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林海涛不要自杀]
姜维平文集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林海涛不要自杀
   广东陆丰青年林海涛先生:
   你好!你发表的一封致高法的公开信,我仔细阅读了。信中有一段话,是本人文章所言,但愿你的决定不是受到拙作的误导,你为吴英呼吁是对的,但假如她被核准死刑,你就以死抗争,我不赞同,道理有几点,第一,我为她写了两篇文章,是因为她无罪,你既然也认为她没罪,何必要做专制制度的陪葬品呢?第二,你还年轻,和我不一样,我相信,你能等到中国民主转型成功那一天,何必蒙上自己的眼睛呢?第三,你引用了我的整整一段话,说明你受到了我的影响,如果你死了,我会觉得对不起你的。所以,恳请你收回你的成命!谢谢你,关注我的文章,也关注他人的命运!
   姜维平
   2012年1月26日于多伦多大学

   附件:为吴英正义抗争 网友林海涛“我亦死”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大风
   
   (参与2012年1月26日讯)1月25日23时21分,广东陆丰网友林海涛在新浪微博发出《致网友的一份公开信》,表示:“【吴英罪不致死,恳请最高法‘刀下留人’】 本人在此立誓,如最高法核定死刑,我亦死,绝无虚言。林海涛,广东省陆丰市人,现居住:陆丰市,身份证441522198010XX0X1X。拿自己生命当赌注,这一切并不是为吴英个人,而是基于草芥人命的专制制度的黑暗,以及司法腐败的严重性。”
   
   
   
    此后,林海涛还继续在微博上发出如下信息:
   
   吴英案,乃是一帮十恶不赦、披着羊皮的腐败分子自导自演的一出借刀杀人悲剧!贪官污吏贪腐数亿,造成巨额损失,尚且被轻判,而吴英借钱做实业,且危害极小的一个弱女子如果被杀,当是这个国家法律的奇耻大辱!正义若死,苍天当哭!呼吁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法院介入此事,异地重申此案!
   
   对@刘力博士 @翁涛yt对@王克勤 说:对@郎咸平 说:对@土家野夫 说:对@长江直播 说:我相信自己不会死的,拿自己生命当赌注,这一切并不是为吴英个人,而是基于草芥人命的专制制度的黑暗,以及司法腐败的严重性。
   
   对现实而言。这是无奈,也是悲剧。我们不能让悲剧演绎下去。
   
   时寒冰;此案才显得极其恶劣,先掠夺其财,再杀人灭口,腐败分子为了私利已经无所不用其极!若吴英被杀,民心难服,民心难安,移民潮将不可阻止……年三年为民请命,请求中央重视此案,重新异地公开审理!
   
   2012,我们再不能存在有幻想,我们再不能在空气中飘飘荡荡了,我再不能因为任何理由被截留了,我们再不能不敢向集权说“不”,我们再不能在独者的脚下做奴颜媚骨的爬虫。从围观到站出来,尚有一步之遥。这一步,是跨,还是不跨?是现在就跨,还是明天再说。不再纠结、不再等待,本人现在就跨。
   
   我也怕死,但面对生存的这片土地,庄严的法律,竟然成为杀人灭口的机器,让我无法沉默,无法洒脱。反思过之前的种种黑暗,我想我们不能再以无能为力作借口围观了。一切皆出自平凡的良知,我率先这么做了,也将唤起更多的人觉醒。
   
   无奈沧桑,俗话说“狗急了会跳墙,人急了会杀人。”中国人只要还能活下去,总是忍辱负重。当要杀人了,那是真的被逼到没有办法活下去了,被逼得无路可走了。 但我心善,连鸡都不敢杀,更别说是人。一切都决定在“法”之上,如我死,也是死在“法律”屠刀下
   
   普通老百姓的生命。被他们操控下的两级法院,象官员手中的玩偶一样,杀一个人如同踩死一只蚂蚁。 吴英认罪态度很好,把民间融资活动违心地承认是金融诈骗;尽管她按照专案组的指向,积极揭举了地方官员的犯罪事实,但还是逃不出徇私枉法的魔掌,她临近死亡了。谁能保证下一个不是自己?
   
