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夜深沉,暮恍惚,今夜又轮到哪个不幸的冤鬼?我点了戴燕,一个新婚不久的女人。
    戴燕的脸色非常难看。她是被砖瓦砸成这个样子的。眸波中阴影憧憧。她断断续续地叙述着那晚发生的事情。
   
    打开电视,是红色经典片《地道战》:子夜两点半,鬼子进庄了。不想看,关掉。
    幻觉把夜的安谧搅碎,月光一丝丝爬进窗棂。
    她不停地翻身:“丈夫出差怎么还不回来?”新婚不久,如胶似漆。戴燕每晚都是在思念中度过。这房子也新买不久,他俩计划年内就要孩子。戴燕既渴望丈夫又渴望生孩子,那种少妇的温馨是蓝色的小夜曲,乐谱把住宅填得满满的。
   
    子夜两点半,戴燕正梦见与丈夫在商议装饰房子,忽然,听到推土机的声音。戴燕吃惊地问丈夫:“内部装饰,要推土机来干嘛?”她丈夫也摸不着头脑:“是啊,装饰师傅开推土机来干吗?” 推土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响,把戴燕从梦中唬醒。她急忙开灯,可电灯已经打不亮了。电话也断了线。她想推门而出,发现门窗都已经扭曲,无法打开。她拼命地叫喊,死命地砸门。可一切都无济于事,太晚了!推土机瞬间把卧室的房子推倒,戴燕被乱飞的石块击中,又惨叫了一声。
    屋外有人说话了:“好象有女人叫声!”
    开推土机的人问道:“继续推吗?”
    有一个严厉的回腔:“我接到的死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不管一切后果,十分中内必须全部推倒!前进!前进!!继续前进!!!”
   
    子夜两点四十分,戴燕的家宅被全部推倒。一个得意的声音在用手机汇报:“报告老总,偷袭成功!”沉重的水泥砖、石膏板、钢筋龙骨架又压在了她的身上。她死都不明白,之前,没有任何迹象,也没有任何理由,为什么要强拆他们的住宅?她的眼睛只有微弱的余光,可以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
   
    此时戴燕的眼睛是询问式的凝眸。
    我不得不把后来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惨剧发生后,她男人回到家悲痛欲绝。到政府告状。当地政府表示:完全不知情。不是他们下令拆的,当然,政府也不负责赔偿。
    数日后,负责拆迁的人终于在废墟里留下一个条子:“对不起,我们拆错房子了。原定被拆迁的房子子夜两点半是绝对没有人的。误会了,可我们无法赔你一个老婆,也无法赔你一套房子,我们只是拆迁游击队而已。谁也找不到我们。你的损失虽然大,可我们多拆了一栋房子,劳务费找谁去要?难道你来补偿我们的亏损?!男子汉大丈夫,做人要大度些。”
   
    你男人到附近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去追查。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回答:“人生的四大错:上错床,拆错房,吃错药,找错人。你已经占了两条:拆错房,找错人。”
    你男人不懂打官司,连媒体的门也不知在哪里。告官更没用,上法院也没钱。拆错了都找不到人赔偿,“拆对了”的就更无人赔偿了。你男人在医院里抢救了三天才抢救过来,现在还在医院里吊氧气瓶。
   
    有词为证:剑器近
    夏拖霁,挂压剥,风阶低住。
    燕尔正新居处,黄泉赴。
    夜落暮,怎知道、即来恐怖。
    早晓人性可恶,勿歇木。
   
    断诉,何处可倾吐。
    最难觅是,无定据,官官均相护。
    拆迁勿忧玩偷袭,机器来寒暄,拥抱因为倾慕。
    少了家园,多了废墟,是谁平添嫉妒。
    不服再碎几根骨。
   
    ----未完待续---
(2012/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