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台灣的政治現狀]
藏人主张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灣的政治現狀

   

   

   

   

   第八章 台灣的政治現狀

   

   一、馬英九政府的全面投降

   

    ——愚蠢,還是叛賣

   

   黃蜂尾上刺,毒蛇口中牙,兩般皆未毒,最毒暴政心;黃河九曲,烏江百折,亦難比中共之意曲折難測——中共暴政的政治陰謀之詭譎百端、兇殘偽善,舉世莫匹,冠絕古今。這既是因為中共的西方極權主義理論基礎的反人類性,也是由於當今中共權力意志的人格代表的變態心理。其實,當代中共官員凡能飛黃騰達者,必先接受馬克思主義和官場阿諛逢迎術的心靈閹割,成為精神閹人。而胡錦濤竟成為中共權力意志的主宰者,中共政治的極端陰謀化、惡毒化趨勢便不問可知。

   

   中共官場中流傳著一項軼聞:胡錦濤在西藏任書記期間,因其總是微笑如儀,和藹可親,甚至給人軟弱的感覺。有一嗜酒如命的廳級官員認為其不像男人,一次乘酒醉之機,當面折辱胡錦濤,問之曰:「你為何不長鬍子?」一九八九年胡錦濤頭頂鋼盔,手持武器,親臨街頭鎮壓西藏僧人起義,這位廳級官員看到胡錦濤後,竟被嚇得當場小便失禁——當時的胡錦濤與平時判若兩人:臉色黑青如鐵銹、目露兇光若巨蜥、神情陰冷似活屍。後來,胡錦濤上調中共中央不久,這個廳級官員便因膽病而亡。中共官場普遍相信,他的死是由於膽被胡錦濤嚇破了。

   

   上述中共官場軼聞,初聽之時令我心搖神動——胡錦濤之陰沉可怖竟一至如斯,可使狗官膽破而亡。胡錦濤主持制定的《解決台灣問題的政治戰略》,觀之思之,其心機之詭詐,心腸之陰毒,相信鐵石之人都會心碎膽裂。然而,馬英九正在亦步亦趨,按照胡錦濤的統戰陰謀的引導,走在通向政治黃泉之路上。與那個中共廳級官員不同之處在於,馬英九不僅不知死之將至,因此毫無畏懼,反而鼓樂齊鳴,作凱歌行進狀。卻也可成人類政治史上的一道奇觀。

   

   那麼馬英九究竟爲什麽會如此篤定?是由於無知,還是因為他已經與胡錦濤達成叛賣自由台灣的共識——對此,我尚不敢斷言。不過,馬英九政府向中共的全面投降卻是有目共睹,鐵證如山。之所以稱之為「全面投降」,是因為在政治、經濟、外交、文化、國防、精神價值各個領域,馬英九政府都自宮自殘,以應和中共統戰政策之節奏。毋謂余言之過分,試看我歷數馬英九政府全面投降之斑斑劣蹟如左。

   

   (一),政治領域的投降。

   

   政治領域的投降首先表現為馬英九對「一中各表」的推崇。在這個問題上,中共的意志表述極端明確,即「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代表,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共的這個表述至少有下列政治含義:其一,徹底否定《中華民國》作為政治主體和國際法主體的存在;其二,絕對肯定中共用國家恐怖主義暴力和國家謊言維護的政權是中國的唯一政治法律存在;其三,完全否定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把台灣人視為中共極權國家的政治奴隸。

   

