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大陆思想家宣昶玮
[主页]->[新会员区]->[大陆思想家宣昶玮]->[宣昶玮:关于“颠覆国家政权罪”与妨碍人类进步关系的理论思考]
大陆思想家宣昶玮
·宣昶玮:当心有人输出中国的有毒文化
·论法律不适合应用于管辖思想家创造、学术讨论和社会人士之政治活动
·宣昶玮:论孔子像在天安门广场立起
·宣昶玮:世界上六种社会统治模式形式与实质的理论分析研究
·宣昶玮:谈一谈近期对于魏京生的印象
·宣昶玮:老子《道德经》的治国理念就是普世价值
·宣昶玮:当今中国官派和民派的全面对立与争夺极其系列影响
·宣昶玮:当今国内拯救中国和坑害中国的八大思想套路
·宣昶玮:关于“颠覆国家政权罪”与妨碍人类进步关系的理论思考
·宣昶玮:让理性主导社会——人类第三次文明转型的价值和意义
·宣昶玮: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纲领、原则和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
·宣昶玮:一个民间哲学家关于政党政治弊端和危害的研究概述
·宣昶玮:人体人格机能国家理论学说和理性社会政体研究介绍
·宣昶玮关于多个国家股票指数被人操纵打压经历的披露
·宣昶玮:当今中国理论八大江湖山寨
·中国政治转型系列理论预想之六:理性主导制度派上台的可能性分析
·宣昶玮和一个风水先生开的玩笑
·宣昶玮和风水先生开玩笑的完整版
·论当今中国执政集团内三大派别和他们对中华民族文明进步的影响
·论当今中国执政集团内三大派别和他们对中华民族文明进步的影响
·大陆易派电子兑换是个诈骗网站
· 发现紫薇圣人
·天益论坛被“精心处置”,证明了谁是真正的紫微圣人
·呼吁中共采纳紫薇圣人的思想,带领世界开始新的文明时代
·当局某些领袖暗中以举国之力牵制紫微圣人?
·采纳紫微圣人思想作为意识形态,是让中共起死回生的唯一灵丹妙药
·紫微圣人招聘团队人员和引资启示
·声明:《自由中国》论坛用本人原先注册论坛会员名发表文章属于污蔑
·宣昶玮致观虚斋主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戈国龙的公开函
·抗议《自由中国》论坛冒用宣昶玮的名义公开造谣
·思想家关于中共不会崩溃且前景光明无限的令人信服的谈话
·海内外著名知识分子纷纷关注宣昶玮及相关的褒与贬
·关于中共主动主导的大民主进程将消弭对之进行政治清算的问题
·郑重披露:种种迹象表明弥勒佛已于2012年在中国大陆公开出世
·十个自认为自己是紫微圣人的当今中华人士思想成就大公开
·弥勒佛(即紫微圣人)2012年降世中国对佛教界和学术界形成的挑战
·2012:世界已经衰败,需要圣人出来
·2012:紫微圣人致海内外广大愚民的一封公开信
·真假紫微圣人大战海外天易论坛:两个重量级人物公开大火并
·论当今中共的意识形态直接制造了社会矛盾并导致中共与人民的冲突
·论当今官方的重点是十八大,民间的重点是鉴别紫微圣人
·十八大之际敬佩温家宝寄语习近平而来的一点感想
·中共意识形态逆世界潮流是导致中国被军事包围和国际孤立的总根子
·引起天益论坛被关闭的一场大论战
·惊天真相大披露:批判伪科学和修理胡万林都是为了压制中华大思想家
·人民被代表和强行被代表的不同层次
·当今中国政治的真相与奥秘:十二项压力、六大势力、两大中心问题、一个总根
·民间思想家宣昶玮请清华大学校友胡港宏公开出来证明你不是那个诈骗犯
·十八大之后,民间思想家宣昶玮又受到死亡威胁暗示
·综观当今天下,宣昶玮乃真紫微圣人也(转贴)
·为什么宣昶玮要把许多人包括世界著名学者和知识分子都视为愚民?
·一个中华智者期望顶破顽石在中国要过九道关的真实经历
·哲学的最高境界是产生内智慧并能贯通一切神秘现象
·宣昶玮响应习近平号召给当政的中国共产党领袖来一点尖锐提问
·宣昶玮致习近平和李克强的公开信:举报可能有银行家把巨额国家资金资助遏止
·尊毛尊邓难调 左右争鸣已是党同伐异
·中国政治深度分析:当今中国体制内外有六大派,习总书记究竟依靠哪一派能拯
·我对柯云路生命科学研究的理解:柯云路是大哲学家、大思想家
·某网友关于宣昶玮是圣人的议论
·公告:宣昶玮公开向几个左派妖孽下战书
·大陆权贵集团出手保护黎阳,暴露了这个妖孽的家奴身份
·[讨论]国际黄金价格下跌是因为要压制某中华民间思想家吗?
·事实证明当今中国左派境界低下,国家被他们掌握绝非人民福祉
·惊天大疑问:美国政府通过“棱镜”计划了解并打压中华民间思想家?
·民间思想家告诉省长陈鸣明:其实你们官僚最害国
·面对愚昧的中国知识分子和公众,宣昶玮和胡万林的共同遭遇
·民间思想家宣昶玮致《工人日报》的公开举报信
·致《南方周末》的公开资料与信件:告诉你们当代八个最大的中国政治内幕与奥
·思想家关于左派和权贵派是当前中国两大反动派的谈话
·金剑平: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论当代中国是历史上第二个类似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思想运动时代
·中国当代民间思想家的贡献要比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时期思想家的贡献更伟大
·中华民间思想家宣昶玮对天易网总监郭国汀的公开质问
·面对思想家的求助,《南方周末》显示出愚昧、渺小与猥琐来
·专家学者和知识分子如果不是智慧大师,那么他们的思维往往就相当幼稚
·中华思想家断言:存在着唯一一条道路使中国能够战胜美国并领导世界
·几百年来人类主流知识界是怎样严重阻挡人类高尚进步的?
·中国崛起后世界将统一,中日岛争已毫无意义
·中华思想家权威分析大陆与台湾问题的最后结局
·论钱学森先知一般预测了中国自战国以来第二次思想运动
·看民间人士宋正海等是如何压制中华思想家和阻挡中华思想运动的
·第一次文艺复兴祸害天下,中国当代的第二次文艺复兴运动为之纠偏
·当代中国发生的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符合美国圣女珍妮的预言
·没有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谁来救中国?
·论当代中国主流知识分子是阻挡人类进步的最大保守群体
·论中国主流知识分子对第二次文艺复兴的世纪大对抗
·中国主流知识分子面对宣昶玮的思想冲击依然保持沉默
·论第一次文艺复兴六杰和当代中国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六杰
·当代中国主流知识分子是集体愚昧的,进步力量必须面对这一事实
·论特色派、民主派、毛派都是中国进步与稳定的破坏性力量
·当代意识形态大冲突中,充分显示了中国主流知识分子的愚昧
·公告天下财富英雄:你投资圣人宣昶玮将一本万利
·关天茶社里有四位自称自己是当代世界第一大思想家者
·没有中国思想,世界将迷失方向
·造时势之英雄倾力造世界进步大时势,众愚民竭力以愚昧来阻挡
·论当代世界进步与倒退的主要矛盾是愚民垄断天下压制真理的矛盾
·独立中文笔会一些作家素质如此低劣让人为之唏嘘
·当代人类文明与落后斗争之三重奏
·现有西方民主制度具致命缺陷不是人类未来文明的方向
·如果中国让主流知识分子主导改革中国必将陷入天下大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宣昶玮:关于“颠覆国家政权罪”与妨碍人类进步关系的理论思考

