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中华民国
[主页]->[百家争鸣]->[中华民国]->[法例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乌坎自治民主能走多远?]
中华民国
·张维迎:多数人无知和少数人无耻导致中国灾难多
·张千帆:宪政转型与人格再造的中国使命(上)
·张千帆:宪政转型与人格再造的中国使命(下)
·慕容雪村:杀人的问题——读汉娜.阿伦特有感
·专制,我们共同的敌人
·郎咸平秘密演讲全文:中国制造业陷绝境(三)
·郎咸平沈阳演讲全文(一): 中国政府实际上已经破产
·李 郁:民主的前途
·史景迁:天安门——中国的知识分子与革命
·离退中央领导待遇令人震惊,台上的优厚你敢想象吗???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最可耻的“八尺协定”
·刘军宁谈中国语境下保守主义
·曾节明:who is 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李承鹏:村
·杨恒均: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张铁志:台湾如何走向公民社会
·希拉里·克林顿:美国的太平洋世纪
·马英九中华民国建立100周年纪念讲话(全文)
·转载:国有制或公有制本质乃是"官有制"
·杨小凯:历史沉思和未来选择
·转载:辛亥百年之叹
·中国茉莉花革命必胜的六十个理由
·中西“关系”观之比较
·由温州高铁追尾看“中国模式”可以休矣!
·也谈汪洋和薄熙来的“蛋糕论”
·走出“舍己为人”的迷雾,仰望“爱人如己”的天空
·政治行为有政治体制行为和政治个性行为之分
·什么样的信仰有利于民主制度
·由李娜获奖想到公民精神
·个人、群体与国家
·无产阶级革命与有产阶级革命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目前中国危机的出路探讨
·什么样的发展?什么样的稳定?
·革命与改革
·国人六十大庆有感
·自然与超自然伦理之间——儒家复兴小辩
·读《明夷待访录》有感
·猪流感来袭,除了猪流感本身,更要注意什么?
·台湾第十三任中华民国总统选举第一场电视辩论:马蔡宋申论全文
·法例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乌坎自治民主能走多远?
·转载:民主启蒙十讲
·民主的形式和实质
·言论出版审查有感
·法律的权威和价值
·自然主义的反思
·中国危机的非暴力政治解决的可能性
·首要的科学发展观:言论市场的科斯定律
·中国当代暴力革命与非暴力革命的关系
·为人“四然”,为官“四识”
·转载:试图在花盆里种果树的游戏——谈关于在中国实行“民主社会主义”的空想
·转载:何怀宏语录
·转载:郦剑锋:论“中共恐怖主义”
·转载:杨恒均:从乡村选举、一国多制与党内民主说起
·转载: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的29条区别
·转载:Richard Pipes:马克思主义是二十世纪最大的幻想
·转载:杨晓刚:不懂毛泽东,就没法谈宪政
·易中天:转载:儒家的限政只能是徒劳——再与秋风先生商榷
·转载:茅于轼:中国要避免和普适价值冲突
·转载:杨继绳:解析公权腐败危局
·转载:高希均:观念改变世界
·转载:北京学者:民主化第四波 中国应认清大势
·“2011年华人百大公共知识分子”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例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乌坎自治民主能走多远?

   乌坎自治民主能走多远?
   【编者按】乌坎土地维权暴露出来的问题,本质上是土地公有制所必然衍生出来的土地官有制问题,从而表现为应有土地的村民与实有土地的村官之间的矛盾,进而言之,反映出民主诉求与官员专制之间的阶级矛盾,解决之道唯有源头活水来。
   李平 苹果日报
   乌坎土地维权事件广受瞩目,其中一个原因是村民的诉求已超越一般的利益赔偿,明确提出民主选举、村民自治的要求。照中国的法例、政治制度,村民的要求完全是合法合理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大可藉此推动村民自治,双方不难达成协议,但受制于政治现实,乌坎民主能走多远,实在成疑。
   法例很丰满 现实很骨感


   早在 199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通过《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赋予村民自治的合法地位,明订村委会要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但是,法例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村民自治一直存在两大误区:其一,乡镇政府未能摆脱人民公社时期管制生产大队的思维和模式,未能放弃对村民自治事务的干预,特别是对村委会选举的操纵,从而令村委会的合法性和权威受到挑战。其二,村委会主任之所以习惯被称为「村长」,正是其未能摆脱官僚体系、未能摆正其与村民关系的表现。无论是陆丰乌坎,还是早前有村民到广东省政府请愿的鹤山沙坪镇中东西村,抑或2005年备受海内外关注的番禺大石村,爆发冲突的原因,都离不开「村官」私卖土地等问题。
   要平息乌坎风波,说难不难。因为村民要求民主选举村委会、要求村民自治,原本就是法例、政制赋予他们的权利,汪洋只要稍有落实法治的决心,就可以满足村民的要求。
   但是,一如中国宪法赋予公民言论、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不等于公民真的可以享有这些权利。就算汪洋支持乌坎村重新选举村委会,也不等于乌坎村从此就享有村民自治的权利。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已实施 13年,但民间一直呼吁制订村民自治法,迄今未能落实,显见当局在真正推行村民自治问题上仍有顾忌。
   况且,实现民主选举后,「经常性民主」能走多远,包括日常决策、管理、监督的民主化,不只考验县、乡官员,也考验村委会及村民的民主质素。
(2011/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