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独往独来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20回--第29回)
·张洞生:唤起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是谁在‘挂羊头卖狗肉’?是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吴法宪临终遗言披露文革惊人真相 愤怒控诉毛泽东
·朱仕强:刘少奇下令张克侠发动七七事变!
·张洞生:习大的‘保命、保(皇)位、保党’反腐能走多远?老江自身难保?
·赵士林:重磅文章揭露假爱国以营私的周小平
·触目惊心!周永康关系网涉11省市 触中国27万亿GDP
·张洞生:周老虎进了铁笼,反腐权斗会更加激烈,警惕四中全会骗局
·看看纪念毛泽东的那些人
·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全文)
·张洞生:什么是习大的‘心腹之患’和反腐的‘当务之急’,能否拿下江老虎?
·刘亚洲:2004对苏联“8.19”事变的看法
·中共骇人听闻暴行!前广东侨联官员曝中国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吴惠林牛刀:红色中国崩溃在即!
·VOA解密时刻:中共的种族大屠杀 几代藏人不寒而栗,真惨!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刘亚洲令人震撼的三篇文章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
·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牛刀:人民币升值行为是在掩护权贵资本出逃
·(一)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三)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民声著《一》: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三》: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四》: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2012-01-12 08:25:21)
   
   2012年俄罗斯政局
   
   孙 越

   
   
   
   变数很多的俄政局 2012年是俄罗斯政治改革的关键年,2月莫斯科即将再次爆发大规模的民主示威游行,示威的矛头直指普京。总统梅德韦杰夫不得不承认,2012年,俄罗斯的民主进程将在示威浪潮里决定命运。
   
   俄罗斯永远是一个天马行空的国家,原本无意外的2012年总统大选,瞬间变得扑朔迷离。一场起因国家下院选举舞弊的抗议活动,瞬间演化成轰轰烈烈的全国性的民主抗议。2012年,民众提出的政治诉求将更加明确和犀利:开放党禁和报禁,直选州长和取缔国家对电视新闻的审查制度……。打算第四次垄断国家最高权力的普京,继续坚持强硬的政治立场,拒绝民众的改革诉求,这将使2012年俄罗斯政局持续动荡,持续发生尖锐的政治冲突。
   
   2012年俄罗斯激变指数骤增 2月底至3月初是总统大选关键期,由于普京的道义支持指数呈灰色状态,爆发大规模民众集会和抗议事件不可避免。不过,普京和总统梅德韦杰夫除了软硬兼施地对待群体事件外,目前尚无准备使用其他计策的打算。这场自苏联解体后史无前例的官民政治对峙,使得2012年成为俄罗斯民主化演进的关键年份,其激变成分骤增。可以预测:无论国家杜马的选举结果如何,俄罗斯国家政治体系都将面临改组,甚至换班。
   
   莫斯科的街头抗议规模越来越大 2011年12月杜马大选引发的大规模民主示威抗议活动,将在2012年2月续写新篇。这点已经得到了未经注册的反对党“帕纳萨斯”联合主席涅姆佐夫的证实。他说;“未来举行的大型集会将与游行结合起来,最有可能发生在2月上旬或者下旬。”他还预测,2月莫斯科的游行规模,将大大超过2011年12月萨哈罗夫院士大街的游行人数。
   
   俄罗斯民主势力将强势联合 2012年, 俄罗斯民主派领袖人也将脱颖而出,他们在俄罗斯民主改革的进程中将大有所为,他们是:俄罗斯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帕尔菲诺夫、著名作家阿库宁、正服刑的政治犯、石油大亨霍多尔科夫斯基、前财长库德林以及政治家商人普罗霍洛夫。他们都是俄罗斯近年来,在争取民主和反对普京独裁与专制体制斗争中表现突出的社会公 众人物,倘若他们联手,将构成俄罗斯新一代民主阵线的强势结合,为推动俄罗斯全面实施民主改革做出贡献。
   
   2012年,俄罗斯还有一位反对派人物也应受到社会关注,他就是全俄反腐运动发起人纳瓦尔内。
   
   反对派领袖将在民运中产生 “圣彼得堡政治”基金会主任维诺格拉多夫2012年1月对外宣称,俄罗斯系列民主大游行将锤炼民主队伍,培养民运领袖。俄罗斯民运领袖的产生,取决于未来民主运动的发展趋势,假如俄罗斯政府愿意与民运代表进行谈判,或者以其他和平方式回应2011年大游行组织者所提出的五项请愿要求,那么民众自然会推举自己的代表与当局见面。
   