   来源:民主中国
   本文是关于法律的应用效果,和人类进步关系的理论思考,以和世界各国的法律理论研究专家共同探讨。
   
   一.颠覆政权并不都是犯罪,因为我们观察到历史上人类的进步,常常是以颠覆旧政权的方式发生的
   


   这一观察非常重要。因为如果颠覆一个政权并不一定是犯罪,甚至反而可能正是进步的需要的时候,那么许多人观念里的把颠覆一个现行国家的政权看作是犯罪的现象,那么就是应该引起人们反思的了。
   
   我们先看中国历史上有名的陈胜吴广的起义为例。这是秦朝末年的农民起义,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这次起义直接导致了秦朝的灭亡。
   
   公元前210年,当时的秦朝始皇在出巡的路上病死,大臣赵高就伪造了"诏书"立皇子胡亥做了皇帝,胡亥就是秦二世,他是个非常残忍的皇帝,在埋葬父亲秦始皇的时候,为了保密,竟然堵住出口,把工匠们都困死在了陵墓里。他没有治理国家的才干,重用赵高,当时的法律制定的非常严格和残酷,使全国犯法的人非常多,社会矛盾激化,导致了起义的爆发。
   
   公元前209年,秦二世让淮河地区的900人到渔阳(现在的北京密云)去守卫,当时正是七月,雨量非常大,他们走到大泽乡(现在安徽宿县西南)的时候,天下起了大雨,无法继续走路,这样就不能准时赶到了,按照当时法律是要处死的。无法生存的人们在陈胜和吴广的率领下被迫反抗。,终于在公元前206年消灭了残暴的秦朝。
   
