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姜维平文集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先是会见骆家辉,后是宴请克利蒂安,再是接待日本大使,薄熙来把重庆当成了“警察国”,内靠王立军,外靠洋人,对人民怒目圆睁,对洋人笑脸相迎,其汉奸面目尽显无遗,据《重庆日报》报道,11月28日,市委书记薄熙来会,见了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一行,就推动重庆与日本的经贸合作进行了交流。商务部副部长李金早参加了会见。 真的仅仅是“经贸合作”吗?要我看,薄熙来是用日本人当“绿叶”,衬托自己做“红花”,如同与骆家辉,克利蒂安等人打圆场一样,薄熙来又弄巧成拙!试问:日本大使为什么惟独对薄熙来青睐?
   
   回顾薄熙来在大连的从政经历,其汉奸本色,“家奴”嘴脸,到处留痕,原本,大连就是一个与日本联系密切的城市,历史上曾数十年是日本的殖民地,有的日本人到现在还以为大连是日本的,许多日本人名义上是经商,实际上是搞间谍活动,这一点薄熙来很清楚,但他为了搞内斗,夺权捞钱,却把秘书车克民安插在国安局当领导,不把精力放在反间谍方面,却拿着国家丰厚的薪水,千方百计地打击对立派官员,诬陷批评他的记者是“特务”,而他是怎样对待日本间谍的呢?试问,十几年来,大连国安局抓了几个日本间谍?
   


   从日本工业团地,到大连驻日代表处,从“日本一条街”,到森茂大厦,薄熙来都干了一些什么?他把国家的所谓的“优惠政策”使用的淋漓尽致。优惠什么?还不是两条,一是减税和免税,对日本企业的偷税漏税行为不闻不问;二是对大连劳工的压榨,剥削,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把员工的各项权利踩在脚下。不用说大连开发区,暴发了多少起工人罢工事件,每次都被薄熙来下令公安镇压;不用说生产阀门的日企,如何污染了大连的自然环境;不用说日本人在大连人养了多少“二奶”,廉价地掠夺了多少性爱;不用说日商赚了多少大连人的血汗钱,炒卖了多少套房子和地皮,单说“森茂大厦”的选址,建立,就有一大堆故事,这是薄熙来“汉奸”行为最好的例证。
   
   森茂大厦位于大连的黄金地角,地皮原本应当卖给中国企业,但薄熙来为了叫日本人高兴,把天时地利拱手送给了日本人,“地利”是因为他坐落在西岗区的松山街,是“钻石地带”,干什么都赚钱;“天时”是什么?是当时的卖国贼薄熙来,独掌大连市权,尽管有多家企业竟争此地,薄熙来却一支笔,以优惠的价格卖给了日本人,而谷开来恰恰是多家日企的常年法律顾问,试问,薄熙来难道仅仅是为了“经贸合作”,而自家没有私利吗?那么,请问:谷开来和程毅君合办的大连惠瑞斯顾问投资公司,拿走了多少日本人的生意?至此,我们知道了日本人为什么高看薄熙来!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日本大使首先对3---11日本地震发生后,重庆给予的亲切慰问和无私援助表示感谢。他说,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经贸往来密切,去年日本对华投资大幅提高,与重庆的双边贸易也快速增长,前景看好。我认为这都是外交辞令,言不由衷,地震时帮助日本人我也赞同,但说薄熙来“无私”就高抬了他,重庆之所以比其它省市慷慨,是因为薄熙来挤进政治局,有点吃力,需要日本人在背后推一把,用什么“推”?用所谓的“投资办厂”,“经贸合作”的成绩“推”!
   
   殊不知日本人狡猾的,“大大地”,他们没有优惠政策,没有暴利,能到山城?于是,薄熙来故伎重演,一是“忽悠”,二是“让税”,三是帮助日商镇压不满的劳工,四是用遍地开花的色情场所,吸引和满足日本人过盛的性欲。有一个在大连九洲饭店常年包房的日本老板对我说,过去是我们的前辈到大连打仗,强奸中国妇女,现在在薄熙来的领导下,不仅到处是春宫美女,而且,中国女人对我们投怀送抱,那个玩艺儿直接送到酒店来,“勃起来”真好啊!你说,就凭这一点,日本人怎能忘了薄熙来?若不信你去看看大连市委附近的按摩一条街,看看森茂大厦后面的日餐馆,就知道“唱红打黑”的薄熙来,他最黄,他最黑!
   
   果然,信息灵通的日本驻华大使,专程跑到重庆去拜访薄熙来,把好话说尽!我想,商务部副部长坐陪,外交部没了席位,啊,这可是绕过了北京,独一无二的,连外交部都傻了眼,大使说,这次来重庆,我专程到十八梯和朝天门广场体验市民生活,发现这里的百姓都过着舒适、富足的生活。薄书记提出的森林、畅通、宜居、平安、健康等“五个重庆”建设目标,促进共同富裕的12项政策,已经得到落实,达到了缩小收入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效果,令人振奋。明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日本将在重庆举行一系列经贸文化交流活动,希望借此进一步密切双方合作。
   
