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
李芳敏144000
·現在有的,先前就有;將來有的,早已有了;因為神使已過的事重新出現
·我在日光之下又看見:審判的地方有奸惡,維護公義的地方也有奸惡。
·因為世人所遭遇的與牲畜所遭遇的,都是一樣:這個怎樣死,那個也怎樣死,兩
·因此我看人最好是在自己所作的事上自得其樂,因為這也是他的分;誰能使他看
·耶和華啊,你看見了我的冤屈,求你為我主持公道。
·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
·耶和華啊!求你按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
·求你在烈怒中追趕他們,從耶和華管治的普天之下除滅他們。
·我是在耶和華忿怒的杖下受過苦的人。他領我,使我行在黑暗中,不行在光明裡。
·他築壘圍困我,使毒害和艱難環繞我。
·周星馳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馬來西亞版本MV】
·他用砍鑿好的石頭堵塞我的道路,他使我的路徑曲折。
·他像熊埋伏著,又像獅子在藏匿的地方,等候攻擊我。
·我成了眾民譏笑的對象,他們終日以我為歌嘲諷我。
·他用沙石使我的牙齒破碎,把我踐踏在灰塵中。
·你使我失去了平安,我已忘記了福樂是甚麼。所以我說:“我的力量已消失了,
·回憶起我的困苦飄流,就像是苦堇和毒草。20每逢我的心想起往事,我的心就消
·耶和華的慈愛永不斷絕,他的憐憫永不止息。
·每天早晨都是新的;你的信實多麼廣大!
·耶和華善待等候他的和心裡尋求他的人.安靜等候耶和華的救恩,是多麼的美好
·他要無言獨坐,因為這是耶和華加在他身上的。他要把自己的口埋於塵土中,或
·主必不會永遠丟棄人.他雖然使人憂愁,卻必照著他豐盛的慈愛施憐憫。
·人把地上所有被囚的,都踐踏在腳下,或在至高者面前,屈枉正直,或在訴訟的事
·除非主命定,誰能說成,就成了呢?或禍或福,不都是出於至高者的口嗎?
·我們要檢討和省察自己的行為,然後歸向耶和華.我們要向天上的神,誠心舉手禱
·你用密雲把自己遮蔽起來,以致我們的禱告不能達到你那裡.你使我們在萬族中,
·我們所有的仇敵,都張開口攻擊我們.我們遭遇的,只是恐懼、陷阱、毀壞和滅亡.
·我的眼淚湧流不停,總不止息,直到耶和華垂顧,從天上關注。
·那些無故與我為敵的人追捕我,像追捕雀鳥一樣。
·耶和華啊,我從坑的最深處呼求你的名,你曾經垂聽我的聲音,現在求你不要掩耳
·耶和華啊,你看見了我的冤屈,求你為我主持公道。60 你已看見了他們種種的
·基督徒的遭害讓穆斯林們「更加認識基督」 zt
·專家警告:基督徒或將從伊拉克埃及完全消失
·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你也聽見了那些起來
·人權積極分子:很多基督徒不知道迫害有多嚴重 zt
·求你在烈怒中追趕他們,從耶和華管治的普天之下除滅他們。
·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音,我在
·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
·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
·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謙卑的人,你要拯救;
·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
·大选回顾.怪罪文化. 视而不见的包庇?其实你不懂华人的心!zt
·巫统做了什么?马华是注定改不了 . 党选换领导也救不了马华?zt
·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他教導我的手怎樣作戰,又使我的手臂可以拉開銅弓.你把你救恩的盾牌賜給我,
·你以能力給我束腰,使我能夠作戰;你又使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都屈服在我的腳下
·近代考古之發現,證明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話 zt
·你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使我可以殲滅恨我的人。
·你救我脫離了人民的爭競,你立我作列國的元首;我不認識的人民要服事我
·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詩篇18:50 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
·一個錯誤的國慶日-馬來西亞國慶日
·獨立五十年? 一九六三年馬來西亞成立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
·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睛明
·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大過。
·主耶和華這樣說:“愚頑的先知有禍了,他們只是隨從自己的靈說預言,卻沒有看
·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廢墟中的狐狸.他們沒有上去堵塞破口,也沒有為以色列
·因此,主耶和華這樣說:“因為你們所說的是虛假,所見的是欺詐,因此我就攻擊你
·‘那牆要倒塌,必有暴雨漫過.大冰雹啊!你們要降下,狂風也必暴颳。’
·主耶和華這樣說:“我要在我的烈怒中使狂風暴颳;在我的忿怒中有暴雨漫過;在
·我必這樣向牆,和向那些用灰泥粉刷這牆的人發盡我的烈怒.我要對他們說:‘牆
·“人子啊!你要面向民中那些隨著自己心意說預言的女子,說預言攻擊她們。
·難道你們獵取我子民的性命,就能保全自己的性命嗎?
