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台灣的絕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藏人主张
·李克强的要求被印度总理当面拒绝
·西人评美中高峰會
·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仍有分歧
·伍凡展望2016年中國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滑世代當道自己的視力自己救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南海和朝核局勢加速中美關係惡化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伍凡短評中美軍事對壘升級
·朝核和南海局勢嚴峻
金色革命
· 喇嘛接连自焚学者吁关注
·西藏殉道抗议令人担忧
·金色革命从东藏点燃
·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绝望已极
·让我们见证绛红袈裟上腾起的火焰
·藏胞自焚乃中共罪孽
·悼念自焚藏胞,谴责中共暴政
·我们对西藏局势的声明和呼吁
·燃身奉起自由的今天
·西藏昌都大楼被炸疑点重重!
·达赖喇嘛对藏僧殉道表态
·西藏民选总理访问美国
·西藏问题说到底是共产党搞出来的
·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
·藏美互动—美国呼吁中共
·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万名藏人抗议中国西藏高压政策
·中国政府的镇压导致藏人的自焚
·只許自由不許獨立、、.暨語言問題
·美国务卿关注西藏和陈光诚
·噶玛巴呼吁“北京承担起对西藏的责任”
·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追求自由意愿似烈火般熊熊燃烧
·格尔登寺主持将自焚归咎于中国当局
·燃身抗议从西藏延伸到北京
·他们在诉说什么?
·格尔登仁波切向汉藏介绍西藏现状
·尼姑自焚视频场面震惊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无德无以成大国-专访洛桑森格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西藏不相信眼泪
·阿坝自焚事件的背景
·澳洲各地藏人在中共使馆前举行集会纪念世界人权日
·短评“汉藏学生打群架事件”
·谨献给西藏佛国自焚的圣僧
·藏人焚身迎得一名中国人的同情
·藏人自焚,朱维群罪责难逃
·境内藏人是西藏真正的主人
·美国务院严重关切西藏暴力事件
·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声明
·英国对藏区暴力冲突深表关切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灣的絕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第九章 台灣的絕望

   

   一、無魂之邦必然衰落

   

    ——那將是永久的悲哀

   

   人類歷史的本質是自然史之上的意志史,所以,人類命運之間的搏戰,首先是意志的對抗。而意志軟弱者必敗,無意志者必敗。無論對於個人或是族群,情況都是如此。當前,台灣與中共之間正處於重大的命運的搏戰之中;之所以重大,是由於搏戰的結果直接關係到台灣自由的存亡。

   

   為國民黨政府的大陸政策辯護者常喜一言,即「台灣不能閉關鎖國,而必須同大陸交往。」但是,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是否應當進行交往,而在於交往中台灣是否具備明確、堅定的政治意志和精神價值。人們看到,中共的政治意志從未稍有模糊——中共要賦予其極權專制以中央政府的權威,取消中華民國及其主權,使台灣成為極權中央政府管轄下的一個地區。無論江澤民時期對台灣的軍事威脅,還是胡錦濤時期對台灣的統戰利誘,中共上述政治意志都沒有改變。

   

   那麼國民黨政府是怎樣表述其政治意志的呢?有馬總統英九曰:「不統、不獨、不武」。看來,這位「三不」總統只懂得說明他不敢作什麽,而沒有能力告訴世界他敢作什麽,他想作什麽;這位總統的政治意志只意味著表述他的不作為。一方面,中共的政治意志如長劍出鞘,寒光砭骨,咄咄逼人,一方面作為台灣權力意志象徵的馬英九,卻絲毫不具有進取性的政治意志表述,在雙方政治意志狀態如此不平衡的情況下,台灣又如何能在兩岸的交往中主宰自己的命運?無意志者即行屍走肉,其命運只能被交往中意志強悍的一方主導——這是馬英九政府同中共交往過程中正在發生的事。

   

   「三不」總統是腐朽沒落、喪魂失魄的國民黨權貴階層的政治倒影。國民黨曾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作為其政治意志。但那早已是昨日黃花,恐怕今日的國民黨政客都會把該黨過去的政治意志當作笑料。嘲笑自己的歷史的人,必定被現實嘲笑。當前的國民黨權貴早就凋殘了萬裡之志,甚至連偏安的勇氣都已喪失,竟淪落至名義上「聯共制台」,實則「投共賣台」的中共的政治臣僕——一旦喪失政治理想和政治意志,就將在歷史的輕蔑斜視中成為政治笑柄;當前的國民黨權貴正在向歷史裸露出屬於政治行屍走肉的醜態。

   

   國民黨已經沒有能力為台灣鑄造堅硬的政治意志,民進黨的獨立建國的意志也沒有成為台灣的國家意志。相反,民進黨的代表人物,從陳水扁到陳菊,面對中共時雖然表現不同,卻顯示出同樣的政治機會主義。

   

