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姜维平文集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今年11月30日,重庆市长黄奇帆在北大演讲中着重谈了“唱红打黑”的问题,事隔不过几天,12月9日下午2时,重庆法院就对李修武案进行了一审宣判,我比较一下发现,不仅黄市长的言行自相矛盾,而且显示了他与薄熙来的原则分歧,重庆法院不是独立办案,而是在薄熙来的干预下,枉法追诉,正如“刑法泰斗”赵长青所言,李修武案是继李庄案之后,又一个震惊世界的冤案!
   
   重庆当地媒体报道说,以重庆金龙玉凤开办者李修武为首的二十人“涉黑”案,在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隐匿会计凭证罪,六罪并罚,判处被告人李修武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20315万元。其余被告人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等罪名,分别判处1年2个月至1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或并处1.5万至212万元不等的罚金。
   
   然而,九天前,黄市长是怎么说的呢?他说,为什么叫“打黑”,而不是称为打“一般的刑事案件”,因为这些案件符合黑社会的四个特征,第一,它有“人命案”,是重大刑事案;第二,它有“保护伞”;第三,它有固定的经济来源;第四,它有严密的组织。这四个特征少一个都不能叫“黑社会”。你不能对着流氓无赖组织或者一般刑事案件叫“黑社会”,这就不是法治了。司法上明确有“三个结合”、“四个特征”,这就叫“打黑”。只要这么打黑,在全世界任何国家都一定会得到人民的支持。那么,重庆是这样做的吗?没有!


   
   重庆媒体转述官方的话说,法院审理查明,1998年以来,被告人李修武伙同其兄弟李俊(另案处理),利用其共同出资成立的重庆金得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金皇冠”歌舞厅、重庆俊峰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金龙玉凤大酒店、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重庆诚安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等经济实体,采取经济笼络控制等方式,拉拢、招募、纠集亲属、社会闲散人员,有组织地开办金龙玉凤大酒店、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进行组织卖淫活动。同时,开设诚安公司以方便其进行发放高利贷的非法经营活动。为了谋取组织利益,还大肆进行有组织的寻衅滋事、非法拘禁、隐匿会计凭证等违法犯罪活动。在这些犯罪活动中,逐步形成了以李修武、李俊为组织、领导者,以台士华、魏文清、白红波等人为积极参加者,以岳明杨、郝建、汪文宜、李伟、熊军、项旭东、陈安富、郑毅、郑鸥、高勇、范春雷、雷良建、王亮、印国、金怀、何君等人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这就是说,第一,他们没有“人命案”,连伤害罪都没有;第二,他们也没有“保护伞”,只和成都军区做生意;第三,它有严密的组织,却是董事会,监事会和股东大会;第四,它有固定的经济来源,但哪个企业没有呢?黄奇帆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这“四条”缺“一条”,也不能定为“黑社会”,现在,至少缺了三条,墨迹还未干呢,就翻脸不认账了,这说明了什么呢?是说明重庆已经“三权分立”了吗?说明法院是“独立办案”了吗?说明重庆是在搞“法治”而不是“人治”吗?说明是打黑而不是“黑打”吗?
   
   当地媒体的报道还说,该组织以公司化运作为掩护,通过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用于支持该组织的活动和发展,为非作恶,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治安秩序,造成了重大影响。
   
   现有足够的证明材料显示,薄熙来为了取悦成都军区的领导张海洋,编造和虚构了这个所谓的“黑社会”组织,一方面为筹款买官,抢夺民企的“大蛋糕”;一方面拼凑“唱红打黑”的政绩,彰显所谓的“公平正义”,正因为薄熙来枉法追诉,打黑“黑打”,使民企老板李俊不得不“跑路”,并大胆地公布了充足的证据材料,不仅撕开了重庆打黑“黑打”的惊人内幕,而且,严重地影响了中国军队的形象,薄熙来,王立军,郭卫国等人必须承但全部责任!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李修武是名义上的企业股东,但他从不参与企业经营管理,没有办公室,也从不上班,李家兄弟是以高薪聘请领导团队的方式,运营自己的下属企业的,判决书中指控的很多人,他根本就不认识,试问,这怎么能称为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呢?薄熙来把民营企业框架,混同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办法,不仅简单粗暴,践踏法律,而且,对方兴未艾的“跑路”潮和移民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是想搞乱中国,篡党夺权,借机上位十八大。
   
   现在,我手里有2010年4月20日,金龙玉凤国际惧乐部副总经理郝建发出的《关于配合公安机关杜绝黄赌毒的通告》,其文书上还有15个相关人员的亲笔签名,同时,还有同年6月21日下午由陈伟雄主持的会议记要,其内容也是关于严禁黄赌毒违法经营的,《俊峰人》小报对此还做了报道,此外,我还看到了多份促销合同和公约卡,上面也有签名和指印,这不是铁的事实吗?它有力地说明了,李修武和李俊作为投资人,应当不承担责任,重庆官方单靠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就把李修武判罪入狱,是站不住脚的。
   
   重庆媒体报道说,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李修武组织、领导者黑社会性质组织,采取暴力、威胁和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应当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但是,我从李俊提供的大量证据中看出,他二十多年来,从未间断地和成都军区做生意,不论是承包加油站,上缴利润,还是购买军队的土地,开发“龙凤云洲”和“香格里拉”房地产项目,大部分时间是合作良好的,如果不好,怎么会双方合作如此之久呢?如果说李家是“黑社会”,那么,谁是“保护伞”呢?难道成都军区的领导是“保护伞”吗?薄熙来,王立军诬陷军队是“保护伞”该当何罪?
   
