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牧晨
·“一月风暴”的夺权与巴黎公社之梦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89年春夏,上海的民主运动高潮迭起,从人民广场到外滩,从淮海路【经济自由导报】社到各大专院校,经常有大批民众自发的聚会和有组织的集会游行。加入民运队伍的人来自四面八方各个阶层,主角是上海的大学师生,也有中专和中学的,还有小学生,我甚至看到一队专程从苏州赶来的小学生,由年轻的老师带领着加入“爱国民主运动”的浩大阵容。市民们热情地给集会游行者送上食品饮料,许多餐馆免费让游行者吃饭。人们兴奋地传递消息:“军人也来了!”“机关干部也来了!”“明星演员也来了!”“王若望也来了!”--------被上海人称为“横竖横”(意即“不要命”)的王若望几乎是最出名的,因为在“反自由化”运动中他就因放胆直言而被点名,最后被开除出党,“自由化老祖宗”的外号一时名动天地。

   89民运被镇压后,王若望先生也被捕,再次关入监狱。许多有心的人一直在关注他。他被释放后,不少人去看望过他。大约是91年,我们【上海人权协会】的几个骨干也上门拜访,受到王先生和夫人羊子热情的接待。王先生对中共的迫害似乎毫不在意,只字不提;却依然故我地大谈民主,强调必须实现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看着他瘦弱的身体,听着他强劲的言论,我的视觉中不由得将他与他身边的文竹融为一体;他的写字台旁供着的那一丛文竹茂盛异常,几乎已攀援到屋顶,虽然枝条细柔,却萌发着蓬勃的生命力。

   93年,有人提议,我们上海民运人士应写信给海外,代表上海民运支持王先生担当领袖重任。我阻止了此举,因为这不合民主程序。后来,得知93年的民运组织整合没有成功,遗憾之余,也有点可惜王先生文人气太重,没有掌握住机会,辛辛苦苦筹集了一大笔钱,结果是花钱砸锅。但在筹款公用这一点上,王先生树立了一个正直的榜样。对照多年来为数不少的假民运之名贪公以济私者,他们有何脸面正对王先生在天之灵?

   94年,我到了美国,在多次会议上见到王先生,他老多了,精力也不足了,有时坐在主席台上会打瞌睡。不过,他的意志依然坚定,而且是真的想要做大事。他率先成立了民主党,而后又担纲“全球民运协调会”,有人戏称他为“球长”。但对照王先生不懈的努力,那些袖手冷嘲者实在应该惭愧。

   有一年,王先生来旧金山出席“6.4”纪念活动。他穿少了,在花园角广场上冻得直发抖,他不知道旧金山的夏天,正是马克吐温耿耿于怀的“最冷的冬天”。我很担心他是否会病倒,谁知后来在餐会上他又精神焕发,还演唱了京剧【打鱼杀家】和歌曲【热血】。-----那歌词犹如王先生坚韧不屈、努力奋斗的生平写照:“我们为了博爱平等自由,愿付任何的代价。”

   在唯利是图的俗人看来,王若望先生付出的代价实在“不上算”。他要当官发财是没问题的,问题只在于他胸中的那股“气”。俗话说:“人活一口气”,可以理解为:没“气”,------没信仰没意志没正气没骨气者,哪怕是权重财满,也枉为人。王若望先生甘受磨难与贫寒而不放弃对自由民主的追求,,直至生命最后的时刻也不低头以换取归国的“条件”,真正是“不要共产党”的仁人志士也!(辛灏年先生说得好:有些人“反共”是因为共产党不要他,而不是他不要共产党)。有王若望这样的人,我们可以相信中共一定会完蛋;也因有王若望先生这样的人,我们可以相信越来越多的中共党员必将投入民主革命的伟大斗争,为埋葬中共专制王朝作出巨大的贡献。

   王先生去世已十年,他平易率真的音容笑貌一直留在我心中,陪伴着那丛悠悠的青翠文竹,散发着生命的气息,永远,永远。

   牧晨。12/17/2011

(2011/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