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槟郎文集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孔歆轶
     
     
     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槟郎
       
       巢湖是大陆的眼睛
       澎湖是台湾的明灯
       老阿婆坐在巢湖岸边
       听着澎湖多情的涛声
       望穿秋水,只有燕子来去
       是巢湖的波使少女变老
       还是澎湖的浪使阿婆年轻
       
       老阿婆扔出巢湖的贝壳
       她听到溅在澎湖的水音
       巢湖的渔船归港了
       它们可是从澎湖启程
       归来的少年在这里
       晚霞染红了湖滩的柳林
       土财主家的小姐
       送别佃户的儿子上巢城
       巢城怎么会远在了澎湖边
       从此阿婆见不到情人
       
       那时我快快长大
       老阿婆慢慢变老
       阿婆说我像一个人
       那人也在咱们村长大
       我第一次听到澎湖这个地名
       仿佛阿婆的扇子一扇
       我便吹到了澎湖上
       看到像你又是你叔祖的人
       你便领他回巢湖的家
       阿婆搂着我笑着流泪了
       
       老阿婆说她
       一辈子只恨两个人
       他们是冯玉祥和张治中
       他们吃了她烧的家乡菜
       还带走了她的情人
       这两个家伙怎么不死在台湾
       可是那个人怎么不回来呢
       阿婆恨死了国民党
       土改工作队将她爸爸毙了
       她被打成异类分子仍这么说
       
       老阿婆死在小屋里
       没有丈夫也没有儿女
       村里人将她葬在柳林里
       便有奇怪的对鸟儿鸣叫
       雄鸟叫巢湖—巢湖—巢湖
       雌鸟叫澎湖—澎湖—澎湖
       村长她爹说那是老阿婆变的
       可那只叫巢湖的雄鸟呢
       那是从澎湖飞过来的吧
       
       后来我终于知道
       村长她爹爹一直照顾着老阿婆
       当我考上大学成为城里人
       他终于告诉我片断的往事
       他本来与阿婆门当户对
       媒人在他们俩家跑断腿
       可是死在澎湖湾的小子
       哪配得巢湖最美的女儿花
       冯玉祥还是张治中回乡探亲
       照例来阿婆家赚吃喝
       她父亲喊来那小子
       要他混上军官再来登门
       五十年代抓到一个偷渡特务
       他交待老乡部队在澎湖
       
       巢湖是大陆的眼睛
       澎湖是台湾的明灯
       老阿婆葬在巢湖岸边
       听着澎湖多情的涛声
       岸滩的柳林里有对鸟儿叫鸣
       巢湖—澎湖—巢湖—澎湖
       我终于有机会到台湾旅行
       哼着晚风轻吹澎湖湾的歌声
      看到澎湖边也有一座孤坟
     
     上了槟郎老师一学期的“新诗研究”选修课,也分享了他的原创诗歌例文,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这首诗了。不过,我一开始忘记了这首诗的名字,现在才发现,这首诗的名字似乎可以再加斟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似乎有点俗了,诗本身远比题目有味道的多。
     
     望穿秋水,只有燕子来去
     是巢湖的波使少女变老
     还是澎湖的浪使阿婆年轻
     
     很喜欢这3句话。望穿秋水一句,老阿婆期盼的眼神仿佛跃然纸上,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无止尽的等待,然而她却一直坚持着,没有放弃。等待的结果呢,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原以为可以等来情人,却只有燕子来去!这是何等漫长而无望的等待?阿婆在巢湖一天一天的变老,对澎湖那个人的思念和感情啊,却让老阿婆一直怀揣着爱,怀揣着期盼,怀揣着少女一般年轻的心。两个地点的转换和呼应中,包含了太多的内涵。语言虽看似简洁明了,其中的感情却是丰富而深厚的。接着又是两句构思精巧的句子。
     
     老阿婆扔出巢湖的贝壳
     她听到溅在澎湖的水音
     巢湖的渔船归港了
     它们可是从澎湖启程
     
     老阿婆的贝壳从巢湖落下,她却能听见澎湖的水音,看到渔船归港,就惦念着这渔船是否从澎湖启程?渔船里的人呵,是否见过我心心念念的那个他?是否会带来他的消息?短短4句话将老阿婆的爱、等待、期盼写得淋漓尽致,老阿婆善良、坚韧、执着的形象跃然纸上。两个地点的呼应,仿佛是两颗心有灵犀的心彼此呼唤、应答。
     我从阿婆的口中知道了澎湖这个地名。
     
     仿佛阿婆的扇子一扇
     我便吹到了澎湖上
     
     我对澎湖的想象在诗人的笔下是那么真实、自然,我在阿婆眼中是特别的,因着我像着那个阿婆心心念念的人儿。阿婆盼着情人呵,阿婆的期盼都牵连到我的身上,期盼着我能把他带回来,与阿婆相见。阿婆搂着我笑着流泪了,这笑是多么艰辛的笑,这泪又是多么幸福的泪呢。这样的爱,这样的坚守,只有个中人能知甘苦。
     老阿婆至死都未能见着自己的爱人,孤孤单单的离开了,柳林里却自此有了成双的鸟儿,叫着“澎湖”与“巢湖”,缓缓向人们叙述这凄美的爱情。诗到这里,增加了神话色彩,在凄凉的感伤中多了一丝脉脉温情。
     结尾与开头的呼应,澎湖边守候的孤坟,将爱情的悲剧色彩推向了极致,也将他们的爱情推向了极致。他们是幸福的,尽管生时未能相守,他们却守住了他们的爱情,不懈的执着着。这是一首爱情的赞歌,虽然婉转哀伤,却触碰了人性中最柔软的角落,唤起人性的本真和对美的无限追求。
     这首诗从人物设置到情节构造都堪称完美。从人物来看,不仅有阿婆和“他”这样一对守护爱情的情人,还有“我”和村长他爹这样的见证者,还不乏老阿婆的父亲这类破坏者。我长得像阿婆的情人,村长他爹爱着阿婆。阿婆父亲嫌贫爱富,看不上佃户的儿子,打发他到老乡冯玉祥还是张治中的军队去当兵,却因国共内战,台海分治,阻断了他们相见的可能。人物之间的牵扯与纠葛,情感的深厚与坚定在这首诗着被诠释的完美如一。每一小节环环相扣,既不凌乱琐碎,也不颠倒混乱,如同一个老人的娓娓道来。插叙、补叙、倒叙等手法灵活运用,又贴切自然,不琢痕迹。开头与结尾的照应,两个地点的呼应。两颗真心的应答让这首诗浑然一体,深厚的感情蕴藏在字里行间之中,颇有韵味。
     2012-1-15
(2012/0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