   显然,陈胜和吴广所进行的,就是不折不扣在的在"煽动颠覆政权"。但任何有理智的人大概都不会认为他们的行动是一种"犯罪",即犯了"煽动颠覆政权"罪。
   
   再看法国大革命和攻占巴士底狱事件。在法国巴黎市区的东部,有一个巴士底狱广场。200年以前,举世闻名的巴士底狱曾经耸立在这里。巴士底狱是一座非常坚固的要塞。它是根据法国国王查理五世的命令,按照12世纪著名的军事城堡的样式建造起来的。当时的目的是防御英国人的进攻,所以就建在城跟前。后来,由于巴黎市区不断扩大,巴士底狱要塞成了市区东部的建筑,失去了防御外敌的作用。到18世纪末期,它成了控制巴黎的制高点和关押政治犯的监狱(当时一共只关押七名囚犯)。
   
   巴士底狱非常坚固。凡是胆敢反对封建制度的著名人物,大都被监禁在这里。巴士底狱成了法国专制王朝的象征。多少年来,人们像痛恨封建制度一样痛恨这座万恶的巴士底狱。许多人曾经作过推倒巴士底狱的尝试,可惜都没有成功。然而,人们的希望没有落空,他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1789年,法国爆发了大革命。巴黎的警钟长鸣,工人、手工业者、城市贫民纷纷涌上街头,夺取武器,开始了武装起义。
   
   法国人民早就痛恨国王、僧侣和贵族。僧侣是当时法国封建社会的第一等级,贵族是第二等级。其他各种人都归入第三等级。第一、第二两个等级的人数不过20多万,只占全国总人口的1%。但是,他们有钱有势,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法王路易十六就是他们的总头子。他同僧侣贵族狼狈为奸,弄得民不聊生。新兴的资产阶级也因为政治上没有权力而受到欺压。于是,酝酿很久的一场大革命就爆发了。
   
   1789年7月13日这一天,手执武器的人群攻占了一个又一个的阵地,巴黎市区到处都有起义者的街垒。到了14日的早晨,人民就夺取了整个巴黎。最后只剩下巴士底狱还在国王军队手里。“到巴士底狱去!”起义队伍中响起了呼喊声。起义者不约而同得从四面八方涌向巴黎的最后一座封建堡垒。后来的情况大家都知道的:巴士底狱被攻占了。
   
   攻占巴士底狱成了全国革命的信号。各个城市纷纷仿效巴黎人民,武装起来夺取市政管理权,建立了国民自卫军。在农村,到处都有农民攻打领主庄园,烧毁地契。不久,由人民组织起来的制宪会议掌握了大权。这一年,制宪会议颁布了“废除一切封建义务”的《八月法令》,紧接着又通过了著名的《人权宣言》,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了“人身自由,权利平等”的原则。
   
   曾经影响过这次全国革命的启蒙思想家如卢梭、伏尔泰等等,按照"颠覆犯罪"说,岂不统统都犯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罪了?然而其实却是推动人类进步。
   
   还有一个就是中国的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封建政权:其中成立的革命团体有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等革命团体,以及后来成立的中国同盟会。除此以外,还有共进会,文学社,同盟会中的丈夫团等。革命的领导者主要有孙文、黄兴、宋教仁、蔡元培、赵声、章炳麟、陶成章等。难道这些人的行动不是对中国社会进步有极大的推动和贡献,而根本就不是犯罪吗?
   
   这些人确实在"煽动颠覆政权",他们要颠覆一个反动落后的封建政权: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他们的"颠覆政权"的煽动和行动,和法国大革命,与陈胜吴广起义等等许多事件一样,人们都不认为这些人是在犯罪;而确实认为这些人在从事英雄事业:他们在拯救人民,他们在推动历史进步。
   
   二.法律的理论根据,也证明并非煽动颠覆一个政权就必定是犯罪
   
   这首先要从什么是法律的根据与法律的最基本的理论依据说起。按照人们的研究,这是属于"法哲学"的理论范畴。这些理论是人们对法律的一种哲学式的追问,因此法律的依据问题,也是属于一种哲学问题。
   
   法律哲学简单说来是对法律所进行的哲学反思和探讨,所以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法律哲学问题就是:什么是法律?这个问题最直接也最素朴的答案就是,被订定在法典之中的法条就是法律。但是法律并不如此简单;如果一个人问你:你把这条法律制定的如此这般:你有什么理由,来证明此条法律就一定是天经地义的呢?我想大概十个人会有十个人是答不出来的。就因为这样,所以"法律是什么"才会成为一个看似简单,实又极为多元复杂的法律哲学问题。
   
