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天怒:为吴义龙说几句话]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简历
·我 ---- 一个漂泊者
·乞丐
·赠某君(图)
·给zhan
·青石上
·无题
·致燕子
· 题 S 君骨灰盒
·依据 
·爱与愿
·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怒:为吴义龙说几句话

   天怒:[日期:2012-01-06] 来源:参与 作者:天怒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2年1月6日讯)我是一个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作为一个年逾古稀的经历过反右和文化大革命等风风雨雨的老人,有时候免不了要发些牢骚,于是有朋友建议我去看博讯等海外网站。一年多看下来,虽然有些网站并不是很令人满意,但这里能看到一些真话和真人真事,所以我也一直很爱看。
   


    前段时间,我从博讯上看到一篇关于杭州的一个叫吴义龙的秀才被杭州警察强行迁到老家安徽的奇事。当时我有点纳闷,弄不清到底是咋事。最近又看到吴义龙写的抗议书(或别人为他写的?)和吴的朋友陈树庆先生为他鸣不平的文章,才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使我感到非常的气愤。我曾在司法部门工作过,知道执法是有底线的。这些警察怎么连底线都没有?这样的警察能称“人民警察”吗?他们这样做不是败坏了中国警察的名誉吗?不经别人同意,就把他的家强行从一个地方搬到别一个地方,还自作主张替别人把房子退了,而且事前连一声招呼都没有打过,天下还有比这更奇的奇事吗?这些警察是根据哪条法律这样做的?中国哪部法律授予警察这么大的权力,可以随心所欲地把公民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
   
    陈树庆先生在文章中说中国宪法没有规定迁徙自由,但实际上中国1954年的宪法是有规定的,只是以后的中国宪法取消了这条规定。迁徙自由是人类文明标志,如果没有迁徙自由,就没有今天的人类文明;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取消迁徙自由,这个世界必定倒退到原始社会。远的不说,就说近的,改革开放三十年,如果中国还是死守户籍制度,不许农民进城,那么中国能有今天吗?中国的户籍制度是一项非常落后的制度,它剥夺了老百姓的迁徙自由,所以这几年要求废除户籍制度的呼声非常高,而中国政府事实上已对户籍制度作了不少改革。但是杭州警方仍然拿户籍制度来迫害象吴义龙先生这样的知识分子,实在是匪夷所思。
   
   据陈树庆先生的介绍,吴义龙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知识分子,他曾在1998年参加了中国民主党的组建工作,后被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徒刑。据吴义龙自述,他被捕前是浙江大学硕士研究生,它的户籍是在浙江大学。1999年1月19日,浙江大学在吴义龙论文答辩前三天开除了吴义龙的研究生学籍,随之迁出吴义龙的户口。1999年2月,吴义龙被监视住居,3月初被杭州警方押回安徽落户,但吴读研究生前所在的池州师专拒绝接收。吴义龙3月中旬回杭州,户口迁移证被杭州市警方收回(由杭州市公安局一处张梦洲专程收回)。从此以后直到吴义龙1999年9月15日被捕、入狱、刑满释放,吴义龙的户口实际上都在杭州市公安局。2010年吴义龙刑满释放后,去向杭州市公安局要求落实户口,并要求拿回被没收的身份证,却遭到警方拒绝。这样,吴义龙就成了一个既没有户口,也没有身份证的”黑人“。
   
   一个年富力强、才华横溢的知识分子,却因没有户口而找不到工作,只好在亲朋好友的接济下艰难地度生。更有甚者,他还接二连三地受到警方的骚扰,仍象一个囚徒似地受警方控制,象牲畜一样地被驱赶到老家。但因为他在安徽也没有户口,当地警方也威胁要把他赶走。现在吴义龙不仅无家可归,也无路可走。杭州不让住,安徽不让住,住北京可以吗?当局肯不会让他去。出国可以吗?当局也肯定会阻止他。看来除了火星(据说火星是除了地球外唯一可以住人的地方),吴义龙没有地方可住了,但人类还没发明出上火星的交通工具。
   
    看了吴义龙先生的遭遇,老朽十分气愤,坚决支持吴义龙先生维权,同时希望吴义龙先生公布迫害他的那些恶人的名单。最近在网上看到有个叫酷吏网的网站,中国受迫害的老百姓可以将那些迫害他们的当代酷吏上榜,以便将来民主成功后对这些恶人进行清算。按照老朽的工作经历和亲身体会,象迫害吴义龙先生那样的龌龊行为,不会是来自上面的指示(不过我病休已二十多年,现在的领导是什么样的风格我也不清楚),肯定是具体操作人员的馊主意。他们以为这样可以把吴义龙先生压服,或者是象吴义龙所说的那样“甩包袱”。但按照吴义龙先生的性格,他是压不服的。坐11年大牢都不怕,还怕那点雕虫小技吗?这样做的结果只能自损形象,暴露经办人员的卑劣的人格(如果是上级的指示,那就更不可饶恕)。所以老朽还建议公安部派员调查,不能让这班劣警败环中国警察的形象。
   
    吴义龙先生在公开信中说,他2012年的维权将分三步走:第一步:向杭州市公安局上级浙江省公安厅或杭州市政府就吴义龙落户杭州的问题提请行政复议;第二步:如果行政复议失败,吴义龙向适法的某法院提请行政司法救济;第三步:如果行政诉讼失败,吴义龙决定去北京上访。期间,不排除任何合乎宪法和法律的自救行动。为此,呼吁朋友们给予法律和经济支持。特别欢迎律师朋友提供免费诉讼代理。这里,老朽本人坚决支持吴义龙的维权步骤,并捐赠吴义龙先生1000元以解决其维权费用,请吴义龙生先或他的朋友公布其银行账号,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拍案而起,慨然相助。同时呼吁有正义感的律师为吴义龙先生提供法律援助。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2/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