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夜深沉,聚居的天空浑浊物,把驰骛的苍穹填满。我缘簿而来,点了张俐的名字。
    她来时浓装艳抹象红嘴鸥。更令我惊讶地是,她表明身份是坐台小姐。我黏着语:“……那么,你是风尘女子?”她做了一个无烟可抽的遗憾动作:“风尘女子?那是你们文人的说法,我其实就是妓女。”我大为惊愕:流馨阁这么高贵的地方,也收妓女?我用魔笔点了沓莎天使,怀疑是否误收了人。稍许,沓莎天使浮现。她明白我的惑疑后,眸波熠熠:“小鸽子,流馨阁收人就两条标准:世稀美女,含冤而死。只要符合这两条标准,不论什么人,我们都收。再说,妓女是生活在世道最底层的人物,她的死也揭示了社会的阴暗面。”我听了,忙点头称是。
   
   
    这女子的故事十分凄楚,她几次泪泣如滚弦。在一家歌舞厅包厢里,她被一官员选中带走出锺。他用车把她带到郊外。完事后,按说好的1800元,他付的停爽快。紧接着,他系好裤带:“发票开3800元,写购买办公用品。”
    张俐身心疲惫地:“不好意思,忘记带发票了!”
    “你未带发票,也敢来卖屁股?”他的眼睛圆得象钢球。
    张俐的鼻子一翘:“说实话,我看你贼头鼠脑的,不象个当官的,就没想着带发票。”
    杜勇眼中火星四射:“妈的,你看我没人样,是吧?老子和其他当官的比起来,是矮子里面拔将军!”
    “发票!?”杜勇厉声道。
    “真的没带!” 张俐打开裙子让他搜个遍。
    “没发票,就把钱退还我!” 杜勇怒视着她。
    “凭什么,你想白干吗?” 张俐挺了挺胸。
    杜勇歇斯里底地:“老子白干算什么?老子亏本啦!”原来,杜勇每干一个小姐,发票上都要多开一至两千元,他干的越多,也就赚的越多。但如果小姐未带发票,那么,肉金自己掏腰包,在他的眼中,是亏大了!
   
    张俐拍了拍屁股:“本小姐是金牌小姐,知道吗?想提起裤子不认人,没门!”
    杜勇打了她一嘴巴:“本官不是付不起钱,是你他妈地不讲职业道德!卖屁股不带发票,老子头一次碰到!”
    张俐鄙视地:“本小姐凭什么非得带发票,你还要求写上‘购买办公用品’,我难道是你的‘办公用品’吗?”
    杜勇趾高气扬地:“购买办公用品算是抬举你了,老子真正的‘办公用品’是小秘!”
    张俐鼻腔发电:“你家中有老婆,办公室有小秘,干吗还来找小姐?”
   
    杜勇霹雳声:“老子干你,也是为了挣钱,你怎么听不懂人话?”
    张俐讥讽地:“玩了小姐,不想付钱,你还是人吗?”
    杜勇又打她一个巴掌:“老子再不是人,也混了个小科级,你算什么?妓女还是性工作者?”
    张俐双眼红肿:“本小姐挣钱,卖的是自家的屁股,你挣钱,贪污的却是国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难道我比你还下贱?”
    那男人半响说不出话来,看样子,这女人难对付。他黑下脸来:“没有发票,再不退钱,我可就不客气了!”
    张俐捂住藏钱的下身:“誓死保卫肉金!”
    杜勇见四围黑暗无人就一把扼压她的颈部直至停止呼吸。
   
    有词为证:粉蝶儿    
    艳颊丰胸自以为得天厚,把春波、付与金口。
    虽酿作、带香浓、一顿酒肉。
    那知是、无发票悔认购。
    还道是、亏了官身瘦。
    钢目怒,只嫌娥后臭。
   
    芳筵尽托腥烟死水相候。
    揖真仙也心平难久。
    而今他、只恨那、专业不够。
    白赔了、衙门里一枝秀。
   
    ----未完待续---
(2012/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