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民国君子 — 陈立夫]
徐沛文集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郑重声明(8)
·郑重声明(9)
·郑重声明(10)
·郑重声明(11)
·三退声明(12)
·郑重声明(13)
·郑重声明(14)
·郑重声明(15)
·郑重声明(1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在德国获得学位却回不了自己的故乡后,我开始研读中国史料。最大的感慨是以鲁迅为榜样的笔杆子的无耻。他们像鲁迅一样违背“仁义礼智信”的传统价值,颠倒黑白,欺世盗名。
   
   1946年,推崇鲁迅的陈伯达(1904—1989)发表《中国四大家族》,对民国政要蒋中正、宋子文、孔祥熙和陈果夫家族竭尽诬蔑之能事,用恶毒的谎言为共产国际发射了一枚炸毁中华民国的重磅炮弹。
   
   鉴于红色媒体总是把民族败类吹捧成君子,周恩来甚至被封为“民国君子”,我乐于向大家介绍被诬蔑的陈立夫。他不仅是正人君子,还像宋美龄一样长命百岁。


   
   
   书生报国
   
   
   陈立夫(1900 - 2001)的叔叔是辛亥群雄之一陈其美(1878 - 1916)。陈其美、黄郛与蒋中正是“桃园三结义”的民国版。他们都推崇孙中山的革命理想—三民主义,为了实现民族独立、国家统一和民主共和而出生入死。大哥陈其美被袁世凯视为眼中钉,在利诱不成后,将其暗杀。二哥黄郛(1880 - 1936 )反对联俄的策略,认为“中日关系与中苏关系比,无论如何不应该放弃日本这一条路”。可惜黄郛早逝,与他志同道合的妻子沈氏三姐妹中的大姐沈亦云在专著《亦云回忆》中展现了这位第一代民国君子的风范。蒋中正通过大哥陈其美结识孙中山后彼此赏识。孙中山去世后,蒋中正后来居上,成为革命领袖。
   
   1925年,怀抱“科学救国”的陈立夫在美国留学时,眼见异邦的发展与建设,接受了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革命理想,申请加入国民党。陈立夫获得美国匹兹堡大学采矿学硕士后返国,哥哥陈果夫(1892-1951)力主他听从蒋中正的召唤,去广州担任这位黄埔陆军官校校长的办公厅机要秘书,献身国民革命。陈立夫放弃自己当工程师的理想,从此像他哥哥一样忠心耿耿地辅佐他们心中的革命领袖蒋三叔。
   
   1926年,陈立夫赴任后,发现蒋中正有时脾气很坏,特别是对军人。所以,他就对蒋中正说:“如果有人对我发脾气,我会立刻辞职。”蒋中正在其合作的25年里尊重他的人格,没有对他出言不逊。
   
   陈立夫在其自传《成败之鉴》中表示,“假如我来写中国近代史,我一定要这样说:对于中国的统一及废除不平等条约等等艰巨事项,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蒋先生个人的功劳”。这是那时中华志士的共同理想,也是他们效忠蒋中正的原因。
   
   1992年,94岁的陈立夫在家接见首批大陆记者,表示他的人生观是以创造与服务为中心,并且引以为乐。有亲友求字,他也常题“创造与服务是人生两大乐事”。
   
   所以,当国民政府败退台湾后,陈立夫甘当替罪羊,引咎辞职,去美国自谋生路,开办鸡场。1969年,他在拒绝了联合国代表等六个民国官位后,又听从蒋中正的召唤,回台湾做中华文化复兴委员会副会长。从陈立夫一生的言行来看,他堪称中国文化的守护者,孔子的推崇者和实践者。他1939年就建议以孔子诞辰为全国教师节;1961年,他把以往士人所必读的四书系统整理出版,名之曰《四书道贯》;他还为后人把孔教总结为“公以显道,诚以律已,仁以待人,中以处事,行以成物”。
   
   陈立夫长命百岁的养生秘诀,头一句是“养身在动,养心在静”,末八字为“知足常乐,无求常安”。陈立夫与哥哥就象陈其美与他俩的父亲一样和睦,陈氏家族在大中华民国位高权重,但陈氏兄弟秉承祖训:“寿本乎仁,乐生于智,勤能补拙,俭可养廉。”
   
