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韩寒素质论]
徐水良文集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韩寒素质论

   

徐水良


   

2011-12-27日


   

   
   韩寒说中国人素质低,不能搞革命或民主。
   
   但是,难道中国人的素质,比伊拉克,阿富汗,突尼斯,利比亚,菲律宾,印尼,还有实现初步民主的蒙古,等等等等还要低?人家民主了,我们却没有。
   
   难道我们的素质比满清末年还要低?满清末年开放党禁,报禁,有了新闻结社自由,而我们却没有。
   
   难道我们的素质比辛亥革命后的素质还要低?辛亥革命后最初几年,全国实现了民主自由,有了数以千计的政党,有完全的新闻自由和其他自由。我们现在却没有。
   
   难道我们的素质不如战乱频繁的军阀混战和国民政府时期?那时的基本自由,包括言论,新闻、结社等等自由,仍然没有取消。
   
   难道我们的素质不如47、48年?那时,有了选举,开了国大,制定了一部基本民主的宪法,而现在却没有。
   
   人的素质,需要在民主社会中成长和发展,只有在尊重人的民主社会,尤其是在未来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社会,每个人和他们的素质,才能得到自由和充分的发展。没有民主,专制腐败,人的素质只会越来越低,越来越堕落。
   
   所以,需要通过革命实现民主,从而为人的素质自由发展铺平道路;而不是相反,以素质低为借口,去反对革命,反对民主。
   
   世界上的民主,往往是素质低的人通过革命建立起来的。然后在民主制度中学习、完善和发展民主制度,同时提高自己的素质。例如英国、美国革命,当时英国人、美国人基本上是农民,文盲比例很高,人的素质并不高,但通过民主,后来的素质,得到很大提高。
   
   不要相信中国告别革命派,不要相信他们用素质落后论、经济落后论,文化落后论,文字落后论,黄色文明蓝色文明论,还有劣等基因论,中产阶级论,缺乏一神教信仰论,国情论、特色论、动乱论、代价论、分裂论、人性论、专制民主差不多论、专制派民主派一般黑论,本质上都是忽悠论,等等等等奇谈怪论,来反对革命反对民主的胡说。
   
   难道当代中国,还不如英国革命,美国革命实现民主时候的状况?当时的英国和美国,没有工业革命,没有现代工业。没有电,没有火车,汽车,飞机,电灯,电话,无线电。文盲比例很高,人的其他素质也不很高。往往比当代中国不知道落后多少倍。
   
   说革命只能产生专制,只能以暴易暴等等,完全是告别革命派捏造出来的陈词滥调,早已经被我们批驳得体无完肤。历史事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而韩寒,要么他完全不懂历史,那么,这样说就是出于无知;要么他懂得历史,那么,他这样说就是为了帮助独裁专制。
   
   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大国的民主制度,是由革命或者战争建立的。英国的民主,是清教革命和光荣革命两次革命建立起来的,美国革命(独立战争),建立了全世界自由民主人权的样板。葡萄牙革命,东欧的天鹅绒革命,菲律宾革命,印尼革命,阿拉伯革命等等,哪一次革命符合告别革命者捏造历史的造谣?
   
   当然,极左派的反动“革命”,造成历史大倒退。但那是假革命,真反动。
   
   革命和改良,都不过是走向目的地的道路或手段,它们的目的是自由和民主。
   
   当专制独裁者顽固拒绝改良、拒绝用改良道路去实行自由民主,死死挡住自由民主的道路时,你除了用革命搬走这些自由民主的拦路石,别让拦路石挡住道路以外,你还有什么其他办法走向民主?
   
   你必须搬走他,而搬走,就是革命。
   
   因此,革命,不过是扫除阻力的手段,通过革命,扫除统治者这块拦路石的阻力,搬开它,以便走向自由和民主。
   
   告别革命、反对民主等等五毛们的谬论,归根结底,其目的,一是为造成问题的真正的责任人推卸责任,把它推到中国文化、文字、经济,和全体中国人头上,转移大方向;二是制造怪论,反对革命,反对民主,保护专制。这些谬论既违背历史,又不合逻辑,不能成立。
   
   符合历史前进需要的革命,是历史的必须。
   
   自从美国独立宣言等等文献肯定革命是人民的权利和义务,革命越来越成为全世界公认的道义上、自然法上和国际法上的一种人民权利。因此,国际上,普遍肯定革命,一个国家发生革命并取得成功,国际文明社会往往立即加以承认。美国每年到国庆节,电视上一般都会播出美国革命的电视,赞扬美国革命。
   
