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人主张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亚洲未来水源争夺战
·为什么要保护雪域高原?
·印度未来水源困境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追踪观察西藏生态现况
·联合国纪录片揭示喜马拉雅山平川快速融化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亚洲水塔”的消融13亿人的水源噩梦
·关于西藏生态环境保护的几点思考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张朴:没有反抗,就没有自由——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一
   


   
    一月的西藏安多,白雪铺满山峦,呼啸的寒风从草原掠过。八日早上的吉迈镇,路上鲜有人行。身穿黄色袈裟的索巴活佛,此时正伫立街头。只听他高呼:“西藏自由”!随后点燃已经浸透全身的汽油,火焰冲天而起,索巴活佛双手合十,口念经文,从容而亡。
   
   
    就在四天前,西藏已有两名藏人自焚,索巴活佛死后第六天,又一名藏人自焚!
   
   
    从一千三百年有文字记载的西藏历史,到无数流传于藏人社会的传说与故事,你几乎找不到僧侣或百姓自杀的蛛丝马迹。然而,自中共六十二年前逐步占领西藏以来,自杀的藏人累千累万:上吊的,投河的,跳崖的,用头撞墙的,尤以自焚最为壮烈。
   
   
    当我面对照片上索巴活佛烧焦的躯体,悲愤难抑,我仿佛听到了歌手鲍勃·迪伦创作的那首著名的歌,Blowing in the Wind:
   
   
    到底要有多少耳朵才能听见人们的呼喊?
    到底要死多少人才会知道死去的人已经太多?
   
   
   二
   
   
    索巴活佛自焚前,曾抛撒传单,告诉他的同胞:他是为民族和宗教的自由、为人身和言论的自由,而自焚。
   
   
    字里行间透着绝望。在中共统治下,藏人能不绝望!
   
   
    今日之西藏,藏人去圣地拉萨朝拜,必须携带身份证,随时可能被禁止进入。拉萨的主要街区,每个街口有军人持冲锋枪把守。大昭寺正前方及两侧屋顶上,架着机枪。地面广场上,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每个乡建了派出所。甚至每个村,都派驻工作队。
   
   
    寺庙里充满特务和线人。举行宗教法会,还得申请批准。连拥有一张达赖喇嘛的照片,都要提心吊胆,一旦被告发,随时会面临牢狱之灾。藏语已经被中共贬斥到边缘。大多数商店的招牌是汉语,剩余的也必须用汉藏双语。填一张简单的表格,或上车站买票,或找一份像样点的工作,你都得会说会写汉语。
   
   
    最近中共又变本加厉,命令每个寺庙每座村庄每户人家,必须悬挂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画像。藏人的苦难就是被这几个人制造出来的,强迫藏人接受他们的画像,犹如把猪头挂在回民的家门口,对藏人的羞辱和伤害,何其深重。
   
   
   三
   
   
    只有反抗。这是中共政权唯一能听懂的语言,这是西藏迈向自由的生路。
   
   
    过去的三年,越来越多的藏人选择自焚。在各类非暴力的反抗方式中,自焚有着无以伦比的象征性。还有比自焚更能宣示正义,宣示不屈不挠的吗?火焰,代表着猛烈、沸腾。当生命化作火焰时,那种承受巨大肉体痛苦的勇气,那种视死如归的献身精神,有多少人还会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哀悼,景仰,关切,愤怒,正在汇聚成撼动暴政的洪流。
   
   
    一月十五日,索巴活佛的遗体火化,数百名僧俗藏人高举标语,呼喊口号,集会抗议。二十三日,藏区炉霍县境内,风传有僧人自焚,上千名藏人赶来,与中共军警展开搏斗。二十四日,在五十五年前打响反抗中共第一枪的色达县,已经连续几天示威的藏人,迎着军警喷火的枪口,用木棍、石块英勇还击。
   
   
    人们永远难忘一年前的茉莉花革命:一名突尼斯街头小贩因抗议城管粗暴执法而自焚,引发民众示威,很快席卷全国。一个月不到,专制政权垮台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整个西藏三区已经具备了突尼斯革命前夕的民意基础,只等时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面对藏人的反抗,中共一筹莫展,只能成千上万地调动军警入藏,切断电话互联网,封锁所有进藏交通。我的老家成都,由于担心藏人暴动,藏人居住区到处可见荷枪实弹的武警。圣城拉萨事实上已经处于戒严状态。
   
   
   四
   
   
    因为担心、害怕和恐惧,中共在对待藏人自焚上,表现特别残忍。
   
   
    一名叫做平措的藏人自焚时,满大街的特警、武警、便衣警察立刻围拢来,用手里的棍棒狠狠地毒打他。一些僧俗民众夺过平措,送往县医院,医院拒绝接收。
   
   
    另一个藏人彭措自焚死亡后,中共的反应是,把他的叔叔和另外两名僧人下狱,分别判处11年、13年和10年重刑。而年轻藏僧扎白当街自焚时,中共武警对他连开三枪,当场打死。
   
   
    在人血里泡大的中共,已经屠杀了几十万藏人,还会在乎藏人的自焚?这个政权担心的、害怕的、恐惧的,是远远比它强大的西方阵营的反应。从突尼斯、埃及到也门、利比亚,西方的干涉,加速了专制政权的倾覆。穆巴拉克面临死刑,卡扎菲血淋淋的死相,中共当权者寝食能安?
   
   
    为了掩盖真相,蒙蔽世界,眼下中共又在藏区关起门来杀人了。会有多少藏人被抓被杀被酷刑折磨?一位藏人用这样的诗句向外界呼吁:随风飘动的风马旗啊,请你捎上我的祈祷,快马加鞭地带走,带给远方的光明吧!求你让远方的光明,救救受苦的人们,救救我痛得快着起火来的心吧!
   
   
   五
   
   
    当年越南僧侣释广德法师为抗议吴庭艳政府迫害佛教徒而自焚的照片,被美国总统肯尼迪看到后,说了这样一句话:没有一张照片比这一张更令世界震撼。眼看着藏人一次次前仆后继的自焚,西方的反应,差强人意。
   
   
    从美国到欧盟,一再敦促中共当局准许记者、外交官和观察员进入西藏。中共死守严防。压力只停留在嘴上,中共不会做出任何让步。
   
   
    许多人悲观于西方政府因为经济利益,不敢与中共政权硬扛。而我更相信由于基本原则与核心价值的完全对立,冲突必不可免。据维基解密(WikiLeaks)透露,2008年3月藏人暴动后,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曾与美国国务卿克林顿谈到,西方要准备为西藏跟中共打仗。去年美国与澳大利亚签署了建立军事基地协议。美国正在把战略重点转移到亚洲和太平洋地区。
   
   
    也门的独裁者,为什么交权了?叙利亚的专制政权,为什么摇摇欲坠了?要激起西方阵营的强烈反应,需更多的反抗,更大的反抗。让西藏保持火药桶的状态,尽可能多的把中共迫害和杀戮藏人的照片或录像送出来,在西方广泛散发。这不仅使中共政权的形象在自由世界更加臭不可闻,而且能推动西方阵营联合起来,拯救西藏!
   
   
    西藏自由不是梦。
   
   来源:[西藏:另一种真实]
(2012/0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