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陈泱潮文集
·2006年元旦祝辞:共产中国板荡飘摇今年始(2)
·2006年元旦祝辞:共产中国板荡飘摇今年始 (3)2006年民主运动的三大任务
·2006年元旦祝辞:共产中国板荡飘摇今年始 (4)天命前定,成功在望
·金鸡报晓乙酉春节陈泱潮拜年书
·2007年元旦献辞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己丑春节献辞
·2016年元旦贺词
●对中共16大的引导和评论
·预评中共十六大——从江泽民5.31讲话看中共十六大理论的局限性
·论“依法治国”的两重性——谈中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刻不容缓
·大陆政治体制改革的"软着陆"建议--致中共十五届六中全会(摘录)
·十六大前夕陈泱潮致刘国凯先生的三封信
·关于在中共十六大前举行中国民运战略与策略高峰研讨会的建议
·传温家宝请辞事后面有文章
·曾庆红接任总书记——江泽民十六大人事安排的一种可能
·中共十六大人事安排与所谓制度创新
·江泽民在期待,大家怎么办——也谈中共十六大为何延期召开
·江泽民当慎重选择
·评初露水面的中共十六大人事布局——兼谈我们以不变应万变的方针
·扩大党内民主,强化一党专制——评曹思源吁中共实行党内三权分立方案的本质
·江泽民以退为进进一步巩固了权力
·中共16大召开之际,沉痛悼念蒲勇先生
·浅析中共16大顺利大换班成功的原因
·《中共16大后,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一》——陈泱潮2002-12-14日网络演讲提要
·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二)陈泱潮2003-1-4日网络演讲提要
·16大后,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二)---2003-1-4日网络演讲全文
●中共16大后促进民主化和平变革的再努力
·又见三月五
·无邦国修宪
·再谈无邦国修宪
·透视十届人大后的中国政局
·甲申春节谈台海战争
·甲申春节答友人谈江泽民及其它
·甲申元宵答友人再谈江泽民及其它
·甲申新春答友人三谈江泽民
·就实施一揽子解决方案纠正6.4大错、、、、、、致江泽民的公开信
·就今日中国实施〔新五权虚君共和民主宪政〕操作性问题复李国涛先生
●江胡换马是换汤不换药
·中共16届4中全会何处去?
·红皮黄页无字天书解读:江泽民面临最后的决定性选择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权力过分集中
·陈泱潮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换马的声明----兼回答并质问安魂曲
·《圣经·启示录》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换马的预言
●台海两岸
·以“一个民主的中国”打破台海两岸和谈僵局
·发起成立“世界民主促进会”倡议书(建议)
·江泽民挟回自重,有利于台湾重返国际社会
·两岸关系进入外松内紧阶段
·中共对民进党态度变化的原因
·中共“联俄抗美孤台保专制”外交战略的破灭
·台湾安全与中共十六大关系最为密切之点
·江泽民欲任内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苗头
·台湾民主外交的突破性胜利——评吴淑珍成功访美
·今度ABEC两岸和平双赢风景线
·中共16大政治报告与台湾之路
·5.20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图)
·面对陈云林访台的喜与忧
·ZT:永远的邓丽君
·為王郁琦在南京大學的演講鼓掌叫好!(圖1)
·曹长青:反服贸是反中共并吞
●对美国的呼吁
·发扬麦克阿瑟精神,推动中国民主化变革------陈泱潮给美国布什总统的信
·美国总统布什办公室给陈泱潮先生的回信
·布什总统在德州烧烤宴上送给江泽民的最好礼物
· 呼吁美国政府关注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的遭遇
·陈泱潮呼吁美国帮助中国民主化
·陈泱潮2006年3月2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白宫前发表演说全文
·对美国帮助中共加强网络封锁的抗议和声明
●有关中国民主运动
·致中国民主运动全体同仁
·敦促江泽民先生春节前释放民运人士书(2002-2-4)
·今日之战,胜不在兵,而在真理——热烈祝贺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第10次代表大会的召开
·陈泱潮与王雍罡先生通讯: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信仰和领袖等问题
·致王力雄
·关于发起成立“反恐保民护法爱心律师团”的倡议书
·中国民主运动迫切需要实现革命的大联合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一)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二)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三)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四)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五)
·给刘荻—— 一个老战士的敬礼
·他演讲时挥起了仿佛是巨人之手,而且似乎能够借来金光(图)
·撒豆成兵 、各自为战
·“风波”与“大会”之后,民运必读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维护民阵的团结和统一
·团结起来,认真思考,为中国美好的的明天竭尽努力!
●先礼后兵,排除干扰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CDZCYC陈泱潮推特文


