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曾节明文集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许多华人都知道旧时汉族妇女的缠足陋俗,对之深恶痛绝,但他们却全然忽略了现于华人中大行其道的另一种更大歪风劣俗,就是以扁平的颅骨为美,华人的母辈或祖母辈们,为了追求扁颅,刻意用一种专门的硬枕头(通常为大米、或豆类填塞而成)把新生儿的颅骨压扁(连续一个月的强制性仰睡),以致于现在的华人,尤其是来自北方和东北的华人,普遍地颅骨扁平,而脸盘子却不合比例地宽阔。
   黄种人本来就眼窝浅、鼻梁低,经过这道人为的初生扁颅“手术”,外观就更失却了立体感,尤其是缺少头发掩饰的扁颅汉子们,来来去去象一块块宽板“三五”,比起街上高鼻深目长头的西方游客,外观气质差了一大截。


   街上好些几个月大的华人婴儿,由于头睡得太扁,整个后脑都变成了悬崖绝壁,望上去颇有几分怪异可怕,总有一种直觉的担心:这些孩子今后会不会是脑残?拥共反美的愤青大军中,总能看到年轻的单眼皮小眼睛的饭铲头们在喷沫挥拳,其脑残之外观,一望可知。
   由于扁颅群体众多,华人几乎戴什么帽子都不好看:戴礼帽、大盖帽撑不起来;戴贝雷帽头扁脸阔挂不住、戴鸭舌帽比例不协调更加不伦不类...于是中共红朝的八旗兵现在只好采用北韩式军便帽。而长颅因为富于立体感,戴什么帽子都好看:君不见长头的蒋介石,头戴大盖帽是何等英武威风,扁颅的毛新宇戴大盖帽的样子如何?当年同样是头戴大盖帽,扁颅的溥仪站在到访的日本亲王面前看上去就窝囊了一层,满奸溥仪的大盖帽,由于后半部撑不起来,帽子后仰成了“大盖坡”。
   扁颅不仅影响个人外观,也损害国家形象。“九一八”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后,日军注意到东北民众许多人扁颅,迥异于日人,于是颇为鄙视,当时日本人以扁颅为劣等民族标志,他们以为中国人天生就是扁颅。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德关系度蜜月,德国大力援助国民政府剿共,援助民国组建现代化军队,成效斐然,蒋介石曾在1934年选送一批青年军官赴德国深造,但其中有个辽宁来的人,因为头太扁,怎么也戴不了适合长颅的德式钢盔,结果死板的德国人怀疑此人的颅骨有病,把他送入医院检查,并通知中国方面,这件事弄得蒋介石很没有面子,于是老蒋召回此人,换了个赵丹般的帅哥军人去德国了事。北美印第安部落,也有扁颅传统:部族的贵族强迫奴隶们把自己子女的头弄扁,而他们自己却是长颅,以此区分贵族和奴隶。
   
   我相信华人这种追求扁颅的陋习大有损于智力,因为它危害智力的生理基础——脑部的发育。中国道家有云:“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何谓“自然”?“自然”就是自然而然,万物中只有上帝是自然而然的,TA不是谁创造的,因此,“自然”就是上帝。包括颅骨的形状和比例,人身体的自然比例是上帝定的,因此对待人体的发展,正确的态度是顺其自然,颅骨生来是椭圆球形,你不能强求方颅;人生来是要有后脑勺的,你不能为了什么“好看”(其实是丑陋),就把后脑勺改造成悬崖。那种以硬枕头改造婴儿颅骨的习俗,其实质是妄图改造上帝,是狂妄和亵渎。
