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少数与多数》]
罗列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少数与多数》

   听众园地 | 2011.11.26

   2011年11月26日 听众园地

   

   主要内容:听德广可使我被蒙住的双眼通过声音聆听真实世界;上网浏览的一些技术问题;德国统一后如何处理人权犯罪案件;有话大家说单元播出罗列听友作品《少数与多数》;11月份有奖征答问题。

   

   有话大家说

   

   罗列听友来稿:《少数与多数》

   

    艾未未被北京地方税务局指控偷税、漏税,他想提出行政复议,但需缴纳担保金。网友倡议捐款援助艾未未并很快得到响应,短短几天内,艾迅速获得八百多万元人民币;于是又出现消息说,艾“涉嫌非法集资”与“传播淫秽物品”等问题。《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更是以惯有的“真理在握”的口气宣布,给艾未未捐款的只是中国人的少数!

   

    环球时报》社论如此写法毕竟彰显了它的聪明,他们这次回避了老一套语言,没有说,这次捐款活动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被少数别有用心的坏人煽动。可谈到多数与少数的问题,我觉得,总得谈谈是在什么条件下。我想问的是,在信息极力封闭的情况下,其余绝大多数中国人,又有多少知道艾未未事件的前因后果?这又使我想起近代史上两件著名的事:1894年孙中山创立兴中会时,他们绝对不是中国的多数,1927年咱们的领袖毛泽东上井冈山时,其人数也肯定不是中国的多数。我虽然很乐意相信这次的“正确”仍然在《环球时报》那里,但我还是禁不住得出这样的怀疑:在将来真正法律至上的公民社会里,回顾历史,在不远的地方,钉在耻辱柱上的未必是艾未未,虽然他照了裸体照《一虎八奶图》,唱了很粗鄙的骂人歌!

   

    艾未未的事还没完,将来的艾未未会面临什么命运?是像高智晟那样莫名其妙的失踪,还是如刘晓波那样被投进监狱,抑或是像陈光诚那样,被人为的高墙孤立?再或者被逼出国,甚至重新演绎一出袁大总统对付宋教仁的现代版本?!不得而知!

   

    现实生活中,我实在已记不清被自愿捐款的次数了,但这次给艾未未的捐款,我是发自内心的!我当然也属于那些不识时务的少数,这个,我认了!此次我之所以捐款的原因有三,一是,我愿意向真正为弱势群体做事者表示尊敬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二是,我讨厌那些已经恶质的主流媒体,指鹿为马、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三是,我实在搞不懂,当今的政府为什么对国际问题总是强调,要通过和平谈判解决,而对本国国民却不给畅通表达的渠道,反而抱有深深的敌意,一有风吹草动便马上设计构陷,条件反射一样猛抡大棒?……我觉得,下一步他们该说艾未未用捐来的钱,恣意享乐、挥霍无度,甚至到国外买别墅、泡洋妞了!

    ——2011年11月26日于《德国之声》听众园地“有话大家说”

   

   

   

   

   意见反馈 »

(2011/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