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罗列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罗列

    最近孔庆东骂南方报系记者,并且左派开始烧毁所谓汉奸报系的南方报纸,北京大学的一些学生倡议罢免孔庆东的教职,而自由学派或者说右派扬言要烧毁《人民日报》及其旗下的《环球日报》以予回击——在中国,“左”历来比“右”更容易获得当权者的容忍与欢欣,左派敢烧《南方周末》类的报纸,“右派”如果真的烧《人民日报》,恐怕会遭国家政权镇压的——其实,稍微严格一点说,《人民日报》也并不能说是左派的报纸,它只是当权者的报纸而已!因为无论“左”“右”,他们都对当今政权不满得很。

    如果说右派还有南方报系那类的非虚拟媒体,那么左派则连一个像样的传统媒体也难以找到——他们只能在像“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这类的虚拟媒体发表意见!

    在中国当今的知识界,状况实在令人不堪入目,新儒家高喊荣耀国学,“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开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但却对普通民众维权时视若罔闻;新左派想回到“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时代,想阻止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复辟,他们的呼吁也绝不是大多数中国人的直接需要,也没见这类的新左派为普通民众做了哪些实质的事情;刘晓波、余杰等新右派或者也可以说自由主义学人们极力推崇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理念,想使中国和平转型到民主法治轨道,但他们又被现在的当政者视为最为严重的威胁而打压。至于其他如散沙般的知识分子,只活在动物般的物质层面上,没有终极价值理念或宗教信仰,毫无社会担当,在犬儒化的大雾笼罩下优哉游哉,刻意地麻木或者陶醉,实在忍不下去,便像长江大学的教授那样带领学生向政府官员下跪乞求!在中国为大众从细微小事做起踏踏实实拱卒努力的,倒是陈光诚、姚立法、黄琦他们,但我又不知道把他们归为哪类才算合适!

    孔教授粗口排比性的脏字句,彰显了他的才华横溢和民族“国骂”的精华,据说他也是中共党员,可他似乎忘了,受毛泽东极力推崇的左派祖师鲁迅曾谆谆告诫,“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我真的希望孔教授能认认真真地驳斥或回答南方报系记者所提的三个问题,而不是阿Q那样骂完人后的自我满足,莫非南方报业的记者,真的触疼了先生的七寸吗?!

    ——2011年11月30日晨

    ——2011年12月25日录于《博讯》博客

(2011/1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