   
    232、肉食者鄙,人有錢有勢往往難以認識真理。感謝失意、困頓和共產黨的倒行逆施,使曾經身在共產黨核心圈子裡的鲍彤,對共產黨的認識和反思,日漸接近真理。近期鲍彤談共產黨的答記者問,是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共產黨是一個不懂馬克思主義,利用農民,而一門心思為奪取權力和鞏固權力而斗争的黨。
   
   附

鮑彤談中國共產黨——答《動向》雜誌記者問


   
   http://beijingspring.com/c7/xw/wlwz/20110719102041.htm
   
   日期:7/19/2011 來源:動向 作者:動向
   
   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圖為鮑彤先生2011年2月22日接受法新社記者採訪
   

按照歷史的本來面目,中國人民站起來是在1945年,至於1949年,恰恰是中國人民站起來之後又重新跪下去了。……如果把大陸起飛歸功於中共,那麼四小龍的的起飛,應該早已證明他們的領導遠遠好過於中國共產黨。

   
   問:中國共產黨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執政集團,眼下正在鋪天蓋地舉行九十大慶,恐怕又創造了一個世界之最。作為一個過來人——你曾經在中共決策核心工作過,二十多年前六四事件又使你成為“黨外人士”,請你談談你對中共的觀察。

中共是一個為權力而鬥爭的黨

   
   答:九十年從哪里談起?就從“十月革命一聲炮響,送來了馬列主義”開始吧!毛澤東這句話,說明中共是從俄國進口的,中國則具有接受的土壤。不過這句話也有毛病,把馬克思主義當成了救苦救難的希望。馬克思主義被毛澤東神化了。
   
   當時的中國人,並沒有因此而如飢如渴,個個雀躍,人人激動。沒有那麼回事。一般頭腦清醒、行為持重的人,相當準確地稱馬克思主義為“過激主義”,敬而遠之。馬克思主義只對一些憤怒的年輕人有些吸引力,他們是少數勇敢分子,初次見面,就認為這是當代歐洲最革命最科學的思潮,不惜孤注一擲,把解決中國社會問題的希望寄託在一個“主義”上面。至於對那些有野心的政客來說,馬克思主義不過是又一塊時髦的招牌罷了。
   
   毛澤東喜歡把馬克思主義掛在嘴上。其實,馬克思主義千條萬條,能打動毛的只有一條:“造反有理”。這是毛自己說的,我相信這是真話。但“造反有理”這個東西,說穿了,是中國的土產,《水滸傳》裏的好漢管它叫“替天行道”。
   
   毛澤東有個毛病,把凡是自己喜歡的東西一古腦兒稱為“馬克思主義”。仿佛自己就是“馬克思轉世”!比方說,他自己實踐了一輩子的公式:“武裝奪取政權,戰爭解決問題,這個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是普遍地對的,在中國,在外國,一概都是對的。”其實同樣不必勞十月革命之駕,千里迢迢送過來,因為它與其說是德國馬克思主義的原則,不如說是中國軍閥主義的原則。從袁世凱到張勳,上溯到項羽、劉邦,問鼎逐鹿,成王敗寇,這種東西,怎麼是列寧送到中國來的?毛澤東嘴裏的“馬克思主義”,大抵如此。
   
   我不知道毛澤東到底讀過幾本馬克思的書。反正給他印象最深的,無非就是造反啊、武裝奪取政權啊之類。其他的東西,大概未必看,未必懂,未必喜歡。連毛澤東也不懂的馬克思主義,怎麼可能對中國共產黨的活動產生作用?我看中共不是什麼馬克思主義的黨,它是一個為權力而鬥爭的黨。沒有政權時,它最大的欲望是造反,不擇手段,奪取權力;有了政權以後,它最大的欲望是維穩,不擇手段,保住權力。毛澤東在“與人奮鬥”之中,所以能夠屢屢得手,靠的不是馬克思。

日本侵略者是中共大救星!