   陳水扁執政八年,台灣的國家政治意志也處於曖昧不明的狀態。所謂「台灣已經獨立,不需要再宣布獨立」的說法,不過是沒有勇氣賦予「獨立建國」的理念以國家意志的權威,從而同中共企圖控制台灣的政治意志作生死搏的一種托詞,不過是用政治投機主義的方式迴避中共政治意志挑戰的表現。儘管台灣事實上不受中共管轄,但台灣作為獨立國家的法律要素遠不完備。獨立國家首要的法律要素便是據以立國的憲法。而現在台灣擁有的「中華民國憲法」,把中國大陸也涵蓋於其主權範圍之內,即大陸和台灣同屬「中華民國」的範疇。所以,在台灣還承認「中華民國憲法」權威的情況下,台灣的獨立建國就是還沒有完成的法律進程;換言之,如要獨立建國,就必須修訂憲法,為台灣獨立重建憲政法治的主權基礎。陳水扁並沒有運用執政的政治優勢,把獨立建國的理念推向台灣國家意志的高度,相反卻用「台灣事實獨立,無須宣布」之類藉口來自慰。自慰都是猥瑣的,無論生理自慰,還是政治自慰,都脫不掉猥瑣之氣;用政治投機主義的小聰明,來掩飾不敢同命運決死戰的怯懦,實際上意味著政治的自殺。正由於領袖人物對獨立建國理念採取政治投機主義的態度,民進黨也很快由政治理想主義的魅力型政黨,退化為只能聽懂目光短淺的實用主義召喚的庸俗狹隘的政治存在。

   

   陳水扁如此,陳菊亦復如此。數年前,連戰有國民黨對中共的「破冰之旅」。似乎不願讓連戰獨自風流,二○○八年又出現民進黨高官陳菊對中共的「破冰之旅」。看來,對中共「破冰」已成國民黨和民進黨政客的時尚。

   

   陳菊去大陸最為人們津津樂道的英雄之舉,便是對中共官員說了一句「中央政府總統馬英九」云云。不過,人們有權利質疑,聲稱以「獨立建國」為信念的民進黨人,對北京中共當局官員宣示「中央政府總統馬英九」究竟意慾何為?難道在暗喻「中華民國」才是中央政府,而北京中共當局只是地方政府嗎?如若是,難道民進黨高官也要開始「一中各表」了嗎?可見,在政治投機主義引發的精神價值混亂之下,根本不可能為台灣找到堅硬的國家政治意志。

   

   從陳水扁到陳菊,在鄭南榕的雄魂烈魄之前,應當羞愧得無地自容。當年鄭南榕一介書生,兩袖清風,面對鐵血強權,雖萬般兇險,仍以自由之名,以大勇者的英雄之氣,慷慨直言:「我,叫做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從此之後,「獨立建國」便有了自由之魂,便有了英雄燃燒的生命熔鑄出的理想主義情操。然而,陳水扁曾掌握強大的國家資源,手握數十萬重兵,陳菊是以「中華民國」的主權為後盾的市長,他們面對另一個鐵血強權,卻首鼠兩端,甚至語焉不詳,不敢把鄭南榕當年說過的話重述一次,更遑論讓「獨立建國」成為台灣的國家意志。鄭南榕在天之靈必然有知,夏日太平洋上湧來的暴風雨,便是他為台灣今日之狀況而傾瀉的萬裡淚濤。

   

   無魂之人難免墮落;無魂之邦必然衰落。今日之台灣:政客群體間,多出怕死貪財之輩,鮮有願把自己的生命作為祭品,獻給台灣的獨立與自由的高貴之士;知識分子中,追塵世之名、逐物慾之利者,多如過江之鯽,視知識為美德、以真理為信仰者寥若晨星;普通民眾則於酒足飯飽之餘,袒腹陶然,只思安樂,不慮兇險。與之同時,又是族群撕裂,互為仇讎,內鬥不止。值此大劫難逼近之際,台灣毫無警覺,更談不到奮起應戰。其勢已大危險矣。台灣淪於今日之窘境,根本原因在於國家政治意志的崩頹,精神價值之凋殘,人民自信之冰消雪融——台灣之絕望,就因為已淪為無魂之邦;就因為掌握政治資源和知識資源的人多為無魂之徒。

   

   以色列亡國千年,苦難如山,血海淚濤,然終能戰勝命運,重建祖國,概因其國雖亡,其國家意志未絕,精神價值未死,民族自信未銷;古以色列形滅神存,只喪失了國土,卻沒有喪失心靈的祖國,故雖過千載,仍能復國。以色列生命力的頑強還在於,它創造的精神價值不僅屬於它自己的族群,同時也屬於世界——古猶太智慧中湧現出的宗教精神,直接構成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心靈之源,也間接為伊斯蘭教提供了靈感。凡對人類作出獨特的精神貢獻的邦國,無論其國土多麼狹小,都不會被人類遺棄。萬年歷史間,國興國滅也難以計數。對於那些國家意志不堅,精神價值不豐的無魂之邦,亡國意味著萬劫不復的沉淪,意味著在時間中的灰飛煙滅。對於族群精神價值豐饒的國度,即便亡國也不過是一次命運的磨難,磨難過後,終能以不死的族群文化之魂,向歷史重新奪回命運的主導權。

