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姜维平文集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在辽宁的历史上,与薄熙来共事的官员,对他的评价大都是:此人太霸道,很难合作。所以,从曹伯纯到于学祥,再到闻世震,没有一个不烦他的,不过,重庆破了先例,黄奇帆和薄熙来一搭一当的,配合挺默契的,可惜是两人狼狈为奸,共同说谎,一样的无耻,一样的厚脸皮:11月30日上午,应北京大学的邀请,市长黄奇帆在北京大学作了一场关于重庆经济社会发展的报告。重庆媒体把报告吹得天花乱坠,但事实是怎样的呢?读者不妨来看看。
   
   重庆日报说,整个报告历时三个多小时,通过大量的案例和生动的语言,黄奇帆着重介绍了重庆开放改革创新和民主法治建设等方面的情况,赢得北大学子阵阵掌声。 我相信有掌声雷动,但是,假如国内官方不封网,能让我等书生的文章,刊登在北大的媒体上,是不是公平些呢?北大如今又成了“马列主义大字报”的新故乡,只是毛泽东换了“薄泽东”,毛泽东文革时还让人们贴大字报,现在,我的帖子在国内网页上根本没有席位,否则,还能掌声阵阵吗?
   
   黄奇帆的说教太长,主题是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实际上是在为臭名昭著的“唱红打黑”辩解,他先是自夸了重庆的大好形势,接着概括了所谓“三抓”,即,以开放、改革、创新为抓手,促进重庆经济社会加快发展。抓开放,是让全球资源为重庆配置,促进重庆实现超常规发展,加速做大蛋糕;抓改革,是调整生产关系中有违公平的制度安排,改革国民经济分配安排不得当的那些体制机制,促进公平分配,合理切分好蛋糕;抓创新,是为了务实地解决发展中的具体问题,克服前进道路上的种种困难。由此看来,薄熙来没斗过汪洋,还是不得不把“做蛋糕”放在了第一位,不知道是政治局最终表决的结果,还是薄熙来为了拉选票,不得不低头,但不论如何,“分蛋糕”和“抢蛋糕”结合是他的特色和死穴。

   
   所以,黄奇帆耍了一段绕口令,还是奔向主题,他说,重庆的打黑绝不是黑打乱打,绝不是在搞运动,而是严格按照黑社会的四个特征,把打黑与打保护伞、破命案、反腐败三结合 。但善于说谎的薄熙来是这样做的吗?
   
   重庆媒体转述黄奇帆的话说,重庆“打黑除恶”在全国也产生很大影响。现在,有些人喜欢从猎奇角度来看待、传播这件事,而将里边许多理性的东西给忽略了。重庆的打黑绝不是黑打乱打,绝不是在搞运动,首先是围绕着有命案的刑事案件在打。重庆过去十来年积淀了1000多个命案,通过打黑,破了780多个命案,彰显了司法正义。
   
   我认为,刑法中既然有涉黑的相关条款,国家给公检法人员发工资,就应当依法打黑,但薄熙来从2008年开始的“唱红打黑”,成立了250多个专案组,动员7000多人,占领了上万个农家乐,拘留15000多人,判刑了数千人,“跑路”了数百人,制造了多起冤假错案,这是正常的执法现象吗?重庆媒体大肆鼓噪,天天刊登有关文章和广告,这是谁在“猎奇”?谁在“传播”?看看李庄案的庭审吧,听听杨金柱在重庆法庭外的演讲吧,想想有关谢才萍的报道吧!我们就知道了“理性的东西”,是谁误导群众,把他“忽视”了!
   
