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牟传珩:世界“非暴力抗争浪潮”演绎中国模式]
蔡楚作品选编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世界“非暴力抗争浪潮”演绎中国模式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0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19/2012
    (博讯 boxun.com)
   

   
    作者:牟传珩
   
    今天,现有国际体系是以普世价值为基础的新文明时代,世界性的公民非暴力抗争,使得处于现代化整合过程的所有地区在发展目标上逐渐趋向一致,而作为政治现代化发展的必然要求就是普世的民主化。这种自然而然地历史进程,已经使得余下不多的专制主义政权难以维持,违背时代潮流的非民主行为,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形势压制,今天的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以及中国持续大规模的公民非暴力抗争事实,再次作出了最好的诠释。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在全球范围内兴起并发展的当代世界民主潮流,正在对整个国际社会产生广泛而又深刻的影响,民主执政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政治发展不可抗拒的历史趋势。在这一世界性民主潮流浩荡前行的过程中,人类追求“自由与民主”的社会理念,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深影响和重塑着全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成为具有全球大众文化认同和政治制度安排的共同向往。
   
    一、第四次民主化浪潮席卷全球
   
    当今时代,被称之为第四次民主化浪潮的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与上世纪苏联东欧剧变时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一脉相承。所谓“天鹅绒革命”,是与暴力革命相对立的一种变革类型,就是借天鹅绒的平和柔滑来比喻和平转移政权的政治主张和演变过程。苏东剧变的基本成果是普世政治原则和价值观念在原苏联国家落地生根,历史性地转变了这个庞大红色帝国的发展方向,但却没有顺利地使新独立的国家在一夜间被彻底改造。原苏联时期的国家机器和政治精英绝大部分都保留下来,原有的各种弊端和转型过程中的丑恶现象,包括个人专权、权力寻租、法律虚设等现象都腐蚀着权力机体,官商勾结、利用私有化侵吞国有资产、逃税漏税等腐败现象甚为普遍。
   
    从理论上讲,这些国家在苏联解体后就已经在宪法层面建立了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和选举制度,军队也实行了国家化,但是从实质情况来看,仍然处于某一党派或个人长期的威权政治统治之下。当权者通过对媒体的控制和对反对派的打压,主宰操纵选举。这些国家在民主的外壳下,大量存在着与民主精神格格不入的现象。这就为反对派通过“非暴力更迭政权”提供了法律依据、革命理由和道义支持。
   
    世界第四次民主化浪潮所导致的从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的颜色革命,巴勒斯坦、伊拉克、阿富汗等中东国家的民主转型,到缅甸、马来西亚、巴基斯坦等东南亚和南亚国家变革,其矛头均指向了制度本身。这种浪潮延之当今中东北非从突尼斯政权倒台起始,到埃及的穆巴拉克公审,再到统治利比亚42年的独裁者卡扎菲被击毙,公民“非暴力抗争”续发性地在拥有王室的约旦、阿拉伯世界最贫穷的也门、突尼西亚的近邻阿尔及利亚、一党独大的叙利亚、海湾的阿曼、及远在西北非的毛里塔尼亚扩张。
   
    政治分析家普遍认为,“颜色演变”、“茉莉花革命”都是世界近现代史上的第四次民主革命浪潮,除了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由于统治者相对顽固,致使公民抗暴付出了不少血的代价外,基本上还属于“非暴力更替政权”范畴。在历史上由于不存在对制度进行和平变革的可能,所以一旦制度的压迫超过民众所能容忍的限度,人们只能诉诸暴力来改变现状。然而,冷战后期充分体现“爱因斯坦研究所”创始人吉恩夏普“非暴力政权更迭理论”的苏东剧变与“颜色革命”,却改写了这样的历史。对此,美国一位学者发表文章称,“非暴力政权更迭理论”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这种观点反映出非暴力政权更迭正逐步获得国际社会主流的认同。
   
    二、世界让“茉莉花”飞
   
    当今世界,新旧政治文明的根本冲突,就在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与“选票箱里出政权”的对决;现代国际社会的“非暴力更替浪潮”,就是由“权力枪授”向“权力民授”过渡的民主化主旋在全球奏响。
   
    这场浪潮的非凡影响力与巨大冲击力,已经席卷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导致地球村里没有一个角落能抵抗它的诱惑。21世纪的今天,已经没有哪里的人民会面对“一人一票”的世界生态,甘心置身事外,永远由“枪杆子政权”被代表,被愚弄。这就是2011年世界让“茉莉花”飞的所以然。
   
    当年,中国的“六四”事件其实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全民非暴力抗争运动。然而,这场运动却在坦克的履带下,“牡丹花”血溅四方,激发了随后的苏联东欧剧变、“颜色革命”和今天中东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去年2月2日,埃及外交部发言人就说(这时还是穆巴拉克政府的外交部):“这里不是天安门广场,这里也不会变成天安门广场”这便是“牡丹花”血溅四方的最好例证。
   
    三、专制黑箱政治的掘墓人
   
    在历史上,每一种传媒形式的变革,都会改变一个时代的存在形式。今天全球网络的普及,已经使网民们进入了一种全新文明的生活方式,即一种不得不开放、不民主的生活方式。在这样的网络时代,不可避免地将带来权力的分散和直接民主。人们的政治参与将越来越倾向于全民公决来决定国家的重大公共分歧。这就为“公民非暴力抗争”提供了无限广阔的政治前途。
   
