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独往独来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中共制造英雄过世 邓小平亲口证实欺世盗名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 端传媒
·林 木; 方励之学长点滴及其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金复新;今朝扶共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贾行家: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郭文贵:“反贪一号”首长将女模特带上私人飞机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明镜新闻|美国之音重手处理专访郭文贵人员 李肃被押解
·郭文貴足版爆料錄音曝光 聲稱傅政華「變聲」代習下令查王岐山
·高新:习近平崇毛、拥邓是情感还是功利?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中共跪求郭文贵不要再爆料,释放郭家人赴美与郭团聚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红二代揭习上台及中共政局四年巨变内幕
·【网络民议】严防给肯尼亚造成新的风险和负担
·习胡联手公布江泽民卖国条约细节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春申建康;踩了中共七寸的澳广节目
·宪政同盟;公开信二 反对习近平担任国家元首
·曹长青:《中国时报》邪门超过《人民日报》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不信郭文贵爆料者,面壁思过吧
·公民博客|抓捕胡锡进,刻不容缓!
·王在安;地球上存在第四次世界大战吗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中共专制腐败实录
·朱忠康:中国出了个男子汉
·曾节明博客;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伍凡評論第527期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文庙的博客;习王新政和红色曼哈顿计划在爆料中破产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洞朗这事儿,我觉得理在印度这边儿啊
·巴山老狼;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原文;贵在公开
·张洞生;觉醒的民众应与反共民主行动派一起,结束中共暴政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张洞生:支持配合郭文贵,痛打盗国贼落水狗王岐山
·曹长青: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文贵伐赵】回应刘呈杰贯君视频!你们走一步我就要走十步!
·环 球 实 报; 7•17专访郭文贵第四期(6)(文字版)
·【文贵伐赵】他们发文将郭的挑战程度定义比六四还严重
·郭文贵先生9月10号报平安直播文字版
·郭文贵9月10号报平安直播文字版
·【文贵伐赵】明镜专访郭文贵第六期(《法治与社会》第70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原载:电子刊物:《北大教学促进通讯》2011年6月(16期)
   
   

   
   (这个采访稿子很长,涉及问题很多。下面只是党风的一部分)
   
   记者:您对党风和政治问题有深入的研究与不同一般的见解。因为现在大多数中国人还脱离不了“清官政治”的局限,所以一般认为改革前三十年的党风是比较好的,但您认为那时候实际上只有三天的党风是好的。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您觉得党应该在党风和执政思想上做哪些调整?
   
   尹老师:这是我一贯的观点,看党风不能只看是否有腐败。德国纳粹党的腐败很少、效率很高,但这并不意味着它的党风好。纳粹是个法西斯主义的政党,对犹太民族以及不同政见者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屠杀或者打压,这有什么党风可言!即便只讨论腐败问题,文革期间也有很多腐败现象。那个时候知识青年要想回城,必须给公社里的干部送礼,这种事多得很。至于我说后来党风好了点,指的是党比原来宽容了,普通人可以批评党,党可以容忍这样做,这的确是党风的进步,而且是很重要的进步。
   
   在我看来,腐败方面的党风不正的主要根源还是目前产权不清的体制。政府控制了那么多土地,那么多企业,那么多各种各样的项目、银行贷款、税收及其他日常管理,等等,权力可谓无所不在。这就给了官员们极多的腐败机会。那么多模糊不清的资产,再加上过多的政府干预,要做到不腐败很难,让党风好转也很难。现在往往是腐败的人坐在台上讲反腐败的道理,社会道德崩溃说假话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么怎么解决呢?从经济方面来说,必须得建立比较规范的市场经济,产权要清楚。现在,控制那么多国有企业,然后安排领导人的子孙担任重要职位,经济与政治权力混淆一起。这不是韩国的财阀道路,而是菲律宾那种捆绑政治与经济的家族化道路。这种体制一旦形成,会不断地再生产。除了垄断企业和大量资产外,我们的政府还是一个全权管理的大政府。这就很难消除腐败了,就像在泥浆里永远也洗不干净苹果一样。
   
   在政治方面,需要发展民主制度才行。严格来说,我们目前的政治体制在技术形式上甚至落后于北洋军阀时期。那个时候是“宪政”,尽管比较粗糙,却还有三权分立,有选举,有媒体监督,官员干了坏事报纸马上就登出来了。北洋政府不敢到北大来作威作福,教育部长见了北大校长要特别客气,地方军阀见了中学校长要脱帽敬礼。现在是北大校长见了教育部的司长、处长也要点头哈腰。政府的权力伸到了各个领域,全部控制起来了。只有民主制度才能解决问题。
   
   有些人不相信民主制度能够遏制腐败,他们经常举印度的例子。这是出于对印度不了解。印度的民主制度比较初步,直到现在黑帮会控制选民投票的现象还很普遍。并且,印度的国有企业(资产)太多。80年代以来印度的民营化也是反反复复,提供了无数的腐败机会。一个初步的民主加上庞大国有资产的经济背景,当然反腐败困难。
   