   讳病忌医,顽固不化,最终错过了最佳诊治时机,到今天所有的症状都一一恶性发展,已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我希望自己的行动能感染更多的国人站出来。有人问我吴英要是死了。我是否会死,我可以肯定的回答,会的。我怕死,但是我更要面对这个社会。 我用命去赌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今天他们用法律杀人灭口。明天他们又会杀谁。能保证不是自己吗。凭心而为。我们在人心上是不会失败的。正义之剑永远高挂。
   
   以死谏言,一切皆定,无悔,更不悔。如最高法核定死刑,大家想想自己生活在什么环境中?我只希望自己能感动国人,牵动更多人觉醒。因为一个社会能否变得美好,并不是都握在统治者的手中,而是握在不断觉醒中的被统治者手中。
   
   生命带有多少偶然成分,生命捉摸不透,或许只有一次,但要活得有尊严。去寻找人类的终极关怀,在无望中寻找希望。生活中没有梦想就没有现实。沉浸在自己的梦想里,即使我的梦想闪烁不定,如生命一样闪烁不定,虚无缥缈。¬面对被侵蚀,面对沉重的现实,无法洒脱。反正一切都将成为化石。
   
   不绝望,不奢望!关心关注我的兄弟姐妹们,从我发公开信开始,我的生命就不在自己手里,而是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法院手里,同时也是十亿国人手里。你们应该当呼吁声讨:司法公正,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法院介入此事,异地重申此案!
   
   死,是死在法律的黑暗之下。能让更多的国人彻底绝望。活,在民间维权上抱团起了一个好开头。为民主追求进程推进一步。共同呼吁声讨:司法公正,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法院介入此事,异地重申此案!
   
   司法腐败,如此嚣张,如此的肆无忌惮,是因为背后有一种公权力主义在支撑。应该遭到公众的唾弃。随着民智渐开,这种公权力主义将会越来越没市场,才是这个国家有希望的时候。: 死,是死在法律的黑暗之下。能让更多的国人彻底绝望。
   
   如果不存在天堂,如果没有地狱。如果所有的人为今天而活,如果不存在国界,如果没有杀戮或者牺牲。如佛说:“ 海无涯,回头是岸”。但我不想回头。我只想挣扎前游,也只能挣扎前游。因为我不相信回头是岸。就算有岸,我也无法回到岸上,因为我已游得太远。我只想到达彼岸,虽然也许我永远都游不到。
   
   活着,绝对不是为了吃饭!我们无法改变人生的最后的结果,但是我们可以改变人生的过程。 如果没有宗教,如果所有的人过着和平的日子。如果不拥有财产,如果所有的人共享这个世界。
   
   身为社会一分子,我们要担当起良知与责任,去充分表达自己对社会的看法和观点,尽管有些东西可能被一些伪爱国者的五角之类所认为的偏激和颠覆,但这些都是铿锵有力的正义,要敢于面对事实,需要反思,是到了该真正的思忖和做什么的时候了。
   
   
   这条微博在新浪已经被转发2745次,留下评论874条。对于林海涛“我亦死”的行动,网友纷纷表示敬意,但也有网友认为这种牺牲毫无意义,还不如去杀几个贪官污吏。网友“易天”表示:“这种牺牲毫无意义,既然有杀死自己的勇气,为何不去卯足力气去杀灭不公?!”
   
   
   
   
   
   :
   
   @易天:这种牺牲毫无意义,既然有杀死自己的勇气,为何不去卯足力气去杀灭不公?!
   
   @蒋子刚与发明: 为正义抗争而慷慨赴死,其节可嘉!但建议为营救吴英奔走,不要赌死牺牲!贪官偷着乐呢!
   
   @真龙blog:不赞成以命相搏。谁都无权剥夺任何生命,包括自己的。
   
   @我来也Sydney:佩服佩服!!
   