   哲学本来就有无数的问题似乎还没有解决;现在人们又把法律是什么这么一追问,那么回答可就五花八门了。例如实用主义法学、分析法学、法律社会学、纯粹法学、自然法学、神学法学、"马克思主义法学",等等。
   
   人们把尚不能用理性予以澄清,而只好用"信奉"予以解决的东西称为"信仰",于是当法律的依据实在无法解决的时候,人们就发明了把这种法律基础问题归结为"法律哲学与法律信仰"的问题,已经倾向于把这一问题归结为信仰的范围内去了。为法哲学倾注心血的思想家非常的多,霍布斯、洛克、孟德斯鸠、卢梭、贝卡利亚、托马斯.阿奎那、柏拉图、奥斯汀、康德、费希特、黑格尔等等。
   
   笔者本来就是哲学家,对于哲学深有研究,当然知道法律的基础究竟是什么,而且应该比已有的哲学家的认识都高。但这里并不是要来和大家讨论哲学,所以相关的叙述就免了。我们现在只排列出历来为众多法律哲学家和法学家差不多一致认为的法律应该有的特征:正义、理性、道德、效率、政治、权威、权利、自由、普世价值性,等等。
   
   任何政权都不具有天然的法律的哲学即法律的理论解释权;而是这些问题的解释权在最先进的思想家那里。法和非法其实并没有界限:非法可以演变为法;而法律条文上的东西如果不合理也应该予以删除。即使在现实社会中法和非法就实际上界限不分明:"非国家法、民间法、习惯法、固有法、非正式法、非官方法、惯例法、不成文法、宗教法、家法等等。此外还有禁忌、习惯、惯例、非正式规范、潜规则"等等的词汇就清楚表明了这种性质。
   
   尽管法的理论解释非常复杂,但通常的关于法的应用还是有共识的:就是"正义、理性、道德、效率、政治、权威、权利、自由、普世价值性"等。现在我们再来看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有关的法律条文,究竟是不是合理的?即这样的法律条文是不是合乎法的应有意义的?
   
   我们可以说的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把“颠覆国家政权”统统当作一种犯罪的时候,其实常常是违背了法的本来意义。
   
   为了说明这种道理,我们只要列举出一点:并非所有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都是属于秉承"正义、理性、道德、效率、政治、权威、权利、自由、普世价值性"的法律所制裁的范围:因为许多历史上的颠覆国家政权确实是正义的行为,都是人类进步必不可缺少的行动;如果法律要惩罚这种正义行动的话,那么其实恰好违反了法律的题中之义:法律的产生本来是要保护正义的,怎么现在却反过来成了打击正义的帮凶了呢?!
   
   因此我们才说:"法律的理论根据,也证明并非煽动颠覆一个政权就必定是犯罪"。
   
   三.国际社会应该协作,考虑把"颠覆国家政权罪"从现行的法律中取消
   
   现在的情况是,世界许多国家都有类似"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律条文,不但专制国家有这样的法律条文,而且民主国家也有类似的条文。
   
   这种情况是非常不合理的,也说明了思想家和法律理论家们对这种法律不合理情况的疏忽:他们坐视人们在使用本来应该张扬与保护正义的法律,却实际上起到了保护落后与反动的效果。
   
   当笔者这么建议的时候,也许有人会向笔者发出疑问:照你这么说,难道颠覆一个现行的政权就都是应该鼓励的了?因为你实际上主张不惩罚这种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吗。
   
   笔者在这里给予提出上述疑问者以如下的解释:笔者并不主张使用暴力推翻任何稳定的政权;但笔者更加关注的,是历史上使用“颠覆国家政权罪”打击迫害进步人士的事件;因为颠覆一个国家的政权究竟是不是犯罪,还是相反的是促进人类社会的进步行动,实在是不能把这样的判断交给一个政权自己;因此为了保护人类进步的动力,还是应该考虑彻底取消这一法律条款。为了弥补取消这一条款带来的法律真空,可以采取其他的法律条文来补充取消这一条文带来的缺陷,只要能保护住正义的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行动的同时,又能制止真正的暴力犯罪即可。举例来说:当初的满清和法国皇帝如果都设立了“颠覆国家政权罪”条文的话,那么推动整个人类进步的法国大革命的参与者和孙中山等革命志士,岂不都成了罪犯了?这种法律条文阻挡人类社会前进的性质非常明显也非常巨大,难道还不应该引起人们,特别是引起全世界的哲学家、思想家、和法律理论家的注意吗?
(2011/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