   
   問:毛澤東的共產黨是靠什麼上臺的?
   
   答:一靠日本侵略,二靠國民黨不爭氣,三靠不擇手段的縱橫捭闔——這東西並不神秘,翻開通俗演義《東周列國志》之類,就有許多“超限”的“戰略戰術”。對毛澤東,勾心鬥角比馬克思的書實用得多
   
   黨史把秋收起義、井岡山、中央蘇區、長征神化了,其實那是從失敗到失敗的記錄,沒有多少值得載入史冊的範例。秋收起義失敗,才上井岡山;再失敗,才轉移到“中央蘇區”;繼續失敗,只好長征。打土豪分田地的失敗是必然的,跟梁山泊的必然失敗一樣。流亡的失敗也是必然的,跟黃巢的必然失敗一樣。所以連毛澤東門下最忠誠最精明的林彪,也惶惶不知所措,內心深處充滿了疑慮:“紅旗能打多久?!”毛澤東自己也不知道,只能說些不著邊際的大話套話,搪塞了事。讀一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清楚了,這位導師在本文中所作的浪漫主義的預測(“許多地方工人罷工、農民暴動、士兵嘩變、學生罷課的發展”),一條也沒有出現;倒是日本軍國主義,卻跑到中國來救了中國蘇維埃主席毛澤東。
   
   是的,毛澤東的第一個大救星不是別人,而是日本侵略者!如果日本不入侵,非法的山大王就永遠走不出梁山泊,永遠變不成合法的抗日軍,只好逃來逃去當“流寇”。日本一入侵,“工農武裝割據”的黨軍,就堂而皇之當了官兵,在華北和華東的大地上縱橫馳騁,大踏步前進,大踏步後退,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不僅全力保存自己,而且全力發展自己。所以毛澤東一見日本客人,就由衷地連連道謝。這不是笑話,不是客套,這是毛澤東的真心話。毛心裏最清楚,中華民族抗日戰爭最大的贏家是自己。日本輸了,投降了。國民黨陣亡了幾百位將軍,大傷元氣,精疲力盡。共產黨只犧牲了左權和彭雪楓兩位,不到國民黨的百分之一。毛澤東說,蔣介石先是坐在峨眉山上觀戰,最後搶下山來摘桃子。毛澤東是信口開河,撒謊。一個堂堂中共中央主席,靠造謠過日子,可見不是什麼革命家,十足是個政客。
   
   問題是國民黨自己不爭氣。蔣介石挑了抗日的重擔,但是解決不了自己的腐敗問題。特別是日本投降後,他派人到淪陷區接受敵偽的“逆產”,發財的機會來了,發勝利財,發接收財,接受即劫收,蔣介石治國無方,縱容下屬腐敗,加以濫發鈔票,物價飛漲,失掉了民心。其實,當時國民黨的腐敗,和今天共產黨的腐敗相比,小巫見大巫,差遠了。
   
   抗日戰爭結束,各種政治勢力都出來發表自己的主張,顯示自己的力量,群雄紛紛上臺。毛澤東乘機統戰,打出願意繼承孫中山衣缽,做出學習林肯和羅斯福的民主姿態,終於通吃一切,當了大救星。所有這些,基本上都和馬克思主義無關,功耶罪耶,都不必掛到馬克思帳上。
   
   毛澤東這個政客,沒有道德,食言而肥。白紙黑字的諾言,給中國以民主,給農民以土地,給知識份子以自由,讓民族資本主義發展,好話說盡,一條也沒有兌現。最後的結果,中國得到的是獨裁,農民分到的耕地得而復失,知識份子得到的是不准開口,民族資本被消滅,代之而起的是權貴暴發戶一個個白手起家。
   
   毛澤東有一條,“土地改革”。搞倒是搞了,不過,一旦自己在中南海裏坐穩了,下一步就用“社會主義革命”的名義把土地奪回去,而且變本加厲,不管雇農、貧農、中農、富農、地主,叫大家統統淪為無地階級。

毛澤東翻雲覆雨害苦了農民

   
   問:翻雲覆雨的“土地改革”到底起了什麼作用?
   
