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郭国汀译著

   

   

   九一八事变后,中日两国人民相互间敌意日深,双方暴力冲突不时发生,抵制日货在全国暴发,上海首当其冲;日军和海军亦介入冲突,中日冲突1932年1月28日至3月3日在上海达到高峰。

   

   1931年10月,关东军特务HanataniTadashi上校邀请日军驻上海武官塔那卡(Tanaka Ryukichi)少校访满洲。在沈阳Tanaka会见了Itagaki上校,后者告诉他关东军意图占领哈尔滨,然后建立以溥仪为首的满洲国。这必将招致国联甚至东京的反对和干预。为转移国际注意力,他希望在上海制造某种事件,因此要求在军校时的同学和好友,帮助实现之。他给了Tanaka两万元经费。回上海后,Tanaka从上海的日本工厂另筹集了10万元。聘请上海黑社会流氓人渣攻击甚至杀害日本人,以便引发日军干涉。他还动用了著名的满洲女间谍KawashimaYoshiko。

   

   1932年1月9日,在天皇生日庆祝会上,一名朝鲜人暗杀日本军官(未遂),一家上海中文报纸报导标题为“子弹不幸偏差,天皇逃过一劫”。日本人认为该标题污辱日本天皇属不敬。Tanaka看到此事件可作为制造事端的借口,但是当日本总领事要求道歉并惩罚出版者时,上海市吴铁城市长接受该要求,迅速平息了事件。

   

   1月18日五名日本人包括东京Myohoji寺的和尚,在上海闸北马玉山路过时,被一群中国人(其中有自称为反日志愿团者,实际上是日本人雇佣的上海流氓)袭击,两名日本人严重受伤,其中一名日本和尚随后死在医院。次日,30名日本青年护卫社成员,手持大刀、棍棒砸烂“三玉”毛巾厂,放火烧毁了厂房;在返回的路上,与中国警察发生激烈冲突,三名日本人严重受伤。20日,2000余名住上海的日本居民,在日本俱乐部聚会抗议袭击日本和尚,及中国媒体严重污辱日本天皇,并通过决议,要求日本政府派军舰海军镇压上海反日运动。随后,日本人上街游行示威,乱砸中国商店、公共汽车和殴打行人。

   

   这正是Tanaka少校等待的机会,的确有理由相信,这是少校一手煽动操纵的事件。他开始煽动上海Mitsui公司经理的日本总部,要求向日本政府施压,派军队远征上海。同日,驻上海日本总领事Murai Kuramatsu向上海市长提出如下要求:①市长正式道歉;②立即逮捕导致日本和尚死亡袭击事件责任人;③赔偿医疗费;④镇压反日运动;⑤立即解散所有的反日组织。次日,吴铁城市长答复总领事,他考虑前三项要求,但是对后两项要求难以接受。因为那些组织是由爱国者自愿组建,只要他们未破坏社会和平秩序,没有理由镇压他们。同时,吴市长要求惩罚放火烧毁毛巾厂的日本人。

   

   日本海军司令此时通知称,除非满足日本的要求,他将采取必要措施,保护日本帝国的权益。1月24日,日本海军增援舰航空母舰Notora和其他舰队抵达黄浦江;日本总领事通知吴铁城市长,若在合理时间内,不答应日本的要求,或不符合日方要求,日本政府保留采取情况所需行动的权力。1月27日总领事向吴市长递交在次日下午6点以前答复的最后通谍。吴市长召集上海工商界及各界领导人会议,决议为避免上海遭到攻击损害,拟接受日本的全部要求,当晚吴市长下令关闭抗日救国协会。

   

   1月28日下午,吴市长通知日本总领事,他准备接受日本的全部要求。总领事对此表示满意,然后,当晚11点30分,日本上海远征军海军司令Shiozawa准将,签发了两道声明,付送吴市长,称“日本帝国海军,对闸北的局势感到担忧,决定派军进驻该区,以维护法律和秩序,因此希望中国当局迅速撤离该区的中国军队”。半小时后,日本海军陆战队沿四川路进抵闸北区,武装的日本市民与陆战队士兵一道,一路用机枪乱扫。蔡延锴和蒋光鼎军长的国军第19路军忍无可忍,奋起反抗,其坚强与英勇气慨超出了狂妄的日军的想象。

