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
陈泱潮文集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讨论:2010年建成惩治腐败体系能否实现
·希望之声录音:中共暴政已经坐在了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图)
·讨论:中共党员总数有所增加
·讨论:中国军方将对千名高级官员进行审计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家人希望黄金秋能够获减刑/陈泱潮、徐沛促请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黄金秋
·经历过迫害的人理解耿和的声明
·中共高层权力斗争 武警部队作用引关注
·希望之声报道陳泱潮:賈甲起義是中共倒行逆施的結果
·“团派“下的中国
·希望之声采访报道:江澤民應該繩之以法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一)陈泱潮谈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和毒害
·陈泱潮认为,大独裁者排行榜排名对胡锦涛不公,胡锦涛应该名列前茅
·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ZT采访:中国民运人士访港的背后
·陈泱潮:海外的中共特务曾对我发出车祸死亡威胁
·陈泱潮八一前夕呼吁中国全体军队官兵退党
·陈泱潮伍凡评中共连发五文件整顿军队防兵变
·希望之声:丹麦中国民主人士支持人权圣火接力
·社会太黑暗,希望在人民
·中共为丛驱雀为渊驱鱼
·安培报导分析人士谈中国是否有政治改革迹象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指养中国共产党费用太贵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报导:“罗彩霞事件”折射权力腐败无处不在
·中共新华社将在欧洲推出英文电视等
·事实证明:中共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已经制度化
●请愿与签名
·《就纠正6.4大错、促进军队国家化、创建中华合众国 致江泽民公开信》征集签名公告
·强烈呼吁:国家军委主席职务绝对不能由胡锦涛集权接掌请愿书
·就抓住时机、集中力量、全力开展〔反对权力过分集中、反对胡锦涛担任国家军委主席全民签名请愿活动〕致中国海内外各界贤达
·在《要求释放政治犯呼吁书》上签名的留言
·诅咒黑暗
·《反对胡锦涛极权接掌国家军委主席请愿书》第2号通告:签名、留言等
·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征集签名书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签名留言
·强烈抗议中共刑拘杨天水!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签名活动所有留言及陈泱潮按语
·在《就高智晟险遭暗害致胡温的公开信》上的签名留言
●汕尾血案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以[故意杀人罪]严惩下令开枪屠杀维权农民的地方官吏签名呼吁书
·置中共于两难,有效打开埋葬暴政的缺口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书
· 在《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乡血案的声明》上的签名留言
·如何投身今日中国之民主革命
·悲愤
·今晨中共对我人身安全发出赤裸裸的威胁
·中国人民维权抗暴的紧迫需要
·热烈祝贺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成立
·强烈要求严惩汕尾下令开枪屠民者签名名单和留言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就萨达姆绞刑布告中共一切敢于下令开枪屠杀人民的当权者
●声援维权抗暴
·陈泱潮2006年元宵节绝食声明
·陈泱潮2006年元宵节禁食祷告获得的倒共启示: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 进行并坚持制度性周六维权抗暴绝食书(图)
·声援和支持广西博白人民起义抗击中共暴政
●中国民运柏林大会
·诺查丹玛斯对即将在德国举行的中国民运大会的预言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之后德国之声讨论会上的答问(多图)
·在【陈泱潮奇书《特权论》首发仪式】上的演讲
·柏林大会闭幕后纽伦堡专题研讨会消息报道(多图)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在柏林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陈泱潮奇书《特权论》首发仪式】上的演讲(多图)
·纽伦堡的歌声
●未来中国论坛
·论在当前共产中国发动军事变革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全文)
·论在当前中国发动军事变革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导语
·当前中国社会现实及其性质、中共暴政的非法性1、2
·3、邓小平罪恶发端于何处?
·4、由此导致了中国改革开放两条道路的分歧和后果
·5、现阶段中国社会制度的性质——【黑社会法西斯特权制度】
·6、邓小平坐实了中国共产党的罪恶性质——【土匪骗子黑社会恶霸绑匪党】
·7、一场全民清匪、反霸、反绑票、戳骗子的【三还运动】如暴风骤雨般就要到来
·8、中共正步满清王朝顽固抗拒民主宪政和平改革的后尘
·9、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10/⑴《军方研讨会文》是军队国家化时机成熟的标志
·10/⑵极其特殊的一代军人
·10/⑶中共高层有呼应,非同寻常具变数
·10/⑷互联网信息时代欺骗和蒙蔽难以为继
·10/⑸军队的基础是士兵,士兵来自于民间,严重的两极分化社会危机势必影响军心
·10/⑹民心在呼唤着子弟兵举行兵变、举行政变、举行起义
·10/ ⑺姜子牙已在朝野游走多年,民主中国智库宣告成立
·11、今日中国到处都是响枪的好去处/⑴令从中央出
·11、今日中国到处都是响枪的好去处/ ⑵变生肘腋……
·11、今日中国到处都是响枪的好去处/⑶重演“西安事变”,大军区或者集团军实行【兵谏】
·11、今日中国到处都是响枪的好去处/⑷集团军或者省军区或者省武警总队实行起义,占据电台、电视台、管制地方政府
·11、⑸地方军分区和武警支队也有成功把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7日 00:00 中国日报
   
