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 8964:血色烙印(二、游行石家庄) ]
稻草计划
·乐见周强咬死张德江:湖南卫视泼污重庆警方的黑字玄机
· 我可能食物中毒,请其他民运人士小心!
·追杀共贪党:周克华案件的背后,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中国人
· 华夏英雄-------侠女石燕飞
· 国内网友表扬“两姓家奴茅于轼”:收回钓鱼岛能创造多少GDP?
·稻草小组宣言(往日文集)
· 卡扎菲终于死了,我却难以欢呼!(往日文集)
·判“上访户99%有精神病”,是 逼 人 民 造 反!(2009年旧文)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 共匪黑榜-----盘锦匪警张研
· 曼谷还有谁没被共匪收买-------机场警署翻译! (第一位)
· 曼谷还有谁没被共匪收买-------幸福旅行社翻译!
· 我装 windows系统给300,共匪出数万偷装病毒!
·如果我“被意外”,死亡,一定是共匪谋杀!
·请各位难民署官员保留证据:
·对面来美女,我拔腿就跑!
·各位难民署官员:
·共匪小丑跟帖欣赏
·共匪黑榜----邓家犬胡锦涛
·美国人吓死一窝-------“共鬼鸡”!
·猫眼看人凌霜:人权高于主权
· 共匪黑手伸进泰国华人中学
·共匪胜我一局
· 当老师,小赢共匪一局!
·共匪"改革开放",婊子"贞节牌坊"! (一)
· 老师!你不怕死吗?
· 父亲泉下有知,请原谅儿不孝!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共匪为什么杀我?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抗议谋杀4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4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64:血色烙印(二、游行石家庄)

8964:血色烙印(二、游行石家庄)
   
    石家庄有个不雅别称:左家庄。在8964期间相比全国其它省会城市声援、抗议游行活动,石家庄无论从数量、规模来讲都不能令人满意。河北青年管理干部学院属于共产党后备力量,直属河北省委、团河北省委领导。而且当时我们全部是带职带薪的团干部,是来拿大专文凭的。每个人在家乡或多或少都有相当社会背景,只要安安稳稳毕业都可以获得职务升迁(事实上除我等少数人外,我的同学都提拔重用了)。并且年龄较普通高校大学生要大的多,许多人已经结婚生子。所以单单指望宣传动员大家参加自毁前程的活动非常困难,故凡参加声援、抗议游行的同学都是心甘情愿冒着牺牲前途的危险。
    我记得自己总共参加了学院三次声援、抗议游行活动,一次是院团委、院学生会组织,两次是我们自发组织。
   

    第一次:5月初某日石家庄各大专院校组织声援北京大学生的游行,同学们要求参加的情绪非常激烈。院团委、院学生会在同学们要求下征求了院领导意见,最后在院党委王书记带领下绝大多数领导、老师、学生参加了游行全过程,只有刘姓院长与部分政客躲了起来。我们游行路程长达数十公里,但是许多年迈体弱的老教授自始至终与我们在一起,这令我非常感动。一路上到处都是泪流满面的市民表示支持,很多人捐款、送水、送雪糕、送水果,让我体会了民心所向的含意。当时我记得同学们聚集在河北省委大门口,要求河北省委公开支持北京大学生的反腐败爱国运动。当时有些情绪激动的同学要求省委书记出来承诺支持,甚至一度差点冲开省委大门。大门里的政客个个老奸巨猾,根本没人露头。在双方僵持不下、形势有些失控的情况下,是王书记多次进入省委大院找人请示。后来王书记请出了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好言安慰了许久,口头答应了要求。我一直在队伍前面参与了此次游行的全过程。回到学院后,许多没参加游行的同学遭到嘲笑。此次游行因为在5月20日前发生,共产党“双清”期间确定为不予追究。
   
