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
徐沛文集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了解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美人计是中共的一贯伎俩。热爱中华文化的美国人沙博理中了共产党的美人计后至今浑然不觉,他居然觉得生活在共产党的监控中比在美国好得多。
   
   
   1 美人计
   

   有位六四屠城后名列中共发布的全国通缉令的民运志士,在经受住了中共的种种迫害包括六年红牢后,于1996年逃到美国,终于过上正常人的生活。2007年通过交友网站结识一位美人,半年后英雄求婚成功。感人的婚礼举办不到一年半,英雄就在被美人称为“哥哥”的上海来客走后,“陷入连续不断的灾难,从此家无宁日”。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不久,英雄勇敢地在网上自报家丑寻求解脱。对此流亡作家遇罗锦评论说,“对海外屈指可数的男性民运精英们, 老共又有新招儿了: 若给你们一枪子儿, 让你们死得太爽快太英雄了, 岂不是太便宜了你们? 你们梦想的年轻小美人儿, 让你们生不如死。”
   
   无论这位英雄是否中了中共设的美人计,了解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美人计是中共的一贯伎俩,不是什么新招儿。这位没过美人关的同胞让我想起两个中了美人计的洋人。
   
   1994年上映的电影《蝴蝶君》( M.Butterfly)就是一位在北京中共产美人计的法国外交人员的梦魇。1964年,敬仰中华文化的法国青年伯纳德·博斯考特(Bernard Boursicot)被派往法国驻华使馆工作。象梅兰芳一样擅长花旦的时佩璞在中共的操控下,让20岁的博斯考特迷上了他。常人难以想象时佩璞居然能让博斯考特痴迷到相信他是女儿身,相信他们有了“爱情结晶”。法国政府的秘密文件就这样源源不断地经时佩璞抵达中共手中。1982年,博斯考特还把时佩璞和他们的“儿子”办到了巴黎,好在法国警方不迷。当法庭向博斯考特宣布时佩璞是男人时,他拒绝相信。最后警方把他俩关在一间囚室,让博斯考特自己去证实时佩璞是男是女。博斯考特面对真相,绝望地割喉自尽,被抢救过来。可惜这却改变不了他中了美人计而沦为中共牺牲品的事实。1986年5月,博斯考特和时佩璞因向中共政府提供约500多份情报而被判处6年监禁。时佩璞已于2009年6月30日在法国去世,但博斯考特仍生活在中共的美人计给他造成的伤害中。不过与他相比,另一个敬仰中华文化的美国人沙博理更可悲可叹,因为他大半辈子都生活在中共的操控中,至今不知自己中了 美人计,沦为中共的宠物。自己坐在中共的牢笼中却宣称,“尤其是跟美国的生活比,我觉得还是我们好得多”。
   
   1915年,沙博理出生在美国纽约。大学毕业后成为律师,二战时应征入伍,服役期间被派去学中文,结识潜伏美国的共产国际势力。1947年沙博理带着中共秘密党员杨度的女儿杨云慧的介绍信到了上海。用沙博理自己在2008年《南方人物周刊》采访中的话说就是,“ 一张三百元的小货轮船票带着我,从纽约经巴拿马运河,抵达了中国。在一幢破败的五层公寓楼‘万岁楼’的顶层,一个三十来岁非常漂亮的女人为我开了门,她穿着一身简单的旗袍,高跟鞋,薄施脂粉。她就是凤子”。
   
   凤子(1912-1996)原名封季壬,书香门第出身,可惜三十年代在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求学时,被共产国际间谍赤化,投身中共“文委”领导的红色文艺。在当时的中国,有教养的女生是不当戏子、不上舞台的。封季壬改名凤子的一个原因就是怕她家人知道她公然在洋剧(话剧)中表演令人不齿的角色。凤子在生活上也象江青、韦君宜等深受五四“新文化”影响的新青年、新女性一样,实践共夫共妻的杯水主义。中日战争在共产国际间谍地挑动下爆发后,江青尾随昔日情夫黄敬(俞启威)投奔延安,凤子则到了昆明,进入西南联大。其时凤子的伴侣是在西南联大执教的孙毓棠(1911-1985)。但这并不影响她与有妇之夫曹禺发生关系。王先金在《曹禺的婚恋始末》中甚至写道,凤子“好像犯‘花痴’”。
   
