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巩胜利文集
·纪委成股东——“公权”上市纲常之乱?
·一罐饮料喝醉中国——评中国“第一品牌”王老吉饮料遭遇“中国风”狂飙?
·博讯独家时论:货币的美国苹果与中国橘子
·“中国威胁论”究竟源自何方?
·依法制权,中国真能建树?——评“法制环境”举世悖论及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谁烧钱?谁上绞刑架?——评中国“法制环境”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中国怎对“两拓”说不?——全球铁矿石“定价权”究竟在哪里?
·反腐败,中国固有黑洞?——评广东省纪委“直管”的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利弊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
·中国剑指“特别提款权”意欲为何?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
·一元、十元、千亿元!
·【尖峰时论】“中国信心”再上那座巅峰?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
·〖今日评论〗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今日评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
·“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劫匪“执法”:能无法无天?
·独家聚焦:美元何以跌跌不休?
·中国“坚决抑制产能过剩”——北京叫停广东超三峡项目为什么?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在哪里?
·什么比毒品、海盗更来财富?
·奥巴马访华之后事……
·【特别聚焦】中国:阳光下的“黑案”
·【独家透视】中国:买美国债还是黄金?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马克思说:100%利润就敢践踏一切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2012新论】


人民币国际化的最新实践与根源出路——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 巩胜利(独立学人)
   【特别摘要】2012年1月3日,香港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在其新开设的网志发表“千言书”撰文称,“人民币国际化的长期目标是重建国际货币体系,使中国获得更大的政治经济话语权。认清这个长期目标,对其过程的长期性和所要付出的成本与代价就会有所准备。人民币国际化之于中国,有如‘养儿子’,既不能不养,又不能急于回报,而且要花钱、费力并担风险”。一时人民币国际化“养儿论”,似乎香港成为人民币国际化获利的必备环境,但香港真能扛起13亿人、人民币国际化的大旗?然而,人民币国际化必须着眼全球各国(特别是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来布局,香港市场占全球各国经济商业市场、货币总量的1‰都不足,可以想象香港方面“养儿论”的用心良苦,更能够看到这种“养儿论”与先前标榜的“独特作用”等遥相呼应,这是人民币国际化只用于香港的鼠目寸光、绝对“势利眼”以及中国金融货币方略国策的一种严重紊乱、不谐音。只用与于香港的“独特作用”,排除了台湾、澳门、新加坡等亚洲其它国家和地区使用的人民币国际化的可能,这是什么民富国强的国策?是什么样的国际化之用心?

   
   不过,2012年中国金融工作会议将于近日召开,预期将触及人民币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国际化等重大议题。随着近来人民币汇价偏软,随着中国参与国际经济贸易的更加深入、广泛,国内外市场上有不少声音质疑人民币国际化的需要和效益,更有意见认为中国汇率及资本帐还未改革前,不是时候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何去何从,是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关注的第一目标。2011年,中国经济基本指向是:与13亿人生存、息息相关的中国通货膨胀达到62年来、从来没有的顶点,中国房地产来到62年从未有过的顶尖,2012年1月6日中国股市沪指来到2163.395点十数年来至低点……众所周知:近200年的资本财富现实证明,中国股市“晴雨表”正是这个国家经济发展、来年的大趋势所指方向。

   

“养儿论”让香港异想天开——独享食嗟来之食


     
   根据媒体当日报道,李氏在题为《“养儿子”与“育儿园”——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再思考》长文中,他说“自2010年7月至今,香港人民币存量从1000多亿增长至6200亿,人民币贸易结算总额则增长了近15倍。人民币国际化大大提速,步伐快了、思路广了、措施多了”。可以说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给了香港“特权”起了最最关键的作用,与人民币国际就非要养香港这个“儿子”是真理?李小加把人民币国际化比作“养儿子”。人民币国际化,就是让人民币这个“儿子”从体内出生、成长、慢慢走出去,在贸易结算、计价、投资、储备等领域为国际所用。之所以要养这个“儿子”,是因为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其相对封闭的货币已经开始制约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他说,美国今天的霸主地位与它有美元这一个主导国际货币体系的“儿子”直接相关。中国若要实现获得更大的政治经济话语权这一长期目标,就需要让其货币更加积极地参与到国际货币体系中。
   
   李小加认为,尽管中国当前尚未完成利率、汇率与资本项下管制等顶层设计改革,但是,顶层设计改革不应成为人民币国际化开始推进的先决条件。而且,人民币国际化这个“儿子”是中国经济与市场力量发展至今的必然结果。随着中国财富的聚集、中国经济全球化的提速,封闭的资本项目已经不能适应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这个“儿子”实际上已经到了不生不行的时候。顶层设计的长期缺位会最终制约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长期来看,“小房子”养不出“大儿子”,父母还是要改善基本生活与教育环境,使“儿子”能健康地成长。同时,“养儿子”往往也给父母带来积极的动力与压力,促使他们努力改善“儿子”的成长环境。也就是说,人民币国际化也可以“倒逼”必要的顶层设计改革。
   
     关于人民币国际化在全球的建树,李氏认为是否会导致人民币国际化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认为,需要动态地、有差别地看待中国贸易结构。因而李氏侧重强调:首先,中国今天的全球贸易格局是中国劳动力、土地等要素特点、市场力量发展与政府宏观货币政策选择等多种因素综合所致。随着这些因素的变化和互动,中国的贸易格局不会一成不变。特别是在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之后,全球性的经济格局变化与中国国内经济结构的历史性转型,必然会对持续了二十年的国际贸易结构带来深刻、持久的变化。顺差与逆差之间、升值与贬值之间的动态变化会成为常态。而不断变化的全球贸易结构也为人民币国际化创造有利条件;其次,中国贸易在各地区内表现并不一样:整体呈现顺差,但对很多区域(特别是东南亚国家等新兴经济体)保持逆差。人民币区域性走岀去是完全可能的。所以说,虽然人民币这个“儿子”刚生下来的时候不可能马上远走高飞,但可以放在身边、就近养。这种“养儿论”与先前香港特首强调的“独特作用”遥相呼应,成为香港独享人民币国际的天伦之乐、滚滚财富之源……
   