   

   自當年清帝國戰敗割地,棄台灣如敝履,讓寶島於日本之日起,已過去漫長的時間。約一個半世紀以來,一代代豪俠英勇之人,慷慨悲歌之士,為台灣的自由與獨立,剖肝瀝膽,血灌百花,甚至有用燃燒的生命點燃歷史的聖徒。然而。歷經苦難終獲自由與民主之後,知識分子卻沒有發起具備歷史感的文化運動,通過精神的創造,讓台灣曾經的屬於英雄的百年苦難,升華為自由的哲理和生命的史詩,從而創建出台灣人心靈的祖國。為爭取自由而承受的苦難,是一個族群比黃金更寶貴的財富,但是,苦難只有通過文化的歷程獲得精神價值的形式,才可能成為不朽的族群之魂。令人痛惜之處就在於,台灣的百年苦難並沒有被知識分子用心靈之火和文化形式之錘,鑄成台灣的精神價值與國家意志,鑄成不朽的台灣之魂。

   

   心靈的祖國是現實祖國的精神基礎;族群之魂是國家自由與獨立的文化原因。審視今日許多台灣政治人物和知識分子的心靈,我們看到的往往是物慾的豐饒和精神的貧困。這一顆顆無魂的心,正論證了台灣淪落為無魂之邦的原因。

   

   堅硬的國家意志源自國家之魂;無魂之邦如何能應對中共鐵血強權的逼迫?難道台灣,這顆亞洲的自由之星,真要在命運大劫難中隕落?難道台灣的自由史詩真得將湮滅於歷史,隨時間一起朽敗為虛無?這屬於自由的悲劇,思之令鐵石之人都會痛斷肝腸;念之令鐵石之心都會黯然神傷。如果悲劇真得發生,則千年易過,台灣自由的遺恨難消。因為,那將是永久的悲哀,那將是不朽的痛苦。

   

   二、台灣政治戰略選擇之第一策

   

    ——需要超越島國的大智慧

   

   黑雲低垂,蒼穹如鐵鑄;一片死寂,大野似無邊墓地。身處流亡之地,對萬裡外太平洋波濤中台灣自由命運的憂思,使我夜不能寢。於是,夜半而起,披襟當風,立於絕望之巔,卻仍願為台灣謀:思保台灣,存自由之戰略大策。

   

   在中共鐵血強權前,台灣顯處弱勢。但對人類命運作縱橫觀,以弱勝強之例不絕於史,不勝枚舉。不過,以弱勝強者多數必仗恃充盈著大智慧之戰略。此類戰略雖然各依其所處具體歷史命運條件之不同而氣象萬千,但又至少具有下列共同素質:

   

   其一,應有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應。遭遇強敵,力戰可能大受損傷,所以,弱者之智在於,用謀略瓦解強敵開戰的條件,使之束手束腳,難下啟動戰爭之決心。

   

   其二,應有變被動為主動的效應。強敵當前,弱者本就身處被動。如不能以進為退,以攻為守,變被動為主動,則勢必時時受迫,步步受窘,一退再退,只能最終敗亡。故弱者應對強敵,必思主客易勢之謀。

   

   其三,應有以我之長,擊敵之短的效應。弱者對強敵,最忌全面出擊,處處應戰。強者百強,必有一弱;強者百長,必有一短。弱者百弱,必有一強;弱者百短,必有一長。故弱者必籌謀非對稱戰略,揚長避短,以我之一強,擊強敵之一弱;且要一擊而中,致敵於戰略絕境死地。

   

   其四,要有化弱為強,化強為弱的效應。不戰而又削弱強敵,唯一之途在於用謀略分化強敵內部,以收營糧於敵之效。分化便意味著弱化,強敵因分化而弱化,便意味著弱者相對強化。所以,具備大智慧的謀略,必具有分化強敵之奇效。

   

   謀劃勝敵之策,必先知敵,而後知己。此乃千古不移之理。所以,首先應對中共作戰略的分析。

   

   中共敢於制定二○一二年解決台灣問題的戰略,根本上是以其受到巨大經濟能量輸血的軍事力量為後盾。如果沒有藏在背後的這只軍事力量的鐵手,中共的統戰活動就不過是花拳繡腿,不足為慮。而且如前幾章所述,中共利用統戰活動,先期達到經濟統一和文化統一的目標後,在完成政治統一前的最後一刻,為今後易於實現對台灣的絕對政治控制,很可能採用突然的軍事占領方式,解決台灣問題。所以,軍事能力,或者說優勢戰爭能力,構成中共對台戰略的基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