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悠悠南山下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作者 :露克-肯特 ( Luke Hunt )

   
   


   《 外交 》( The Diplomat ), 2011-12-17日

   
   
   當幾名赤柬最高的領導人正被受審之際, 人們激烈的爭議 :究竟中國領導人對那件重大的勞改苦役事件又知道多少呢 ?
   
   
   在柬埔寨中部地區一個偏僻約三百公頃的地帶裡,留存一條已是荒廢、足以可讓重型轟炸機降落的跑道, 它長達一點四公里,而且是條極少用過的跑道。 這是冷戰時期的遺跡,同時也成為一個極大諷刺的亮點。
   
   
   艾沙利 ( Ey Sarih )對它很熟悉。他曾在這個機場擔任站崗的職位已有二十餘年。 現今四十六歲的他, 有三個孩子,其妻子在路邊一個小茶鋪賣茶水謀生。 他還十分清楚記得赤柬的人和他們的所作所為。
   
   
   他說:“ 這裡大部分的工程是在1978年建造的。他們殺了許多人。他們應當要被帶上法庭審判。”
   
   
   在首都, 經過一年長的爭論後,一度受影響須要停頓的審判赤柬領導人的法庭又正在開庭了。三名還生存的最高領導人站在馬蹄形下接受控告違反人類罪中的一罪行 --- 002案。其他毀滅種族罪、殺人罪和施暴罪等將壓後進行。
   
   
   最新透露的訊息是那幾個重要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曾經常到訪此機場, 而前國家主席喬森潘亦曾催促須加快建造,加壓了勞工的重擔。
   
   
   有人測算有多少人曾被帶到這裡建造工程呢 ? 法庭所披露的人數是三萬。這些人須建造跑道、道路、圍牆和一座至今仍可使用的飛機升降調控樓。 勞動者的工作和生活的環境是極為艱辛, 使致眾多人都想要自殺, 衝撞運輸車底而死;還有不少以上吊、浸身入水裡和喝毒藥等方式來結束生命。似乎生存下來的勞工們活至1978底最終都被全部殺害了。
   
   
   艾沙利說道, 死去的人都被埋葬在機場的附近地區和一座不遠的山嶺裡。在山裡面, 還挖鑿了一條秘密地道,用來作為後勤儲備倉和存藏一些與調控制樓連接中國製造的電子計算機。
   
   然而,這罪證只是更加殘暴的罪行的一部分而已。
   
   
   從1975年四月至1979年一月,在波爾波特執政期間曾有約170萬至220萬人死亡。這是長達三十年的柬埔寨戰爭中最黑暗的日子,而戰爭於1998年結束。 從那時起,經過一番的努力, 法庭執行審判戰爭罪行的工作已是部分的展開。
   
   
   諸研究者和軍事分析家對北京[email protected]多少這些罪行是多年來爭議的問題。 中國對這機場或曾對赤柬的支持保持沉默,只宣稱對還生存的赤柬領導人的審判是柬埔寨內部的事務。
   
   
   那時的中國本身也處於困難時期。七十年代裡,文化大革命正是高潮, 北京領導層正面臨毛澤東於1976年9月死後的混亂狀況。唯一一個可視為能夠有權力話事的人物是鄧小平,而他該時已被逐返鄉下。鄧重返政壇和於1978年12月掌握指揮中國的權力,同一個月裡,越南攻擊和推翻了波爾布特政權。 作為赤柬的支持者,北京為了報復而在越南北方邊境地區發動一場戰役。
   
   
   這個機場可能曾為中國籌備各次對越南南部地區短程轟炸戰事之用。一些軍事分析家認為, 近乎建設完整機場的情況肯定是使河內應該顧慮之事, 此也是為何要攻佔柬埔寨的原因之一。
   
   
   艾沙利指出, 建造跑道的原因應該是柬埔寨法庭特別委員會( The Extraordinary Chambers for the Courts in Cambodia , 縮寫 ECCC )需要探究的問題。他還補充說,“ 中國人來到這裡建造機場是為了參戰。”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磅清揚機場 (圖片來源:《外交》雜誌)
   
   
   各學者認為, 至少有五千個中國人以技術員的身份為民主柬埔寨政府服務, 包括那些作為波爾布特個人和柬共政治局的顧問。中國是唯一一個在那裡有最多活動的國家, 此外,有人指責此是柬埔寨國家的恥辱。其他的人也認為中國的角色曾激惹起中國的對手 --- 日本,它幾乎擔付審判事務的費用。當調查事件初始時,即2006年起已是消耗了近一億五百萬美圓。
   
   
   柬埔寨法庭特別委員會提出必須追究負上最大責任者,因此他們著眼於那些仍然生存、曾參與草擬和執行那些國家政策的領導者如喬森潘、主要理論家農謝和前外長英薩利。
   
   
   英薩利的妻子、前內務部部長英蒂特( Ieng Thrith )也被指控上庭, 因為已患上失憶症,被允許不用出庭。 她仍然被拘押並受醫生的檢驗。其他五名赤柬人員亦被指控並正在另一法庭受審。
   
   
   幾週前, 英薩利和喬森潘在庭上保持沉默,而農謝和一赤柬高級顧問人員隆諾林( Long Norin )說出他們的證據。 農謝表現得成為人們的關注亮點和為自己辯護說越南才應為全部死亡的人負上責任。
   
   他也指出,以別名“二哥”稱他是不正確, 這只使他 “ 看起來似乎很重大”; 他還說,在柬共領導人中無人需要為逐離金邊或其他城鎮居民,使他們成為勞改營中的奴工,亦正如磅清揚 ( Kampong chhnang ) 的機場工程之事等負責。
   
   
   當然,農謝設法為那些政策辯護,他說, 在這些城市裡,妓寨、酒窟和賭場到處林立,敗壞者無疑生活如聖經所描述的淫城,而那時國家需要農民工。他的發言還令到關注審判的佛教人士感到震驚, 因為他宣稱赤柬從未毀滅宗教,是在赤柬清除黨內異己時自我毀壞。
   
   然而,他還補充說, “ 一些人是可以改造過來的,而另外一些人卻不能……, 革命是為了建設力量而不是破壞,除非一些人在多次不能改造後仍不改變,成為新人而已。 ”
   
   
   在執行調查案件的管理和選擇國際和當地人員擔任法庭的工作等方面上,柬埔寨法庭特別委員會曾受到猛烈的指責。這次審判,也是自紐倫堡審判 ( Nuremberg Trials 。二戰後對納碎德國的審判 。譯者註 ) 後最艱難的一次國際審判。 雖然如此, 站在磅清揚機場大門傍的艾沙利先生說,就算付出如此昂貴的支出也值得;他還十分滿意和讚揚法庭所提供的資料,法庭的組成人員和責任。
   
   “ 許多許多的人已經死亡, 而他們應該被帶上法庭審判。” 對那些被檢控者,他說:“ 現在我的兒子在課堂上學了全部的這些事件,那是極好的事。 ”
   
   
   至今為止, 有超過十萬多柬埔寨人已是湧到柬埔寨法庭特別委員會的法庭親自見證審判的過程。 以後還會有足夠的時間讓諸多人參與見證審判。 辯護律師對《 外交 》雜誌記者說, 相信今次審判將持續多兩年才可完結。
   
   
   
   
   嶺南遺民譯

   
   2011-12-26日
   
   原英文版 : The- diplomat.com
   
   What was China’s Khmer Rouge Role?
   

此文于2012年03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