   答:起了欺騙作用,欺騙了農民。對農民是個騙局,農民得到的是零,被共產黨耍了。但對共產黨,起了天大的作用。第一,騙得了農民的擁護,從而打敗了蔣介石,奪到了統治權。第二,通過鬥爭地主,在全國範圍內顯示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黨的威風。第三,通過農民這個仲介,順順當當,把全國的土地,第一步轉化給農民,第二步轉化給政府,從此歸各級黨委和大大小小幹部支配。當時就如此,隨著地價飛漲,土地越來越成為有權有勢的人的搖錢樹。所以閙到現在,圍繞著城鄉土地和房產的掠奪和反掠奪、侵權和維權,中國出現了無數慘絕人寰可歌可泣的群體事件。只要中國農民的耕者有其田的要求不解決,中國整個社會就勢必繼續動盪下去,不可能穩定。“民無恆產而有恒心者,未之有也!”我相信孟夫子這句話中包含的真理。
   
   問:毛澤東翻雲覆雨,把全體農民害苦了。
   
   答:是的。毛澤東不是農民的大救星,而是農民的大災難。如果毛澤東就此住手,中國人也許還能少受一些苦。問題是毛澤東野心包天,非要當社會主義陣營的“頭”不可。於是,大躍進,於是,餓死了幾千萬農民!於是,就有殺劉少奇等反對派以滅口的文化大革命。所以文化大革命的基本口號自始至終沒有變化過:“誰反對毛主席就打倒誰”。中國就是這樣被毛澤東淪為人間地獄的。所以,我完全贊成茅以軾先生的文章,他的意見是正確的。
   
   問:有人警告說,不得醜化黨史……
   
   答:不是別人要醜化共產黨,是毛澤東自己醜化了自己。毛澤東已經把自己醜化到不能再醜的程度,誰還能使他更醜?大概是1980年前後吧,有一位美國科學家訪問北京,這位老先生是華裔,鄧小平一見他,第一句話就是:啊呀老先生,我們党對不起老百姓啊,我們犯了罪啊!鄧小平說得對。你想,共產黨餓死了幾千萬農民,能對得起老百姓?你能昧著良心說共產黨偉大光榮正確?你能說鄧小平醜化了共產黨?鄧小平當時還有良心。至於他調集幾十萬國防軍向老百姓開槍,那是後來的事。

胡錦濤遠不如劉少奇、楊尚昆

   
   問:反正只要講黨史,就絕對不能掩蓋毛澤東餓死了幾千萬農民,絕對不能掩蓋鄧小平天安門屠殺。這是實實在在的歷史,是真實地反映了兩代核心的本質的歷史。這是中共的大事啊。
   
   答:可是胡錦濤總書記在建黨九十年的重要講話裏,嚴嚴密密回避了這兩件大事,好像共產黨沒有餓死過農民,沒有殺過老百姓。他沒有勇氣正視現實,因此就沒有勇氣正視歷史。他遠遠不如劉少奇、楊尚昆。劉少奇有勇氣對毛澤東說:“人相食,要上書的!”楊尚昆有勇氣承認:天安門事件“是我們黨所犯的最大錯誤之一。”胡錦濤不敢,甚至在時過境遷幾十年之後,他還不敢正視歷史。
   
   在九十周年大會上,他把中共的全部歷史概括為“做了三件大事”,並且由此推出結論:“歷史和人民選擇了共產黨。”他列舉的事實基本上是站不住腳的,因為中國根本沒有完成過“新民主主義革命”,中國根本不存在什麼“社會主義基本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中國人民未必是福。根據憲法,中國只有五年一次的選舉是法定的;所謂“歷史和人民的選擇”,沒有法律根據,不足為訓。
   
   這種味同嚼蠟的講話,照例都是“寫作班子”拼湊出來,經過機械的程式通過,最後照本宣科,用以應時應景的,不一定代表得了有血有肉的總書記。不過,這篇講話,起草得實在太糟糕,水準太低,不像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