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文集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4)夜合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5)南乡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思帝乡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 忍泪吟(红领巾)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建议为死难者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致哀
·建议对死难者及受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建议为死难者建立国家纪念碑
·建议大赦天下
·诗歌:《死者不会上诉》
·诗歌:《寄往远方》
·诗歌:《还要等多久》
·诗歌:《爱你永不再见》
·诗歌:《妈妈 我不去天堂》
·诗歌:《还我那双眼睛》
·诗歌:《汶川摇篮曲》
·诗歌:《你有奶但你不是母亲》
·诗歌:《地心我跪求你》
·诗歌:《我想养只蛤蟆》
·诗歌:《有个鹭鸶飞到了天堂 》
·诗歌:《大拍卖》
·诗歌:《假如生活重新开始》
·诗歌:《《还我生命的花季》为15岁女生李树芬而题
·诗歌:《自由的诱惑》
·诗歌:《这是谁的奶》
·诗歌:《诀别歌》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夜深沉,暮恍惚,今夜又轮到哪个不幸的冤鬼?我点了戴燕,一个新婚不久的女人。
    戴燕的脸色非常难看。她是被砖瓦砸成这个样子的。眸波中阴影憧憧。她断断续续地叙述着那晚发生的事情。
   
    打开电视,是红色经典片《地道战》:子夜两点半,鬼子进庄了。不想看,关掉。
    幻觉把夜的安谧搅碎,月光一丝丝爬进窗棂。
    她不停地翻身:“丈夫出差怎么还不回来?”新婚不久,如胶似漆。戴燕每晚都是在思念中度过。这房子也新买不久,他俩计划年内就要孩子。戴燕既渴望丈夫又渴望生孩子,那种少妇的温馨是蓝色的小夜曲,乐谱把住宅填得满满的。
   
    子夜两点半,戴燕正梦见与丈夫在商议装饰房子,忽然,听到推土机的声音。戴燕吃惊地问丈夫:“内部装饰,要推土机来干嘛?”她丈夫也摸不着头脑:“是啊,装饰师傅开推土机来干吗?” 推土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响,把戴燕从梦中唬醒。她急忙开灯,可电灯已经打不亮了。电话也断了线。她想推门而出,发现门窗都已经扭曲,无法打开。她拼命地叫喊,死命地砸门。可一切都无济于事,太晚了!推土机瞬间把卧室的房子推倒,戴燕被乱飞的石块击中,又惨叫了一声。
    屋外有人说话了:“好象有女人叫声!”
    开推土机的人问道:“继续推吗?”
    有一个严厉的回腔:“我接到的死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不管一切后果,十分中内必须全部推倒!前进!前进!!继续前进!!!”
   
    子夜两点四十分,戴燕的家宅被全部推倒。一个得意的声音在用手机汇报:“报告老总,偷袭成功!”沉重的水泥砖、石膏板、钢筋龙骨架又压在了她的身上。她死都不明白,之前,没有任何迹象,也没有任何理由,为什么要强拆他们的住宅?她的眼睛只有微弱的余光,可以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
   
    此时戴燕的眼睛是询问式的凝眸。
    我不得不把后来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惨剧发生后,她男人回到家悲痛欲绝。到政府告状。当地政府表示:完全不知情。不是他们下令拆的,当然,政府也不负责赔偿。
    数日后,负责拆迁的人终于在废墟里留下一个条子:“对不起,我们拆错房子了。原定被拆迁的房子子夜两点半是绝对没有人的。误会了,可我们无法赔你一个老婆,也无法赔你一套房子,我们只是拆迁游击队而已。谁也找不到我们。你的损失虽然大,可我们多拆了一栋房子,劳务费找谁去要?难道你来补偿我们的亏损?!男子汉大丈夫,做人要大度些。”
   
    你男人到附近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去追查。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回答:“人生的四大错:上错床,拆错房,吃错药,找错人。你已经占了两条:拆错房,找错人。”
    你男人不懂打官司,连媒体的门也不知在哪里。告官更没用,上法院也没钱。拆错了都找不到人赔偿,“拆对了”的就更无人赔偿了。你男人在医院里抢救了三天才抢救过来,现在还在医院里吊氧气瓶。
   
    有词为证:剑器近
    夏拖霁,挂压剥,风阶低住。
    燕尔正新居处,黄泉赴。
    夜落暮,怎知道、即来恐怖。
    早晓人性可恶,勿歇木。
   
    断诉,何处可倾吐。
    最难觅是,无定据,官官均相护。
    拆迁勿忧玩偷袭,机器来寒暄,拥抱因为倾慕。
    少了家园,多了废墟,是谁平添嫉妒。
    不服再碎几根骨。
   
    ----未完待续---
(2012/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