   肆意改造人体自然比例,就和肆意破坏生态环境一样,是必然会遭受惩罚的。女人脚大不讨男人喜欢,女性拥有一双小巧的美足,更能吸引男性,这是全世界的规律,但中国的女人们,为了争宠取媚于枕席之上,不惜走极端搞一刀切,人为地强求有一双“三寸金莲”,而不管是否合乎身体的自然比例,结果怎样?不仅不漂亮,连走路都不正常了;而且,女人在缠足过程中痛楚非常。这就是上帝的惩罚。
   因此,沾染追求扁颅的陋习的人群,必然受到上帝的惩处。
   被人为弄成扁颅的人,不仅不好看,而且很可能如小脚女人走路不正常一样,思维不正常。
   当年普遍扁颅的北方人中衍生出义和团这种愚民妖孽,并招致八国联军痛加惩创;现今普遍扁颅的中国大陆人中毛左猖獗、脑残遍地、一盘散沙、假冒伪劣毒空前泛滥、中国人水深火热、连道德底线都在沦丧...就是上帝惩罚的神迹。
   《圣经》上说: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因此,人体的自然比例是上帝通过基因密码定的,人的自然形体是神圣的,随意改动是邪恶的,因此,刺青、美容手术都是邪恶的,变性手术更是罪大恶极的邪行!那些口称信奉基督教、却又遵从扁颅陋习、将自己儿女颅骨弄扁以求“好看”的中国妇女,她们是在犯罪。
   人体科学家必然有朝一日会发现此种陋习危害智力的证据。此种陋习危害智力虽然暂无证据,是因为此种陋习远未引起重视:中国人自己是陋习受害者,中国人自己不重视,指望外国人先来重视是不现实的。
   在桂林一中读初中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同学中很多人是扁颅,而街上和公园里,白人外国游客和他们的孩子几乎个个都是长头,我还以为这种差别是天生的。后来在桂林中学读高中,有一次周末,去阳桥新华书店翻书,看到日本育婴专家大关早苗女士著的《培育下一代的美人》,书中就指出了英国人普遍长颅挺拔等富于立体感的身材和面相,与盎格鲁-撒克逊民族俯睡育婴的习俗直接相关,书中也提到德国人、北欧人等日耳曼各族也具有这样的习俗,受英国传统的影响,美国的主流社会也具有这样的习俗,大关女士批评当时的日本人受中国人追求扁颅的陋习影响,倡导日本人向英、美、德学习。但是书中也提出俯睡育婴的危险性:婴儿俯睡不能垫枕头,否则有窒息危险。
   从此,我的兴趣,由《三国演义》转向西方文化,对英国崇拜得不得了。我同时以为,追求扁颅就如旧时妇女追求“三寸金莲”一样,是汉族自己造的孽,由此我鄙视汉族到了极点、我痛恨自己的汉族血统、自轻自贱、人格分裂,无以复加。
   
   直到我在红朝文字狱中坐牢出来,失掉了记者工作,有大量的闲暇时间学习时才搞清楚这一陋习的来由。
   《满族风俗志》载:满洲(女真)人的妇人没有守家照看小孩的习俗,而是时常跟丈夫一起去狩猎;此民族女人外出时,也不像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那样使用背带、背篓,她们惯于把小孩置于家中,东北亚多狼,为了防狼,她们把小孩装在摇篮中吊起来,为防小孩乱动摔落,她们就把小孩用绳索捆缚,仰睡在摇篮上;捆睡在摇篮中的婴儿,既不能翻身,也不便转头,久而久之,就睡成“绝壁头”、“饭铲头”了。这就是“关东三大怪”之一,“养活孩子吊起来”习俗的来由。这种习俗,随着满清的入关而逐渐渗入到中国各地。
