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艾鸽文集
·綺寮怨------为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而题
·假如我还活着
·《珠峰吟》《长城吟》《泰山吟》
·霜天晓角-----为张纯如女士而题
·满江红---为南京大屠杀而题
·曲子:为萨达姆及中国的粉丝团而题。
·七绝 黄河吟
·七绝《 长江吟》
·忆秦娥----为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而题
·现代诗《拍卖》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被魔笔点中的紫昕,今夜因缘冥会,她的到来裹着含灵轻埃。


   
    我见她是一种膨胀的忧郁,迅速在她的一切细胞中展现。她告诉我,她16岁就被人拐骗,卖到河南、山东等地,多次被转手,最后,死于一场火灾。紫昕的身上保留着各种可怕的痕迹,被棉毯遮住后仍然可以想象出一具焦体。她的嘴唇微微嚅动,倾吐着岁月的悲伤。
    她16岁那年,被一个大嫂介绍给一个男人,那男人自称是可以带她去广州打工,同去的还有另外的几个小城镇女孩。她们怀着自谋生路的梦幻出发了,几个女孩子先后在火车途中被人接走。而她到了一间大山的小屋里,才明白被人拐卖给农民做老婆了。
   
    那汉子一脸的疙瘩,头发乱得象鸡窝。他表示:自己是花了2万块把她买来的。不管紫昕如何反抗,他那山丘一样的肚皮已经压在她身上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日夜被锁在屋子里,若叫唤就要挨打。强奸,辱骂,虐待,成了她生活的主要内容。后来才知道,他的那2万块钱还是借来的,到了日子还不出来,债主逼上门来,抢走了抵押品---紫昕。
   
    债主不顾紫昕已经怀孕在身,又把她3万块钱从河南卖给山东的单身汉。那男人两个月后发现紫昕早已经怀着别人的孩子,就时常用脚踢紫昕的肚子,活生生地把那胎儿踢了流产。男人觉得受骗,找不到卖主,就拿紫昕作出气筒。紫昕每每被打得遍体伤痕。她想过不下于一百种方法试图逃脱,可都失败了。那男人拴住她就象拴住三万块钱。
   
    紫昕玉音顿住:“什么话都可以说吗?”
    我眸波洋溢:“我受沓纱天使的重托,替你们300美女申冤,你无论如何不幸,如何委屈,尽可道来。”
    她调度着词句似地:“哎,我被他们强奸后得了妇科病,早就不想活了,每次行房,男人好象满足得不得了,我却是受刑,从未达到过高潮。高度性冷淡。他每折磨我一次,我就迈近死神一步。”那山东男人看她不再会怀孕,而风韵犹存,又打起倒卖她的主意。他说要报复河南人,策划着再把她卖回河南去。就在一个流着鼻涕光着脚的男人,来看过“货”的当天下午,她乘一人独在屋内,利用炉灶的余火,点燃了床铺及屋粱,她也葬身火中。她亮着烧光的眉毛痕迹:“有些女人被拐卖后,还能逃出,而我则不能。我选择被火烧死,是只有火才能使我同这些野蛮愚昧同归于尽。”
   
    我不赞同她的这种自焚的方式,她点点头:“我本来以为我是最惨的,来到这里才发现我还不是最可悲的。不过有一点是相同的,里面外面一样恐怖。”
    有词为证:《更漏子》
    荒漠远,凝风寒,漏声跟步穿心缠。梦沉滞,到围阑,欲归昏茫茫。
    烛已黄,泪拭干,背望家乡催肺惭。任惶惑,解更烦,玉焚灰自凉。
   
    ----未完待续---
(2012/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