·你們向我那些願聽謊言的子民說謊,不該死的人,你們殺死了;不該活的人,你們卻
·呈递于纳吉首相的伩件; 冰毒( ICE )与(馬來西亞)这个国家! zt
·呈递于纳吉首相的伩件; 冰毒( ICE )与(馬來西亞)这个国家! zt
·主耶和華這樣說:我要與你們符咒的帶子作對。你們用它們來獵取人的性命,好像
·我沒有使義人灰心,你們卻用謊言使他們灰心,又堅固惡人的手,使他們不轉離惡
·以色列的後裔跟所有外族人分離,然後站立,承認自己的罪過和他們列祖的罪孽。
·耶和華啊,你榮耀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願你的名被尊崇,超過一切稱頌和讚美。
·你,唯獨你是耶和華,你造了天,天上的天和天軍,地和地上的萬物,海和海中的萬
·你是耶和華神,你揀選亞伯蘭,帶領他出了迦勒底的吾珥,改他的名字為亞伯拉罕
·獨立思考 zt 培養獨立思考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zt
·為什麼不能獨立思考? zt
·因為你知道埃及人怎樣狂妄自大地對待他們,所以就對法老和他的一切臣僕,以及
·日間你用雲柱引導他們,夜間用火柱光照他們要行的路。
·你使他們認識你的聖安息,藉你僕人摩西向他們頒布誡命、條例和律法。
·但是我們的列祖狂妄自大,硬著頸項,不聽從你的命令。
·尼希米記9:17他們拒絕聽從,也不記念你在他們中間所行的奇事,硬著頸項,存
·你還是因著你豐盛的憐憫,沒有把他們撇棄在曠野;日間雲柱沒有離開他們,仍
·在曠野四十年,你供養他們,他們毫無缺乏,衣服沒有穿破,他們的腳也沒有腫痛。
·你使他們的子孫眾多,像天上的星星那麼多;你把他們帶進你應許他們的列祖要
·於是他們的子孫進去,獲得那地;你使那地的迦南居民向他們屈服,又把迦南眾
·可是他們竟悖逆,背叛你,把你的律法丟在背後,殺害那些控告他們,要他們歸向你
·人應遵行這些典章,按照你警告他們,要他們轉向你的律法;但他們狂妄自大,不
·你多年容忍他們,你的靈藉著你的眾先知勸戒他們,他們還是不側耳而聽,所以你
·我們的神啊,你是至大、全能、至可畏、守約施慈愛的神,現在求你不要把我們
·我們的君王和領袖,我們的祭司和列祖,都沒有遵行你的律法,也沒有留心聽從你
·我們今天竟成了奴僕!就是在你賜給我們列祖享用其上果實和美物之地,我們竟
·現在由於這一切事,我們立下確實的約,寫在文件上;我們的領袖、利未人和祭司
·不聽行法術者的聲音,就是極靈的咒語,也是無效。
· 詩篇58:1掌權者啊!你們真的講公義嗎(本句或譯:“你們默然不語,真的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

如果那种力量已經掌握了生命配額轉移的方法,那么生命買賣很快就會普遍起來。像陶啟泉、大亨他們那班豪富,和全世界的權貴……總之是買得起、花得起錢的人,會大喜若狂,認為這樣子的生命,才算是公平。而出賣生命者,可以得到大量金錢,擺脫人間地獄的苦困,雖然少了几年生命,可是能夠使自己活得像個人,那也正是他們熱切的希望──對他們來說,或許那是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從那些應征信來看,絕對可以得到如此的結論。那樣看來,我所擔心的那种力量會對人類帶來极大禍害的假設也不能成立。因為全人類的行為,正是向著這一個方向在發展,既然是人心所趨,就算是由此走向滅亡,也是人類自己的選擇! 想到這里,我的感覺十分奇特,難以形容,我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1/008.htm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賣命
   七、半夢半醒

   
   我道:“生命形式不同者,請勿妄加評議!”