   作者:辛子陵
   

   高:中国何时才能走出毛泽东的阴影呢?
   
   辛:就在最近有了转机,有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思。2010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在胡锦涛主持下通过了《关于毛泽东思想若干建议意见》的决议,编号(179)号,又称(170179)号,是指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第(179)号议案。该议案由吴邦国、习近平两人共同提出,内容是:关于党的会议公报、党的工作任务决议、党的方针政策制定、党的理论学习、党的宣传教育、党的政治思想建设、组织建设、政府工作报告、政府有关政策、措施、决议等文件中,“毛泽东思想”不列入。据悉,当会议宣布一致通过(179)号决议案时,全体政治局委员都不由自主地起立,长时间鼓掌、欢呼。这个决议的作出,是民间重新评毛的推动。在中上层干部中,在知识界,毛泽东思想已成为改革开放,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巨大阻力,必须排除这个障碍,已经形成了共识。
   
   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由习近平提出特别值得重视。习近平在未登大位之前举重若轻,一举挣脱了束缚自己,也束缚党和全国人民的绳索,这反映了他的执政风格和政治走向,他不贪不色,一身正气,关键时刻会有勇气与权贵资产阶级切割,他可能领导中共走向中兴,领导国家走向民主共和。习近平和十八大寄托着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巨大期望。(179)决议,没有严厉的、高调的政治语言,没有大叫大嚷,平和的像个装集装箱的单子,注明某一种货物不准进入集装箱。就这样,把几代领导人想办没敢办的事情办成了。人们有理由期待,政治体制改革将要启动了。既然翻过了严冬的最后一张日历,春天还会远吗!
   
   吴邦国在这个转折关头上支持习近平,改变了他“两个绝不”的顽固派形象,在自己从政的历史上留下了光彩的一笔。
   
   此次政治局会议,未闻有弃权和投反对票者,就是说薄熙来也投了赞成票。这意味着由他发起的“唱读讲传”[7]活动也将画上一个休止符,中国“弃邓归毛”的趋势将得到根本扭转。薄熙来这位红色诸侯要想在十八大新班子中立足,必须要参与非毛化的进程。乃父薄一波留下的遗嘱是重新评毛。刘华清去年临终时建议撤销毛主席纪念堂。老一代革命家对毛的认识已渐趋一致。年轻一代的政治家想利用毛泽东影响的回光返照提高自己,从根本上就错了。
   
   这个179号决议,有告别过去,开辟未来的划时代意义。这是胡锦涛执政以来最大的亮点。中共在政治上、在理论上、在传统上完成了与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切割,是中共历史上最大的拨乱反正。走了这一步,中共就能够甩掉历史包袱,由僵化走向新生,脱胎换骨地把自己改造成为一个民主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担负起新的历史使
   
   高:辛老师,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国内正准备隆重纪念。其重头节目是推出《中国共产党历史》第2卷,初版印行5万部。但党史界、史学界、理论界捧场的似乎不多,表示失望的不少。您对此事怎么看?
   
