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姜维平文集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12月7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重庆卖淫集团女“黑老大”王紫绮在当地被执行死刑。重庆媒体还刊出了王紫绮同日在重庆第五中院大审判庭受审的照片。据报道,当地法院审理查明,1994年以来,王紫绮等人先后将陶铭古、钟光玉、龚吕洪等20余人纠集在一起,以王紫绮等人开设的美容院、茶楼、宾馆等卖淫场所为依托,通过设置管理人员和职责分工,使组织成员之间形成较为明确的层级制约关系,形成较为严密的组织结构。
   
   这就是说,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未受到政府的查处,始终在顺利经营,直到“薄泽东”上任后,才一举摧毁了这个淫窝!据报道,该组织在1994年至2009年期间,通过组织、强迫他人卖淫获取巨额经济利益,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和进行奖励、解救为组织利益被关押的组织成员,以及向负有查禁职责的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寻求非法保护。期间,该组织大肆进行组织、强迫妇女卖淫、非法拘禁、行贿等犯罪活动,并在组织、强迫卖淫活动中因纠纷而引发枪案,逐步形成了以王紫绮为组织、领导者,以陶铭古、钟光玉、龚吕洪等为积极参加者的犯罪组织,在一定区域内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危害了社会生活秩序。
   
   我们对此不禁要问:从1994年到2009年,都有哪些高官在重庆任职?这非常简单,只要从网上搜索一下就出来了,但是,挑战正常思维的是,中共操控下的媒体,竟在2009年11月4日的人民网以《历任5书记如何传递打黑“接力棒”?》为题,说,重庆直辖以来,张德邻、贺国强、黄镇东、汪洋四位书记,蒲海清、包叙定、王鸿举几位市长,其对打黑除恶态度鲜明,而且力度很大,工作很实在。这怎么能自圆其说呢?


   
   这只有三种可能,一种是,薄熙来公正严明,但权限不够,上级保住了重庆前任官员,他不得不这样做;一种是,薄熙来治下的公检法,无限夸大了王家姊妹所经营的淫窝,以拼凑“打黑除恶”的光辉成果,博得老百姓的掌声;另一种可能是,薄熙来玩权术,拿王紫绮的口供和死刑送人情,要挟了上述这些封疆大吏,或者三者兼而有之。但不论如何,对于官欲特强的薄熙来而言,杀死几个小民的生命,都是必要的。
   
   显然,第一种可能已经排除,从1984年,薄熙来当大连金县副书记,直到1999年任大连市委书记,他在我的眼皮底下生活了二十多年,在金州,在大连,在沈阳,在各级领导岗位上,谁听说薄熙来真正的“打黑除恶”了?谁听说他真的扫黄了?1998年之后,我和他住邻居,他所在万达公寓附近到处都是卖淫嫖娼的地方,连黄河路地下防空洞都改成了夜总会,成了专为民工服务的“炮楼”,谁都知道那里妓女最廉价,每一炮二十元。而薄熙来办公楼前方的“七七街”,成了长达数千米的“色情按摩一条街”。这充分说明薄熙来不是清流。
   
   第二种可能呢?重庆媒体是这样报道的:2010年8月11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卖淫罪、组织卖淫罪、非法拘禁罪、行贿罪5项罪名,对王紫绮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王紫绮提出上诉。显然,她不服判决,为什么呢?重庆法院向公众隐藏了什么?
   
   据报道,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认为,被告人王紫绮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系该组织的首要分子;组织、领导其组织成员组织妇女卖淫,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其组织卖淫时间长、人数多,非法获利数额巨大,社会影响恶劣;组织、领导其组织成员采取暴力和威胁手段强迫妇女卖淫,其行为已构成强迫卖淫罪,其强迫众多妇女卖淫,致被强迫妇女2人重伤、5人轻伤、7人轻微伤,后果特别严重。
   
