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姜维平文集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没有什么新闻能比广东的陆丰“乌坎事件”更激动人心的了,它不仅以不屈不挠的村民抗争,伸张了正义,维护了权益,而且唤醒了统治者的良知,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汪洋的“广东模式”猛烈地击碎了薄熙来“重庆模式”,尽管有“孔叫兽”,洗岩之流的恶意颠倒黑白,但每一个人都从鲜活的抗争场景里,看到了政治改革的必要性和急迫性,也对温家宝,汪洋的改革派寄予厚望,也许中国不需要太过激烈的社会动荡,就能自上而下地开始一场变革,官民互动是成功的关键和希望所在。
   
   据媒体报道,纠缠3个多月,广东省政府过去两日内三度让步,19日早终与村代表达成和解方案,同意村民三大要求,包括﹕一、承诺释放被捕村民;二、归还离奇死亡的村代表薛锦波遗体;三、副省委书记朱明国首次承认,一度被定性为非法组织的乌坎临时理事会是合法村组织。这是中共建政62年来,首个由官方承认的维权民选村组织。
   
   毫无疑问,像乌坎这样的事件,是中共建制以来长年累积的社会民冤,得不到舒缓和发泄造成的,而它又毗邻一国两制的港澳,人权理念易于流入,这就使村民敢为天下先,既揭发村官贪腐,又选出自治领导,在海外媒体的鼓动下,搞成了沸沸扬扬的国际事件,历史把政改的一把锁钥,交到汪洋的手里,他在温家宝期待的目光中,举重若轻,游刃有余地处理了“乌坎事件”,不是用暴力,而是用合解,不是用子弹,而是用理性的办法,化解矛盾,实际上,中国第一个“政治改革实验区”已经诞生!


   
   目前,中共高层在解决社会矛盾的问题上,形成了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重庆模式”和“广东模式”,前者以“吴不搞”,周永康,薄熙来等为首,而“五不搞”是政治宣言,薄熙来是“储君”,后者以温家宝,李克强,汪洋等人为代表,“温五点”是政治宣言,汪洋是“未来之星”,而两个班长,分前班和后班,前是胡锦涛,后是习近平,则左右摇摆,“重庆模式”主张阶级斗争式的严打和欺骗,简言之:“封堵”,“广东模式”主张自上而下地进行政改,简言之:疏导。“乌坎“事件刺痛了两派的敏感神经。
   
   回望“乌坎事件“,可以看出中共上层权斗的影子,汪洋一派主张怀柔,包容,让步;薄熙来一派主张愚民,严打,镇压,于是,一方面海外媒体可以把村屋变成国际新闻中心,村民的抗争活动可以传遍世界;一方面警察如临大敌,一度包围了小小的村庄;一方面上级党委“双规”了原来的村官;一方面薛锦波离奇死亡。这就像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前有引擎拉动,后有马力掣肘,中间车厢就要撕裂,乌坎成了流血的口子。原来,保守派希望矛盾激化,酿成血案,叫汪洋出局,改革派希望因势利导,还政于民,建“幸福广东“,让“重庆模式”现形。
   
   这就是为什么充满矛盾的“乌坎事件”,纠缠三个多月的原因,我想,胡锦涛作为班长,自有寸心甘苦,他在“重庆模式”和“广东模式”之间有点举棋不定,虽然,他明明知道薄熙来的“二次文革”,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但基于薄熙来在党政军里的人脉关系,他也不敢得罪,所以,他一方面亲去广州力挺“广东模式”,拒去山城,肯定“重庆模式”;另一方面硬拉薄汪搞什么两省“战略合作”,其在“疏导”和“封堵”之间摇摆骑墙,尽显思想性格的柔性和踌躇,对于“乌坎事件”也是等待思虑了很久。
   