   辛:因为没有做到实事求是,没有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没有执行邓小平的指示,彻底揭盖子,重新评毛。当然比起文化大革命时期,有很大的进步。最重要的一点是彻底否定文革,承认大跃进中饿死了1000万人。但这不是突破,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决议就达到了这个认识水平。
   
   高:您提到的关于邓小平的重新评毛的指示是怎么回事?
   
   辛:1993年1月15日,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过一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除了中共第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朱镕基、刘华清、胡锦涛外,还有邓小平、陈云、彭真、万里、薄一波、杨尚昆和王瑞林。邓小平在会上作了关于若干年后对毛泽东历史地位和一生功过,要作出科学、全面评价的讲话。邓小平说:
   
   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对毛泽东在中国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及功过的评价,是受到当时党内、社会上形势的局限的,部分历史是不实的。不少同志是违心地接受的。历史是我们走过来的,不能颠倒,不能改变。对毛泽东一生功过评价,一直是有争论的。我对彭(真)老、(谭)震林、(陆)定一说了:你们的意见是对的,但要放一放,多考虑下局面,可以放到下世纪初,让下一代作出全面评价嘛!毛泽东的功过是摆着的,搬不掉,改不了。有人担心对毛泽东全面评价,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被否定,会损害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我看,不必担心。我建议,对毛泽东一生的评价,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到那时,政治环境会更有利,执着意见会少些。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对过去的错误、过失和违心、不完整的决议作出纠正,是共产党自信、有力量的表现,要相信绝大多数党员,相信人民会理解、会支持的。
   
   会议主持者、第十四届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建议,对小平同志这一谈话纪要及其他同志的发言纪要,作为一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通过的议题存案。在会上曾举手表决,一致通过。
   
   2004年七一前夕,万里写信给胡锦涛,敦促中央执行邓小平指示,执行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决议。胡锦涛在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刚陪同下到万里寓所拜访,明确表示说:当年中央政治局和小平同志的意见、决议是存在的,我个人是理解的,迟和早要解决好的。这是建国后很主要的政治问题、党的组织问题。我们这一代人或许能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处理好。当前工作千头万绪,待解决的问题、矛盾较多,如能在较平和的政治气氛、环境下解决对毛泽东的一生的评价,就能有较大的共识。
   
   高:这次出版的党史第2卷,是否体现了邓小平关于重新评毛的意图?
   
   辛:党史2卷出版前后,中央党史研究室没有交代与邓小平讲话的关系,没有交代与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决议的关系,讲话和决议还算数不算数?执行不执行?党史2卷的先天不足是没有突破1981年《历史决议》的框框,继续为毛泽东文过饰非,避重就轻,为尊者讳。把党和毛泽东绑在一起,以为把毛的错误说轻一点,说少一点,党的执政的合法性就多了一点,今天纪念建党90周年面子上就光鲜一点。这个指导思想注定了这个本子在历史上是站不住的,只是纪念建党90周年的一件寿袍,是应付门面的东西,过后就被束之高阁了。
   
   高:您刚才说“把党和毛泽东绑在一起”,听起来很新鲜,难道共产党和毛泽东能够分开说吗?
   
   辛:当然能够分开,也必须分开。京戏里面职位最高的人就是皇帝。但皇帝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是主角,不是1号,不是拿钱最多的演员。三国戏若以汉献帝为中心就没什么可演的。蜀国这一支要以刘备为中心,就没有“群英会”、“草船借鉴”、“借东风”、“空城计”以及“六出祁山”、“七擒孟获”等脍炙人口的剧目。我们写党史有个惯性,必须以毛泽东为主线,必须靠毛泽东的英明伟大出彩,出高潮。一旦毛泽东错了,这个党史就没法写了。怎么办呢?有几招:
   
   一是强词夺理。有错不认错。明明是毛“左”了,不能说,得说别人右了。庐山会议,不能批毛泽东的“左”,却要批彭德怀的右。
   
   二是李代桃僵。文化大革命的种种罪恶,是林彪、“四人帮”造成的,毛是充满了崇高的动机,但被坏人利用了。
   
   三是瞒天过海。把群众拉出来说事。大跃进非说是人民群众“急于摆脱贫困的强烈愿望”,而毛泽东只是群众愿望的执行者。
   
   四是共同负责。全党人人有份。不错,大跃进、文化大革命都有党中央的决议,但让刘少奇、彭德怀和毛泽东共同分担文化大革命的责任公平吗?
   