   2012年1月, 俄罗斯民主派和当局较量处于胶着状态,但是假如当局不同意在本月与反对派进行公开对话,那么,胶着期将很有可能很快被打破,反对派和当局之间将可能走向彻底对抗。从目前的局势发展来看,俄高层的一致意见,依然是拒绝与民主派对话,谎称同意进行民主改革,有意拖延时间,希望普京的总统大选如其顺利举行,所以,民主派批评政府大耍阴谋诡计。
   
   总统大选成为最大的悬念和变数 那么,假如官民对抗一旦升级,反对派最直接的民主诉求是什么?那就是推迟或者暂时取消总统大选!到那时,原来民主派对议会选举结果和所谓总统大选真实性的质疑,将不再重要。
   
   2012年将是一个令普京头疼的年度 就连总统梅德韦杰夫自己都在年终寄语中承认,俄罗斯政治改革的命运,将在2012年大规模的民主示威游行的浪潮声中决定。尽管此前梅德韦杰夫承诺简化政党登记手续、规范杜马选举制度、取消政府对电视的新闻检查和州长直选立法,但是这一切均要拖延到 2月15日才能交与普京操办。
   
   对此,民主派一针见血地指出,梅普“垂帘听政”的把戏已经露了马脚,梅德韦杰夫不过是个傀儡,他最终只能听命于普京。俄罗斯政治评估学院院长明琴科认为,俄罗斯反对派2月试图举行的示威抗议活动,矛头不再针对俄罗斯政改弊端,而是要求普京尽快下台,并取缔他下届总统的竞选资格。
   
   所以,2012年俄罗斯政局最大的悬念和变数,就是总统大选。2012年普京若想维护国家稳定和保住个人的颜面,只有抓紧2012年最初的两个月,利用他对政局的一些影响,加快民主建设脚步,尽快承诺开始政治改革。
   
   普京何去何从,只剩下20多天时间来决定了。
   
   作者介绍:俄罗斯问题学者,曾任香港《亚洲周刊》驻俄罗斯特派员(1991-2001),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报》记者。1990年获得中国戈宝权外国文学翻译奖俄语一等奖,2005年获得俄罗斯国防部军事文学翻译荣誉奖。2008年获得俄罗斯皇家协会最高奖"圣尼古拉金质勋章"大奖。现居北京。
   
   (2012-01-13 07:41:28)
   
    苏联解体 克格勃为何未被清算?
   
    苏联20年前解体,臭名远扬的情报机构克格勃被“大卸八块”,但昔日不少特工却追随前克格勃普京组成了一个垄断新政权的强大集团。如今的俄罗斯特工当政。最近的俄罗斯大规模示威,显露“克格勃”仍在某个角落监视着人们。
   Advertisement
    《中国新闻周刊》11日报导,2011年12月的俄罗斯议会大选之前,独立观察组织“声音”被以“与美国方面有染”的罪名强行控制。10日,大规模的示威爆发,俄最火爆的社交工具“VKONTAKTE”接到关闭部份交流组的命令。谁都知道,在这两件事背后操刀的是俄联邦安全局,其前身正是著名的克格勃。一切就像苏联重现一般,仿佛克格勃的一双眼睛仍在某个角落盯着大家。
    报导说,苏联1991年12月解体,克格勃没能逃过被分拆的命运,但昔日的特工们却未曾远去,他们中不少人追随普京组成了一个垄断新政权的强大集团。而且,谁都知道,普京也曾是一名特工。这是一个特工当国的故事。这个故事要从“8·19”事件讲起。
   
   
   “8•19”政变后 克格勃被大卸八块
    “8·19”事件是指1991年8月19日至8月21日在苏共强硬派对改革派发起的一次政变。“8·19”事件的前夜,分布于莫斯科的数个监听站在得到了时任主席克留奇科夫的命令——监听苏联高层的电话!
    正在克里米亚渡假的当时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发现自己同外界失去了联系,所有的通讯方式都被切断了。毫无疑问,这是克格勃的杰作。特工们向自己的主子下手了。
    所以,在当时的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扭转局势,整场政变以失败告终时,克格勃也就逃不过被整肃的命运了。克留奇科夫被逮捕,代替他的是克格勃末代主席巴卡京。末代主席签署一个个命令将克格勃拆解,一块块的交给各个即将独立的加盟国。
    叶利钦的俄联邦则得到了其中最大的一块。在“8•19”事件中极大巩固了地位的这位未来俄总统深知绝不能重蹈戈尔巴乔夫的覆辙,他开始着手驯服刚刚领回家的这头“巨兽”。如有必要,甚至不惜将其毁灭。
   
