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桥头居士
[主页]->[百家争鸣]->[桥头居士]->[《湘江旧痕》之•小引]
桥头居士
·悲哉何几?
·原来也是一只哈巴狗
·原来知识最帮闲
·狂徒们的狂妄
·奠祭刘先生之灵
·感谢博讯
·想看女主持人生崽
·新闻的"倒"向
·永久的伤痕—写在二二八事件纪念日
·刘后们的探险
·无题
·解放解放再解放!
·清明感怀
·还我面目来-倒鲁迅不如还鲁迅的本来面目(一)
·还我面目来-倒鲁迅不如还鲁迅的本来面目(二)
·从非"主将"到"人梯"(1)—还鲁迅的本来面目(三)
·国学大师是高高级职称
·流浪、白板与无字天书
·从非"主将"到"人梯"(2)—还鲁迅的本来面目(四)
·文凭岂是党票?
·中国出了个张钰
·为李湘教授献言
·新年挺博讯
·纪念一个应该纪念的日子
·中共无法为朝鲜政权守墓
·借词贺刘君获奖
·割舌与封喉
·孔庆东的骂狗
·休假式治疗的遐想
·人与猪及其它
·自由民主派?
·删文说明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湘江旧痕》之•小引

    嗜好往事的回忆,据说是人之将老的表现,可我并未到老将腐朽的程度。往事如湘江中的波痕一圈一圈的远去,终归无形,可人脑记忆库总会将一些往日的欢乐、悲哀残留,并不时地冒出一些酸泡来。
    时下的文坛艺海也刮起回忆往事的流行风来。回忆往事实在是人之常情,算不得什么新鲜玩意。只是怪就怪在:那些主流的回忆之作常常与我辈大相径庭,什么红色年代呀,什么激情年月呀,在在地安了些眩人耳目的好名声。我也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走过来的人,不知是上天有意安排的缘故还是政府给予了特别照顾,总之是很少品尝过什么红色的快感的,也难得有几回激情的爆发。当然,如果我说曾经没有一次一点也不符合生活的事实,可回忆之色却总是那样灰不溜秋、暗调重重。
    灰色也好,暗调也罢,毕竟我辈已是人到中年,不以物喜不以时悲的心绪已经修炼得入了骨髓,更何况突然间幸遇上“百年盛世”,日子也实实在在赛过了那些地主富农的先辈们,本应规规矩矩安天命、乖乖巧巧地多唱些赞歌,可无奈的是:那些眩人耳目的好名声的岁月里留下的无数伤疤,刀刻般留在了肉身里,想抹抹不去想擦擦不掉,并不时隐隐地作痛发痒。只好露出这些伤疤来,暴露在阳光下,警醒那些蒙在鼓里的晚辈们:如果真相信那时的天下红得可爱,只恐是见了伤疤也会忘了上辈们曾经的痛的。
     我们的历史曾经开了不少玩笑,如今文坛艺海的“艺德双馨"者们也跟随其后开起了玩笑,所谓古今多少事谈笑风月中是也;当今又是写新八股的年代,笔法讲究的是怎样歌功颂德、吹牛拍马、文过饰非,或者干脆厚了脸皮哄骗几张人民币作罢。我却只能冷笑几声,如枭们发出的怪异夜歌,笔筒里流出的只是些黑透了的墨滴,怎么也写不出高调的赞词,更感到与那些“艺德双馨"者们的“艺德”标准相去甚远。好就好在,这些回忆里的人和事都是些布衣百姓的日常生活,特别是我这个地富子女在红色年代的心里历程,用不着虚虚构构躲躲闪闪假而又假,何况所作之文又无需付款也无人会愿意付款,只求得隐着身挤进红色的回忆大队伍里,将那笔端的墨滴混在那些红色的调子里,使其慢慢变成几滴暗血色的感觉来,无愧于那些活着的或已葬于墓地里的屈鬼们!
(2012/0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