   只有中国的告别革命派才顽固地捏造历史,污蔑和攻击革命,这种情况,在全世界是没有的。这背后是什么原因,读者不难想象。
   
   一般革命,如科学革命、技术革命、信息革命、工业革命,农业革命交通通讯革命,电子、电脑、网络革命,文学艺术革命,等等等等,都是社会的需要。无需解释,这些革命当然是历史的必须。
   
   政治革命,一般的正常情况下的政治革命,也是社会的必须。
   
   只有极左主义极左派等反动的革命,或者不顾客观情况和社会成本的盲目的革命,才不是必须的,甚至错误的、反动的。
   
   至于改良,从上而下的政治改良权,属于统治者。只要统治者拒绝政治改良,被统治者和社会,就没有办法搞政治改良。因为你要搞政治改良,就必须推开拒绝改良的统治者及其阻力,也就是先搞革命。然后才能搞政治改良。
   
   真正的政治革命,从来不排除改良。不仅不反对改良,而且需要依靠革命以后新政府领导的改革或改良,来完成政治制度的变革,从而实现革命的目标。革命只是为政治变革和改良扫除阻力。
   
   改良可以单独完成政治制度的变革;但革命,一般必须依靠革命以后的改良或改革,来完成自己的目标。
   
   政治革命的任务,主要是为革命后的政治变革及改良扫除阻力。
   
   当然,错误的改革,如大抢劫大掠夺的“改革”,必须坚决反对。
   
   因此,只有伪改良派,尤其是中国当代的伪改良主义者,才坚持要反对革命。
   
   也只有伪革命派。尤其是极左的坚持反动“革命”的伪革命派,才坚持要反对改良。
   
   再说一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大国的民主制度,是通过革命或战争建立起来的。日本,德国,伊拉克,阿富汗的民主制度,是通过战争建立起来的。其他绝大多数,是通过暴力的或和平的革命建立起来。英美等老牌民主国家,都是通过暴力革命建立民主制度。
   
   不经过革命或战争,仅仅通过改良建立民主的国家,寥寥无几。并且不是重要的大国。
   
   在当局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通过革命,为政治制度的变革、改革和改良扫除阻力,就成为历史的必须。
   
   在当局顽固拒绝政治改良的条件下,没有改良权的反对派,却闭着眼睛反对革命,坚持要搞改良,不承认革命是统治者拒绝改良条件下的历史必须。这伙人,如果不是完全的白痴,就是故意混淆是非的五毛或地下势力。
   
   自上而下的改良,必须得到统治者的同意,是统治者的权利;而革命,才是民众的权利(这里的革命权利,指的是道义上、自然法意义和国际法意义上的权利,不是被革命的对象——统治者制定的法律意义上的权利)。韩寒连这样的常识也不懂。连自己没有改良的能力和权利这种常识也不知道,自大狂地把自己当作最高统治者,以为自己有改良能力和权利,宣称他们要搞改良,大概是昏了头。
   
   韩寒说:“所以我们只能一点一点追求,否则在书房里空想民主和自由憋爆了自己也没有意思,改良是现在最好的出路。”真是胡说八道。改良,是统治者的事情,只要统治者不同意改良,就把改良出路堵住了,你的改良就根本不是出路,而只是欺骗。
   
   中国的精英们被阉割,变成了太监奴才,没有一点血性,没有一点反抗精神,竟然搞出告别革命论,还有素质论等等,把极左派的反动说成革命,然后恶毒污蔑全世界都一致赞扬的革命。说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搞革命和民主,试图欺骗全国老百姓,与他们一样当太监,不要反抗。这正是中国特有的中国特色,全世界唯一。
   
   韩寒,就是又一个太监。
   
   这些天,除了人民日报的环球时报以外,全国知名的五毛水军御用文人们纷纷出动,到处吹韩寒,说韩寒是大智慧。确实,韩寒这样,能够创造出“党即人民”、“人民就是体制”等惊人的浆糊理论,说:“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的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所以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我认为极其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为共产党辩护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这样的大智慧,历史罕见,智慧已经大到神经正常的人无法理解和接受的地步。还有韩寒以大权在握的中国掌权者的口气承诺:“我承诺,在文化环境更自由之后:不清算,向前看”,令人喷饭!对于这样的大智慧,夫复何言?

此文于2011年12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