练,1天奥体大合唱),小计1200万。B,包括港台地区的交通差旅费(含乘飞机、火车、汽车、轮船往返费和重庆市内交通费用等)平均每人1000元,小计800万元;C,在重庆的食宿费(只算两天),平均每人100元,小计80万;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港台地区的8000人在唱红歌中花费为2080万。


   第三,据重庆华龙网的2010年6月30日的报道,当日有10万人唱红歌,减去上述以计算过演员和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港台地区的人数4万8千人,还有5万2千人,他们分别来自重庆市各地。A,按平均每个普通人100元/天,总计5天(4天排练,1天奥体大合唱),包括工资、误工费、补助费、夏天清凉医疗补助费、排练场租费、排练交通费等,小计2600万。B,5万2000人需要公交车1300台,每台500元,则需65万元(交通费只算奥体大合唱一天,包含驾驶员的工资),小计65万元C,食宿费(只算一顿便当),平均每人10元,小计52万;来自重庆各地的5万2000人在唱红歌中花费为2717万。
   第四, 2011年6月29日,重庆市奥体中心10万人唱红歌的其它费用综合如下:A,服装费,10万人,每人50元,小计500万;B,大红旗共1000面,每面50元,小计5万;C,手摇小红旗,10万面,每面1元,小计10万元;D,租赁场地费,每人50元,含水电费、音响设备、场内横幅制作费,广告费、清洁费,小计500万(说明,如,王力宏、王菲、谭咏麟、刘德华等明星演唱会,平均票价500元每张,其中每人平均票价中含约100元的场租费。)E,治安管理费,需要警察、协警维护秩序和指挥交通,约1000人,每人150元/天,小计15万;F,协调管理费,含筹备策划费,通信费、低值易耗品费用、办公费、多次协调会议费用(协调范围含重庆市主城区,涪陵、万州、黔江地区的区县街道居委会,企事业单位,军队,大专院校,全国各地、港台地区的政府及演出单位),小计100万。总之,2011年6月29日一场红歌费,就唱掉了人民的血汗钱约10377万元。
   由此可见,薄熙来“唱红歌”一下子就挥霍了民脂民膏上亿元。请问,这是为了“民生”和“共富”吗?那么,在他的鼓动和逼迫下,重庆“唱红”唱了多少场次呢?
   2011年11月25日,《重庆晨报》的一篇报道称,重庆文化建设成绩单:举行23万余场红歌传唱活动,文章中特别强调,重庆一共举行了23,58万场次具有一定规模的红歌传唱活动,以上述的奥体中心红歌会为例,一场就花掉了约10377万元,那么,剩下的规模较小的活动加在一起,是多少呢?难道23.58万场不同类型,参与市民达2.87亿人次的活动只花掉了2700亿吗?以6月29日推算,薄熙来执政重庆从2008年6月份唱红歌运动以来,历时三年半时间,是不是挥霍了人民的血汗钱几千亿?重庆市政府为唱红歌,是不是背负数千亿的债务?235800场“唱红歌”花费2700亿哪里算多?何兵的估算一点没冤枉薄熙来啊!
   试问,在中国一个比较贫困落后的城市搞这些花架子,为了什么?我多次分析过,不妨再概括一遍,第一,因为他的父亲是跟着毛泽东闹革命的,“唱红”是证明他本人谋取上位的合法性,他的家族贪腐的正当性,他根红苗正的虚伪性;第二,“习李接班体制”挡住了他上升的仕途,他不希望社会安定,也怕中国平稳过渡,所以,他急盼社会动乱,而“唱红”可以唤醒暴力革命的意识,加重群体性事件的暴力化倾向,以便他乱中夺权,揭竿而起,所以,他现在只做三件事,1,到处送铜像,奉承拉拢军队;2,不断扩重警察队伍,成为地方武装;3,鼓动大学生,收买一批梁效式的文人,加紧操控媒体,忽悠老百姓;第三,军内党内有一大批太子党,尽管他们分成许多派系,但没几个人敢于全盘否定毛泽东,故利用死人压活人成本最低,效果最好,旗帜最高,欺骗性最大。
   接下来的问题是,薄熙来整天搞阶级斗争,不干正事,不抓经济,没有效益,“唱红”的钱从哪里来?为了弥补唱红歌的数以千亿的财政亏空,必得通过“打黑”黑打的群众运动掠夺财富,于是,他像文革先杀刘少奇一样,先杀了贪官文强,吓傻了腐败的司法机关的公务员,彻底绑架和砸烂了公检法,又通过李庄案阻吓了律师们的质疑,通过李晓枫案限制了媒体舆论的监督,一下子成立了270个专案组,聚集了7000多人,搞了上百个铁山坪式的打黑基地,重庆遍地渣滓洞,却没有一个“江姐”,因为薄熙来徇私枉法,没有底线,史无前例。
