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中期)]
稻草计划
·我的大爷 !不要逼我们做杨 佳 !(往日文集)
·不转此文对不起良心:周克华案终极分析:这是一盘很大的棋中的一盘棋 文/
·不顶不睡:[原创]为什么不敢公布被击毙“周克华”正面照!
· 顶后再睡:[原创]认为被击毙者非周克华最有力的证据
·顶出周可华轰轰烈烈、顶出周老虎天昏地暗!
·顶活周克华:[原创]周克华女友可判死刑?莫非国人全是猪?
·顶死共产党匪帮: 长沙市公安局中层副职任职公示
· 共匪黑榜-----六四匪徒郝柏栋
·我想买下出轨火车废铁,谁能帮忙?(往日文集)
·顶出湖南重庆狗咬狗:周克华的身份证是在监狱办的?(凯迪
·乐见周强咬死张德江:湖南卫视泼污重庆警方的黑字玄机
· 我可能食物中毒,请其他民运人士小心!
·追杀共贪党:周克华案件的背后,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中国人
· 华夏英雄-------侠女石燕飞
· 国内网友表扬“两姓家奴茅于轼”:收回钓鱼岛能创造多少GDP?
·稻草小组宣言(往日文集)
· 卡扎菲终于死了,我却难以欢呼!(往日文集)
·判“上访户99%有精神病”,是 逼 人 民 造 反!(2009年旧文)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 共匪黑榜-----盘锦匪警张研
· 曼谷还有谁没被共匪收买-------机场警署翻译! (第一位)
· 曼谷还有谁没被共匪收买-------幸福旅行社翻译!
· 我装 windows系统给300,共匪出数万偷装病毒!
·如果我“被意外”,死亡,一定是共匪谋杀!
·请各位难民署官员保留证据:
·对面来美女,我拔腿就跑!
·各位难民署官员:
·共匪小丑跟帖欣赏
·共匪黑榜----邓家犬胡锦涛
·美国人吓死一窝-------“共鬼鸡”!
·猫眼看人凌霜:人权高于主权
· 共匪黑手伸进泰国华人中学
·共匪胜我一局
· 当老师,小赢共匪一局!
·共匪"改革开放",婊子"贞节牌坊"! (一)
· 老师!你不怕死吗?
· 父亲泉下有知,请原谅儿不孝!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共匪为什么杀我?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中期)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中期)
   
    二、“双清”中期,我的好日子终于还是结束了,6月4日的大游行还是被共党“双清办”翻腾出来(可能是刘佐秀们告发),并且确定为我们的重要罪行。开始依然没有任何人提到我的名字,直到李姓同学被当组织者由公安、国安、“双清办”审查,我被供了出来。至此,我的情况明显恶化。行动自由被限制,不得离开校门必须随叫随到。谈话的人职位最低是系主任兼系书记曾老师,院党委梁副书记、公安局、公安厅、国安局、“双清办”轮番轰炸。而且基本是多人与我一起谈话,我朦朦胧胧感觉到他们之间也是狗咬狗。多次谈话居然有数十人在场,我开始意识到我的麻烦大了。此时他们的目的就是千方百计逼我承认是6月4日总指挥,我咬住牙死抗。此时不仅学校所有人,就是共党“双清办”所有人已经确认我是6月4日总指挥,但他们就是找不到确凿书面证据。这首先感谢老师、同学们没有人出来做证,也得感谢我字写的不好看(因不敢露怯,所有文字宣传都是杨某、高某动手)。其实我知道某老师手里有我的活动照片几十张,但他到如今也没有透露半个字。我与他们僵持了很长时间,直到公安厅搞到了我们14个总指挥在烈士陵园开会的录像。我不得不默认总指挥事实,但我拒绝写一个字。此阶段我们系主任曾老师给予我巨大保护和支持,他甚至在许多场合公开与“双清办”对抗。我开始觉得大家都躲着我走,有老师和我讲话前要小心翼翼地前后左右张望半天。有个老师悄悄告诉我:“双清办”已经打算劳动教养你了。从录像被查到后,我感觉谈话内容突然转向了。学校保卫科、梁副书记、刘佐秀院长开始频繁与我谈话,他们暗示、威逼利诱全套上演。经过多次接触我才恍然大悟,他们真实目的是让我咬住党委王书记,把所有责任推到她头上。只要咬住王书记,我就可以平安无事。刘佐秀开始大讲他并不认为我反党,我只是反对腐败、被王利用等等。他讲:你的问题我可以一力承担,保证不给任何处分。他给我大讲他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大学积极参与者,本质上与我是一类人。他给我讲他的历史,曾当过某地组织部长;他炫耀他后台如何如何硬,与省委某领导、省委组织部某领导是铁哥们。他居然屈尊降贵给我戴高帽,说我能力非常好,他年轻时也不如我,我当学生会主席比现在的头头更合适。他还告诉我:毕业后你可以不回张家口老家,我给安排在石家庄市或者留校都可以。他还举了我们学院团委关书记例子(关是留校生)。这个时候我开始害怕起来,我知道自己无意中陷入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我开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学院没人可以商量,三舅家是去不了。