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姜维平文集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今天,非常高兴地看到了一条新闻:曾在重庆打黑案中被指教唆被告人作伪证而获刑的原律师李庄,12月12日上午,向最高法申诉,要求撤销重庆市一中院认定其犯有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的判决,并对该案立案再审,宣告申请人无罪。
   
   我认为,此事件意义重大,如果李庄如愿以偿,就等于宣告薄熙来在重庆搞得“二次文革”的彻地失败,宣告他政治生命的终结,如果相反,则表明中国进入了最不稳定的倒退与前进博弈的时期,也许十八大之后形势才会明朗。不论怎样,只要不追究薄熙来,王立军枉法追诉的刑事责任,中国就不是一个法制社会,可能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博讯boxun.com)
   据财经网报道,李庄于当日上午10点来到最高法院申诉,并由其子李亚童、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迟夙生代理。两年前的同一天,他被重庆警方刑事拘留,此后获刑并出狱,由此引发震惊法律界的“李庄案”。


   
   大家知道,李庄案不是孤立的,薄熙来治下枉法追诉也不是偶然的,早在上个世纪,为了排斥党内于学祥,高姿等异己,他操控大连公检法司等国家机器,伙同政法委书记成城等人,就制造了刘晓滨案,张步宁案,高姿案,张永祥案,韩晓光案,陈德惠案,等等,数十起冤假错案,其徇私枉法,肆无忌惮,给国家形象造成了很大损失,使一大批拥护政府的好人,成了久拖不绝的上访户,既使是在他调离大连,党羽尚在的形势下,大连及辽宁的地方法院,还是不得不为律师陈德惠,法官刘晓滨等人平反,但奇怪的是,这些冤案的受害人宣告无罪,薄熙来及其党羽是始作俑者却毫毛未损。
   
   这与其说,是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意识形态余毒的影响,不如说是薄熙来官职犹在,步步高升的原因。
   
   现在,终于到了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最高人民法院拿出勇气来,为李庄做主!不要再听到人们耳闻院长生病时高兴的掌声,而是应当挺起胸膛来,面对几个问题:第一,薄熙来是中国公民,为什么他一惯徇私枉法却没有人敢于追究?正是因为他在大连,在沈阳,一而再,再而三地践踏国家法律,以自我划线,以莫须有的罪名,整了一大批好人,却没有受到惩处,他才有肆无恐,在重庆任职期间,又犯下了新的滔天大罪!
   
   如果说,过去在辽宁,他不是一把手,正直的闻世震书记,对他徇私枉法的恶行有所杯葛,使冤案的涉及范围有所限制的话,那么,当政治局委员和重庆市委书记二职兼于一身之时,他便旧习不改,变本加利,不仅以“唱红打黑”为名,打击对立派官员,给他们扣上“保护伞”的黑帽子,而且把批评他的许多媒体人士和辩护律师,都打成了罪犯,制造了更多的冤假错案。这样一来,就使他一生中多次“玩法”的恶行,达到了最高潮,也进入了尾声。
   
   第二,重庆公安局有没有刑讯逼供?从流亡海外的企业家李俊提供的目击证词中,已经看到,重庆警方把数千家的“农家乐”和“度假村”征用,变成了打黑抓人的“基地”,为逃避看守所的电子监控设备,他们把数以万计的犯罪嫌疑人,先关押在此处,逼其就范,他们采取了各种令人发指的酷刑,伪造,拼凑,获取所谓的证据,虚构了一系列“涉黑”,“涉黄”案件,忽悠了重庆老百姓和海内外舆论,以便为薄熙来十八大上位造势,而樊奇航冤死,陈明亮灭口,龚刚模受刑,李庄蒙冤入狱,方迪劳教,乌小青被自杀,季钲瀚暗渡陈仓,李俊逃亡,等等,这些都不过是冰山一角。
   
   国内媒体的报道说,最高法院申诉立案大厅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红寺村,这里还有该院的信访接待室,是法院系统的上访通道之一。在北京的冬日阳光中,李庄父子穿过挂着各地牌照的警车,来到大厅提出立案请求。他此次申请的事项有二,一是撤销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的“渝一中法刑终字(2010)第13号”刑事判决书;二是对该案立案再审,依法宣告申请人无罪。在递交上述申诉后,李庄被要求出示该案判决书的原件。由于这份原件在其出狱时被监狱没收,申诉因此暂停。“下午将继续申诉。”李庄说。
   
   我认为,薄熙来从一开始和王立军策划这一案件,就明明知道李庄无罪,其之所以胆大包天,用最卑鄙的手法,罗织罪名,构其下狱,目的就是力阻正义的力量对其“二次文革运动”的质疑,力阻律师对重庆警方普遍存在的刑讯逼供,诱供,骗供的执法犯法行为的调查,企图用恐吓的手段,逼迫中国的广大律师闭嘴,否则,何以解释出狱时没收李庄判决书之说?
   
   早在2001年底,薄熙来亲自指使他的秘书,大连市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也是这样对待我的,他们在一审宣判之后,忽然把从大连开发区看守所提出,押往位于大连甘井子区姚家的大连市看守所,强迫我脱光衣服,办理入所手续,让所长姜明趁机抢走了我的判决书原件等所有物品,直到2006年我获释,也没有退还给我,后来,司法系统的朋友告诉我,薄熙来亲自打电话说,千万不要留下任何证据,包括判决书,都要毁掉!。。。。。。这充分说明,薄熙来枉法追诉是蓄谋已久的,是屡教不改的累犯,对其绝对不能姑息。
   
   国内媒体的报道说,《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三条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可以向法院或者检察院提出申诉,但是不能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但据最高法院内部的《申诉立案大厅申诉登记接谈须知》,对于不服中级法院生效判决的,按照分级负责的原则,应当由所在地法院解决,最高法院只作登记,不收材料、不对下交办,请来访人回当地解决问题。这意味着,李庄将与其他的访民一样,要经历复杂的申请再审程序。
   
   我认为,最高法院受理此案的可能性不大,既使受理了,李庄如愿以偿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这是由中国的政治体制决定的,没有独立性的司法系统,其法官只有看中南海的脸色行事,依目前党内各派竞争实力看,“薄汪之争”似乎打了平手,胡温缺乏快刀斩乱麻的胸才大略,有可能在十八大之前,就退于劣势。非常明显的,李庄申诉是一个巧妙的契机,胡锦涛必须抓住这一着好棋,搬掉薄熙来这块又红又臭的大石头,否则,他只要进了十八大常委,和习近平上下呼应,中国政局就可能巨变左转,到那时,不仅李庄会继续坐牢,而且,胡温等必将成为可怜的阶下囚,中国将全面地进入“二次文革”,无数人头落地,血流成河,人民象北韩一样鸦雀无声,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果将毁于一旦!
   
   2011年12月12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此稿万维网“姜记者博客”首发』
(2011/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