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夜深沉,聚居的天空浑浊物,把驰骛的苍穹填满。我缘簿而来,点了张俐的名字。
    她来时浓装艳抹象红嘴鸥。更令我惊讶地是,她表明身份是坐台小姐。我黏着语:“……那么,你是风尘女子?”她做了一个无烟可抽的遗憾动作:“风尘女子?那是你们文人的说法,我其实就是妓女。”我大为惊愕:流馨阁这么高贵的地方,也收妓女?我用魔笔点了沓莎天使,怀疑是否误收了人。稍许,沓莎天使浮现。她明白我的惑疑后,眸波熠熠:“小鸽子,流馨阁收人就两条标准:世稀美女,含冤而死。只要符合这两条标准,不论什么人,我们都收。再说,妓女是生活在世道最底层的人物,她的死也揭示了社会的阴暗面。”我听了,忙点头称是。
   
   
    这女子的故事十分凄楚,她几次泪泣如滚弦。在一家歌舞厅包厢里,她被一官员选中带走出锺。他用车把她带到郊外。完事后,按说好的1800元,他付的停爽快。紧接着,他系好裤带:“发票开3800元,写购买办公用品。”
    张俐身心疲惫地:“不好意思,忘记带发票了!”
    “你未带发票,也敢来卖屁股?”他的眼睛圆得象钢球。
    张俐的鼻子一翘:“说实话,我看你贼头鼠脑的,不象个当官的,就没想着带发票。”
    杜勇眼中火星四射:“妈的,你看我没人样,是吧?老子和其他当官的比起来,是矮子里面拔将军!”
    “发票!?”杜勇厉声道。
    “真的没带!” 张俐打开裙子让他搜个遍。
    “没发票,就把钱退还我!” 杜勇怒视着她。
    “凭什么,你想白干吗?” 张俐挺了挺胸。
    杜勇歇斯里底地:“老子白干算什么?老子亏本啦!”原来,杜勇每干一个小姐,发票上都要多开一至两千元,他干的越多,也就赚的越多。但如果小姐未带发票,那么,肉金自己掏腰包,在他的眼中,是亏大了!
   
    张俐拍了拍屁股:“本小姐是金牌小姐,知道吗?想提起裤子不认人,没门!”
    杜勇打了她一嘴巴:“本官不是付不起钱,是你他妈地不讲职业道德!卖屁股不带发票,老子头一次碰到!”
    张俐鄙视地:“本小姐凭什么非得带发票,你还要求写上‘购买办公用品’,我难道是你的‘办公用品’吗?”
    杜勇趾高气扬地:“购买办公用品算是抬举你了,老子真正的‘办公用品’是小秘!”
    张俐鼻腔发电:“你家中有老婆,办公室有小秘,干吗还来找小姐?”
   
    杜勇霹雳声:“老子干你,也是为了挣钱,你怎么听不懂人话?”
    张俐讥讽地:“玩了小姐,不想付钱,你还是人吗?”
    杜勇又打她一个巴掌:“老子再不是人,也混了个小科级,你算什么?妓女还是性工作者?”
    张俐双眼红肿:“本小姐挣钱,卖的是自家的屁股,你挣钱,贪污的却是国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难道我比你还下贱?”
    那男人半响说不出话来,看样子,这女人难对付。他黑下脸来:“没有发票,再不退钱,我可就不客气了!”
    张俐捂住藏钱的下身:“誓死保卫肉金!”
    杜勇见四围黑暗无人就一把扼压她的颈部直至停止呼吸。
   
    有词为证:粉蝶儿    
    艳颊丰胸自以为得天厚,把春波、付与金口。
    虽酿作、带香浓、一顿酒肉。
    那知是、无发票悔认购。
    还道是、亏了官身瘦。
    钢目怒,只嫌娥后臭。
   
    芳筵尽托腥烟死水相候。
    揖真仙也心平难久。
    而今他、只恨那、专业不够。
    白赔了、衙门里一枝秀。
   
    ----未完待续---
(2012/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