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文集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从《动物世界》的纪录片中,了解到加利福尼亚的黄鼠,有些现象显得先天性的不如人类,比如都是无名鼠辈,且不分等级,不像人类赵钱孙李,还分为蓝领白领、市民农民、穷人富人、公仆公民。
    黄鼠跟人类也有共同点,至少跟夜郎的人类有共同点。比如:生命与居所均不受法律保护。尽管表象不同,前者因为没有制订法律,后者因为不按法律办事。
    但有些方面,黄鼠的生存状况还是胜过人类的。比如:用不着每天八小时劳动也能活着;觅食无须挖掘证;生养无须准生证,哪怕生一窝也没有谁砸它的锅、罚它的款,结扎它的输卵管输精管;走在路上也没有谁检查它的身份证;也没有监控头侦察它的行踪;电子档案记录它的政治面貌以及一言一行;它还可以随处掘个洞,筑个窝,也没有谁以“违章建筑”的由头找它的麻烦。在它的生存中,更没有嫖娼卖淫、造谣强奸、非法结社……这类罪名,也没有年审、双规、补税、监控、软禁、滞纳金……这类烦恼的事。


    黄鼠的生存尽管有这么多的有利条件,但它的处境并不算如意,在我眼里,跟人类的处境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具体说,它晚年不仅没有退休费,而且连形式上的选举权都没有,还朝不保夕,经常处于生命的淘汰之中。虽然不甘“淘汰”,依然挣扎在祖国的丛林里。
    从影片中看到,黄鼠与世无争,吃的是唾手可得的草叶与果实,它不像艾未未那样,忙了大半辈子,仍然欠别人的债,它也没有“偷漏税”,少了谁的税收,也没有所谓的像高智晟刘晓波那样的“煽动颠覆”、像余杰那样的批评“仰望星空”,按理应该太平无事,但它的肉身由于是异类可口的食物,因此一直成为捕食者的袭击目标。
    这些捕食者没有长远目光,均竭泽而渔,把黄鼠整只消灭。它们不像人类那样细水长流,收回扣,搞税收、剪羊毛,让人有个喘息余地、再生可能。即便穷凶极恶,过去也难得割断人家的喉管、现在也难得打断人家的肋骨,尽管用电棍子刺人家的生殖器习以为常。要是关在不见阳光的地牢里,把你的肉手锁在铁杆上,让你苟延残喘于每天二只窝窝头,只要愿写认罪书、悔过书,也放你一码。就算你冲动,自愿献血也不多抽,也是三百CC,至多四百CC,绝不让你当场昏倒在输血台上。即使逼人的形势叫人割肉,也没有强迫割肉,勒令平仓……
    黄鼠的仇敌具体有:金雕、红尾雕、响尾蛇、短尾猫、獾……,其中还包括穴鸮。穴鸮是个例外,它并不侵犯黄鼠的肉身,只是坐享其成,突然占有黄鼠的巢穴,也不管黄鼠今夜的归宿在哪里。它事先不打招呼,也不发布强令搬迁的通告,待黄鼠发现鸠占鹊巢已来不及了。黄鼠没有实力夺回家园,又怯于穴鸮的威势,还无处上访,没有汽油自焚,只好自认倒霉,默认这个既成事实。黄鼠如此随和、甘拜下风,且“情绪稳定”,这也许让钱明奇唐福珍觉得不可思议。
    捕食者对黄鼠的用心固然相同,但袭击方法与武器却多种多样。金雕、红尾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黄鼠,收敛翅膀,俯冲的速度让人目瞪口呆,待受害者发现已经晚了,有的黄鼠就死在自己的洞门口。为对付金雕红尾雕的利爪,黄鼠不得不把活动范围限制在百米之内,以便有充足的时间逃回洞穴。就此而言,人类可比它们自由多了,我们不出国境,走一千里都不成问题,除非恰巧给人堵在家中或外地宾馆的房间里。此外,黄鼠们成立了联防队,虽没有设置防止偷袭的路障,却以自己的鼠眼组织了林立的监控头,以便互相照应。发现偷袭,及时发出警报,以让同类快速逃离。警报分为两种,一种天上,一种地上,以让同类确定危险来自何方。其传递效果,有点像过去的铜锣消息树,现在的推特短消息
    响尾蛇也是黄鼠的天敌。它的口味比较挑剔,喜欢吃嫩肉,就像庄家老是喜欢吃新股民,而且猎食老练,手段颇有谋杀钱云会的风范。它在阵阵尖厉的警报声中,仍然有条不紊地搜索黄鼠的洞穴。在外觅食的黄鼠,眼看响尾蛇发现了它的居所,依然故作镇静,暗地“启动紧急预案”:动作懒散休闲,眼神举止给对方感觉,它的巢穴仿佛不在那儿。响尾蛇并不被黄鼠的表象所欺骗,它放下公务员的架子,立即以临时工的身份,单刀直入冲往黄鼠的老窝。黄鼠只得挺身迎战,响尾蛇撩着蛇信子,试图迫使黄鼠后退。黄鼠为了子孙豁了出去,响尾蛇射出毒液,黄鼠视毒液如浮云,居然没有倒地而死。原来千百年来,黄鼠备受响尾蛇的攻击,已经有了免疫力。有趣的是,即便响尾蛇乘黄鼠不在,袭击它的幼崽,也有幼崽挺身而出,扬沙拨土堆没洞口,以迫使响尾蛇知难而退,尽管年幼的黄鼠仍不具备蛇毒的免疫力。
    獾和短尾猫也是黄鼠的死对头,这两种动物短小精悍、精力充沛,深挖洞时干劲十足,有点像“备战备荒为人民”时期我挖防空洞的劲头,当然其劲头及速度也不输于现今掘隧道的民工,幸好它们有时半途而废,而给了幼崽一条生路。
    黄鼠还有一个生存法宝,就是繁殖,它一窝有五六只,而不像人类通常一只,难得二只。由于幼崽众多,即使二三只成了异类的口中食,只要还有一二只幸存,就保证了黄鼠这个物种的延续。它不像人类那样大意,只有一只崽,待校车出了车祸、剧院出火、学校淹没或发生了屠童案,整个家庭也就完了。此外,黄鼠每次遇到的均是单个的对手,这往往让它有机会成为漏网之鱼。它不像异端郭永丰,一下子遇到四只,一只拿木棒,三只拿菜刀。众寡不敌,血肉模糊,受伤情况如下:“左臂右桡骨被砍断,左手前臂扎断一根筋,右手大臂被砍两刀,左肩靠背挨了重重一棒,左眼眶被打裂,左右大腿各挨重棒打击,眼镜被打飞。”幸好逃得快,没有被消灭。
    另一个运气更不好,黄鼠晓得要心惊肉跳。他叫薛锦波,陆丰乌坎人,他被围猎,金雕响尾蛇们说他死于“心源性猝死”,其女儿说:“我爸完全没有心脏病史”。死后“我爸眼睛闭着,嘴巴张开,胸部破损,到处都是淤青,手都肿了,手腕淤青,有伤,大拇指明显倒过来变形了,断了的样子,额头、下巴都破皮出血,鼻孔里也有血,都干了,脖子整个一圈都是黑色的。脸和身上其他地方颜色都不一样,发青发紫,都是黑的,头上肿了一个大包。背部有很多被脚踢过、踩过的伤痕,靠近肺的地方,肿了一个大包。膝盖一直到脚腕,都是淤青、破皮、浮肿的。”以上事例,也许能证明黄鼠的生存状况还是优于人类的,至少优于郭永丰、薛锦波。
   
   江苏/陆文
   2012、12、24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1/1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