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韩父子假戏真唱 方舟子投怀送抱]
石三生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父子假戏真唱 方舟子投怀送抱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请范爷冰冰准备钱 人造韩寒确凿无疑》一文发在德国一个已经久违了的《留园忆途》后,尽管只有几十人浏览,却引来三个几乎异口同声的评论:繁木说“没看明白!弯弯绕太多,你就明说,这小子是不是人造?”meimeng说:“怯怯地问一声,这算是杂文吗?数教育说的最干脆:“说实话,写得不好”。对繁木朋友,我无话可说,俺那标题你都看不明白,还要让人咋个直接法?那拼音友也太谨慎了,都杂七杂八到让繁友看不懂了,这还不算杂文?写的不好不是杂文的毛病,只是某的水平太次而已。
   

   自从精神出国,就注意到人家长城外的中国人果然不同于咱这些土生土长的土包子。尽管看问题就跟顾晓军先生所说慢了那么半拍。但说起话来,都跟洋人一个德行:理糙话不糙,让人觉得特别有涵养。当然,自己也很郁闷,你说都是中国人,都是特别不适合民主的土地上生长出来的黄皮肤。为啥一出去,就都适应了那啥拥有最虚伪人权的欧美社会呢?最有意思的是一个万维网的lone-shepherd朋友,竟然劝俺实在不行就躲开吧。真是站在大洋彼岸,就说话也不会腰疼啊。俺这下半辈子的依靠,都还在被党和政府说抢又不是抢,说主持公道,却在拼命帮着无赖伪造证据。你让俺往哪里躲?难道加拿大也会一分钱不要就强拉石三生去移民给俺养老送终?
   
   本来吧,是不想再跟洋国家的人们多费口舌,念在曾经都是炎黄子孙的份上,某不妨也学一回雷锋同志行善,点化一下你们。为什么石三生的文章写到如此之烂了,党还不依不饶地搞封杀,甚至已经到了逢文必封的地步呢?道理很简单:一、胡锦涛主席正在极力倡导强国、大国文化,对垃圾文章当然要予以坚决取缔。二、顾晓军老家伙曾经说什么作家入文学史需要啥唯一性。而石三生的文章恰恰就是在这一点上犯了大忌,你们看某的文章,几乎千篇一律地文不对题。试问古今中外,可有见如此作者如此笔法?那中国文学史,想不给俺留个犄角旮旯也难不是?此两点,便是某一直文不逢时的主因。当然了,伟大精明的党不得不总是要在超过一千多的文字中,寻寻觅觅出三两句作乱忤逆的惊世危言,感到既费力又很见不得人,故此才痛下杀手就实在算不得什么理由了。
   
   好了,三段无关的废话说过,下面进入正式废话时间。
   
   继麦田的《人造韩寒》在余杰去国后便一炮走红。石三生原本是不想跟着趟浑水的。无论韩寒是麦田眼中的“人造”,还是世人眼中的韩寒父母造。除了语义上的歧解,实在没什么可值得一说之处。韩寒是否人造,就跟大跃进、三五反、文化大革命等是否由毛泽东造就一样说不清道不明。一将成名万骨枯。中国社会,至今还未见能跳出这个怪圈的迹象。战场上如是,文坛上亦不见二致。你看那大街上的戏猴人,谁知道那猴子到底是那戏猴者还是围观者造就的呢?顾晓军先生曾经说中国不适合民主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傻逼太多。对此谬论,吾当执弟子礼洗耳恭听。以中国之大之渊源,这傻逼二字,又何愁没有广阔的市场呢?细究一下中国的历史,难道不正是由一茬又一茬的傻逼们造就的吗?一个封建王朝,竟然数千年换汤不换药。怪谁呢?人造的韩寒是个二百五都能看明白的问题。对他的文章是否代笔还是团队,还去深究做什么?我党原本就强调他们是代表了人类最先进的生产力。以胡主席对文化之重视,只有连三个代表都不知道的傻子才会相信那全球第一的文坛生产力竟然是党靠边站的结果。党造和人造还有什么区别吗?故此,某对麦田、方舟子们的质疑真的是连热闹都懒得看。如果韩少没抛出那2000万做诱饵的话。
   