   倘若真是人民币国际化真需要实践“养儿论”的话,但也必须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子孙满堂”,而绝不是这个国家一地一方、断子绝孙的“绝活头”(即“独生子女”之意)。这是人民币国际化可持续历史永远的源头建树,人民币国际化必须收益于大多数国民及大多数国家为准则、游戏规则,否则将一切化为乌有。600万人口的香港,不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有之路;相反,人民币国际化对任何一个“法制国家”——“市场地位国家”的“突破”都比香港的作用而震撼世界、更有真实全球各国的深远意义。
   
   到2011年末,香港港币,至今依然是美元“联系汇率”的一员,依然是美元体系的一个马前卒,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支持港币就等于给美元增砖添瓦。

   
   在此之前,香港人民币离岸业务在过去一年取得突破性进展,有香港金融专家表示,在国家金融安全的考虑下,中国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可以充分利用好香港这个人民币国际化“试验场”。其实,从国际、中国整体市场经济、金融货币的长远利益、环境来方略,讲人民币国际化,根源不应该强调人民币走向国际市场的“独特作用”(见2011年5月5日新华社香港电,记者苏晓 王海清报道,《香港可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发挥独特作用》一文),因为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全球化、各国都能实施、使用、收益的一种整体国家战略、整体的生态大环境。当然,该文香港“试验场”的观点值得借鉴与实践,是一种实践检验真理的路途。但香港金融界、香港特首对人民国际化的一番“独特作用”表白,则有“断桥”“塌方”的震震撼、排斥当今全球近200个国家特别是国际货币的重大、跨时代的意义……
   
   自所以讲到著名香港的资本市场,是因为处于这一偶、弹丸之地的国际化市场有一所有国际资本市场绝无仅有的举世“特例”:全球第一国际“投机大师”索罗斯每每涉足香港资本市场、甚至把本土之外唯一“大本营”也成功的设在香港,这让我们来真谛来看看这“天理”、“人道”的根源所在,索罗斯首先不在本土的美国纽约资本市场常下手,是因为美国资本市场相当成熟于“游戏规则”,难有“投机”的机会下手;索罗斯也不去富足了100多年的欧洲资本市场下手进出,是因为那里太成熟、“游戏规则”太健全,很难寻到“大投机”的天机,还可能面临着欧盟超量级的重罚款;索罗斯也不去日本资本市场,就是因为日本资本市场一直都风平浪静、没有出现过不规范“投机”的大机会;索罗斯也不去“亚洲四小龙”——韩国、台湾、新加坡其它资本市场,而唯一选择香港,是因为能够搬动香港资本市场、天下“第一投机”市场的“核动力”所在。这久已说明香港资本市场有其一直都存在的“天洞”——投机大漏洞,这漏洞也许就是香港一直标榜的、其它国际资本市场没有的独特“优势”。这也是矛盾、对立统一的哲学、经济学的一个金属硬币两面。
   
   还有港币与美元挂钩的“独特作用”,几乎是完全支持美元与人民币作对;而港元与美元“挂钩”无形中增加了人民币的国际难度,增加了美元在全球的份额;港币站在美元的阵营中,人民币怎样与港币为伍、一同走上“国际化”之路?港币与美元尽管是历史的一次“美妙误会”,但这种误会却当然影响了21世纪中国人民币走向国际市场的进程和步伐、难度。
   

人民币国际化“试验场”也只是灵光之限


   
   香港浸会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麦萃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的情况下,人民币国际化需要香港作为“试验场”,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循序渐进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开放资本项目是把“双刃剑”,既可引入资金促进经济,也可以招引外来资金冲击和内部资金大量外流。从过去几十年,南美、东南亚等一些发展中国家在金融自由化中遇到的问题可以发现,国际金融资本利用这些国家资本账户过快开放而冲击其金融市场所造成的恶果直至今日仍未彻底消除。
   
   苏格兰皇家银行亚洲区新兴市场策略部董事总经理谢汶君对媒体表示,作为中国特别行政区,香港与内地有共同的愿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在政策协调方面,内地也可根据政策需要及市场变化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因而香港较其他金融中心更适合作为人民币区域化、国际化的试验平台。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人民币国际化需要是“国际试验场”,不需要“国家试验场”。中国真正需要的是与美、欧、日等货币进出的结合、运作、娴熟的操作“试验场”与形成游戏规则。香港是个高度成熟、袖珍的国际金融中心,但香港真正所实施国际货币流通从“市场量”到“国际份量”都非常有限。香港尽管是亚洲主要的资产管理中心和亚洲第三大银行中心——但缺乏大量财富支撑的根源,全球首100家银行中有70家社在香港营业。但这个“试验场”基本是单一的市场,可能只有1%的人可以去玩(是指港币以外的其它国际货币,也可能连1%的人口总量也不足),金融、货币、设计不同产品,测试市场不足以反映美欧日主要发达国际货币的正常市场环境的“反应”。
   
   有人讲,“香港在许多金融产品方面都具有领导地位,既有丰富的经验,也有足够多的市场参与者,只需要将这些产品变成人民币计价,就已经可以扩大人民币的应用范畴”。但这些还根源无法反应国际主要市场、货币、美元、欧元、日元等的结构变化和货币动向,香港国际货币的传导非常有限,若是在受之于“独特”、排它的作用无疑于排斥一切的“独家垄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