   民主制度要有选举,选举要透明、要有竞选。即便是目前不适合搞两党制或多党制,那也需要搞党内竞争和竞选。没有竞选,“党内民主”就是低级的或者说没有民主。“竞选”能够揭短,达到透明以获得充分的民众监督。揭短你才不敢胡作非为。如果你有腐败劣迹的话,别人就不选你。中国的民主党派得有说话的权利,得有竞争。现在的民主党派都跟共产党一模一样,同样腐败,整天琢磨着要点权力、要点钱,然后每年提一些不痛不痒的提案。这种政治生态是苏联模式的延续。现代民主是一个形式系统,必须有分权制衡、选举、公开竞争、言论出版自由、地方自治等一些基本形式要素,没有这样的形式要素存在,只搞“虚心听取群众意见”、 “批评与自我批评”之类,永远也不是民主。
   
   中国政治基础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而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举一个例子:现在基层党组织松散化,长期不活动,活动也是走形式,基本上瘫痪了。共产党原来的体制是基层组织活动积极,通过基层党员起骨干作用,把群众全抓住。现在的基层组织不行了,市场经济让它瘫痪了。这应该说是正常的的发展趋势。美国、日本、韩国的政党,基层组织也十分松散,多数只是在选举时才有些活动。我们目前的基层组织松散,正是顺应了发展规律。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按照以往思路搞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那就错了。总之,市场经济要求党必须转变,不变不行,这是历史趋势,谁也阻挡不了。
   
   记者:民主改革必然触及封建利益,从而遇到极大困难。您认为中国进行民主改革的动力会在哪里?
   
   尹老师:民主制度关系重大。中国总是希望国家强大,要实现这一目标,靠军事力量是行不通的。德国、前苏联和历史上的一些封建帝国也曾貌似强大,但不过都是过眼云烟。真正的强国一定要有民主政治作保证,以维持其社会和谐和可持续发展。现在国内民主改革的动力的确不足。普通群众只有在受到欺负、压制的时候才会想到民主,他们只有物质关注而无精神追求,很少想到个人自由权利的问题,离民主的要求还是比较远的。掌握实权的人,肯定会觉得目前这样挺好,民主会削弱他们的权力、特权和利益,他们自然会找各种借口反对搞民主。知识分子的力量内部消耗,一部分喊民主,另一部分却在不停地诋毁民主制度。在这种背景下,尽管也有民主的呼声和政改的行动,但进展很缓慢,抵不过封建因素的再生产速度。就像经济领域的情况一样,不改革或者过于缓慢的改革反而会招致倒退,“国进民退”就是明证。官本位在各个领域越来越厉害不就是很好的说明吗?
   
   我想民主的动力主要来源于世界发展的大趋势。实际上,民主在当今社会已不是某个国家自己的事了,因为世界各国的经济都是相互依赖的。在这种情况下,政治、法律也必须国际并轨,否则世界秩序的火车就开不了。我们习惯于以经济利益分析的观点看待美国和西方,认为美国一打仗就是为了经济利益。实际上不是这样的。美国发动战争会有经济利益的考虑,但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在很多时候是为了捍卫它们的民主价值观、人权价值观而进行战争的。二战后,美国主导或者参与了德国、日本、韩国、台湾的改革,之后又围堵苏联解体、空袭南斯拉夫、波黑、占领阿富汗、伊拉克,最近又空袭利比亚。在这些干涉中,你已经看不到过去那种经济上侵略、掠夺、殖民的赤裸裸野心,而是一种政治理念主导。我们不要以为美国在中国有经济利益就不会干涉中国政治,也不要以为你喊一喊别人就不干涉了,而是要以全新的、现代文明秩序的眼光来看待国际关系和思考中国未来的发展道路。自己主动变革总是最佳选择。
   
   不民主的国家内部是不稳定的。关键是解决不了政党的党风问题,解决不了腐败问题,社会矛盾和不满越积越多。中央政府可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政治体制改革还是没有往前走多少。这些年老是搞党风教育,那一点用都没有;然后搞一些乡村选举之类的东西,这也没有什么价值。英国的村级选举是在上世纪80年代以后才开始搞的,以往不重视草根层面的选举,因为认为它没有太大价值。村庄受到血缘群体的束缚很大,只有在超越血缘群体之上的单位,比如县以上,选举才有意义。
   就长远看,民主制度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民族精神、社会道德、创新力,关系到民族复兴和国家强大。就现实而言,不民主的政治体制使一个国家实际上总是处在生存危机中。现在中国经济一增长,人家就害怕,因为他们不知道不民主的国家在经济增长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它们担心可能会带来局部战争,甚至像当年德国一样搞起世界大战。没有进入现代文明,就还是个野蛮民族。也许你并没有扩张的野心,但始终面临世界的敌意。平时对你带着笑脸,一遇到到机会就会给你致命的一击。这种尴尬处境直到认为你不再是威胁时才会改变
(2012/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