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曾节明文集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雪中的思考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迥异于老家桂林湿滑、邋遢的雪地,北方的雪,落地不融,素爽的雪地,胜似北海银滩;朔风吹起,入眼如沙。不同于老家桂林的南方米雪,北方的雪,轻盈如绒,素洁胜花,不经意之间,三两点精灵般地嬉戏而下,撩拨眼眉,继而纷至沓来,纷纷扬扬地漫天起舞,飘雪如絮,妆点无声,恍若身着素洁婚纱的新娘,伸出洁白柔嫩的纤指,抚弄伴童的头面。飘雪之下,枯黄老绿,素洁翻新,暮秋之肃杀消逝无痕,时空挪移翻新季。行走其间,须眉尽染而不觉其冷,尘蔽之心,忽而脱俗而去,随着雪花飘飞,伴着朔风起舞,霎那间满眼圣洁,六根清净,继而却思绪翻飞,旧情新恨前尘往事晴川历历、如潮涌来......
    一个人走在飘雪的人行道上,既充满逃避的轻松,又感到人生的沉重,平安夜的下午,走在空寂的街上,望着教堂裹雪的钟楼塔尖,不见“平安”的温馨,唯见救赎的紧迫。每个人来到世间,欢快的日子只在童年,往后不是为这样所苦,就是为那样所累,或者为他物所烦,如果有幸能避开七灾八祸和百病的狙击,也得颤颤巍巍地谢幕——每个人都是樯破楫摧地驶进归宿的港湾。高僧、道人、教士或许能够靠修行避开人生之苦,但


   人世间能得道的有几人?
    人生之乐与苦的关系,是影与形的关系,苦与乐如影随形,形影不离。要享乐就必须受苦,或者“先苦后甜”、或者“先甜后苦”,由你选择。聪明且坚强的人会选择“先苦后甜”,因为心理的规律决定了“先甜后苦苦更苦”,“先苦后甜甜上甜。”依照道家解释,人生就是“痛并快乐着”,苦痛永远并存,再苦的人,也会有生之乐,否则中国的农民工和偷渡到美国的福建苦力早就自杀光了。有人觉得斯大林、毛泽东、江泽民、胡锦涛独裁大国、至尊无上,年纪又活了一大把,肯定快活得不得了;这些却不察:权力越大压力就越大。犯罪独裁者的烦恼和忧惧,是常人不能比拟的。斯大林、毛泽东、江泽民、胡锦涛快活的代价,是无比的焦虑和恐惧,做梦都在忧心“敌人”和无数的冤头债主,没有烧酒和安眠药,斯大林、毛泽东无法入眠,一提法轮功,江泽民几乎要抢救,君不见胡锦涛十年下来,发白面肿,形同槁木,年未及退休,竟呈将死之相。
    李白诗云:“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人生之苦逃避不了的,只要活着,就得受罪。有的掌权者企图凭借权力逃避人生之苦。满清咸丰帝夜夜新欢,大大咧咧的满洲女人早玩腻了,就痴迷于汉族小脚闺秀,在圆明园里常设“四春”,欲遍尝江南秀色,结果元气为纵欲所毁,抵抗力极差,一场感冒就告不治,死时年仅三十一岁;死前,满洲朝廷的精粹圆明园,也为英法联军焚毁。咸丰帝欲寻极乐,结果反而短命而死,也只有病死,才帮助咸丰逃脱了内忧外患、头顶烂摊子的痛苦。
    西方人不谙道家,企图以感官刺激逃避人生之苦,于是“性解放”、解禁同性恋、性滥交、人兽交、抽鸦片、吸大麻、注海洛因...以求“极乐世界”,结果不是短命而死,就是成为药物的奴隶,毒瘾发作,涕液横流,生不如死,或是患上艾滋病等种种新奇怪异的不治恶疫。
    俗话说:“无事小神仙”。有的人便以为无所事事就能逃避人生之苦,于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百无聊赖,结果人生陷入空虚;而空虚,则是比折磨更大的痛苦。受苦受累时,人还有乐的渴求支撑着肉体受煎熬;空虚时没有了目标,人的欲念整个地迷失了方向,此时若无超世俗的精神引导(如宗教信仰、气功修炼),人的精神非崩溃不可。在中国坐过牢的人很多都知道:最苦的劳改犯们大多能够正常地活着出来,而那些不用劳动的“关小号”者往往精神失常、心理变态,甚至撞墙自杀的都有,这是什么原因?就是因为空虚。因此,中共当局不用动刑,只用“关小号”一招,就能够摧毁大多人的抵抗意志(当然,比起动刑,见效要缓慢)。也因此,人生在世,一定要找些事情来做,而绝不能空空虚虚。君不见大多数退休赋闲者,反比在职操劳时衰老更快;江泽民在位时生龙活虎,退位后没几年就得送301抢救。
    由于人生苦乐并立相随,人生之得与失,也就“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六四屠杀”后,许多逃到海外的学运头头、异议名人,曾都叹刘晓波不智,竟赶别人恨不得插翅外逃的“清场”前从美国跑回天安门绝食,他们更叹刘晓波迂腐,竟拒绝江泽民“保送”去美国,二十年后这些人都傻了眼,坚守国内的刘晓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一世界最高殊荣,机遇一生一般只有一次,诺奖,这些人这辈子是不可能了。倘若当年比刘晓波资格更老、名气更大的魏京生如果选择坚守国内,得奖的肯定是魏京生,而不是刘晓波。魏京生得了绿卡农场,但失去了诺贝尔奖。
    多尔衮违背皇太极不要入主中国的遗训,以大屠杀和文化灭绝政策窃夺了明帝国的江山,可谓是刻毒备至、算无遗策,但人算不如天算,两百六十年后,满洲族化为乌有,女真人的满洲成了中国人的东北,多尔衮表面上是有得无失,后连老本都赔光了。
    以上都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的道理,“正应了中国一句古话:“有得必有失”。
    在中国民主化亟需付出的时候,我选择了出国逃避,并成功地来到了美国。我在获得自由的同时也丧失了自我价值的“用武之地”,也就是“得到了天空失去了大地”,因为美国不需要民运人士。我的流亡美国,使我儿子逃脱了共产党的残缺教育,得到了先进的美国教育,但同时也令后人丧失了中国文化,成为亡国灭族的“香蕉”群体。
    而坚守国内的艾未未、张国堂、廖亦武、黄琦、胡佳、张林、许万平、陈西、荆楚等人,他们固然得不到我的所有,却有“用武之地”;廖亦武注定会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他们的子女也不会亡国灭族。
    这也应了道家的哲理:有失必有得。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于纽约州家中
   
(2011/1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