   

   淞沪抗战爆发后,副军长蔡廷锴等向全国发出通电:“卑军守土有则,尺地寸草,不得放弃;为救国保家而抗日,虽牺牲至一卒一弹,决不退缩。”十九路军全军三万官兵奋起反抗日军上万人的猛攻,从1月28日至3月1日坚守上海,与敌血战33天,死伤约万人。使日本侵略军受到重创,死伤数千人,日军发动了四次总攻,日军兵分5路进攻闸北,国军奋勇抵抗,

   当即予以迎头痛击,以致迫使日军四易主帅。军长蒋光鼐在战争最惨烈的时候表达他的抗战决心:“本弹尽卒尽之旨,不与暴日共戴一天!”全体将士决心抗击日寇,保卫上海。

   

   日军撑控制空权,航空母舰上的机群轮番轰炸一切目标,重炮和坦克横冲直撞,闸北顿成一片火海,商务印书馆大楼中弹着火,无数宋、元珍藏绝版图书毁于一旦,给中国文化造成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平民死伤极为惨重,市民在突然降临的灾难面前无处可逃,在飞机轰炸,大炮轰击,坦克炮击中无数平民丧生火海。

   

   1月29日下午,在吴市长要求下,美国和英国总领事出面安排从8点开始停火。同日,中国外长在南京请美国驻华大使,总领事采取措施帮助结束敌对。1月31日,日本外长在东京要求美国出面制止中国增兵,撤出安全地带。是日在上海,日本同意延期停火三天。因其需要时间从日本调兵增援。日方未料到会遇到中方如此激烈顽强的抵抗,1月30日至2月1日,从日本基地增兵1000名海军陆战队。2月2日日本第三舰队三艘巡洋舰,三艘驱逐舰,在NomujaKichisaburo中将指挥下,增兵上海;日本一共投入一艘航母,47艘战舰和各种类型的由Shiozawa少将指挥的舰队。另由帝国卫队第3,5和12师组成的远征军增援。

   

   1月28日上海战事爆发时,蒋介石刚复职,但还没有具体职位。29日在国民党咨政会上,蒋被任命为军事委员长(委员包括冯玉祥,阎锡山,张学良)。蒋每日与第19路军长联系,随后投入两个经德国人训练的精锐师第87和88师,迅速证明他们是英勇善战的雄师。蒋要他们不争功,对外称是杂牌军而非中央军要打,以避免予日方借口扩大战事。蒋介石建议政府迁至后方,以持久抗战,30日林森,汪精卫率一帮政府官员撤到洛阳。2月1日,日本三艘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抛锚长江,并向南京发射了数枚炮弹。

   

   2月2日,日本在上海恢复进攻,炮弹和燃烧弹使整个闸北化为一片火海和废墟。2月7日,日舰和日机开始轰炸吴淞堡垒。2月14日由Ueda Kenkichi指挥的上海远征军抵上海。四天后,日本总领事和Ueda将军向吴市长和中国将军签发另一份最后通谍:要求中国军队在19日早上7点以前撤离第一道防线,并于当天下午6点以前完全撤离指定地区。所有的军事设施必须拆除,且不准重建任何军事工事,承诺镇压反日运动,必须有效执行,否则日军将采取必要行动,一切后果须由中国军队负责。

   

   19日吴市长拒绝该通谍,并指出上海的严重局势完全是日军侵犯中国领土,残酷谋杀中国人民所致,日军违犯了所有的国际法律和国际条约。中国人的愤怒完全是由于日军暴行引发。次日,日军在闸北,江湾和吴淞同时发起总攻,由于中国军队的英勇顽强抵抗,日军未能得呈。中国军队成功的抵抗,引发日军大举增兵,以挽回帝国军队的面子。2月23日,日本内阁决定增派两个师赴上海,由S上将任远征军最高指挥官。此时日军投入兵力达五万人。