   黄市长说,其次,将打黑与打击保护伞结合,黑社会总有保护伞,打黑过程中,我们处理了公检法体系处级以上干部99个。如果一个省里,公检法体系中有一百个左右掌权的人在帮黑社会干活,那叫这个地方正常的工商企业怎么活?重庆打黑不仅与打击保护伞结合,而且打黑与破命案结合,打黑与反腐败结合。这三个结合正是我们司法正义的集中表现。谁能对着这三个结合说我们打黑不正义?我相信没有。
   
   我请问黄市长,重庆抓捕的干部为什么都是对立派的官员,抓的老板为何都是对薄有微词的企业主,如果黎强不顶撞薄熙来,如果彭治民不给外交部写上告信,如果文强不紧跟贺国强和汪洋,如果李俊不得罪张海洋,如果方迪不传播“一坨屎”,如果李庄不代理龚刚模的案子,他不揭露重庆公安局的刑讯逼供丑闻,试问,他们能入狱吗?这种主观先行,以官员内斗为动力,选择性地执法,是公平正义吗?如公平正义,为什么看守所里能自杀了法官乌小青?如公平正义,文强案为何不仿照陈绍基案,搞异地审判?如公平正义,为什么不公布赵长青对李修武的辩护辞?如公平正义,为什么《重庆日报》不转发李俊提供的证据?
   
   重庆媒体引述黄市长的话,进一步指出:那么,为什么叫打黑而不是称为打一般的刑事案件,因为这些案件符合黑社会的四个特征,第一它有人命案,是重大刑事案;第二它有保护伞;第三它有固定的经济来源;第四它有严密组织。这四个特征少一个都不能叫黑社会。你不能对着流氓无赖组织或者一般刑事案件叫黑社会,这就不是法治了。司法上明确有三个结合、四个特征,这就叫打黑。只要这么打黑,在全世界任何国家都一定会得到人民的支持。
   
   要我说,黄市长讲得太好了,我感动的快要流泪了,但细心凝想,出了疑问:9月底重庆媒体披露了李俊李修武案庭审的情况,就算官方讲的全是真的,其中指控李家的,有命案吗?李家指使何人杀死了何人?有保护伞吗?李俊近三十年来,不论是加油站,还是房地产开发,均与成都军区做生意,那么,保护伞是谁?是成都军区吗?是骡子是马,你拉出来给我溜溜?也就是说,至少有两条根本不沾边,那么,为什么还要以“黑社会”,“黑老大”的罪名起诉李家兄弟?沙平坝区法院为什么不采信赵长青的辩护?你黄奇帆懂法,还是赵长青懂法,刑法有关黑社会的条款,是他参与制定的,他不如薄熙来和黄奇帆,岂不是咄咄怪事?法院为什么还不宣告人家无罪?
   
   至于后两条,我也敢叫号黄奇帆,请问,世界上哪家企业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企业为了赚钱,各种合法的生意就是来源,这也成了特征?同样的,“严密的组织”,哪个企业没有?能把民企的组织框架,简单地等同于黑社会吗?能武断地把民企老板,打成“黑老大”吗?能把副手打成“黑老二”吗?黄奇帆信誓旦旦地说,这四条少一条都不叫黑社会,那么,是不是等于说,李家不是黑社会?重庆领导人在自打耳光,而且,打得又脆又响!还是当着北大的学生公然打的啊!
   
   黄奇帆又说,我们讲司法正义,很重要是讲程序正义,如果程序不正义,打黑就可能扩大化,可能会出现问题。他还不厌其烦地解释了什么是程序正义,要我说,你真好意思,想必北大学生忙,“翻墙”的是少数,没看过李俊提供的证据,我不抱怨,但是,他们没读过有关李庄的报道吗?薄熙来在李律师判刑前是怎么讲的?在第二季释放后,又是怎样自我辩解的?难道这不是自相矛盾,损伤程序正义吗?
   
   大言不惭的黄市长接着说,不能地方政法委开个会,统一认识统一口径就一起打,最后出现公安局抓多少人、检察院就起诉多少人、法院就判多少人的情况,以前搞运动,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讲程序正义,公检法必须独立办案,检察院有权对公安局办理的案件提出不同意见,而且倒过来检诉各种政府行政机关,这个意义上,检察院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我想,这是真的吗?那么,为什么把李庄判了一年半?检察院在第一季庭审中,为什么“走板”了呢?这和重庆政法委没有关系吗?李俊抓了又放,放了又抓,敲诈了4000万,难道检察院不知道吗?政法委不知道吗?薄熙来,王立军都不知道吗?
   
