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初期)]
稻草计划
·美国人吓死一窝-------“共鬼鸡”!
·猫眼看人凌霜:人权高于主权
· 共匪黑手伸进泰国华人中学
·共匪胜我一局
· 当老师,小赢共匪一局!
·共匪"改革开放",婊子"贞节牌坊"! (一)
· 老师!你不怕死吗?
· 父亲泉下有知,请原谅儿不孝!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共匪为什么杀我?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抗议谋杀4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4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5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晚上找我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杀手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7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0天
·抗议联合国谋生第5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2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5天
·抗议联合国难民署谋杀第56天
·共匪真无耻
·抗议联合国谋杀57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60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初期)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初期)
   
    90年9月(大概),在经过多方努力和讨价还价后我终于最后一个拿到了毕业证,在90届新同学已经报到后,我最后一个被允许离开学校,总算侥幸全身而退。回到家我装共党顺民夹着尾巴数年,为了老师同学的安全我基本不打扰他们。2002年我重返石家庄做生意后,我才开始慢慢了解当时的许多内幕与背景。
    89年6月4日后共贪党开始秋后算账,在全国成立所谓“双清办公室”。此“双清办公室”在共贪党中央及全国各省市党委、各部门、各大专院校、各企事业单位统统设立,党委书记是一把手,组织各权力部门法西斯头目集中联合办公,目的就是彻底清查、迫害64民主运动的直接参与者与所谓“幕后黑手”、“敌对势力”、“西方代理人”。此时期让我体会到共贪党法西斯恐怖气氛的真实含义,让我感受到处在高压下的人生百态。
    我们在8964的贡献与影响力无论是在参加次数与参加人数,亦或是对天安门同学支持程度都不能说成绩巨大。也没有在天安门同学被屠杀时并肩战斗,更没有为民主事业流过一滴血。除了反对腐败、追求民主的信仰坚定不移外,所做得到确实是微不足道。但在共贪党开始秋后算账时,共贪党却先后换了3-4个不同的高级别的“双清调查组”官员进驻我们学院。历时一年多,反反复复地人人过关,个个审查。据说三次调查结论被河北省委推翻,被卷进来的领导、老师达一百多人,连当时的省委主要头目也牵连涉及。我们学院出人意料地成了河北省“64双清”第一案。

    多年后才了解到:
    1、共党邓小平匪帮认为:河北省青年管理干部学院是共党后备力量(自家人),居然在(6月4日)共党宣布“64”是反革命暴乱后公开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活动。这在全国党团同类学校是绝无仅有的,“性质恶劣、影响极坏”。
    2、最重要的:学院王姓官员、梁姓官员等人与院长刘佐秀相互勾结想利用8964事件将党委王书记赶下台而取而代之,他们向共党中央、共党河北省委告发学院王书记支持“6月4日”反革命暴乱,说王是我们抗议“血腥镇压”游行的幕后黑手(但6月4日早上是我第一次与王书记谈话,也是64期间唯一的一次谈话)。
   
    一、“双清”初期虽然老师、同学对8964事件心知肚明,但都在力所能及地保护我,更没有人检举我的总指挥身份。当然我必须与大家一样人人过关、个个写材料交代自己问题。同时“双清办”要求每个参与者必须指证几个其它参与人。最初我们的策略是一年级只承认6月4日前的两次游行,而二年级只承认5月20日前的一次游行。6月4日游行希望蒙混过关,大家都不承认参加。开始我态度傲慢坚持一个字不写、什么也不承认,更不咬任何人。后来老师动员同学们走马灯般轮流劝降,我实在抗不住就征求大家意见。一个姓杨的同学第一个勇敢站出来说:志杰我不在乎,我已经承认参加游行了,你就写上我的名字。后来同学们纷纷表态让写他们名字(有可能被证明是我的同党),“双清”期间我的唯一一份交待材料顺利完成了。最初与我谈话的是班主任、系共党副书记、学校团委干部、学校政治部干部,后来是学校保卫科干部,再后来是学校党委梁姓副书记。他们在高压下不得不做工作,但谁也不想当恶人。与我谈话的许多人都清楚我干了什么,但希望启发、诱导、鼓励我自己承认问题。开始我甚至仇恨所有与我谈话的人,抵抗心理很重,态度恶劣。曾经有个人谈话时说:我们大家都看见了,你就实事求是吧(大意)。我态度强硬地回敬他:你告我去啊(现在我向他道歉,他也是情非得已)!此期间新党员不发展了,预备党员转正全部延期了。而且学校明确宣布8964的个人表现都要记录在个人档案,这给所有人参与者造成巨大压力。这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开始为自己的政治前途担心了。而我的血还没有完全冷却,还不知道害怕的滋味,在受审查过程中完成了数万字的回忆录。这个时候我还可以自由行动,每个星期都会跑到藁城三舅(他非常看重我这个外甥,在病床上还念念不忘)家躲两天。三舅是我母亲的亲叔伯哥哥,曾经是某空军政治部主任。他因共党内斗被转业到藁城任某局局长,但他在共党军届、地方高层均有广泛关系,可以讲是个手眼通天的人。
(2012/0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