   满人“养活孩子吊起来”的习俗,本来不为汉人接受。因为满洲人普遍是扁颅,乾隆时期,汉族民间还流传有“宸韩人(暗指满人)生儿欲令头扁,押(压)之以石”的说法,多疑而敏感的乾隆帝听到这种说法后大为恼怒,不惜以万乘之尊亲自批驳:“...初生之儿稚嫩,岂堪押之以石?”他说,满洲人之所以有这种形貌,是“依本朝旧俗,凡生儿必设筐篮,内置卧具,令仰睡其中,久而成之”。在鄙夷、嘲讽、仇恨的社会氛围中,在底气不足的情况下,扁颅的阿哥、格格们遂主动出击,以攻代守,嘲骂身边的汉人是“南北头”,这种嘲骂风,由内到外,由南到北,逐渐传遍了全国。被嘲骂的汉人,是不敢回骂满人是“饭铲头”、“绝壁头”的,因为与特权民族冲突起来,动不动就是凌迟抄斩,若被对方打死了,基本上“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就和江泽民治下的法轮功信徒、胡锦涛治下的访民冤民一样。于是满人攻击汉人的“南北头”就占据了优势的话语低位,逐渐形成了笑凸不笑扁的话语氛围。
   汉族文化有个致命缺陷,就是官本位。谁只要当了官,臭狗屎也会变成香饽饽。满洲人,本来是野蛮可鄙的“北蛮夷之鄙人”,但入主中国后成了特权阶层,就立马不同了,年经月久,连满人放的屁,好像都有不同的品味。君不见北京故宫太和殿上,那张被满洲殖民者放过无数屁的龙椅,今天竟有无数的汉族游客热切地伸手触摸,据说是因为那上面有“圣气”。我1996年十月游故宫时,望着牌匾上的满文,心中充满亡国的痛楚,不理解这些人竟能这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就如同宋代的民女效法达官贵人的千金小姐缠足一样,在官本位的强大作用下,汉人就逐渐把满人的陋习当作高贵习俗而效法之,崇奉之,由北到南,由京师到地方。扁颅陋习,首先同化的当然北京内城和东北的汉人,因为这些地方的汉人占不了优势。
   在官本位社会里,官人效法王公贝勒、士子、富人效法官人、没有文化的百姓效法富人和士子...就这么自上而下逐级传递,扁颅陋习就由满洲一隅之陋习,变成了中国全国的陋习。但是,爱新觉罗集团对江南的控制力毕竟相对薄弱,而且“自古皇权不下乡”,这种陋习的影响,主要限于大城市,对农村,尤其是江南、华南、西南的农村影响十分粗疏和微弱,有心从历史照片上可以研判出这种状态:从历史照片上看,直至解放前,包括西北、河南在内的广大中原和江南地区很难看出扁颅的痕迹,有几张侵华日军拍的南京儿童照片显示,当时南京人的扁颅很不普遍。赵丹、周璇、上官云珠、孙道临等民国时期影星也没有扁颅迹象,而现在的中国大陆演员普遍是扁颅。
   真正把扁颅陋习推向全国的是中国共产党。共产党能够壮大,考的是陕北和华北,中共得以打下江山,几乎全靠林彪的东北野战军,东北、华北和陕北,都是扁颅陋习的重灾区。中共在暴乱内战过程中,提拔了许多东北、华北和陕北的干部,这些共产党的大小干部——特别是东北的干部,随解放军南下,许多人当上了地方的大官。由于共产党政权远超过满清的组织和效率,这些男男女女,就远比满清更加深入彻底地把北方的扁颅陋习推广至全国各地、及至农村和边疆,经过中共六十年的统治,扁颅陋俗也就在全国深而广之、根深蒂固了。
   我奶奶生前证实:追求扁颅的习俗解放前(在桂林)本没有,是东北人(指南下干部)带来的。我母亲也说过:此陋习是北方人带来的,她湖南老家就没有此俗(但现在那里学城里人,也染上这种陋习了)。
   1999年的时候,我买票去参观了一个古尸展,展览会所陈列了宋代和明代的中国古尸,尸骨有达官贵人、也有平民百姓,其所展览的宋人和明朝将军的古尸都是长颅,没见到一个扁颅:著名的宋代大学士陈亮也是长颅,而且颅骨硕大,显示其智慧很高;里面还展出了一个宋代小家碧玉的遗骨(可能年轻时病死了),也是长颅,但她的“三寸金莲”却不止清朝时流行的三寸,而起码有五、六寸。
   宋理宗时期,南宋出使蒙古的使者,惊异于蒙古人的“颅面扁平”。这反映出:追求扁颅的陋习,并非汉族习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