    第二次:5月下旬某日我从北京回到石家庄后,几乎近似疯狂般每时每刻向同学们宣传天安门广场反对腐败、追求民主的观念、讲解天安门广场的抗议盛况及面临血腥屠杀的危险程度;也不管在白天课堂抑或是半夜休息时间;更不考虑是在宿舍还是大庭广众地方。希望能够鼓动大家进行抗议流氓政府、声援北京大学生的活动。虽然我的嗓子都喊哑了(有几个同学天天给我送用胖大海泡的水喝),虽然几乎全院师生都听过我们的讲演,虽然石家庄常常有抗议游行,每次都有其它学院的同学来联系。但还是没有能组织起队伍拉出去,我急得满嘴起泡。后来同学们一起分析了一下原因,认为:
    1、5月20日后河北省委下达了死命令,命令院领导拿官帽保证不放一个学生上街、更不许组织游行。
    2、我是个平时不活跃普通一年级学生,肯定是人微言轻。
    于是我开始拜访学生会主要头头,希望他们振臂一呼领导大家。但他们都拖家带口,忌殚共党淫威不敢承头。只有当时我们班长也是学生会副主席黄某有心参与,但孤掌难鸣。我愤怒地指责他们是缩头乌龟,黄某激动地当我面写了学生会总辞职公开信。并且贴在学院墙壁上(此后本届学生会被迫提前下岗)。我们还是不死心,于是我提议一直积极参与活动的我们二年级老乡袁某任总指挥(袁人缘好、交际广,平时常常参与各种活动)继续发动组织,积极参与者张家口老乡居多。虽然困难重重、虽然人数不多,但还是在5月某日成功地参加了石家庄的一次重要游行抗议活动。此次游行老师们没有参与,但私下给予我们很多建议和帮助。有些老师暗地里请我到家里做客,帮我出谋划策。此后我得到了许多同学、老师的认可,开始主导学院同学们的各种声援、抗议活动。我身边也聚集了一部分骨干力量,也形成了固定的活动场所(户内某宿舍、户外是大门前广场)。
   