     康維仍然笑容滿面:“對不起──我可不可以指出一些事實?”
     我悶哼了一聲,沒有回答。康維顯然也不准備听我的回答,他接著就道:“我不明白你們為何對生命配額的轉移如此緊張,覺得不能接受,而事實上,生命配額的轉移,早已實施,而且十分普遍,不值得大惊小怪!”
     我一時之間,還弄不明白康維這樣說是甚么意思,白素已經道:“那不能算!”
     康維道:“怎么不能算?根本就是生命配額的轉移!就拿‘輸血’來說──“
     本來我一時之間想不通白素和康維在爭甚么,可是一听到“輸血”這兩個字,我就不由自主大叫一聲,明白康維說生命配額轉移早已在實施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提到了輸血。
     輸血是現代醫學中最普遍的一种手術,行之已久,人人都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任何怪异。
     輸血這件事,在某种角度看來,确然可以算是生命配額的轉移。失血過多,會喪失生命,經過輸血,就可以使生命延續──那當然是接受了血液的人,同時也接受了生命配額的緣故。
     這一點,可以說毫無疑問。
     可是輸出血液的人,是不是損失了生命配額呢?
     現代醫學說,輸出少量血液,對身体健康并無影響──事實也證明了這個說法。
     可是身体健康,并不代表生命配額沒有減少。生命配額減少是看不出來的,不但現在看不出來,而且日后也看不出來──因為沒有人知道自己本來可以活多久。
     如果輸血會導致生命配額的減少,那是一件极可怕的事情,會使得現代醫學手足無措,甚至于無法運行!
     我把這一點提了出來,并且嚴重警告康維:“沒有确實證据,你可不要胡說八道!捐血救人,是很高尚的行為,但是如果捐血者會損失本身的生命配額,只怕肯做的人,少之又少,現代醫學會因此癱瘓!”
     我說得十分鄭重,而且問題也确然很嚴重,所以連柳絮也望定了康維,等他作進一步解釋。
     康維做了一個鬼臉:“我不知道輸出血液會不會損失生命配額,可是接受輸血可以增加生命配額,卻是可以肯定的。”
     康維雖然只是說“不肯定”,可是我仍然感到极度緊張。我追問道:“你說清楚一些──究竟輸出血液的人,會不會損失生命配額?”
     康維還是沒有正面回答,他只是道:“血液是人体中最奇特的組成部分,它不但可以在离開人的身体之后,自行獨立存活一個很長的時間,而且也是人体重要組織之中,唯一失去了之后可以再生長的部分……”
     我不等他再發揮下去,就打斷了他的話頭:“你說結論,結論是甚么?”