   
   弦歌不辍
   
   
   陈氏家族与共产党的诬蔑恰恰相反,清廉得难以想像。陈立夫兄弟之所以遭共党大肆诽谤也恰恰因为他们是仁义之士,爱国爱民,是共党天敌。陈立夫对做官无兴趣,一直求去而不得,但为了实现三民主义的国民革命大业,他忍辱负重,先从军,后主持国民党党务,为了抵制苏俄渗透组建中统,促使一万五千多名误入共党的民国青年改过自新……可惜他的诸如提防共特冀朝鼎损害民国信誉等多项良策没有被采纳。蒋中正还把匪首邀请到重庆谈判。在毛泽东上门去拜访陈立夫时,他趁机向毛坦诚他的理念:三民主义集各种主义之所长,又合乎中国文化道统之精神,才能救中国;而马列主义来自侵略中国的苏俄,文化思想之侵略较之任何其他种侵略为最危险。简言之,他为了维护民族和国家利益而反共剿匪。那时陈立夫就在为实现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而殚精竭虑了。
   
   在抗日的艰难时期(1938 - 1944),陈立夫在教育部部长任上,不仅发展国民教育,为国民尤其是穷困子弟提供就学机会,还聘请专家把中国人应知的中国历史纳入必修科,使中国的大学不沦为殖民者的附庸,在民国政府收回租界前先收回“文化租界”。那时的学者比如吴宓等被教育部聘请为教授。然而,中共夺取政权后,吴宓等专家学者都被迫接受外来马列邪说,后来还被剥夺教学资格;下一辈则要么像遇罗克一样因出身被剥夺接受教育的权利,要么像刘晓波一样通过高等教育被赤化。民国政府在战争年代还坚持办学,“弦歌不辍”;而马列红朝在和平年代居然“停课闹革命”,鼓动学生斗老师。
   
   陈立夫因未能如愿当采矿工程师而抱憾终生。可是他虽没能发掘地下物质资源,却用采矿的精神和方法,既发掘了潜在的人力资源,又开采了中国的文化宝藏并被誉为中医的保护神。为了捍卫中医,他曾表示,“我是采矿工程师,对于科学并不陌生,我深恶不学而好武断的人,所以我反对对于未读过一本中医药书籍的人,就一口认定中医为‘不科学’。科学必须根据事实,无事实而遽作结论,其本身头脑就是不科学”。
   
   在100年的生涯中,陈立夫50岁前投身于国民革命,创建和捍卫中华民国,50岁后致力于复兴中华文化。1973年,为了抵挡中共统战的糖衣炮弹,陈立夫建议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之号召向大陆作政治反攻。
   
   
   夫妇和顺
   
   
   陈立夫不仅忠孝两全,而且夫妇和顺,虽然他与妻子是包办婚姻。13岁时,家里就给他和同龄的孙禄卿(1900 - 1992)订了婚。 他大学毕业出国前夕才在亲友的陪同下与未婚妻正式见面。27岁时他们结婚,白头偕老。80岁时,夫妇在民国国立历史博物馆举办书画展。90岁时,他表示, “我与内人结婚已63年,从未吵过架”。因为他遵从,“爱其所同,敬其所异”。夫妇和顺对下一代影响不小,所以,1994年出版的自传中他表示达成了祖父“五世其昌”的心愿。他90岁生日的全家福上,二老被25个子孙簇拥,可谓根深叶茂。
   
   他的三子陈泽宠,继承父亲遗志,接手担任立夫医药研究文教基金会董事长。2005年8月赴北京旅游,因感冒不适就医,被大陆庸医建议切除肝肿瘤,术后又被迫换肝,花费七十万元人民币后痛苦离世,享年六十四岁。但愿陈氏家族能从痛苦中明白中共极权专制的危害,不解体中共,中国不可能统一,也难以在大陆复兴中华文化。
   
   澳洲《新天地》杂志首发
   网址 http://newlandmagazine.com.au/tranquil/
(2011/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