   
   清算委员会成立 克格勃面临生死存亡
    还没等苏联成为历史,一个专门负责清算克格勃的委员会宣告成立,主席是叶利钦颇为赏识的斯捷帕申。克格勃的故事就此进入了斯捷帕申时代。
    在苏联最后的日子里,负责清算克格勃工作的这个委员会所面临的舆论环境完全是反克格勃式的。
    当时,各种媒体上、人们的街谈巷议中少不了有关克格勃的话题,一种普遍的观点是,新俄罗斯不需要克格勃,不需要一个连家里的生日宴会上请了什么客人都得详 细登记的、无所不在的监视网。这种情绪一度成为政策。一份当时的内部文件写到:作为一种无法改革的制度,克格勃应该被消灭。
    大众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委员会将克格勃大卸八块。但人们没有善罢甘休,他们要求克格勃交出特工名单。作为一个秘密机构,交出名单就意味着死亡。到了这一步,克格勃才算是走到了面临生死存亡境地。
   
   
   清算委员会主席力保克格勃
    就在此时,斯捷帕申出手了。在他的力保下,名单没有交出去。克格勃保住了一线生机。
    斯捷帕申这位政工专业出身的政客在这个特殊的时代扮演了克格勃保护人的角色,此时他不仅在中央担任职务,还兼任了克格勃圣彼得堡局局长。在中央,他主持通过了《安全法》、《联邦安全机构法》,都是为未来新的克格勃——安全局所准备。
    民主阵营的代表斯塔罗沃伊托娃议员曾于1992年试图推动通过一部《清算法》,规定苏共党员和克格勃以及与它们有染的人均不得从政。但该法案的通过最终被斯捷帕申给阻止了。
    1995年,俄联邦通过了《安全局法》正式承认了安全局的地位,克格勃至此算是逃过一劫。斯捷帕申对此有自己的解释:“俄罗斯这个大国当然需要一个情报组织,只是它不应再是党用来反人民的工具,而应是社会大众手中的武器。”
    在担任克格勃圣彼得堡局局长时,斯捷帕申曾为一位刚刚去世的老克格勃举行了一个隆重的追悼会。报章对此进行了激烈的抨击,人们无法容忍为一名克格勃歌功颂德。
    追悼会的现场有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圣彼得堡市副市长、曾在东德做特工的克格勃弗拉基米尔·普京,这场葬礼后,他与斯捷帕申成了好朋友。
    此后,斯捷帕申在莫斯科中央担任了包括安全局局长在内的不同职务,一直扮演着安全局庇护者的角色。而来自于民主阵营的攻击从未停止。
    1997年,那位执著阻止克格勃人员从政的斯塔罗沃伊托娃再次力推《清算法》,但仍未获成功。1998年,斯塔罗沃伊托娃被神秘暗杀,此案至今未有公论。
   
   
   在普京眷顾下 昔日克格勃成批进权力核心
    此时,普京已经在好友们的帮助下进入了莫斯科中央,开始崭露头角。1999年,老总统叶利钦的第二个任期即将结束,总统的势力集团为接班人的问题伤透了脑筋,选来选去,普京成了大家都能接受的一个人选。当然,有人曾担忧,普京不错,但他的克格勃身份是个问题。
    可叶利钦不管这些,他认定普京是一个不错的人选。1999年最后一天,叶利钦在电视上老泪纵横地卸下了总统职务,正式将其交给了昔日的克格勃普京。
    在普京的眷顾之下,昔日克格勃成批地进入权力核心,以克格勃为班底的“强力集团”正式成型,普京的权力之路也因此而变得一马平川。而曾力保克格勃的斯捷帕申自然少不了好处,这位早已失去政治生命的政客一直被普京留在中央,直到现在。克格勃就这样复活了,尽管其威势与样貌已不复当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