   石三生此前曾经著文《党总是很喜欢把戏演过火》。估计韩少可能太牛逼,根本不会像外国朋友一样哪怕是捏着鼻子也要看一看。世上真正好的文章,并非只是像陈琳骂曹操一样好看不中用,更不是如《岳阳楼记》一样连篇都是顶级漂亮的废话。某那文,估计党看了,也会心一笑;顾晓军看了,只好嘿然无语。是戏,就不能演得太过火。一过火,就会露馅、就会穿帮。驭民宝典先生自将顾晓军喻做民评官老将黄忠,戏一直演得可谓恰到好处。他一手策划的李天天在驴屎案、四回上海、裸援艾未未之后,居然能看到诺奖在招手。这本来是场非常优秀又颇具悬念的好戏。诺评委有傻逼愿意看,神仙都挡不住不是?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邀请石三生去推荐。你想:那李天天咬下了国宝一块肉,驭民宝典都看得一清二楚,都要大做文章。人家李天天都登上了大纪元周刊了,你却佯装不知道,就太说不过去了。大纪元也很搞笑,那篇关于李天天的好文竟然只是昙花一现。如此名人,还要让某这样一个门可罗雀的无名之人去推荐。一场好戏还能不穿帮?穿帮的好戏继续演,也不能说就无药可救。可惜在某拒绝之后,他就恼羞成怒,先是将顾晓军先生是怎样因量小不君子的原因搬出来,又揭了石三生因民评官被党封杀的老底。这还不够,还要搬出山寺仙妖的“石三生大师”来证明俺与顾晓军个老东西的团员、师徒关系,这还不算,竟然还要强逼某认顾晓军个老东西做爹爹。党喜欢一会儿将自己比喻成人民的儿子,一会儿又学当官不与民做主的父母,什么国父啊、亲爱的妈妈的乱叫。可石三生从小孤僻,连个干爹干妈都没认过。虽然小时候喝过许多女人的奶。如此忘恩负义的一个人,你偏要让他去认爹认娘,这不是骂人吗?再说了,好男人不与女人争。顾晓军个老东西早把那些还看不见实际好处的烂版权都授予给了山寺仙妖。他有朝一日蹬了腿儿。你说俺跟小妖争还是不争?就算中国的法律不想弯曲?那些个破版权也得归俺所有了吧?驭民宝典先生可曾替俺思量过吗?所以说,这戏一定要演得恰到好处。果然到了拿人当傻子、当猴耍,就不好玩了!
   
   韩少牛逼,不看某的文章,就没机会知道忠言逆耳这样的典故。是戏当然要往真了演,但不能太逼真。《色戒》之后,有些看过港版的朋友喜欢议论梁朝伟和汤唯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演戏?并以看见了梁大哥的毛毛为证。我就笑:人家真做,那也是在演戏。你要是真那么想,可就有点儿卑鄙了。中国人还是非常可爱的。人家不管在戏里如何做,都会接受那还是金童玉女的灌输。一旦看到了戏外的艳照门,就又仿佛自己是受了蒙蔽欺骗,很是奇耻大辱。韩寒是否人造?是否代笔?恐怕也是这个原因在作祟。国外有人认为这是中国文坛的一大骗局。实在是危言耸听。中国的傻逼这么多,多到连美国奴隶们几百年前就知道的人人生而平等都不知道。不骗一下怎么行呢?谎言有善意的,难道谎文就一定都是恶毒的了吗?石三生不懂生物学,却固执地认为温水煮青蛙还是很人道、很人道的!
   
   他爷爷的,又跑题跑到必须结束文章的时候了,还是赶紧多嘴说说方舟子吧。此人大名早前已经如雷贯耳。但真正留意,却不过是年前他质疑青岛市委书记李群,就是那位当年陈光诚的父母官。说留意他,只是因为他在折腾出李开复学历造假之后,还是将矛头对准了那些名人、官人们的学历。不论他打假是真是假,我觉得方舟子专好揭人学历之类的前身实在是一种病态。在一个唯出身论、唯学历论的国度,你不能因为自己有了个/狗/屁/博士头衔,就认为人家不戴博士帽,就写不出博士论文。当你明白连老实人司马迁也不得不编历史故事之后,连毛泽东都不得不违心地制造八项主意的谎话后,还对今人一些鸡毛蒜皮的学历造假穷追不休,多半是吃饱了撑的。说到方舟子质疑韩寒,也不过是些韩寒在不应该的年龄写出了不应该的文学作品。文学原本就是假的、骗局,你去穷究它内容的真伪有什么意义呢?鸡蛋好吃,真的有必要知道是哪知母鸡下的吗?果然想打假,倒不如让石三生指点一招:就让韩少开列出他读过的《管锥编》、《二十四史》(不知韩少读过的这24史是什么版的?某也藏有中华书局的二十四史,整整一大捆,至今,很多史或者很多页面都一尘不染、连灯光未曾照射过。人家韩少在17岁就读掉了如此厚重的历史,只此,就算韩少不会写文章,我就不得不佩服人家。)以及民国那些乱七八糟的文学(那每年读掉的超过500本儿童读物就算了)。然后学洋人审判,随便从大街上拉一帮子人组成出题团,不用多了,就从韩少读过的万卷书中随便挑十来本,出十来个题目,做十来篇作文。不就一切都一目了然了吗?韩少也不必委屈到上央视还不忘记撒谎。怕人多嘴杂,就让顾晓军个老东西做监考。以韩少之能,一小时一篇轰动华夏的妙文,十来篇文章不过只是半日间的功夫。神文果然再横空出世,就算是党想不再宠幸韩寒,恐怕也做不了主了!如此简单有效的小方法都不用,为何偏偏要学那艾未未不走大路只找弯弯的小道行呢?十块钱,印一部手稿加一堆白纸。能证明啥呢?这年头,只有傻子才会赔本赚吆喝吧?好汉都不会提少年勇。韩家父子以及那众质疑者们以为如何?
   
   当然了,还是那句话:如果是戏,还是赶紧散了吧。
(2012/0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