   可見,中共的「一中」表述根本無視《中華民國》,以及其憲法的歷史和現實存在的事實。面對中共咄咄逼人的「一中」表述,馬英九的表述又是什麽呢?馬英九敢於作出針鋒相對的表述嗎?馬英九有膽量這樣說嗎?——「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大陸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沒有膽量或者沒有意願這麼說,那麼在中共取消《中華民國》的政治法律存在和否定台灣人民自決權的「一中」表述之下,馬英九奉為圭臬的「一中各表」,只能意味著投降。理由在於,中共的「一中」只意味著中共專制的國家形式,即《中華人民共和國》,馬英九由於在自己的表述中不敢否定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自然不能合乎邏輯地確認「一中」就是《中華民國》——既然只有「一中」,《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 不能並存,不共戴天的政治概念;企圖通過所謂「各表」掩蓋兩個政治概念互相絕對否定的邏輯關係,不過是掩耳盜鈴的欺人之舉。只不過,中共此時欺人是爲了掩蓋其二○一二年解決台灣問題的統戰陰謀;馬英九政府欺人是爲了掩蓋其向中共政治投降的真相。在中共氣壯如牛,馬英九政府膽小如鼠的情況下,「一中各表」實際只能起到為中共的表述張目的效應;馬英九政府的政治投降,本質上乃是國家意志的投降。

   

   政治原則上的投降必定產生具體的社會效應。中共陳雲林訪台時,馬英九政府撤幟降旗的鬧劇;中共小官張銘清因政治挑釁被撞摔一個政治跤,而台灣司法卻要大張旗鼓為其找回「公道」的醜劇,都是馬英九政治投降的社會倒影。

   

   按照中共《解決台灣問題的政治戰略》規劃,以確保國民黨連任為前提,二○一二年台灣大選之後,應當立即開始中共和國民黨兩個執政黨的領導人直接的政治談判,並於二○一二年秋中共第十八次代表大會前完成談判,簽訂統一協議。請允許我再說一遍:在這個意義上的所謂「統一」,其實質內容就是廢止中華民國的國號、憲法、國旗;中共一黨獨裁的專制政權,則以中央政府的權威控制台灣,台灣因此喪失為保持自由所必須的獨立的政治人格,台灣人將實際成為中共極權專制的政治奴隸。

   

   中共最高領導人同時出任國家主席已成定例。為保證中共與國民黨兩黨領導人將來簽訂的「統一」政治協議同時產生行政權力的效應,中共希望國民黨最高領導人同時也是「台灣地區的領導人」——中共外交中現在便是如此稱謂馬英九;顯然,雖尚未「統一」,中共已視中華民國如無物,視馬英九為可以任意擺布的政治玩偶。

   

   我們確實不知道馬英九是否已同中共暗通款曲,或者雙方只是心心相印,情意相通;我們只看到,中共略顯慾聞弦歌之「雅意」,馬英九便隨即弦歌並呈——馬英九已決意兼任國民黨主席之職。無論真相如何,馬英九此意此舉恰恰應和了中共政治統戰策略的需要。用偶然性能夠解釋馬英九與中共之間政治舉措上的和諧嗎?

   

   (二),經濟領域的投降。

   

   中共確定的統戰步驟是,先經濟統一,文化統一,然後再實現政治統一;經濟統一的標誌則是建立兩岸市場一體化和金融一體化的機制,從而使中共的經濟體,成為台灣經濟的主導,台灣經濟淪為中共經濟體的附庸;實際上就是實現中共經濟對台灣經濟命脈的絕對控制,台灣經濟對中共經濟體的絕對依賴的最終目的。

   

   我們斷言馬英九政府已在經濟領域向中共全面投降,是因為馬英九政府所有經濟意向和經濟政策,都在為中共推行上述意義的經濟統一大開方便之門。為實現以中共經濟體系為主導的兩岸市場一體化,馬英九政府竭盡全力推進ECFA的談判和簽訂,而且作賊一樣進行暗箱操作,以躲避台灣各界對其的質疑;為實現以中共金融體系為主體的兩岸金融一體化,馬英九政府不僅醞釀而且已經在一定程度上開始實施金融「全面開放」的政策。更難以容忍之處在於,馬英九政府正通過散布與中共實現經濟一體化是台灣經濟唯一出路的意念,製造中共是台灣的經濟拯救者的神話,進而摧毀曾經創造過「亞洲四小龍」奇蹟的台灣的經濟自信,並把擺脫台灣經濟危機的全部希望,都寄托於中共極權專制下的經濟體。