   @猛剑2011: 不管会不会发生什么都佩服这样的勇士,向他致敬!
   
   @王雅军律师:我也赞成,但是“我亦死”并无时限,所以只是个玩笑
   
   @程钰婷: 野夫这句话,我很赞成。
   
   @土家野夫:兄弟是血性人,咱敬佩,但反对这样的极端方式。每个生命的横死,除非他确能推动一步,否则还是稍等……
   
   @情绪稳定-:建议拉贪官垫背,搞人体炸弹,为民除害者,大英雄也
   
   @边走边悟2011:我顶你,血汗男人,但你死了那些血管不流热血的人是不会觉醒的,还是收回这些吧,你收回我还是觉得你够爷们。
   
   @天赋人权二世:兄弟别死,我们可以一起去............,你懂的。
   
   @Menker-v:要死也要拉几个贪官垫背。
   
   @易天:这种牺牲毫无意义,既然有杀死自己的勇气,为何不去卯足力气去杀灭不公?!
   
   @蒋子刚与发明: 为正义抗争而慷慨赴死,其节可嘉!但建议为营救吴英奔走,不要赌死牺牲!贪官偷着乐呢!
   
   @文化刀石:“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FRY知风:这样死不值得,另外,就算要死,准备死在哪里呢?
   
   @FRY情人箭: 兄弟请三思而后行。
   
   @张智慧V:什么都别说了,组织反共吧,我第一个 参加...
   
   @公民释义:豪情堪昭日月,但我不同意你的做法!
   
   @围观革命:以血祭法真勇者!持续关注!
   
   @蒋新生:想起89的绝食书,事实上牺牲的换来什么呢?无言无力
   
   @北京租车杂志:谭嗣同: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P:我个人还真没这个勇气,但我很景仰这样的英雄!
   
   @双牛座:当代还有这样的人 太不容易了 我又看到了些许希望
   
   @悟能Orz:自杀毫无意义,太不值。应该找个操纵案件的高官同归于尽。
   
   @时尚时事品牌-张辛可: 正义威严之士!!吴英如死,等于逼死中国人的良心!正义之人林海涛,广东省陆丰市人为吴英以命请命!!!吴英死,我亦死,绝无虚言。。苍天,大地,刀下留人!! 大家支持!!围观才不酿成大悲剧!
   
   @大道泽天:赴死解决不了问题,留得此身,待他日向刽子手清算,为冤死者报仇
   
   @生于酒馆:佩服您的勇气!您的血气确能触动一些人,比如我。但成为这国牺牲品的人已经太多,不希望浪费您这样一个清醒的人的生命。不如用您余下的生命去抗争吧!
   
   @编剧李晖:兄弟,请留下命来,中国的民主事业推进需要你。
   
   @任芳妒兄:玩到这么大你倒不如放狠话出去, 谁要是敢造成吴英死的,将必把其列入暗杀行列, 看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法官们, 谁敢为权势铤而走险草奸民意, 这样总比以死相谏更有意义。
   
   @庄子慎之:自 焚、自残、自伤等等都不应成为抗争手段,都不赞同,无论出发点多好。
   
   @翁涛yt:虽然我不同意以这种极端的方式进行救赎,但这位年轻同乡的义勇之举让人感动,为了吴荚的冤情,为了法律的尊严,呼吁最高法留人
   
   @我希望你叫我全名--达闻西:你死不足为涟漪,反而少了一斗士,纵想以身换波澜,不如学杨荆轲。
   
   @幽默老船长:吴英案全国舆论一边倒,恰恰把她置於万死无回的绝境上,不信走着瞧吧!唉,没看到正在织围脖吗!谁tmd又关灯了,什么?大白天开灯不环保,天这麼黑,不开灯行吗!
   
   @萧瀚还在说:大方向附议野夫兄,稍有异议——每个人都是目的,不是手段。一方面敬佩勇士,另一方面却也不敢支持别人去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