    今天,信息通讯技术的发展,已为人们民主革命开拓了广阔的行使权利空间,互联网的传播能力,已经突破了专制权力扼杀信息自由的时间和空间的藩篱。不久前,突尼斯、埃及、等发生的“茉莉花革命”,正是借助网路这个现代化的工具与平台,用“推特”和“面书”等联络功效,在极短的时期里迅速聚集,同时爆发,致使独裁者在十几天内垮台。如此“茉莉花革命”与曾发生在缅甸的"藏红色革命"一脉相承,当时缅甸民众抗争就采用了包括闪电式集结,互联网上博客,手机短信等组织了良好的、时散时聚的抗议等等行动。由此可见,信息时代注定要赢得“一人一票”的“票箱民主”,成为专制者黑箱政治的掘墓人。
   
    四、中国模式的“公民非暴力抗争”
   
    反思当今中国,2011年的春天,互联网上出现了中国“茉莉花微笑”散步呼吁,北京、上海等地的“茉莉花微笑”曾连续多个星期天,以散步的形式小规模进行,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组织者。当局为了对付如此零散的“茉莉花微笑”散步,每逢星期天下午不仅调动大批警察加强保安,还调动大批市民上街“维稳”,然而这种效仿式的运动并未得到持续。反而,是中国内生模式的“公民非暴力抗争”,从厦门海沧PX项目聚集万人上街"散步,南京市民“捍卫梧桐树”静坐示威集会,到"大连“拒绝PX”冲击波开始发扬光大。特别是2011年底,广东陆丰乌坎这个拥有1.3万人的乡村,因土地被非法征用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打倒贪官”、“还我耕地”的中国“新土地革命”农民运动,带起了周围各村群起维权,震惊了海内外舆论,直到2012年1月2日,福建省晋江市陈埭镇溪边回族村近千村民上街游行,高呼“向乌坎村学习”、“为了子孙后代”、“还我公道”、“坚决讨回失地”等口号,进行浩浩荡荡的公民示威游行。这些随机性、自发性的公民非暴力抗争,都基本是以理性、和平方式,引发海内外网民的联合互动,也都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成功,至少也聚焦了广泛的社会舆论,赢得了普遍的大众声援。如此公民“街头维权”的和平抗争,都具有法理与道德的双重正当性,都显示了民众群体的力量。
   
    这些抗争因“公开”而有号召力;因“和平”而有秩序,有效地提升了公民的言论、集会、游行示威等各项宪法赋予的权利。特别是借助网络平台,如“推特”、“面书”以及手机短信等同时发声,迅速聚集民众,不使用过激的政治性口号,尽量减少与军警冲突,是这些事件成功的抗争经验。特别是广东陆丰乌坎,团结一致解体了村里的党组织及村干部,并经民主选举,自行组成“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和“妇女代表联合会”管理村里事务,群体公开走上街头,和平有序表达诉求,理性而智慧地接待世界各新闻媒体,致使政府围困之下进退两难。最终迫使中共中纪委委员、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紧急带领的工作组,以“谈判”方式暂缓冲突,初步答应乌坎临时理事会提出的部分要求,并承认了其自治组织合法。由此可见,中国模式的公民非暴力抗争,越来越趋于成熟,显示了其和平、理性、群体、智慧,并越来越有政治责任感的健康趋向。
   
    五、中共高度警戒“敌对势力”
   
    今年元旦,胡锦涛是在《求是》杂志公开发表了在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上的讲稿,再次强调,“国际敌对势力正在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图谋。”记得,2011年2月19日,国家主席胡锦涛面对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来袭,在中央党校举行的省部级主要领导人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强调,要切实加强党的领导,强化政府社会管理和舆论控制。2011年2月20日,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再次要求,加强社会管理,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努力使社会冲突与纠纷消失在萌芽状态”。接着,党的喉舌刊物《瞭望》杂志又专此刊发了对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陈冀平的专访。这位维稳要员,一语道破了当权者要“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天机。陈冀平说:“从国际形势来看,一些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图谋愈演愈烈,打着维权的旗号借机插手人民内部矛盾,蓄意制造各种事端。”
   
    中共官方强调要“创新社会管理”,其出发点就是想用“天价维稳”捆绑社会。然而,各地却涌现了新一轮罢工、抗税以及群体维权浪潮,这绝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情绪表达或发泄,更是由一种“政治正当性伦理”的社会要求驱动的。正因为中共长期以来拒绝普世民主化的道路,权力不受制约,所以才迫使民众在社会冲突中,自觉不自觉地联合一致,一次比一次更加政治化的群体运动接连而来,不断积蓄着公民非暴力抗争的资源。
   
    六、示威民众表达“什么叫力量”
   
    2011年12月26日,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在省委组织部、省委维稳办会议上针对乌坎事件反思到,“群众已经被激怒起来了,你才知道什么叫力量”。美国《时代周刊》按照惯例推出了年度人物,“示威民众”这一群体性人物登获榜首。这份权威杂志解释“示威民众”当选是因为,“这些示威民众从中东国家扩展到欧洲、美国。他们改变了全球政治格局,他们重塑了人民力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