   王立军由东北小城市的副市长,三级跳一样成为直辖市的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万千宠爱于一身,一切都是薄熙来的恩准,为了报恩,他替主子卖命和咬人,肆无忌惮地践踏民主法治,用公权力操纵公检法,以“涉黑”的名义,东拼西凑、包装了近600个所谓涉黑涉黄团伙,大肆抢劫民企和人民的财产,重判所谓“黑老大”,如,彭志民、黎强、李俊、李修武、马当、王天伦、周祖云、陈明亮等成百上千的民企老板,采取暗箱操作,卑鄙恶劣的司法判决,罚款、追缴、没收其资产上千亿。而重庆法院所谓“涉黑”案判决书上,“涉黑”资产合法与非法界限混淆不清,罚款、追缴、没收等用词模糊,对执行单位没有明确规定,全部是由酷吏王立军操纵下的重庆市公安局随心所欲、无法无天的抢夺,薄熙来治理下的重庆没有民主、法制可言,人民生活在“敢怒不敢言”的一片红色恐怖之中。他们正是在唱红歌的噪音中,抢走和私分了民企的“大蛋糕“,引起了空前可怕的“跑路”潮,光是忠县就有61个追逃小组,“跑路”的嫌犯把电话卡都一度买断了,可见“二次文革”来势汹猛。也就是用这些抢来的钱,再加上政府税收的钱,堵住2700亿的大窟窿的。
   与此同时,重庆的老百姓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善良轻信的人民,千万别被廉租房规划和户籍改革,“地票”等花架子,蒙住了眼睛。就拿小学生来说吧!最近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开往春天的列车》的新闻纪录片,其真实地记录了重庆丰节县一群山村儿童的求学经历,孩子们上学每天要往返8个多小时,翻山越岭,全是步行,还得忍饥挨饿,准备鞭炮,途经野猪岭,必得吓退动物野兽的攻击,才能抵达目的地,那破败的校舍,还不如薄熙来留在大连仲夏苑别墅的外墙和传达室。
   如果这是文字报道,或是我写的,薄熙来可以说这是造谣,是海外敌对势力的诽谤和污蔑,但现在,这是中央电视台的现场实录啊,我看了两遍,差一点失声痛哭。薄熙来,让我说他什么好呢?他管不了自家开法拉利豪华车的薄瓜瓜,我认了,如今的独生子的确不好领导,但是,他指挥不了重庆市委市政府吗?他站在张文彬前面挥舞红旗,亲自指挥唱红,很有组织能力。为什么不把“唱红”的2700亿,用在学校的孩子们身上呢?难道他的孩子是肉长的,别人的孩子就不是血肉之躯吗?原来,他鼓吹的“民生10条”,“共富12条”全都是无耻的谎言啊!
   2012年1月28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附告:历时6年,8易其稿的长篇记实文学《姜维平狱中回忆录》『中文版』,即将在中共十八大前夕,由加拿大格兰德出版社于2012年初推出,英文版将在2013年面世,其将首次刊出姜维平狱中照片,诗歌,判决书以及摘引《狱中日记》文字,生动地展示了薄熙来以言治罪,枉法追诉一条龙的全过程,真实地描写了数以百计的各种人物,和催人泪下的悲欢离合的故事,用铁的事实揭穿了太子党薄熙来的真面目,成为洞悉中共官场黑暗,司法腐败和监狱现代奴隶制的一个窗口,其书尚未上市,已经被读者抢先预订一千本,现在继续征订,敬请关注。{[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购书账号如下:
   户名:Customer name:Weiping Jiang
   地址:Address:18 Pemberton Ave Suite 707 North York ON Canada M2M 4K9
   Banking information
   Branch # 19702
   Account # 6422723
   Bank # 004
   Bank name: TD Canada Trust
   Address:5650 Yonge ST North York ON CAN M2M 4G3
   Phone:416-250-5855
   Swift code :TDOMCATTTOR ( Canadian Funds )
   Please note there is a minimum 10$ service charge applicable upon receipt of wired funds
(2012/0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