     康維在我的追問之下,又想了一會,才道:“根据血液的再生能力來看,答案應該是不會損失生命配額。”
     我略略松了一口气,可是新的問題立刻又產生了。
     我道:“你舉了輸血這個例子來說明生命配額的轉移,其實推而廣之,心髒、腎髒……等等器官的移植,也當然是生命配額的一种轉移。”
     康維道:“當然是。不過器官的移植,都在拿出器官的一方已經死亡的情形下進行,死者的死亡,可能是由于他的呼吸配額已經用完,或者是腦部活動配額沒有了,若是他的心髒功能還有大量配額剩余,那就可以把這种剩余轉移到他人身上去使用,對死者來說,也就無所謂損失不損失。”
     我立刻道:“有一些器官移植并非在一方死亡的情形下進行,最常見的情形是腎髒的轉移──大都出現在為了挽救親人的生命上,轉移過程中的雙方都是活人,得到的一方,當然是增加了生命配額,而失去的一方,不能再生出一個新的腎來,他是不是損失了他的生命配額?”
     康維被我的問題迫得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白素在這時候忽然笑了起來:“你們兩位,真可以說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怎么在這個問題上鑽起牛角尖來了?”
     我和康維,确然糊涂一時,因為白素這樣說了,我們竟然還是沒有立刻想起我們的討論,有甚么不對勁的地方。
     所以我們一起向她望去,她不等我們開口,先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們先想一想。
     就在這時候,柳絮指著我們,笑了起來,顯然是她也明白了白素的話。接著是康維用力打了他自己一下腦袋,當然不到一秒鐘,我也明白了。
     后來他們都取笑我后知后覺,我想說當時陳景德比我更遲鈍,可是我沒有說出口──如果淪落到要和陳景德作比較,那實在太不堪了。
     雖然在這個問題上,我的反應比較遲鈍,可是他們三個都是非同小可的人物,比不上他們,我也不覺得是甚么大失敗。
     何況我比起康維這個精密無比的机器腦袋來,也不過只慢了一秒半秒而已!
     卻說當時我看到陳景德還是一臉茫然的神气,我就向他解釋道:“我們討論生命配額是不是有損失,可是這個問題實際上并不成立,因為任何人的生命配額,早在他的生命形成之時,已經确定,是多少就是多少,不會減少。”
     白素向我笑了笑,表示她說我們糊涂,确然是因為如此。
     可是陳景德經我說明之后,仍然不明白。
     他非但不明白,而且還提出了一個問題。
     更令人气結的是,他的問題,令我們四個人一時之間都啞口無言!
     他道:“要是生命配額早在生命形成之初已經設定,那么也就根本不存在生命配額的轉移──是多少就是多少,不會減少,也就不會增加,何來轉移?”
     一時之間,我思緒很紊亂,難以回答陳景德這個問題──在生命配額轉移這個問題上,我有很多想法,可是想法和想法之間,卻在很多情形下互相矛盾。
     剛才陳景德提出的問題,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我既然肯定了生命配額是早已設定的,可是又認為生命配額的轉移是可能,這豈不是矛盾之至?
     我這樣想著,口中自然而然喃喃自語:“真是矛盾!”
     白素卻應聲道:“并不!”
     我呆了一呆:“并不甚么?”
     白素道:“并不矛盾!”
     各人都向她望去,看她如何解釋這個明顯的矛盾。
     白素徐徐道:“這是一個有關命運的老問題:要是命里注定大富,是不是坐在家里甚么也不做,根本不必努力,錢就會從天上掉下來?”
     陳景德反問:“你的答案是甚么?”
     白素道:“我的答案是:不會!錢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要努力去賺。”
     陳景德道:“這不是矛盾了嗎?”
     白素搖頭:“并不矛盾。因為在命運設定他會成為大富的同時,也已經設定他會勤奮努力,而不是坐在那里等錢從天上掉下來。”
     我吸了一口气:“你的意思是說,生命配額的轉移,也是早已設定的事?”