   

   2月25日,蒋介石在一份给第19路军长的电函中指出:“长江柳河段防线虚弱,至少应增派三个团预防日军可能在此地登陆”。蔡延锴和蒋光鼎军长虽然表面同意蒋介石的建议,但却未派任何部队加强该战略要地的防务。3月1日凌晨,20艘日本战舰和100多艘其他船只运载日军第11师,在80架飞机掩护下,超过一万名日军在柳河口登陆,攻破中方防线,19路军被迫撤退。更不幸的是,当他们撤退时,未通知第87师和88师,导致其侧翼暴露在敌军炮火攻击下,结果造成该两师官兵重大伤亡。在没有空军支持和没有反坦克或任何现代化武器的条件下,国军凭钢铁意志英勇顽强奋战长达一个月,付出死四千,伤七千人的惨重代价。平民伤亡不计其数。

   

   1932年3月2日,国联专门讨论了上海战事,3月14日中日双方举行谈判,美、英、法和意大利参与,于3月30日达成协议,直到5月5日签署。4月29日,Shiozawa少将遇一起朝鲜爱国者刺杀受重伤。中国人对此停战协议极为不满,5月3日外长Quo Tai Chi被大学生重殴。

   

   孙立人将军后来证实:“事实上九•一八事变之初,蒋公就计划在淞沪抵御日军,九月廿二日他复电淞沪卫戍司令熊式辉:“如日军越轨行动,我军应以武装自卫可也”。十月六日,日舰大举来沪,蒋公电示上海市长张群:“俟其进攻,即行抵抗”,故一•二八事变发生时,十九路军是奉蒋公命令奋起应战的。现在大陆的史籍把一•二八抗战全部归功于十九路军,其实中央军第五军与军校教导总队防守江湾,承受的压力远较左翼十九路军沉重,我率领的二五九旅单独在娄塘镇、朱家桥一带狙击日军第十一师团,以久战之兵抗新锐之敌,且日寇兵力数倍于我,我旅官兵伤亡三百多人,成功地掩护国军安全撤退。然而蒋委员长训令第五军,要把一切战功记在十九路军的账上,

   这种功成不居的作法是为了提高非嫡系部队的士气。谁知大陆变色后,陈铭枢、蒋光鼐等将淞沪抗战功劳窃为十九路军独有,甚无自知之明。前者被老毛打成右派,后者文革时被红卫兵批斗致死。

   

   此役中国不曾战败,日本不曾战胜,双方互不赔偿。这是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第一次同日本打了一次平手。此役中国官兵伤亡三万四千一百六十人,而日军伤亡仅三千零九十一人,十一比一,说明一个没有准备的弱国,遇到强敌时,先虚与委蛇还是立即宣战合理? 一九三三年三月,蒋公亲自部署长城抗战与泺东战斗,投入卅六个师的兵力,喇嘛河之缪流将军、冷口之黄光华将军、喜峰口之冯治安将军的大刀队、罗文峪之刘汝明将军、界岭口之沉克将军、古北口之王以哲、关麟征、徐庭瑶将军、南天门之黄杰将军,皆以血肉之躯同日寇之飞机坦克重炮作殊死战,经月苦斗,伤亡逾六万五千人,倘若这些为国捐躯的官兵都不是抗战,他们在黄泉之下都不会暝目的”。

   

   另值得一提的是,第87师259旅517团1营营长朱耀章一二八事变时,代表全旅188名将官向国民政府请缨:“为自由,争生存,沪上麾兵抗强权。踏尽河边草,洒遍英雄泪,又何必气短情长?宁碎头颅,还我河山!”他身先士卒,直扑日军阵地,身中七弹,壮烈殉国。中华民国的国军是真正的国民革军,而非如共军那样的抗敌无力,镇民有方的党卫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