   在国民党主导的抗日战争胜利后,凤子在中共的安排下,以《新民报》特派记者的身份,与国民党接收大员汤恩伯一起乘飞机首批抵达上海,投入中共渗透国统区的红色宣传工作。当沙博理找到她时,凤子刚在上海中共组织领导下开始主编红色刊物《人世间》。其时共产国际间谍路易·艾黎也在上海从事非法活动,也成为沙博理的朋友。
   
   从中共媒体对沙博理的采访,比如《我的中国:翻译家沙博理》(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26日) 中不难了解沙博理如何在凤子的影响下借美国人和律师的身份协助共产国际渗透和颠覆中华民国。沙博理自己承认,“原来就看她外形很好看,后来也慢慢地知道,她干的是什么了。一个年轻女孩子,搞那么危险的工作,很不容易,所以我就首先是佩服她这个人”。凤子当时已经三十五岁,比沙博理至少大三岁,可是这个情场老手居然会让沙博理视她为“年轻女孩子”。以冯亦代为首的红色卧底则于1948年在上海《文汇报》上制造凤子将和美国律师沙博理结婚的舆论,促使语言不通的两个人结婚。沙博理后来回忆说,“只是说话并不太方便,她的英文水平跟我的中文水平差不多,她是破英文,我是破中文”。
   
   沙博理在1997年凤子死后写作的《金婚别》中表示,凤子介绍他“认识了几个地下党的领导同志,他们在上海做文化工作。我开始明白革命的大道理,也参加一些革命工作。比如,把国民党当局要抓的同志藏在我们家里;让地下党的同志在我们家用短波偷听延安的广播;与《密勒氏评论报》的舒子章一起,帮助学生出一个进步的英文杂志,在我的办公室秘密安排,把孙夫人宋庆龄领导的中国福利会的一些药品送到解放区,等等。”
   
   中共中央电视台则在上述采访节目中宣称, “1948年5月16日两人在上海文艺界朋友的帮助下结婚了。在亲密爱人凤子的影响下,沙博理不仅理解了革命,还以他律师的身份做掩护,使地下党避开了当时国民党特务监视的目光”。沙博理自己在采访中说:“国民党不能够随便来,查我们的房子什么的。此外呢,我自己那个办公室,一个律师办公室,在高楼大厦里,相当讲究了,好像很绅士的样子。下班了以后,从解放区出来一些人,跟我们上海做地下工作的人,在那开过会”。在中华民国的天下,居民享有人权,警方不能随意闯入民宅,所以,共产国际得以滥用中国的自由从事支持用暴力颠覆民国政府的共产恐怖主义活动。1948年的11月,沙博理夫妇在共产党的安排下搬去北平。
   
   中共在各国共产党徒地支持下打败中华民国后,沙博理和凤子应邀参加了中共的开国大典。沙博理从此定居北京,成为中共用高薪奉养的几名“外国专家”。这位支持中共的律师变成听从中共领导的翻译,专门搞对外宣传,1956年就在美国出版第一部讴歌共产党的译著《新儿女英雄传》。沙博理遵照中共的意志翻译了大量的红色宣传品,其中包括邓小平的女儿给他这位六四屠夫立的伪传。
   
   
   2 笼中鸟
   
   在中共饿死了几千万中国人后的1962年,中共赏赐给沙博理一家三口一个剥夺来的四合院。受宠若惊之余,沙博理申请成为中共的臣民。1963年,经周恩来批准,享受特权的沙博理加入红色中国籍。沙博理从1971年起可以每两年去美国一次,路费由纳税人报销。1979年他第四次去美国时才能带上凤子。
   