   为了“忽悠”北大学子,黄奇帆还玩起了数字。他说,事实上,重庆公安起诉的案子,并不是起诉一百个检察院就接一百个,其中会有百分之十几到二十几的案子,会甄别其中细节上的法律问题,有的公安认为是黑社会案件的,可能就被检察院甄别出来,变成一个刑事案件,有的可能从重一点的案子变成轻一点的,有的甚至可能就释放了。检察院起诉的一百个案子到了法院以后,法院也会根据不同情况进行判决,有百分之十几到二十几的案件,会跟检察院公诉人公诉的案件性质不同。
   
   可是,他并没有举一个具体的事例,这是因为心中既有鬼,也有愧!请告诉读者“百分之二十几”,是指哪一些典型案件?这些案件涉及到了何人?为什么深藏不露?到底怕什么?特别是他说,有的人还“释放”了,那么,是谁?我们可不可以核实情节?
   
   黄市长只是笼统武断地下了结论:这个说明什么?说明我们重庆在方向上绝对坚定不移地支持打黑,但是在具体的审理上,绝对做到公检法独立自主依法办案,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完全根据法理来做。这件事重庆做得很到位,历史会证明它是经得住检验的。
   
   可见,黄奇帆说谎能说得晴天漏雨,他根本不在乎,继续编故事:他说,有时候处理一个涉黑案,往往使涉案企业停产,使得几千几万人下岗。一个黑社会如果拿钱造毒药,当然这样的企业要关门。但是如果一个黑社会的固定经济来源是漂白的工具,这个企业本身是规范做事的,尽管有股东是黑社会,但其他股东是清白的,就不能因为有黑社会老大在里边做股东就把厂子封了,使工厂停产、职工下岗。重庆涉及到黑社会股权有关的资产有几百亿元,涉及上百个企业,大家注意到没有,有几个黑社会染指的企业倒闭了,职工下岗了?我敢说一个没有。
   
   既然黄市长拍了胸脯,那么,我就举一个实例吧,薄熙来为了整彭治民,把他打成黑社会唯恐规模不够大,就死拼硬凑,把与其仅仅是租赁关系的广告公司经理曾智强,也打成了黑社会,据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2010年7月23日,拘捕曾智强的第二天,他原先创办的经济效益很好,被称为“重庆广告一哥”的公司就垮掉了,200多个职工全部成鸟兽散,很多人至今没有找到工作,而曾智强本人只和彭治民见过三次面,从未在一起吃过饭,哪有这样的黑社会组织成员?但他和彭治民一样,竟被判了无期徒刑。请问黄奇帆,我讲得不是事实吗?
   
   黄奇帆还振振有词地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完全按市场经济规则来做,通过资产重组,通过股权整合,通过分门别类等方式来处理。这里面有民生也有市场规则,严格体现了法治精神”。但另有证据显示,薄熙来搞的所谓资产重组,国企托管,实际上巧取豪夺民企的合法财产,比如,准备“吞鲨”的沙坪坝区迈瑞公司,就是与重庆公案局关系密切,拥有部分区级官员股份的所谓国企, 它企图一口吃掉李俊的40亿的“大蛋糕”,并想以私下缩水20亿的办法,贪污钱财和暗箱操作,使李俊的“大蛋糕”进入薄熙来利益集团的腰包,只是由于海外舆论压力,有所顾忌。
   
   总之,如同薄瓜瓜在北大出了洋相一样,黄奇帆的演讲成了撒谎吹牛和厚黑推广的闹剧,其原因是他自感背靠薄熙来这棵大树,希望紧跟他进入核心的中共领导层,但黄不太了解薄熙来的历史,上个世纪,他一手提拔了夏德仁,先是副市长,后是副省长,但薄受阻于闻世震,不得不绕个弯,去了北京,他刚离开,夏德仁就退守大连了,如果薄当书记,他还能不当省长吗?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黄应当知道,那时,他爹还活着呢!如今,薄爹死了,京官丢了,唱红唱傻,打黑“黑打”,臭名昭著,罪恶累累,黄把政治赌注押在此人身上,为他背书和鹦鹉学舌,实在不明智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