   

   摧毀國家和人民的經濟的自信心,把國家的經濟前途的決定權完全交給他人——這是國家的敵人才會作的陰險至極的事。在這個意義上,馬英九政府正在做的,便是與中華民國為敵,與台灣人民為敵。最弱智的政客都會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對外經濟關係的多元化是一個國家獨立與安全的基本保障之一;如果喪失對外經濟關係的多元化,任由國家的經濟命運被一個懷有覬覦之心的強權所左右,國家的政治獨立便自然喪失。對此,馬英九似乎完全沒有理解。他基本放棄開拓多元化的對外經濟關係的努力,而只專注於興高采烈地幫助中共,這個對中華民國和台灣人民懷有強烈政治敵意的政治存在,把經濟絞索套在台灣的經濟命脈之上——中共也從不隱瞞它的政治敵意;它向來公開宣稱,它的目標就是要否定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政治獨立的存在。馬英九政府的經濟意向和經濟政策,則正在為中共消滅中華民國的主權,以及台灣人民受到中華民國主權保護的自由,創造經濟的條件。難道這就是馬英九同中共交往要「先經濟,後政治」的原則的價值歸宿嗎?

   

   (三),國防與外交領域的投降。

   

   在一個常常不會被真理說服而只相信實力的世界上,要想保持國家生存,就必須建立足以令任何可能的入侵者遭受難以承擔之損失的強大國防實力;沒有自衛能力者,沒有獨立存在的可能。面對十餘億人組成的懷有深刻敵意的阿拉伯世界,以色列以彈丸之地能保持有尊嚴的強悍的政治存在,除了國家意志、精神價值等方面的原因之外,還在於它擁有令強敵膽寒的國防力量,在於它的潛在的核武器國家的地位。

   

   外交是國家主權和政治獨立的國際關係表述;放棄外交同放棄國際生存空間是同一回事。外交之戰意味著政治之戰和軍事之戰的序幕;外交休兵則應當以相互共同放棄國家之間消滅對方的政治意志為前提。

   

   中共已經將二○一二年解決台灣問題作為其內政與外交的戰略重心。近年來,中共大力發展軍事能力,在戰艦、戰機、導彈、核武器以及太空戰能力各領域都有重大進展,已經取得對台灣的軍事優勢。儘管如此,中共強化軍事能力的努力不僅沒有放緩,反而呈現出方興未艾的勢頭;上一年度中共軍費升為世界第二,便是極具象徵性的指標。

   

   外交領域,中共作出一定的調整,即暫時中止策反中華民國的二十幾個邦交小國,因為,這些小國對於中共解決台灣問題無足輕重,而把外交重心轉向同美日的利益交換領域——通過在與美日國家核心利益相關的問題上的讓步,換取美日在台灣問題上對中共的外交讓步。顯而易見,中共的外交調整絲毫不意味著外交休兵,而是企圖在外交領域對台灣一劍封喉。

   

   中共強化軍事力量,調整外交方向,近期的戰略目標都直指用中共的極權專制統一台灣。可謂目標明確,殺氣逼人。面對鐵血強權如此兇險的威脅,馬英九的政治反應,恐怕連中共都會暗中笑掉大牙。一句國防「不武」,復之以外交「休兵」,馬英九盡顯政治無知風采。看來,馬英九在摧毀台灣的經濟自信的同時,還要摧毀台灣的防衛自信和外交自信。

   

   中共極權者不會被政治白癡愚蠢的善意表示感動,而只會被強大的力量和堅定的意志「說服」;台灣要想在鐵血強權之前成功地衛護自由與獨立,唯有一途,即在屬於台灣的時間還沒有乾涸之前,重建足以震撼敵膽的強大武備,並同中共展開針鋒相對的外交之戰,向國際社會展示不自由毋寧死的意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