   从沙博理的红色传记《我的中国》中可以获知,“由于凤子,我才能适应并且心满意足地生活在中国,她已成为我的中国。凤子,Phoenix,凤凰,我爱上了凤,也爱上了龙。了解和热爱中国龙,使我更加热爱和珍视我的中国的凤。
    凤子在我的文学翻译中,在我的写作中,在我的国际活动中,都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她使我加深了对中国人民的爱和对中国文化的欣赏。我深深地感激她”。
   就是说,中共通过凤子利用沙博理对中华文化的一往情深成功将他套上了马列政党践踏中华文化的战车,让他不知不觉地成为中共党文化的传播者,因为他自己承认,“政治方面,马列我并不是太懂,可是中国文化、历史、艺术,这些方面我很喜欢。”沙博理住在北京的四合院里,全然不觉自己错把霸占中国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的赤龙当成了中国龙。1983年沙博理作为高干离休后,被中共任命为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以来,一直连任。
   
   从沙博理的讲述中,明言人也能看出中共如何祸国殃民。沙博理在上述《南方人物周刊》的采访中表示,“ 在我眼中,50年代初期的北京无与伦比,没有哪个城市比它更富于中国传统,古老,威严,优雅。有石狮子守卫的王公住宅,十字路口绘有美丽图案的石牌坊、木牌坊。整个城市包在一重厚厚的带雉堞的城墙中间,在一定的间隔处设置有厚重的、饰有大铜钉的结实大城门,上面是用砖瓦盖顶的城楼要塞”。最后他却表示,“现在中国的物质文明是上去了,但精神文明却落后了,官僚资本主义、贪污腐败,罪行每天都可以在报上看到。”
   
   综上所述,身为红色娘子军的凤子嫁给沙博理必定需要得到中共的指示和批准。种种迹象表明凤子对沙博理的感情很成问题。1950年1月,沙博理和凤子唯一的女儿亚美出生,但中共派兵支持金日成攻打南韩后,1951年凤子参加了第一届赴朝慰问团。凤子不恨共产党强迫中国人给金日成当炮灰,却仇恨支援朝鲜人反对金日成红色恐怖的美国人,并迁怒沙博理。可是中共需要沙博理出面诬蔑美军在东北搞“细菌战”,沙博理“揭露美帝侵略”有功,因此凤子无法抛弃沙博理。而1937年就加入中共的美国人马海德(1910-1988)也劝告凤子说:“沙博理是爱你的呀”!这可能是沙博理日后为马海德作传的原因之一。
   
   凤子也象所有的拥共和亲共的文艺界人士一样受过迫害,况且她与江青在上海共过事,彼此知道底细。毛妾江青当道时,凤子被批斗、坐牢、进五七干校,受尽折磨、摧残。1976年才回到北京。其间,沙博理对她一直不离不弃。沙博理得以幸免,是因为中共需要他翻译《水浒传》。另一位因嫁杨宪益而与沙博理一样沦为红色翻译的英国人戴乃迭则坐了三年红牢。
   
   1993年10月,凤子因撰写《迎接金婚——八十自述》而第一次提到她的洋丈夫,虽然离金婚还有五年。她在此文中说, “我们爱过,怨过,只有今天才似乎有所相知。才相互了解彼此的为人、脾性、喜、怒、哀、乐。漫长的岁月,战争,‘运动’一次又一次的磨难,人的性情有时几乎被扭曲了。直到今天,我们似乎才发现彼此的长处和弱点。”对此沙博理在上面提到的《金婚别》中表示,“我想起在我们婚后所有这些年的生活中,在她这篇回忆录之前的任何文章中,她从来没有提到过我。当她写到我们一起做的许多事情当中的某件事情时,我简直就不存在。”
   
   与韦君宜(1917-2002)相比,凤子对她投身中共的反华事业几无反省,也因此得以当上中共剧协书记处书记。她去见马克思后,中共在《封凤子同志生平》中宣称:“封凤子同志是有名戏剧家、作家,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凤子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象凤子这样听从中共领导的笔杆子没有资格当戏剧家和作家,因为独立、自由是每个艺术家和作家的追求。但毫无疑问凤子算中共的优秀党员。象她这样用美貌和才能令一个美国人臣服中共的女共产党员毕竟不多。如此成功的美人计在中共的历史上罕见,值得披露。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