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刘逸明文集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11月21日,广东陆丰乌坎村发生了大规模的农民抗议非法征地示威,出乎人意料的是,此次游行示威活动并未遭遇官方的镇压。结合11月18日广州花都民工示威时警察为其鸣锣开道的事件,外界普遍给予了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以高度评价,认为这是汪洋在释放政治改革信号。
   
   时隔不到一个月,乌坎村再度成为海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舆论之所以再度聚焦乌坎村,不是因为乌坎村民再度群体示威,而是因为村民薛锦波在被羁押过程中猝死。跟薛锦波一道被刑事拘留的还有村民庄烈宏、张建城、洪锐潮、曾昭亮四人,他们的涉嫌罪名为“毁坏财物罪”。
   
   薛锦波在被刑事拘留三天后,也就是12月11日突然死亡。该消息通过互联网不胫而走,陆丰市新闻办在次日向媒体发表通告称,薛锦波之死属于“心源性猝死”,并已初步排除其它死因。当地官方的结论显然没有任何公信力可言,该消息一出,网上顿时舆论哗然,公众纷纷质疑官方的这种结论。


   
   从官方的通告看,5位村民被刑事拘留的时间应该是12月9日,被拘的原因便是他们曾参与陆丰“9.21”案件。“9.21”是怎样一个事件?据悉,在9月21日,乌坎村村民因不满土地出让及村民选举等问题,集体到汕尾市政府门前上访。
   
   依照中国的现行《宪法》,集体上访和游行示威显然都无可厚非,在乌坎村村民11月21日的游行示威活动顺利进行并得到部分媒体的较为客观的报道后,很多人都不曾想到官方会秋后算账,因为按照以往的惯例,警方要抓捕维权村民用不着等这么久。
   
   广东省委的机关报《南方日报》曾在11月22日报道了乌坎村村民9月21日和11月21的维权活动,虽然报道没有回避这两次大规模的群体事件,但是,在报道的言辞上并不客观、公正,虽然描述了村民的不满,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村民得寸进尺,而对官方的描述则是完全正面的,让人感觉到当地政府的办事作风似乎可以跟民主国家的政府相媲美。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时的报道中,提到了汕尾、陆丰两级工作组在部署工作时决定,将“依法依规,严厉查处违纪的人和事”这一细节。这其实已经明确告诉公众,在那之后,是会对一部分维权代表秋后算账的。果不其然,虽然抓捕姗姗来迟,但最终还是来了。
   
   古往今来,中国民间都流传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熟语,乌坎村的村民之所以集体上访和游行示威,显然是被逼无奈的结果,在一般情况下,他们绝不会主动去破坏公共财物,因为谁都清楚,这种做法对维权会极为不利。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警方对村民有过激举动,导致村民反抗,在混乱中不小心损坏了公共财物。
   
   纵观近年来的群体事件,很多时候,因为民众是和平请愿,警方没有理由动手抓人,于是,官员便让部分恶警前往现场打骂民众,让民众反击,然后就以“冲击政府”、“袭警”、“寻衅滋事”、“毁损公共财物”等理由对民众实施抓捕。
   
   常言道:枪打出头鸟,乌坎村村民太多,要全部抓捕显然不现实,所以,警方只能抓领头的。薛锦波作为维权代表之一,于是便成为他们抓捕的一个对象。从乌坎村村民数度集体请愿的情况看,该村跟当年的东洲村一样,是一个觉醒的村庄,这里的村民有着一般地方村民不具备的公民精神。
   
   在这个高喊“依法治国”的国度,法治水平正日益下降,人权状况也因此而每况愈下,从躲猫猫死开始,各种离奇死亡案例便层出不穷。只要不是弱智者,都能想得到在这些离奇死亡背后所发生的故事。薛锦波在被羁押三天便一命归西,显然不是“心源性猝死”所能解释得通的,薛锦波之死显然跟酷刑逼供有直接的关系。
   
   据维权网的报道称,因为村民们经常性的大规模集体抗议,导致200余人的官方工作组进驻乌坎村,进行挨家挨户劝说,要求村民保持稳定,但长期被欺骗的村民并没有积极配合。而官方所说的“村民的合理诉求全部得到了落实”也是赤裸裸的谎言。实际上,很多村民是拒绝与官方见面协商的,因为大家不敢再信任政府。
   
   多数村民表示,为了自己的切身权益,一定会坚持抗争,不会妥协。从最近几个月的情况看,该村的村民应该不会轻易向官方妥协,而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当地官员和警方也不可能完全满足村民们的合理诉求。这样下去,乌坎村很可能会成为当年的东洲村。
   
   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常给外界以开明的印象,乌坎村可以说是对他是否是真正的改革派官员的试金石,如果他是,就应该悬崖勒马,从现在开始,释放被抓捕的村民维权代表,并且重新组织专门的工作小组,对该村的情况进行调查,归还村民土地或合理补偿村民,并且督促警方彻查薛锦波猝死案。
   
   2011年12月12日
   
   原载《零八宪章》月刊
(2011/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