    第三次:5月底至6月初几天关于共党邓小平匪帮要动手杀人的传闻满天飞,我担心天安门广场同学们安危。于是和身边的骨干们商量,打算工资一寄到马上动身去北京。那些天我们天天派人到石家庄各大专院校打探消息、联系协调一致行动。6月3日晚上大量关于共党已经在北京血腥屠杀的消息传来,整个校园都沸腾了。那一夜没人睡得着觉,所有人都聚集在办公楼前诅咒、漫骂甚至痛哭流涕。我愤怒到极点,脑子里充满“报仇雪恨”“血债血偿”。等稍微冷静后,我请几个积极的同学到河北建筑工程学院、河北财经大学等大规模的学校了解情况,并联系一起行动。我和几个同学直接去了河北师大,找到了他们的组织者。当时一个从北京逃出来的同学正在揭露北京共党屠杀罪行,他手里紧紧攥着一件沾满血迹的衣服,边讲边哭。河北师大组织者也正打算联系各大专院校,想马上发起行动。后经多方联系来了二十几个各大学代表,大家一致同意6月4日举行石家庄大规模抗议行动。初步决定各学校必须在上午某点(忘记了)到烈士陵园集合,先在烈士陵园为牺牲的大学生、北京市民开追悼会。然后所有队伍一起到河北省委去请愿、抗议。当时有人提议互相留联系方式,每个学院代表一份以便联系。当写到一部分时我以不安全的理由亲自撕毁了大多数名单,只留给河北师大代表一份。当时大家情绪非常激动,计划搞的并不周密。回到学院后我立即召集积极分子、运动骨干开会,其中二年级有影响力的同学和女生代表都是我亲自登门请来的。当时在某宿舍门里门外和走廊上站满了同学,大约有近百人。我首先介绍了在河北师大开会的情况和那个北京跑出来同学讲述情况,然后我强烈提议我们一定要克服困难参加游行抗议。在谈到总指挥人选时我征求大家意见:是不是还请比较有影响力的同学出面承头。同学们纷纷提出反对,结果是我的几个骨干提议还是我任总指挥。门外的同学也喊,就马志杰吧,别耽误时间了。我站起来做了简单发言:首先感谢同学们的信任,我一定努力对得起诸位这份信赖。但既然我是总指挥大家必须服从我的命令,否则同学们的安全没法保证。接下来我任命了两个副总指挥,一个是我们班的车某(他人缘好且是高干子弟,在石家庄关系广泛)、一个是原学生会秘书长李某(他能力很好,非常活跃且是青年教育系的代表)。接下来我做了安排:1、派人去对面河北化工部管理干部学院联系一起行动。2、安排李姓女同学与王姓女同学负责女生管理,并负责制作每人一个小白花和头上戴的“血债血偿”布条。3、安排杨某和高某负责所有文字宣传工作。4、副总指挥车某负责政治学系同学的动员和管理,并同时负责与外部联系。5、副总指挥李某负责青年教育系同学的动员与管理,并同时负责与学校内部协调。等事情安排完毕时天已经亮了,我们所有人都忙了通宵。凌晨时青年教育系一个女同学跑来找我,她悄悄告诉我她爱人的部队已经包围、进驻了烈士陵园,并且发了子弹。她请我考虑清楚。我非常感谢她的行为,但并未改变我的决心。队伍刚集合好,学院王书记带着许多老师跑来千方百计阻拦。开始她不知道我是总指挥,只是挨个拉同学们、高声喊话。后来有人告诉她我是总指挥(之前她不认识我),她跑过来死死拽住我的手不让我动。她说(她喊错了我的名字):我理解同学们的心情,我心情和你们一样的。我得到确切消息,部队已经开进了烈士陵园并且有命令可以开枪,我必须对你们的生命负责任。我没有好好与她解释,带领同学们冲开了紧锁的大门。对面化工部管理干部学院没有组织成功,有几十个同学翻墙加入我们队伍一起行动。我安排一路放哀乐,不喊口号。我们每个人戴一朵小白花。我头上戴着“血债血偿”的布条,单独走在队伍前面。为了不影响情绪,我没有把共党部队行动情况告诉任何人。我们的队伍首先到达烈士陵园,但大门紧闭且有几排解放军战士挡在门前后。我和刚刚到达的其它总指挥商量后,决定冲进去。于是由我们车姓副总指挥带领大家冲开了大门,队伍全部聚集在一个大广场里。不久,我们召开了各大专院校总指挥联席会议。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只有14个总指挥,好像有个学院来了两个人。会议在一个宽敞的台阶上举行,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会议外围设了警戒线,不容许其它人靠近。我们又一次留了姓名和联系方式,并且一字排开拍照合影(现场有许多录像、照相的各方人士)。会议决定追悼会后队伍去河北省委抗议,要求他们站在大学生一方与李鹏流氓政府公开脱离。我在会上通报了解放军已经荷枪实弹包围我们的情况,其它总指挥也讲得到类似情报。会上有个重大分歧:有总指挥强烈主张队伍到27军部、河北省军区抗议,我明确反对并声明我的队伍将不参与到部队抗议的行动(事后确认:27军军部与河北省军区已经得到命令,如有冲击他们将开枪杀人,而且机枪已经架设在房顶)。追悼会各项程序完成后,大家井然有序的依次离开烈士陵园。此时我们李姓副总指挥站出来提出要再单独召开一次河北青年管理干部学院追悼会,理由是开会时我们的部队位置太远没听清楚。他的提议让许多同学开始犹豫不决,甚至有同学支持他。这时其它队伍几乎全部撤离了烈士陵园,我虽然心急如焚,但又不能告诉大家无数枪口正对着我们脑袋。我担心共党乘机对我们下手,便断然否决了他的提议。我说:我是总指挥,我对此次行动负责、对同学们安全负责,有些话不方便讲,但大家必须服从我的指挥。在河北省委大门口同学们愤怒的焚烧了邓小平、李鹏等人的画像等物,考虑同学们的人身安全我们没有采取进一步激烈行动。整个过程我始终坚持一个原则:我绝不辜负同学信任,不能让同学们受到伤害,必须安全地把他们带回家。在回学院的路上(展览馆附近),学院的所有车辆奉命来接我们回家。我征求了身边同学的意见后,安排同学们分别坐车回学院,我最后一个登上一辆大轿车回到学校。晚饭不知是那位领导下令,所有饭菜一律半价。晚上我召开了总结会议,我相信共党一定会秋后算账。便宣布了几条纪律:
    1、任何人如果愿意只允许承认自己参与,绝不许咬其它人。
    2、保护领导、老师,任何时候都不承认与任何老师有关系。
    3、保护二年级的同学,先让他们安全毕业回家,希望不至于影响他们的个人前途。
    4、任何人不得讲我是总指挥,我自己也不会承认。
    会上有同学建议我赶紧跑路。我考虑首先自己不懂外语,出去没法生活。其次我与北京高自联没有联系更与国外没有任何关系,想走也没有路子。另外我也认为6月4日我不在北京,没有参加北京反抗镇压行动,而且石家庄也没有发展到暴力反抗,应该问题不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