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后期)]
稻草计划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抗议谋杀4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4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5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晚上找我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杀手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7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0天
·抗议联合国谋生第5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2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5天
·抗议联合国难民署谋杀第56天
·共匪真无耻
·抗议联合国谋杀57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60天
·杀马志杰,千载难逢的机会
·来过一个人,特别好笑
·抗议难民署谋杀61天
·抗议难民署谋杀61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谋杀62天
·抗议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63天
·抗议共匪谋杀64天
·来了三个泰国军人,他们让我离开
·稻草小组加入程序
·抗议中国共产党谋杀68天
·抗议中国共产党难民署谋杀69天
·共匪真下流,大白天偷走了我的破蚊帐
·抗议中国共产党谋杀70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后期)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后期)
   
    那天后学院领导、老师几乎不再找我谈话,只是公安局和公安厅的人偶然来找我核实问题。他们当然还是希望在我身上找到问题或机会,但工作力度大不如前。暗地里他们可没有闲着,我的行动还是受到监控。我的所有信件都被偷拆(可能有的信件他们扣留),有一封信居然被拆口后仍在宿舍楼道里,是一个女同学捡到后送给我的。我在共贪党审查、迫害过程中的所作所为很快被泄露出来,我感受到许多老师、同学们的同情和支持。在学院组织的院学生会重新选举时,我一个正在被共贪党审查的“反革命暴乱分子”居然出人意外地抢了很多共贪党内定学生会主席的选票。我与有关老师暗地一直秘密来往,他会将学院已及共党“双情办”的情况及时告诉我。我明白这次是闯了天大的祸,于是偷偷跑到藁城三舅家求援。三舅非常担心、着急,他派大姐和大姐夫到处活动,他们两人还数次到学院了解情况。刘佐秀精明过人自认算无遗露,但他一辈子也不明白会因为我(一个傻瓜)反手一刀而功亏一篑。刘佐秀当然咽不下这口窝囊气,他使出浑身解数、动用一切力量想把我送进监狱。王书记等老师们以及赞赏我行为的“双情办”领导也竭尽全力替我开脱,但是如何处理我的权力在“双情办”头头(河北省委主要领导)手里。而他们双方的后台又势均力敌,自始至终争执不下。在关键时刻,三舅写了一封信并派大姐带我去见了石家庄当时某重要领导,他与三舅是多年朋友。在那位领导办公室里他态度和蔼地教育了我的鲁莽,并告诉我们他接到三舅电话也了解了情况。他讲他会很快去见“双情办”某li姓主要领导(目前是某省主要头头),他让我回学院安心学习。事后不久院团委关书记找我谈话,说受命给我团内警告处分。他请我体谅他的处境,他本人不希望给我任何处分。我听说给团内警告,高兴的几乎跳起来(我曾经考虑进监狱吃皇粮,最低限度拿毕业证是没指望了)。然而在全体团员大会上却出现了令共党尴尬万分的情况,全体团员一致举手反对给我处分(我的手也被一个同学强行举起来)。最后学院强行宣布给予我和李姓付总指挥每人一个处分,但我拒绝签字认错(一年后学院派王姓老师、武姓老师到张家口找我签字,我没有给老师面子.)。非常令我欣慰和自豪的是没有一个领导、老师与其他同学再为8964事件受到处分,而王书记因为没有关键证据证明她支持8964“反革命暴乱”,最后不得不定性为:管理不善、阻止不力,我意外取得了第一次与共贪党流氓斗争的胜利。后来90届同学已经报到一个月后,我终于拿到毕业证被容许回家。但是,随后记载着处分的档案寄到了我们县共党县委组织部(其他人可以自带档案)。从此我彻底失去了与共贪党“与时俱进”的机会,被共党特务机构确定为“六种人”严密监控。所谓公道自在人心:我虽然为8964民主运动失去了在行政机关与共贪党一起腐败的机会,但赢得了知情者的赞赏和同情。在以后的二十年里,有许多与我没有任何交情的知情人给予我大量无私帮助。很多人根本认不出我的模样,但听到我是马志杰便立即援手,不讲任何代价。二十多年来我无论是商场争斗亦或反共小动作都制造了大大小小不少麻烦,但最终都能安然还度过绝非偶然。在此我想把王书记写给我的毕业赠言送给所有为祖国的民主自由、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不屈不挠奋斗的朋友们,它曾经激励我二十年如一日与共党流氓划清界限,坚守信仰: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马志杰于曼谷
(2012/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