   也就是说,枪毙她是基于犯罪情节的恶劣,但是,我想看看卷宗,想会见所有的受害人,希望知道事情原本的真相,但重庆警方能允许吗?所以,我有必要提几个问题:她强迫妇女卖淫,情节那么严重,而历任高官又那么重视扫黄,为什么受害人,只是等到薄熙来光临重庆,才举报此案呢?长达15年,多达14人,受到了伤害,地方官竟稳坐钓鱼台,全部责任推到文强身上,能说得过去吗?既然她经营的是茶楼,美容院和宾馆,想必南来北往的客人很多,那么,有没有当地官员去嫖娼呢?据我所知,官员是最有条件去这种场所的,是不是王紫绮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报道佐证了我的判断,媒体报道说,王紫绮及其组织成员为防止组织卖淫、强迫卖淫等罪行败露,对不愿被继续强迫卖淫而受伤的妇女采取关押、捆绑等方式,限制人身自由,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且情节严重;为了其开设的卖淫场所不被公安机关查处,多次向多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且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行贿罪。也就是说,她的行贿分为两种,一种是给钱,一种是给性服务或拉皮条,对吧?
   
   于是,薄熙来发现了她的利用价值,这就是我讲的第三点可能:薄熙来,王立军是外来户,和王家姊妹及其它官员没有瓜葛,而且,他们恨透了汪洋等对立派,胡锦涛和贺国强下令抓捕张春江,薄熙来会想,为什么刚和我一起发完红色短信,他就进去了?这回给你们点颜色瞧瞧!这样,“亮点茶楼”就成了焦点,他知道善于交际的王紫绮有一肚子的故事,可能重庆处级以上的干部几乎大都漏不下,而薄熙来打黑“黑打”,是急需奴才的,抓住把柄,逼其就范,是秘密武器,因此,王立军是这样办案的,先用死罪恐吓王紫绮,让她坦白,交待,检举,揭发,再把她枪毙灭口,只有这样,才能使刑讯逼供的材料成为铁证,试问:人死了还能翻供吗?
   
   接下来,薄熙来,王立军等精于此道的人,再把证据指控的人,一部分拘捕判刑,当成“保护伞”,一部分送了人情,成了冲锋陷阵的死党,打手,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重庆官员,顺从薄熙来唱红“唱傻”,打黑“黑打”的真实原因,这种惯技,薄熙来在大连玩得太多了!玩惨了一大批党政官员,1998年,大连一位市政府的高官对我说,薄熙来有一次把他叫到办公室,向他出示了检举信和录像,证实他在某酒店玩女人,他坦然告诉我说,你是我多年的朋友,我不瞒你,哪个同事不玩?女的主动攻啊!谁受得了?我当时就给薄书记跪下了。。。。。。从此,他成了奴才!
   
   由此,我们终于解开了王婉宁之夫常亮,举牌投案自首闹剧的真谛:据报道,今年4月7日上午11时,CA4354班机降落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在走下飞机舷梯的旅客中,一名男子举起纸牌,上面写着“向重庆警方投案”。他就是重庆“亮点”茶楼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案、组织强迫卖淫案的涉案犯罪嫌疑人常量,也是该案女黑老大之一王婉宁的丈夫。涉案犯罪嫌疑人常量与王婉宁一起闻风潜逃国外,先后躲藏到奥地利、菲律宾等国。2009年11月4日,国际刑警组织向全球发出“国际刑警红色通报”,全力追捕逃往国外的王婉宁和常量。此前,2011年3月30日,中菲两国警方联手,将躲藏在菲律宾马尼拉市中国城某快餐店的王婉宁抓获,并快速办完引渡程序,于3月31日引渡回国,4月1日押解回渝。至此,谜底该解开了!
   
   请问全世界有这样的举牌投案人吗?想必是薄熙来,王立军等人精心策划的,这是给谁看的?显然是给重庆的各级官员看的,仿佛在说,证人都回来了,你们的把柄马上就在我手里了,赶快投降吧!正如重庆媒体大肆报道文强临死前与王立军的密谈,威震了贺国强,汪洋等中南海的高官一样,薄熙来把自幼在宫廷里学到的权术玩到极致。不管是文强,还是王紫绮,他要能染红自己的顶戴花翎,用谁的血都行。
   
   2011年12月22日于多伦多。
(2011/1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