     白素點了點頭:“我們已經假設生命配額把一生所有的動作都早已設定,當然也包括了他會減少生命配額或增加生命配額這种行動在內。”
     白素把問題解釋得很明白──一切都早已設定,包括出讓或接受生命配額在內。
     在這樣的情形下,生命配額的轉移當然成為可能,并不矛盾。
     陳景德瞪大了眼,想了一會,忽然神情變得十分哀傷,失聲叫道:“要是這樣,我們的──我是說我和陳宜興的計划如果實現了,那豈不是我們兄弟二人,早已注定其中一個會早死!”
     我瞪了他一眼:“你太矛盾了,你不是說過你們兩人一起活著是极大的浪費嗎?一個早死,就表示一個可以長命,有甚么可以傷感的?”
     陳景德低下頭,顯然一時之間他還很難接受我的話。
     我也不再去理會他,因為在這時候我想起了一個令我傷感的問題──如果一切早已設定,那么無論我如何努力,都將無法阻止生命配額轉移的進行!
     而且我的一切擔心也都屬于多余──既然有人設定會出讓生命配額,那么生命配額轉移就遲早會出現。
     或許生命配額轉移早已在進行中,只不過人類還沒有意識到而已,像輸血、器官移植,甚至于全身換血等等現代醫學所能做到的一切,肯定都可以使生命配額得到增加,至于有得必有失,誰是失去的一方,無法确切肯定。
     總之這种現象,并不造成我開始時所有的那种憂慮,看來如果將來生命配額的轉移普遍化之后,得到的和失去的各取所需,人人都習以為常,心安理得,就像進行普通的買賣一樣,雖然是買命和賣命,也不會對整個人類社會形成任何混亂,說不定對現存的一些社會現象,還可以有大大的改進!
     而等到生命配額的買賣普遍化之后,既然是雙方心甘情愿的行為,也就不存在甚么道德不道德的問題了。
     現在由于我們對生命的觀念,所以感到買命和賣命這种行為有些難以接受,但到了那時候,人類對生命的觀念也必然大大改變,覺得用金錢去購買生命,或為了金錢而出賣生命是很正常的事情,一點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我這樣說,絕非危言聳听,也并非夸大了金錢万能。事實上,金錢和生命的關系,已經到了如今這种程度,只要再向前跨出一小步,就可以進入用金錢買賣生命的境地了。
     其所以還沒有跨出這一小步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科學上還做不到生命配額隨意轉移而已。
     如果那种力量已經掌握了生命配額轉移的方法,那么生命買賣很快就會普遍起來。
     像陶啟泉、大亨他們那班豪富,和全世界的權貴……總之是買得起、花得起錢的人,會大喜若狂,認為這樣子的生命,才算是公平。
     而出賣生命者,可以得到大量金錢,擺脫人間地獄的苦困,雖然少了几年生命,可是能夠使自己活得像個人,那也正是他們熱切的希望──對他們來說,或許那是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從那些應征信來看,絕對可以得到如此的結論。
     那樣看來,我所擔心的那种力量會對人類帶來极大禍害的假設也不能成立。
     因為全人類的行為,正是向著這一個方向在發展,既然是人心所趨,就算是由此走向滅亡,也是人類自己的選擇!
     想到這里,我的感覺十分奇特,難以形容,我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白素知道我的心情實在是無可奈何之至,所以她用同情的眼光望著我。
     康維也跟著我笑起來:“現在你也相信我的推斷了吧──那种力量其實并無惡意!“
     我突然感到很是疲倦,連說話也有气無力:“不管它有沒有惡意,我們還是要設法把它找出來!”
     接下來我的聲音更乾澀:“一想起那种力量可以捕捉人類的思想,就算沒有惡意,也使人覺得活著沒有意思──多少強權統治者渴望可以箝制人的思想,都未能成功,強權統治者永遠無法知道人們腦中究竟真正在想些甚么東西,這是古今中外強權統治者的悲哀。要是那种力量竟然可以彌補強權統治者的這個遺憾,那就無論如何對人類來說不是好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