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拒顾晓军再诱徒 绝驭民宝典求荐]
石三生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拒顾晓军再诱徒 绝驭民宝典求荐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顾晓军先生的《愚蠢的党或愚蠢的人》时,某就对着屏幕笑了。心想:这老东西果然是疯疯癫癫没正型,俺把话都说到家了,他还在那里装糊涂。那个要真的师从您老人家学写小说了?一个民评官还嫌害的俺不够凄惨啊!傻子都知道:聪明的徒弟不能让一个老师骗两次。再说了,俺这“大师”的荣誉难道是当不得干饭吃的?哈!您老倒很会算计啊,先封个大师称号,再收编到自己门下成徒弟,还要年年孝敬八十个咸鸭蛋。合着,这里外里都是您一个人的好事了。
   

   鬼才要学那不当干粮的小说呢。你们说是不是?俺一开始就看出这是个十足的大骗局了。一个徒弟80个咸鸭蛋,两个徒弟就是160个咸鸭蛋。。。。。。乖乖,这要是真的像孔夫子一样成就了气候,三千徒弟就是二十四万个咸鸭蛋。老东西家不过百多平米,这么多的咸鸭蛋,如何吃得完?您说这要是生鸭蛋吧,干脆扔进秦淮河里去,说不定还能孵出些小鸭子来。这咸鸭蛋该怎么吃呢?难道党会让您堆到夫子庙里去?也是,那老孔当年徒弟三千,估计他老人家死后至少还遗留了几万条腊肉。这都两千多年了,想必都早吃的精光了吧?再接着吃它个两千年的咸鸭蛋,换换口味也不错?
   
   老顾呀老顾,您骗男骗女都不要紧,可您可千万别再打歪了主义想骗俺。某这已经活的比您那破小说精彩不知道多少万倍了,哪里还有啥闲心思再跟着您老学什么构思、技巧?五年前石三生就立下宏愿:这天底下,只能允许党和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俺。这叫黄盖找周瑜打,被打死也是活该。其他闲散人等,最好死了这条心。人要是傻到是个人就能骗一把,活着还不得被窝囊死?
   
   真是人怕成师猪怕肥啊!某尽管可以一眼看穿顾晓军个老东西的骗局。却对一个求助有些一筹莫展。吾之好友驭民宝典先生在雅典学园发了一封邮件:“能帮李天天一个忙吗?借您名人光,推荐获奖的。需要您的真实姓名和资料。”他大概不知道如今石三生的博客都跟当年的中国移动、联通一样一样的,只允许单向的,不能互动。我想党也是用心用到苦胆处。自从某与那啥“我不是秋云”在博文后勾勾搭搭,以至于被她举报到党说某在搞反革命黑组织。为此,还挨了老顾一顿臭骂。党的好心好意俺岂敢不明白?不但网易的破邮箱,就连google的邮箱,也是爱谁窥视谁窥视。打死俺也不肯再与人嘀嘀咕咕地搞啥争论了。尤其是女人。
   
   要是按石三生被封杀前的意思,驭民宝典先生的小小请求实不在话下。不就是一个党和政府包括许多网站编辑都一清二楚的真名实姓吗?俺这名字既然能上得庭堂,哪里还有啥值得吝惜的?只是这李天天的忙,不是不想帮,而是觉得自己确实是无能为力。要说石三生是个“名人”,连诺贝尔评委都要倚重,俺当然是义不容辞。可您要俺那真名实姓有啥用呢?俺那爹娘老子御赐的名儿,合着这天底下,知道还在世的,恐怕也不会超过一百个人了。俺生的那村子又小,自己连初中之前的老师们名姓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当然不能指望还有啥同学记得俺不是?唯有中专时还有几个名字残留在脑海。如今这社会上,除了那公检法的经办人,哪里还有人知道俺的姓儿名儿?用俺的真名去推荐,人家评委还不是要笑掉了下巴?此其一。
   
   其二,不知驭民宝典兄要让俺帮着推荐啥奖?若是那“权利运动”,我看就算了。人家在海外如雷贯顶,还屑石三生一票?再说了,若差那么一票,几十万维权者的资料不都是真实的,随便一呼就要百应、千应,哪里还容石某多嘴呢?
   
   其三,李天天律师今次以裸援艾未未罪被发配回疆。若要名人推荐,自有艾未未手下名人若干可资用。石三生的大名在大陆已经是门可罗雀,这般无名的推荐,要不要的又能怎的?
   
   其四,石三生孤陋寡闻,知道李天天律师的大名,是从驭民宝典先生起。但不知某的薄名,那李天天可知道否?或者也是从驭民兄这里得知的吗?兄台既然也会得啥崂山道士的穿墙术,须知人家李天天已经上了大纪元的周刊。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其威名显赫已经绝不是石某能望其项背。某从小喜欢害羞,尤其怕名人,生怕一点儿不慎,就叨扰了人家的光辉。所以,你看几十年间多少名人评选,不论啥感动中国,还是中华脊梁,统统与石三生无关。不但无关,自己还曾经讥讽作协主席乱感动;被白芳礼老人救助的人们狼子野心。俺既然喜欢如此做作,推荐名人的事儿,就算了吧?驭民兄以为如何?君子不强人所难。好吗?
   
   就写到此吧,石三生作文很少不跑题,数这篇最合辙押韵。对了,臭老顾:您说您老会的啥写小说?您倒是说说看,俺这篇算是文章式的书信呢,还是书信式的文章?说的好,俺就再让您老骗一次如何?不就是八十个咸鸭蛋吗!
(2012/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