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槟郎文集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孔歆轶
     
     
     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槟郎
       
       巢湖是大陆的眼睛
       澎湖是台湾的明灯
       老阿婆坐在巢湖岸边
       听着澎湖多情的涛声
       望穿秋水,只有燕子来去
       是巢湖的波使少女变老
       还是澎湖的浪使阿婆年轻
       
       老阿婆扔出巢湖的贝壳
       她听到溅在澎湖的水音
       巢湖的渔船归港了
       它们可是从澎湖启程
       归来的少年在这里
       晚霞染红了湖滩的柳林
       土财主家的小姐
       送别佃户的儿子上巢城
       巢城怎么会远在了澎湖边
       从此阿婆见不到情人
       
       那时我快快长大
       老阿婆慢慢变老
       阿婆说我像一个人
       那人也在咱们村长大
       我第一次听到澎湖这个地名
       仿佛阿婆的扇子一扇
       我便吹到了澎湖上
       看到像你又是你叔祖的人
       你便领他回巢湖的家
       阿婆搂着我笑着流泪了
       
       老阿婆说她
       一辈子只恨两个人
       他们是冯玉祥和张治中
       他们吃了她烧的家乡菜
       还带走了她的情人
       这两个家伙怎么不死在台湾
       可是那个人怎么不回来呢
       阿婆恨死了国民党
       土改工作队将她爸爸毙了
       她被打成异类分子仍这么说
       
       老阿婆死在小屋里
       没有丈夫也没有儿女
       村里人将她葬在柳林里
       便有奇怪的对鸟儿鸣叫
       雄鸟叫巢湖—巢湖—巢湖
       雌鸟叫澎湖—澎湖—澎湖
       村长她爹说那是老阿婆变的
       可那只叫巢湖的雄鸟呢
       那是从澎湖飞过来的吧
       
       后来我终于知道
       村长她爹爹一直照顾着老阿婆
       当我考上大学成为城里人
       他终于告诉我片断的往事
       他本来与阿婆门当户对
       媒人在他们俩家跑断腿
       可是死在澎湖湾的小子
       哪配得巢湖最美的女儿花
       冯玉祥还是张治中回乡探亲
       照例来阿婆家赚吃喝
       她父亲喊来那小子
       要他混上军官再来登门
       五十年代抓到一个偷渡特务
       他交待老乡部队在澎湖
       
       巢湖是大陆的眼睛
       澎湖是台湾的明灯
       老阿婆葬在巢湖岸边
       听着澎湖多情的涛声
       岸滩的柳林里有对鸟儿叫鸣
       巢湖—澎湖—巢湖—澎湖
       我终于有机会到台湾旅行
       哼着晚风轻吹澎湖湾的歌声
      看到澎湖边也有一座孤坟
     
     上了槟郎老师一学期的“新诗研究”选修课,也分享了他的原创诗歌例文,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这首诗了。不过,我一开始忘记了这首诗的名字,现在才发现,这首诗的名字似乎可以再加斟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似乎有点俗了,诗本身远比题目有味道的多。
     
     望穿秋水,只有燕子来去
     是巢湖的波使少女变老
     还是澎湖的浪使阿婆年轻
     
     很喜欢这3句话。望穿秋水一句,老阿婆期盼的眼神仿佛跃然纸上,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无止尽的等待,然而她却一直坚持着,没有放弃。等待的结果呢,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原以为可以等来情人,却只有燕子来去!这是何等漫长而无望的等待?阿婆在巢湖一天一天的变老,对澎湖那个人的思念和感情啊,却让老阿婆一直怀揣着爱,怀揣着期盼,怀揣着少女一般年轻的心。两个地点的转换和呼应中,包含了太多的内涵。语言虽看似简洁明了,其中的感情却是丰富而深厚的。接着又是两句构思精巧的句子。
     
     老阿婆扔出巢湖的贝壳
     她听到溅在澎湖的水音
     巢湖的渔船归港了
     它们可是从澎湖启程
     
     老阿婆的贝壳从巢湖落下,她却能听见澎湖的水音,看到渔船归港,就惦念着这渔船是否从澎湖启程?渔船里的人呵,是否见过我心心念念的那个他?是否会带来他的消息?短短4句话将老阿婆的爱、等待、期盼写得淋漓尽致,老阿婆善良、坚韧、执着的形象跃然纸上。两个地点的呼应,仿佛是两颗心有灵犀的心彼此呼唤、应答。
     我从阿婆的口中知道了澎湖这个地名。
     
     仿佛阿婆的扇子一扇
     我便吹到了澎湖上
     
     我对澎湖的想象在诗人的笔下是那么真实、自然,我在阿婆眼中是特别的,因着我像着那个阿婆心心念念的人儿。阿婆盼着情人呵,阿婆的期盼都牵连到我的身上,期盼着我能把他带回来,与阿婆相见。阿婆搂着我笑着流泪了,这笑是多么艰辛的笑,这泪又是多么幸福的泪呢。这样的爱,这样的坚守,只有个中人能知甘苦。
     老阿婆至死都未能见着自己的爱人,孤孤单单的离开了,柳林里却自此有了成双的鸟儿,叫着“澎湖”与“巢湖”,缓缓向人们叙述这凄美的爱情。诗到这里,增加了神话色彩,在凄凉的感伤中多了一丝脉脉温情。
     结尾与开头的呼应,澎湖边守候的孤坟,将爱情的悲剧色彩推向了极致,也将他们的爱情推向了极致。他们是幸福的,尽管生时未能相守,他们却守住了他们的爱情,不懈的执着着。这是一首爱情的赞歌,虽然婉转哀伤,却触碰了人性中最柔软的角落,唤起人性的本真和对美的无限追求。
     这首诗从人物设置到情节构造都堪称完美。从人物来看,不仅有阿婆和“他”这样一对守护爱情的情人,还有“我”和村长他爹这样的见证者,还不乏老阿婆的父亲这类破坏者。我长得像阿婆的情人,村长他爹爱着阿婆。阿婆父亲嫌贫爱富,看不上佃户的儿子,打发他到老乡冯玉祥还是张治中的军队去当兵,却因国共内战,台海分治,阻断了他们相见的可能。人物之间的牵扯与纠葛,情感的深厚与坚定在这首诗着被诠释的完美如一。每一小节环环相扣,既不凌乱琐碎,也不颠倒混乱,如同一个老人的娓娓道来。插叙、补叙、倒叙等手法灵活运用,又贴切自然,不琢痕迹。开头与结尾的照应,两个地点的呼应。两颗真心的应答让这首诗浑然一体,深厚的感情蕴藏在字里行间之中,颇有韵味。
     2012-1-15
(2012/0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