   重庆法院指控李修武等人,随意殴打他人,任意毁损、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构成寻衅滋事罪,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为索取债务非法拘禁他人,构成非法拘禁罪,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但所谓证据不过是多年前的两起民事纠纷,双方当时已妥善解决,如今旧事重提,不过为了深挖民企的“原罪”,而且,它们已明显地过了追诉期。
   
   对于涉黄的指控,李家兄弟也有完全不同的说辞,法院说,李修武组织、领导其成员组织妇女卖淫,情节严重,构成组织卖淫罪,应当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0万元。请问:薄熙来在辽宁任职10多年,在金州,在大连,在沈阳,甚至在他住宅楼下,哪个地方的歌厅,舞厅,桑拿,洗浴中心没有小姐?薄熙来当市委书记时,包庇黑社会,建立了位于七七街的市委办公楼周边的长达千米的“按摩一条街”,什么“按摩”,还不是卖春!为什么那时他不“打黑”扫黄?一个民工说得好,我要象“勃起来”那样占有服装模特和女演员,我也不嫖娼!
   
   重庆法院还指控李修武,非法发放高利贷,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构成非法经营罪,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20000万元。为逃避司法机关打击而隐匿会计凭证,情节严重,构成隐匿会计凭证罪,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数罪并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但是,2009年专案组抓捕李俊时,扬江和扬先对有关放贷和获利的数额经过仔细核对,并不属实,李俊回忆说,张明宇的企业账面上显示曾给予诚安公司2258万元的贷款利息,但并没有找到收据,这也是后来专案组释放他,并出具多份法律证明文书的原因之一,怎么能够单凭一方说辞而给他定罪呢?而且,民间借贷行为,非常普遍,罪与非罪,法律界定也很模糊,这方面存在很大争议,重庆法院应当慎重行事。
   
   重庆媒体报道说,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李修武当庭表示上诉。其余19名被告人,1人当庭表示上诉、1人当庭表示不上诉,其他17人均未明确表示是否上诉。10名沙坪坝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廉政监督员对此进行了旁听监督。
   
   据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称,赵长青对法院判处李修武有罪,深表遗憾。他将继续给其提供法律帮助。他说,不论是一审,还是二审,李修武都不会迫于压力而违心认罪,因为他根本就没罪,他成了“跑路”弟弟的替罪羊。至于上述一名放弃上诉的人,是判得较轻,其刑期足可折抵羁押期,他担心如上诉,就不能回家过年,而此前,在9月27日至29日的三天庭审中,他们都无一认罪,无一不指控警察曾对他们刑讯逼供。同时,官方也不允许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及廉政监督员等,公开提出批评意见,更不允许媒体公开发表赵长青的辩护词。
   
   不过,迫于国际舆论的压力,重庆官方有了一点小小的进步,在判决书中,有了关于罚款数额的明确规定,但愿薄熙来能够信守承诺,也许等到李俊归案之后,重庆官方会再次翻脸不认账,进一步展开迈瑞公司期待已久的“吞鲨行动”。
   
   我提醒读者注意,只要是薄熙来操控的冤假错案,他都是不拘于法律条文的,也不在乎别人的议论,2001年初,他强制大连中法把我判刑八年,法律文书中根本没有罚款一说,他却指使秘书车克民等特务,从我随身携带的长城信用卡里转走了五万元人民币,这份所谓的“罚没清单”将在晚些时候出版的《姜维平回忆录》中展示,因此,我预料到,假如李俊被抓回去,他将在酷刑下违心地承认,所有已公布的法律文书均是伪造的,公章也是私刻的,给他护照的人就是“保护伞”。他既使不判极刑也是无期徒刑,他的40亿的“大蛋糕”必被吃掉无疑,所以,李俊做了最坏的打算,他已经将所有证据存在美国某个地方,并委托国际公认的一个权威组织进行鉴定。
   
   正如黄市长的上述讲话,已在官方网站被删除一样,薄熙来不在乎自己的言行损害法律的尊严,如果他不同意黄市长的话,就可以想象他并不存在,然而,谁都不能健忘到了那种程度,九天前领导的解释象放了一个响屁!他可以信口雌黄,但臭气已经蔓延,薄熙来这样做,朝令夕改,一意孤行,枉法追诉,不是搞“二次文革”是什么?李俊说,希望重庆高院能够撤消一审判决,否则,薄熙来和王立军将会面对更多的打黑“黑打”的证据,十八大前,他们的处境将更加尴尬!
   
   2011年12月10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此稿万维网“姜记者博客”首发』
(2011/1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