我不敢说自己多么高尚,但让任何人为“8964”受迫害是我无论如何不容忍受。我开始讨厌、痛恨刘佐秀:争权夺利也许不是罪该万死,但是把我们爱国运动当阶梯害人却是卑鄙无耻的畜生行为;让我马志杰拿“8964”害人,他实在是瞎了狗眼。我开始从担心自己转为同情、担心王书记。我更知道如果王书记被确定支持“暴乱”,她身后一定会有几十个老师受牵连迫害(20年后得知,当时涉及省委大院不少人)。那是我一生最艰难的一次经历,我心里根本承受不起因为我残害那们多老师的压力。我自己当然不愿意进监狱,但良心绝不容许我害王书记(虽然我和王书记没有任何个人关系)和老师同学们。何况归根结底讲:所有事情都是我一手发动、造成的,他们的遭遇我是始作俑者。那一段时间,我苦思冥想如何能让我和王书记都解套。我几乎天天站在楼顶阳台琢磨办法,几个女同学轮流值班看着我(二十年后她们告诉我她们怕我跳楼自杀)。起初“双清办”不相信我和王书记没有来往,经过暗地调查他们终于查清了事实真相。但是,刘佐秀等人并不罢手。他们企图让我撒谎给王书记扣帽子,希望利用我这个旗子彻底将王书记等一批老师搞垮。 我内心仇恨刘佐秀与日俱增,于是开始把他的阴谋透露给有关老师,但我从不与王书记接触。到后来刘佐秀的所有阴谋诡计我都会很快通报有关老师,而他们会与王书记很快研究对策。尽管我明白刘佐秀是个共党政治流氓,但不得不表面与他虚与委蛇。最后刘佐秀认为我已经彻底被他威逼利诱征服,他认为可以放心实施他的计划。但他一辈子也想不通,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农村愣头青居然耍了他一个老谋深算的政客。某天刘佐秀派学院保卫科科长再一次找我私下谈话(某人家里),我知道他要动手了。于是我找了李姓女同学借了她的小录音机(她马上说:要谈话录下来!),自己去买了两盒录音带。我背了个黄军包,用两本书将录音机夹在中间。这次刘佐秀显然已经和后台商量好了办法,胸有成竹。他告诉我:你只要与“双清办”领导们讲你们确实是坐学院汽车回来的、确实是晚上所有饭菜半价;而且这些都是王书记亲自安排的。他讲:明天要来一些“双清办”领导与你谈话,你就按这样实事求是告诉他们。他又一次给我灌了迷魂汤,让我感觉我明天就升官发财了。我不敢多说话,但告诉他明天我会一切按他的意思实事求是地说明事实真相。谈话中间我借口上厕所换了一次录音带(二十年后此录音带我的亲朋好友听过)。半夜后我悄悄敲开有关老师的家门,将谈话内容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他讲知道明天要开个非常重要会议,原来刘佐秀的阴谋诡计。他非常相信我的为人,根本没问我明天如何讲话。第二天一早我被叫到一个会议室,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还是手足无措。会议室里居然坐满了人,至少有四五十个,我还看到穿警服的。会议好像由刘佐秀主持,他趾高气扬地指责王书记与一批老师。他把我们学校“8964”所有活动一股脑全扣在王书记等一批老师头上。他说马志杰是农村来的,一心一意反对腐败;对党有感情,绝不反党;是可以慢慢教育引导的。会议气氛非常诡异,一大帮人拼命诱导、启发甚至恐吓我将屎盆子全部扣在王书记头上,也有几个人态度委婉地为王书记开脱。我只记得省委组织部一个人态度嚣张,他面对我时像是吓唬三岁小孩子。我感觉到王书记受到激烈批判,好像马上该送进监狱了。会上王书记他们也进行了反驳,但明显处于下风。最后刘佐秀他们决定让我当众公布事实真相。此时我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心中对这帮共党政客充满漠视和恶心。我站起来讲:我不反对共产党,只是反腐败。我承认感情冲动,但我们没有暴力对抗。我只是个普通学生,与王书记没有任何关系。我想认识她,可是不够格。同时我与任何老师也没有关系,本来是个没人理会的普通一年级学生。我更没有提总指挥一个字。我说根本没有坐过学院的车,是自己走回来的也不知道车的事情。晚饭是同学们帮我打回宿舍吃的,我没有给钱,当然不知多少钱。我的发言让整个会议室炸了锅一样沸腾起来,我甚至感觉有人想冲过来要我命。我听到刘佐秀气急败坏的叫骂,指责我中途变卦是王书记搞的阴谋。我知道这次祸闯大了,索性一屁股坐下听天由命了。我没有心思听他们互相对骂,一心一意琢磨如何逃命。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人们纷纷离开会议室。我瞧着许多愤怒到极点的脸,心中突然无边地恐惧。我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向门外走去。这时有个“双清办”女领导在人们走光情况下,来到我身边对我悄悄说:小伙子坚持住,中国未来需要你(此话让我一生难忘,20年后我听说她好像姓燕)!此时我百感交集,忍不住眼泪夺旷而出。我不知道自己如何回到宿舍,据说那天我在阳台站了半夜。
   
(2012/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