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刘逸明文集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于12月17日去世,金正日去世两天之后,朝中社才发布消息。在得知金正日去世的消息后,朝鲜举国悲恸。面对金正日之死,中国官方高度重视,民间热议,在中国媒体上,充斥着哀悼金正日的声音。
   
   中国官方吊唁金正日的规格空前
   
   金正日去世三天之后,胡锦涛、吴邦国、李长春、习近平四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前往朝鲜驻中国大使馆吊唁金正日,就连卸任高官江泽民也送了花圈。胡锦涛吊唁时称金正日是“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对金正日生前的“丰功伟绩”进行了高度赞誉。


   
   原以为上述四位政治局常委吊唁之后,不会再有高层官员前往吊唁,然而,时隔一天,温家宝、贾庆林、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这五位政治局常委也前往朝鲜驻中国大使馆吊唁。金正日去世后的这种礼遇相对于其它国家元首而言,可谓无与伦比。
   
   九大政治局常委无一缺席的吊唁,让人清晰地感受到金正日之于中国官方的重要性。金正日之死对于中共高层官员而言,显然是巨大的噩耗,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金正日和他们如胶似漆的关系,二是因为金正日去世后的朝鲜政局令他们忧心。
   
   中国媒体对金正日之死如丧考妣
   
   金正日去世,对于全世界而言,都算得上是一条大新闻,对于中国而言,更是新闻报道的重中之重。媒体对金正日去世进行报道本无可厚非,但是,中国媒体在报道与金正日去世的有关消息时,却跟报道国内政要去世如出一辙。
   
   显然不是所有中国媒体想要跟新华社、央视、《人民日报》这样的官方新闻机构保持高度一致,而是不得已而为之。虽然没有证据证实中宣部等新闻主管部门对此有何指令,但是,媒体能如此整齐划一地报道,显然不是纯属巧合所能解释的。
   
   自从金正日去世的消息公布,多家门户网站便建立了相关专题哀悼金正日,收录相关的报道和评论。在金正日的话题热火朝天的这些天,不排除有些媒体建立有关专题存在商业动机,但是,从毫无杂音的报道来看,这背后政治因素显然更大。新华网、人民网以及五大门户网站上,连着几天头条位置都被金正日占据。
   
   中国官民对金正日评价相去天壤
   
   金正日去世,朝鲜民众普遍悲痛欲绝,这的确是一幅真实的场景,不仅是在朝鲜国内的,即使是在国外的朝鲜人,很多也是这样。在看到一张张朝鲜人痛哭流涕的图片时,中国的年轻人震惊了,因为实在无法理解金正日这样一位大独裁者去世能带给民众悲伤。
   
   当然,一些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却很容易理解朝鲜人的这种反应,当他们回首毛泽东去世时的景象时,发现二者是惊人相似。朝鲜人的悲痛并不能证明金正日的伟大,因为在一个独裁专制、没有新闻言论自由、愚民教育盛行的国度,大多数民众注定无法具备明辨是非的能力。
   
   虽然后极权时代的中国跟当前的朝鲜在制度上有诸多相似,但毕竟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朝鲜从金日成到金正日时代,基本上都是相当于中国的毛泽东时代,不仅政治封闭,在经济上也照样是裹足不前。虽然中国人享受的自由并不多,但对这一点都有清醒的认识。
   
   中国政要和官方媒体对金正日给予了高度评价,但将金正日称为“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显然有强奸民意之嫌。从网络论坛、博客、微博上的中国网民发言来看,大多数人并不为金正日的去世而哀悼,而是在庆幸金正日时代的终结,很多人都认为金正日是类似于毛泽东式的独裁者。虽说一般的中国人并不认为金正日是敌人,但绝不会把他当朋友。
   
   金正日去世让朝鲜政治走向充满变数
   
   金正日去世让中国官方大为不快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从政治性质上讲,二者都无法融入世界主流文明。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中国官方对金正日去世的高规格吊唁大有兔死狐悲之意。
   
   金正恩在金正日去世之前就已经被确定为金正日的接班人,金正恩生于1983年,尚未到而立之年。这个年龄接掌政权,从经验上讲显然有些欠缺,所以,他的位置能否坐得稳还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朝鲜在金正日统治的这17年时间里,早已经是民不聊生,不是因为中国的援助,金家政权或许早就已经土崩瓦解,而朝鲜则可能早就与韩国合二为一。金正日之死让朝鲜的政治走向充满了变数,一旦金正恩无法稳定朝鲜局势,南北韩就有可能实现统一,而中国作为独裁专制国家的老大哥将更显孤立。到那个时候,或许就是第五波民主潮的开始。
   
   但愿中国高层官员能够在金正日去世之后,改变对朝策略,在和朝鲜官方的交往上以尊重普世价值为基础,一方面促进朝鲜的经济和政治革新,另一方面,顺应历史潮流和民意,在中国启动政治改革。
   
   2011年12月21日
   
   原载德国之声【DW】中文网《北京观察》栏目,栏目网址:http://www.dw-world.de/dw/0,,30124,00.html
(2011/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