   在我看来,日本人越是赞美薄熙来,越是撕下了他爱国者的伪装,日本大使走马观花地看那么一眼,就知道老百姓“舒适富足”?就知道“五个重庆”落到了实处?就看到了“12项政策”变成了现实?恐怕是“瞎忽悠”吧!薄熙来“忽悠”日本人,日本人“忽悠”他,两个人一起“忽悠”重庆人,薄熙来心里想的是,日本人赶快来投资办厂吧,把我的“鸡的屁”像卫星一样放出去,用政绩把“常委”拿到手;日本人想的问题是,你再加大一把劲“唱红打黑”吧,把中国人唱“飙”了,把民企老板都打成李俊,最好让重庆独立,叫中国分裂,我“大东亚共荣圈”可以卷土重来!由此,我们看清了薄熙来的卖国主义洋奴本色。
   
   不要以为我是老愤青,我有历史上充足的证据!上述的“森茂大厦”是干什么的?他为什么要选址在大连市国安局的对面?为什么要面北朝南,高出大连国安局办公大楼数十米?为什么日本人在那里云集?据大连市政府一位领导透露,日本人在东北设立的秘密情报中心,就放在此处,它不仅用现代化设备监控大连国安局的一举一动,而且,利用商业活动作掩护,大肆搜集和转卖中国的政经情报,而这一切是以收买薄熙来及其死党而完成的,故此,薄熙来当政十几年,养了一大群秘密警察,但是,试问:抓了哪几个日本特务和间谍?他下令抓了刘晓滨,他是特务吗?下令抓了高姿,张步宁,陈德惠,张永祥,试问,是出于国安利益,还是内斗之需?
   
   我清楚地记得,90年代后期,有一次大连电视台起火,我第一个在香港《文汇报》做了文字报道,薄熙来暴跳如雷,委派特务到我的办公室去兴师问罪,我拒绝见他,他要跑到大连宾馆南楼,在一个常年秘密包租的客房里,假冒我的朋友,留传呼号给我,待我通电话时,对我进行公开的恐吓,而与此同时,设在“森茂大厦”上的日本特务第一时间在日本电视播放了起火燃烧的画面,他们却一个屁不敢放,这就是汉奸“卖市贼”薄熙来!
   
   正因为他过去出卖的是整个大连,日本人获利最多,现在接着出卖重庆,日本人又看到了商机和情报,所以,才这么青睐他,重庆媒体报道说,三井物产中国总代表、中国日本商会副会长濑户山贵则说,从地理位置看,重庆是中国的中心,区位优势明显,而且通过铁路,从重庆到欧洲只需12天,到印度洋也很方便,是日本企业投资中国西部的重要窗口。他愿意协助重庆在日本推介两江新区,吸引更多日本企业来渝发展。三井住友银行(中国)董事长奥山和则也表示,将发挥银行在渝分支机构的作用,促进重庆经济发展。
   
   在我看来,日本人的所谓“重庆中心”说,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薄熙来如果当上了中南海一把手,就会把整个中国卖了!日本人乐坏了!如果不能上位,就会大闹分裂和动乱,现在,不是通过“唱红打黑”,唤醒了暴力革命的意识,引发了第三次移民潮和民企老板“跑路”潮吗?薄熙来大肆扩充地方警察,企图“揭竿而起”,搞乱中国,却拒绝政治体制的改革,其目的昭然若揭,他使日本大使看到了希望,切莫以为日商投资是为了重庆经济发展,他们是为了赚钱;切莫以为薄熙来笑脸相迎,是为重庆老百姓的利益,他是为了借助商机,输送利益,花钱买官,保住在大连的“卖市”受贿的家族利益;切不要以为日本人支持台独,疆独,藏独是为了中国民主,他们是为了亡我中华,欺我人民,占我资源,辱我妇女!如果说三十年前,中国不得不引进外资,提供廉价劳动力,发展经济的话,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只要像温家宝所说的那样进行政改,就能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就能使中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然而,一副洋奴嘴脸的薄熙来,企图用胡锦星和邓垦来“忽悠”老百姓,这还不够,现在,又按照国别请来了美国,加拿大,日本,等等,企图用洋人对十八大施压,用外商对中国搞经济利益施压,尽管日本大使好话如蜜,薄熙来还是不满足,索性直接跳出来自卖自夸,他说,作为中国西部地区的直辖市,重庆有着广阔的市场和发展前景。这些年,重庆人齐心协力,建设“五个重庆”,城市环境有了很大改善,被评为全国治安环境最好、市民最具幸福感的城市。推进“民生十条”和“共富12条”,努力改善民生,增加居民收入,提高消费能力,也为发展注入了持久动力。瞧!薄熙来多么厚颜无耻!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日本是重庆第一进口市场,双方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不少日本企业也在重庆健康发展。这次丹羽大使率三井、夏普、日立等知名企业访问重庆,展现了深入合作的意愿。欢迎更多日本企业来渝,在电子、电机、信息产业等广泛领域,开展更具价值的合作。
   
    我请读者注意“第一进口”一辞,这里藏了“猫腻”,原来。自从日本地震以来,全世界各国担心核污染,拒买日本货,但薄熙来反其道而行之,他不顾重庆人的死活和身体健慷,在其他省市减少进口的情况下,他却下令大肆进口日本货,以换取日本大使的来访和支持,所以,成了“第一市场”!这正如上个世纪出卖大连人的利益一样,至此,我们看清了这个党内“卖国贼”的本质。
   
   2011年12月4日,即我被拘捕11周年,奋笔疾书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此稿万维网“姜记者博客”首发』
(2011/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