   显然,最初,汪洋管不了民警,武警,调动这些国家机器的权力,不属于封疆大吏,他心有余而力不足,与此同时,有点权力的周永康是典型的保守派,他并不希望广东风平浪静,他希望用“重庆模式”覆盖“广东模式”,把薄熙来推进下届常委,以保持“石油帮”的既得利益,这正是薄熙来在重庆一再高喊“学习王铁人”,接见“石油团”先进人士的主要原因。所以,薛锦波之死是保守派激化矛盾的恶招,海外媒体是其利用的武器,而汪洋的宽容大度,则为其提供了便利条件。
   
   有迹象表明,薄熙来派人在美国曾求助于某些资深媒体人士,有意鼓噪和歪曲“乌坎事件”,而洗岩之流的御用小稿,不过是可怜的应声虫而已。如同当年薄熙来在大连,利用文人宋某龙,给他岳父谷景生写自传,笔耕十年,默默无闻一样,最终,他得了胃癌,薄熙来不理不睬,为其甘当吹鼓手的人,就是如此结局!而汪洋笑看媒体报道,任其潮起潮落,淡定从容,他抓住“党管武装”的这一要点和利器,争得了胡锦涛和习近平的支持,则使本次事件,峰回路转,柳岸花明,近日海内外舆论一片正视肯定之声,再次表明,他以前解除媒体管制和警察保护抗议者的举止,是一贯积极的,他一点也没变,他和温家宝一样,不愧是从小巷走出的高官,身上还流着草民的鲜血。他们是活着的赵紫阳,是中国变革的希望,每一个从心底热爱中国的人士,都应当为之鼓与呼!
   
   媒体报道说,村民理事会下午投票表决,村民同意立刻停止集体上访,收回抗议横额,回复正常生活秩序。 不过,内地官方机构尚未正式公布广东省的让步方案,但广东卫视播出省委副书记朱明国,传达省委书记汪洋有关乌坎的批示,指“乌坎事件”的发生有其偶然也有必然,是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长期忽视经济社会发展中发生的矛盾积累结果,是工作“一手硬一手软”的必然结果。 早前一直被当局通缉的村代表林祖銮表示,19日早“单刀赴会”,与朱明国及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会晤;临时理事会会长杨色茂则称病,婉拒参加谈判。
   
   我认为,要推进中国的民主化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非一日一派一党所能完成,不论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都要接受“六四”血的教训,都要知道谈判,妥协,双赢的重要性,杀人流血不是好社会,杀民众和杀贪官,都不是最好的结果,“乌坎事件”已经逼迫官方做了实质性的退让和妥协,村民应当见好就收,恢复正常的生活,生产秩序,和朱明国合作,给足汪洋的面子,为中国政改留一块实验田,以利下一步更大范围的政改方案出台。
   
   据报道,林祖銮表示,朱明国承认临时理事会合法,并容许它在乌坎维持秩序。他说,该会实质是行使村政府的功能,并用2至3个月商讨归还土地问题,待彻底解决后才解散。此举令该会成为中共建政62年来,首个由官方承认的维权民选村组织,并获准管治乌坎长达3个月以上。
   
    我认为,这是石破天惊的重大历史事件,汪洋应当提议薛锦波为烈士,以纪念其在推进农村民主运动中的功绩,应当任命林先生为乌坎政改实验区主任,让他代表政府为民做主,这也就化解了老百姓的愤怒和疑虑,切不可被党内保守派所利用,所挟持,搞秋后算帐,那样做将失信于民,后患无穷,如同薄熙来对待出租车司机维权事件的领袖黎强那样,无耻而寡信,同时地,为了顺应更多的民怨民意,汪洋应当把“乌坎政改实验区”的范围逐步扩大,宣布整个广东省为“政改第一区”,并迅速做到司法独立,如同我在拙作《汪洋大胆地往前走》一文中所说的那样。试问,如果取消信访办,建立全国第一个由港澳人士组成的地方法院,不受党派的干扰,独立审判,而正常受理类似乌坎这样的诉求,中国何来动乱?!因此,“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2011年12月22日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12月22日首发』
(2011/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