   今年是建党90周年。党史2卷编写者想给党多唱赞歌增加喜庆气氛,但他们搞错了一件事情,就是给党过生日,不是给毛泽东做寿。党和毛泽东是两个主体。毛泽东错了不等于党错了。党是在战胜了毛泽东的错误走向改革开放、走向正确的,战胜了空想社会主义和封建社会主义走向民主社会主义的。如果讲主流、主旋律,应该写这个。从这里找出党的自信和光荣来。例如反对家天下的斗争,写出来是何等的惊心动魄,这是毛泽东的耻辱,但却是共产党的光荣。你不敢写,你要掩盖和回避,那就找不到党的光明面,只剩下瞒和骗了。
   
   高:过去中共党史讲两条路线的斗争,结果,就是毛泽东一个人正确,别人都错了,都犯了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错误。
   
   辛:照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建国以后他主政的建设时期的历史,八届中央委员会全党都对了,就是毛泽东一个人错了。我讲一个重要的历史事实。建国后刘少奇和毛泽东关于是搞一段新民主主义还是立即向社会主义转变的争论和斗争,刘少奇的清醒、坚定和远见卓识,是很给党增光添彩的。1951 年5月7日他在中南海春耦斋给马列学院第一班学员讲课时说:
   
   一、新民主主义经济是一种过渡性质的经济。新民主主义阶段将是很长的,大概在十五年到二十年之间。
   
   二、这个阶段的中心任务是发展生产力,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只要第三次世界大战不爆发,我们的任务就一直是经济建设,要把中国工业化。
   
   三、在大力发展生产力的过程中,国营经济、合作社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个体经济加上国家和私人合作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这五种经济成分,将各得其所,都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
   
   四、国民经济得到恢复之后,应以主要力量发展农业、轻工业及必要的军事工业;然后建立和发展重工业。只有先发展农业、轻工业,安排好人民的生活,积累资金,然后才有可能集中最大的资金和力量去建设重工业的一切基础。
   
   五、反对过早地动摇、削弱,直到否定私有制和过早地采取社会主义步骤。实行社会主义,就意味着无论在城市还是在农村都要触动私有制。无论在城市还是乡村,私有权在今天中国的条件下,一般地还不能废除,并对提高社会生产力还有其一定的积极性。在农村对私有制又动又不动是不对的。太岁头上动土。你去动摇一下,削弱一下,结果猪牛羊杀掉,是对生产力的破坏。[1]
   
   刘少奇的思想是一贯的,早在1948年9月他在政治局扩大会议所作的《关于新民主主义建设问题》的报告中就说,“过早地消灭资本主义的办法,则要犯‘左’倾的错误”。“消灭了以后你还要把它请来的”。
   
   我们今天总结出来的建设国家的主要经验就是回到新民主主义,叫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邓小平的解释是不合格的社会主义,还在社会主义这个台阶的底层,所以叫初级阶段。基本经验有四条:一、只要不发生战争,就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二、多种经济成分、多种所有制共存;三、把资本家请回来,发展市场经济,宪法和法律保护私有制;四、下大力量改善人民生活,调节分配,防止两极分化。原以为是我们经过六十年摔了无数个跟头找到了建设国家的法宝,其实早在六十年前刘少奇就告诉全党了。我们是揣着指北针找方向。如今还要假装天真骗后代,说找到这些经验像唐僧取经一样,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是必须付出的代价。不能说毛泽东一个人迷失了方向,全党就都找不到北了;毛泽东一个人感冒,全党就都在发烧;毛泽东一个人发昏,全党就都在犯傻。不能用矮化全党的写法去成全毛泽东之高。中共党内有高人。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彭德怀、邓子恢、张闻天等就都是高人,把这些高人的事迹写出来,就是我们党的主流和本质,就是我们党闪光的亮点。难道这些不能在生日集会上说道说道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